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四節偷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節偷葯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半個月,蘇重廢寢忘食,把所有的時間全部頹天梯》中。

上午專心練習,其他時間只要有空閑,他就開始回想實踐修鍊的感覺,努力把練功的節奏牢牢記祝

晚上意識回歸破界珠,蘇重甚至放下了醫術學習。把所有的精力都用來完善《登天梯》。

長長的石階上,蘇重抬腳揮臂,一舉一動不疾不徐充滿節奏感。

半個多月,他終於徹底掌握住了《登天梯》。只要開始洒掃,他就能立即進入修鍊狀態!

掃帚勻速的滑過石階,落葉灰塵通通被掃入旁邊草叢。

正午時分,蘇重幾乎是掐著時間點來到了山門口。

回頭看著直通山下的灰白階梯,蘇重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終於把《登天梯》學會!只要堅持下去,一定能夠徹底改善體質。」

和半個月前相比,他的身體大好。

以前掃山門,蘇重還需要中途休息。而且掃完之後,必定是臉色蒼白幾近虛脫。

現在蘇重不僅不需要休息,一路從山下上來,雖然依然耗費一整個上午,但卻能做到臉不紅氣不喘,像是在平地散步一般。

攥了攥有力的拳頭,蘇重非常滿意:「這半月苦功總算沒有白費。現在這身體雖然仍然虛弱,比普通人差。但和三個月前比,已經判若兩人。」

咕嚕嚕……

一陣巨響讓滿面春風的蘇重尷尬不已。

從他身旁走過的香客忍不住的看向這個拿著掃帚的小道童,心道這肚子得餓成什麼樣,竟然發出這種動靜?!

兩個守門童子更是笑的肩頭顫動,要不是有知客道士在旁邊看著,兩個人說不定會直接哈哈大笑起來。

知客道士畢竟常年迎來送往,瞥了在一旁尷尬不已的蘇重一眼。臉上不動聲色,卻不經意間向著他揮了揮手,示意他趕緊進去,可別在門口丟人。一回身之後,就又繼續去招呼相熟的香客。

蘇重如蒙大赦。饒是他歷經三世,老怪物一般,也受不了眾人那古怪目光。

一邊拖著掃帚狼狽疾走,一邊在心裡苦笑不已:「《登天梯》運轉氣血,強健身體的功效非凡,就是消耗有點兒大。讓人食量大增,稍加修鍊就會挨餓。」

好在全真派因為是武林門派,知道練武之人多是大胃,並不限制道士道童們的飯量。只要不浪費糧食,取多少吃多少就沒人管。

若不是如此,蘇重能不能練成《登天梯》還是兩說。

下午,天醫殿中。

蘇重認認真真的聽著一個年輕道士講解藥材採集的注意事項。教授他們醫術的人已經換了好幾撥,每一個道士教的內容都不一樣。

這個年青道士負責天醫殿藥材採集。對如何在山中生存頗有經驗。於是便被安排教授他們藥材採集方法。

蘇重一邊把聽到的內容記下,一邊在心裡思量《登天梯》。

從原理到實踐,他已經把這鍛體的功法徹底掌握。之後只要根據身體狀況些微調整,不需要再多費心思。

蘇重晚上睡覺之時,意識進入破界珠。身體得到休息的同時,他的意識也會在定境之中得到修復。定境的神奇,讓他在夜晚睡覺的時候,依然能夠思考。他比別人整整多出一倍的時間。

此時沒了《登天梯》佔用「cpu」,蘇重開始琢磨著干點兒別的。

耳朵里聽著各種藥材知識,蘇重不由一動:「學了三個多月的醫,理論知識雖然強悍,實際動手經驗還是一無所有。不如試試醫術?」

幾乎想到這個念頭的瞬間,蘇重便決定嘗試。

他積極學醫的初衷,就是為了用醫術改善體質。三個多月不停積累,大部分醫術知識已被他全部記憶。剩下的就是理解和融會貫通。

《登天梯》的事情解決。蘇重決定開始研究醫術。

「先按照前人配方,試一試功效。」

蘇重可不認為自己的本事能夠開藥方。但有先人遺留,他就可以從容嘗試。

興奮起來的蘇重不顧正在上課,當即開始在腦海中開始搜尋強身健體的藥方。

不看不知道,一找卻嚇了蘇重一跳,他竟然找到了三十多種類似藥方!

「這段時間竟然記了這麼多知識?」蘇重不禁感嘆:「破界珠牌人形計算機就是強悍1

找到了五張適合自己的配方。興沖沖的蘇重卻突然傻了。

他發現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他沒藥!

天醫殿不缺藥材,但那時屬於整個全真教的公共資產。大部分都是用來濟世救人。

受了傷可以免費開藥,但沒病想要取葯,就有條件了。

一是需要許可權,凡是成為道士資格的人,都能夠取用一定程度的公共資產。

另一個就是可以用錢買。

蘇重發現了一個更加尷尬的問題。

他沒錢!

他的前身承平是全真教收養的孤兒,吃住都在道觀里,根本就沒什麼積蓄。

蘇重突然想到了錢明。下山給人作法事是有錢財收穫的。不過轉瞬就把這個想法放棄。

「那麼多道童,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輪到自己呢。」蘇重不禁哀嘆:「即使給人作法事,收成也還得看行市埃」

他不知道,正是因為前身木訥,不願意賄賂年道士。他將很長一段時間,失去這個可能的收入來源。

三個世界里,蘇重覺得就現在最悲催。

第一世他是福威鏢局大公子,不缺錢。

第二世他是宇智波遺孤,家財豐厚。只是大片房產的租金就讓他收到手軟。

第三世他成了國家鍊金術士,每年都有大批的研究經費讓他任意取用。

唯有這一次,一個毫無自由,且沒有自保之力的小道童。

竟然身無分文!

「得想辦法賺錢1

他腦子裡有不少賺錢的法子,但以他現在的情況,什麼主意都無法實現。

「那怎麼試驗藥方?難道要我自己去採藥?」

蘇重抬頭就聽年青道士嚴肅的叮囑道:「山中危險異常,如果想入山採藥,要等你們武功有成才行。而且也必須要有人帶領,不然小小一條毒蛇,就有可能要了你們的性命。」

蘇重:「……」

轉頭看了看旁邊擺滿了天井的葯筐,蘇重眉頭狠狠的挑了挑。

「難道要偷?」

蘇重臉上陰晴不定,心裡拿不定主意:「偷了藏哪?」

轉瞬間,他就把偷還是不偷這個道德問題拋之腦後,想起了藏匿贓物的關鍵問題!

「破界珠能不能放?」

蘇重忽然間愣在當常

破界珠給予他的形象,一直是介於虛實之間。他能感覺到存在,但卻看不見摸不著。

即使是現在變成了一個小洞天,但他也只是把意識放進去。他從來沒考慮過往裡面放東西的可能。

「如果能呢?」

蘇重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左右小心打量了一番,趁著周圍道童不注意,蘇重快速抓了五六顆枸杞子。

第一次做賊蘇重有些心虛激動。以前一直都是在明搶,第一次干這種技術活,他有些把持不祝

枸杞子攥在手心,穩了穩情緒,蘇重又犯難了:「該怎麼放進去啊?難道從耳朵里塞進去不成?」

破界珠雖然在腦袋裡呆著,但那顯然只是表象。蘇重相信,就是把他解刨成分子,在他腦袋裡也絕找不到破界珠的存在。

仔細回想自己進入破界珠的經歷,想從其中看出些端倪。

不知不覺中,蘇重的意識回到了玉樹內。

蘇重猛地一驚:「糟了,我這麼進入破界珠,外面的身體怎麼辦?」

不等他回歸,蘇重突然發現,他在玉樹體內似乎依然能夠觀察外界!

此時蘇重的身體呆呆傻傻的站在原地。仔細看就會發現他的瞳孔渙散,毫無精神可言,彷彿是一個痴傻之人。

周圍的童子跟著年輕道士走動,他就跟著走,旁邊有人起鬨,他也跟著吆喝。

蘇重哭笑不得:「怎麼突然就成傻子啦?」

此時的玉碑上正清晰的顯現著外界的影像。

「玉碑竟然還能直播外部的景象,以前還真沒注意1蘇重來了興趣,仔細查看玉碑上的圖像。

他發現視頻顯示的的範圍其實並不大,也只是他周圍的場景。

「身後只有五米左右的距離,再遠就變得模糊不清。身前倒是頗遠。這似乎是五感的綜合顯示啊?」蘇重越看越覺得是這麼回事。

前方為什麼影像範圍大,因為眼睛可以遠眺啊!

「既然是五感,那應該能聽得見才對。」剛想到這裡聲音立即就傳了進來。

蘇重恍然大悟,外面的身體像是一個接收器。破界珠像是一個閥門。而他的意識或者說靈魂,則被保護在破界珠內部。只要他想,就能開啟閥門,把外面接受的信號放進來。就像現在他想聽就能聽到外面的聲音一樣。

青年道士正在自嘲,說著他當年第一次入山採藥的糗事。他誤把無毒的翠青蛇認成了有毒的竹青蛇,被嚇的哭了鼻子。

周圍道童頓時跟著鬨笑起來。蘇重的身體沒了意識主持,受周圍道童笑聲影響,自己也跟著裂開嘴。加上眼神渙散,整個就一傻笑。

「這種狀態根本就是沒了自主意識的傻子,一切只靠本能行事。對外界的刺激敏感,回應卻非常單調。」

越看自己的身體笑,蘇重就越覺得傻。

「不許笑1蘇重下意識的道。

外界的蘇重身體立即就繃住了嘴。

雙眼無神像是笑眯眯,臉上卻滿是肅容。模樣怪異,還不如傻笑呢!

蘇重苦笑不得,卻又突然怔祝

「我好想能夠控制外界身體。」蘇重仔細感知。

絲絲縷縷的感知從外界傳來,此刻蘇重清晰的感覺到了攥在手心裡枸杞子。

對了,既然是五感的綜合,那麼這觸感也應該存在!

他想著枸杞子,下意識的牽動感知。

無聲無息,六顆晶瑩紅潤的枸杞子憑空懸浮在玉碑前。

竟然真能把東西收進來!

蘇重大喜。

仔細分析過程,他覺得只要自己能夠感知到,就有可能夠把東西收進來。而他感知外界主要靠身體。

那豈不是說,只要他觸碰物體,就能把東西收進來?!

射鵰世界里出來了一款儲物設備!這是不是太玄幻了點?

這個世界不應該啊?蘇重迷惑不已。不過想到自己的來歷,他立即釋然。

位面都能穿,有個儲物設備有什麼大不了的?

蘇重心裡喜滋滋,偷葯大業終於有了堅實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