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七節入山採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節入山採藥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年道士有意刁難蘇重,卻被突然而至的尹志平當場挑破。他好歹做了多年的值守,早就和他的臉皮一樣油滑。

不慌不忙向尹志平拱了拱手道:「師弟有所不知。現在正是秋天落葉時節。咱們全真派坐落在終南山中,秋風一起落葉更多。平日里人手多有閑余,但這種時候反而會不夠。」

尹志平年紀不大,但出身不差見識頗多,這種推脫的話他一下就聽了出來:「原來如此,那是我錯怪年師兄了?」

年道士臉上帶著笑,鬧飾什淮稹D且饉際撬擔就是你錯怪我了。

尹志平畢竟年幼,那裡見過這等厚臉皮。渾身一僵,強硬道:「正是因為深秋時節落葉多,才更應該多派人手洒掃山門。那可是我全真派的門面1越說越順溜,心道這理由想的真好。

年道士被尹志平將住,不過他四十多歲什麼風浪都過來了。不會和一個小童子繼續彆扭下去。何況對方還是前途無量的丘處機座下大弟子,先前刺了對方一下就夠了。

聽了尹志平的話,也就借坡而下:「尹師弟考慮周全,明天我就給山門增派人手。」

尹志平滿意的點了點頭,轉身看向蘇重。

他頓時發覺蘇重眼神灼灼,渾身立時就有些不自然。總覺得襠下涼涼,雙腿下意識的合攏。忍著蘇重怪異眼光,尹志平拱了拱手:「在下尹志平,這位可是承平師弟?」

師弟你妹!

蘇重懶得理這個未來大淫棍。知道年道士明天會派人手,就不再管這裡的鬧劇。一言不發,轉身便走。

尹志平自從來到全真教,因其資質上乘,身份特殊。道童們對他執禮甚恭,就是年長的道士師兄也對他頗為和善。

像蘇重這種直接無視的行為,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尹志平白嫩小臉登時就紅了一片,愣在當場不知所措。

年道士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差點就笑出聲來:「這倔驢脾氣硬是要的!想拉攏這種人,可沒那麼容易。」

似是感覺還不夠熱鬧,年道士滿臉虛假的笑容問道:「尹師兄,承平工作勞苦,獨自掃了半年多的山門。需不需要我給他換個輕鬆的活計?」

騰地一下,尹志平連脖子都漲紅一片,狠狠的一揮衣袖,轉甥身後跟著一個道童,忙不迭的追了出去。恍惚便是那個站在右側的守門童子。

年道士冷笑一聲,老氣橫秋想道:「才多大年紀?就想學人家拉幫結派。也不看看自己是不是那塊料!不就是有個好師傅嗎?」

暗罵幾句,掏出裝著葵花籽的布袋,年道士想要繼續曬太陽。

「姓年的,你給我出來1

一聲稚嫩的大喊頓時讓他止住了動作,轉頭就看到一個十三四歲的道童滿臉怒氣的沖了進來。

「姓年的,你敢幫著尹志平對付我?」趙志敬指著年道士的鼻子吼道。

年道士被吼的一懵下意識反駁:「沒有啊?」

「還沒有!你是不是給那那個承平換雜務啦?尹志平一說你就幫他辦事,你可是收了我銀子的1

趙志敬聽到守門童子來報。那個潑了自己一身水,讓自己丟了大臉的道童懲罰到期。自己的對頭尹志平,竟然趁機要給對方送好處!

拉攏自己的對頭?這尹志平好陰險!

本來這件事也就算過去了,但尹志平竟然敢插手,那這事就沒完。如果他不管,如何樹立威嚴!

趙志敬怒氣勃發,立時就跑來年道士這裡質問。

年道士臉色一僵。收銀子的事情是能大聲嚷嚷的嗎?

趙志敬仍然大吼不休:「我不管你怎麼辦,絕對不能讓那個什麼承平好過!我要讓所有人知道,得罪我趙志敬,就沒有好下場!就是尹志平也不能阻止1

年道士肥臉通紅,心中也有了火氣,心道:「你們兩個小子斗個沒完,這關我什麼事兒!收銀子的事情是能喊的嗎?你到底懂不懂規矩!還有那個驢一樣的承平。不給我回扣也就罷了,竟然還敢給我惹事讓我兩頭不得好?1

本來尹志平的質問就已經讓他覺得失了顏面,現在趙志敬竟然指著他鼻子罵?!

他確實收了錢,不能反駁,心中更加氣悶。

「好!不就是讓他不好過嗎?不就是安排個重活兒折騰他嗎?那我就給他安排個狠的!讓他獨自去深山採藥,死在山裡才好1年道士恨恨想道。

深山採藥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完成的任務。

山中路途險要,沒有一身好輕功,寸步難行。而且山中草木濃密,多有毒蛇毒蟲。一不小心被咬到,四下無人之際,必死無疑!

對蘇重這種十二歲的小童子,安排進山裡獨自採藥,那就讓人去送死!

……

大清早起來,蘇重心情頗為舒暢。今天沒了雜務拖累,他就能有大把的時間空閑用來修鍊。

他現在內功剛入門,正是勇猛精進努力貫通經脈之時。

吃過早飯,快步來到雜物院,輕車熟路的拎著掃帚就要走。卻不想被年道士叫祝

年道士手裡提著一個籮筐,裡面放著個短柄葯鋤。緩步走到蘇重身旁笑眯眯道:「承平啊,你掃了半年的山門,太辛苦!我給你換一個輕鬆的事情做做。」

蘇重狐疑的看著眼前的胖子,這貨會有這好心?

「眼下正是秋季,好多藥材到了收穫時機。到道觀里都在忙著搶收,生怕誤了時節。從今天起,你就入山去採藥吧。」年道士把手中籮筐遞給蘇重,臉上一副我為你好的樣子道。

蘇重聞言頓時眼睛眯起。

採藥?讓我一個小道童去終南山中採藥?

秋季正是山中野獸活躍獵食的季節,為了過冬儲備糧食,野獸可比平時兇悍的多。不僅如此,後山山路崎嶇陡峭,讓一個剛剛開始習武的童子去深山採藥?!

結合在天醫殿接受的相關採藥知識,想到入山時可能遇到的危險境況,蘇重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這是讓我去送死1

一言不發的站在原地,他也不去理會年道士舉在半空的手,冷冷的注視著年道士。

年道士臉皮一僵,心裡一怒,這倔驢竟然不給我面子!剛想開口訓斥,可迎上蘇重冰冷的目光,頓時覺得心裡一空,想說的話不自覺的就咽回了肚子里。

他被蘇重看的頭皮發麻。暗自腹誹:「這承平是怎麼回事?小小年紀,眼睛怎麼和猛獸似的1

心裡發毛,年道士下意識開脫道:「這是趙師弟吩咐,我也沒辦法。」

趙志敬?

蘇重眉頭一皺:「我還沒去找你了解因果,你倒是緊追著我不放。哼!這梁子算是結下啦,可別讓我找到機會1

冷哼一聲,蘇重扔下掃帚冷冷的掃了年道士一眼。抓過籮筐背在身後轉身就走。這貨也不是好東西!

走出雜物院,蘇重心緒已經平靜下來。蘇重現在年小力弱,既然被安排進入後山,他就只能接受。

不過仔細想想,去後山也不見得就是壞事。

蘇重現在的身體條件,幾乎趕的上一個成年人。只要小心行事,就不會有太大危險。

而且他想要實踐研究《全真大道歌》,也需要一個隱秘地點。這後山採藥的任務,來的也算湊巧。

他決定了,入山之後,就找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全力練功。實力不行,處處掣肘!

至於採藥?采個屁的葯!

山中採藥全靠運氣,就是一個月什麼都采不到,也沒人說什麼。更何況他只是一個既沒經驗,武功也不行的小道童。

……

蘇重一手提著葯簍,四處打量這處小水潭。

他一進入山中就找了一條山溪,沿著山溪往上走,就找到了這處水潭所在。

水面只有四五米寬,不大。水也不深清澈見底,蘇重甚至能看到水潭底部泉水湧出時拱起的細沙。幾片枯黃的樹葉飄在水面上,四周靜謐無聲。

水潭北面是一個近乎垂直的山壁,因為水汽充足,又在山陽。周圍全是高高的大樹,植被頗為茂密。只是現在天氣轉涼,樹葉紛紛枯黃,顯得有些荒涼。

蘇重滿意的點頭:「真是一處好地方。有水、背風,且深藏密林之中。就在這裡吧。」

捧了一把水洗臉,清涼泉水撲在面上,讓蘇重心情格外的好。

從破界珠內里拿出一把木劍,蘇重開始練劍。

「不管其他,先把功夫練上去才是正經。」

這木劍是他從全真教內偷出來的。有破界珠在手,順手牽羊不要太簡單。要不是全真教鐵劍控制嚴密,蘇重甚至會順幾把青鋼劍回來。

握劍在手,蘇重臉色嚴肅起來。四十九式全真劍法蘇重早就記憶純熟。順著腦中印象,木劍劃破空氣。

這是他第一次從頭到尾,完整的演練全真劍法。但劍法展開,卻乾脆利落,像是練了很久一般。木劍或刺或撩,劍身穩定,沒有一絲顫抖。

《全真大道歌》由《全真劍法》和《全真內功》兩部分組成。

在修鍊之時,以劍法引動內氣運轉,達到修鍊內功的目的。在遇敵的時候,則是以氣御劍,增幅劍法威力殺敵。

從頭到尾把全真劍法施展完一遍,靜靜隱伏在丹田中的內氣,像是清風刮過的湖面,泛起微微波瀾。

蘇重手中不停,不疾不徐,再次演練劍法。

隨著木劍揮舞,內氣開始動蕩翻滾,偶爾甚至會隨著蘇重的劍法盪起波濤。

等到他第三次開始演練劍法之時,丹田內氣已然如海中浪潮。劍法刺出,波浪滔天。

中正大氣的劍法,和丹田中的內氣產生了某種聯繫。整個丹田開始隨著蘇重的姿勢變化,有節奏的鼓盪轉動。

蘇重盡量控制自己不去關注體內氣息,他努力把精神集中在劍法上。

一口氣修鍊了整整兩個時辰,蘇重渾身大汗淋漓。握劍的右手微微發抖,手腕酸澀難忍。

感受著丹田內明顯壯大了一倍的內氣,蘇重心中振奮:「第一次全力修鍊就有如此結果,看來是找對了路子。等到內氣充盈丹田,就可以開始衝擊經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