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八節金雁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節金雁功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水潭後山壁前的空地上,蘇重不斷的演練著全真劍法。

時間推移,一場大雪下來,整個終南山都披上了銀色衣裳。

水潭由地下泉水湧出匯聚而成,此時不僅沒有結冰,反而因為水溫高於外界,水面之上蒸騰起白色霧氣。

蘇重穿著一身黑色棉衣顯得頗為臃腫。但他的劍法絲毫不受影響。

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蘇重劍尖每一次刺入空中,竟然都刺在同一個位置!

四十九式全真劍法使完,蘇重收劍而立。長長吐出一口氣,白色氣流從口中衝出,飛出一米後方才散開消失。

感受著體內滾滾雙手內滾滾內氣。蘇重不禁沒有欣喜,反而皺起眉頭。

「內氣提升速度變慢了。」

自從四個月前入山之後,蘇重找到這處隱秘地方,就開始了他的修鍊之旅。

初始時,蘇重用功不輟,內氣突飛猛進。大喜之下蘇重勤練不止,一個月後便讓讓內氣充盈丹田。

之後一個月更是打通右手上的一條經脈。蘇重再接再厲額,耗費一月苦修,又將左手一條經脈打通。

三個月時間不僅內氣入門,而且打通兩條經脈!蘇重大喜過望。

可當他繼續苦修之時,內氣的增長卻緩慢起來。

這一個多月以來,他每日里堅持修鍊。也只不過讓原本經脈內的內氣更加純厚,並沒能打通新的經脈。

「已經過去一個月,看來不是錯覺,修鍊速度的確在降低。這難道是瓶頸?」

蘇重想了想,覺得也是如此。

「瓶頸的出現一般來說是由兩方面造成。一是身體無法適應新生的內氣,產生了排異反應。另一方面則是心境不夠,意識強度太差,無法駕馭內氣,導致身體和內氣的不協調。現在看來,應該是內氣增長過快,使身體的排異反應。」

蘇重眉頭舒展開來。他歷經三世靈魂強大,不存在無法駕馭內氣的事情。只能是他這具身體,無法快速適應內氣而產生排異。

「排異不可怕,只要多多使用,讓身體去慢慢適應,就能打破瓶頸。」

修鍊的圖像示意就像是台階。先期可以快速上升,到達一定程度后,就需要一段時間適應磨合。等突破了瓶頸,就會再次快速上升。

笑傲世界他閉關十年,沒少遇到瓶頸。應對這種事情他有經驗。雖然迫切希望提高武力,但遇到這種事,也只能徐徐圖之。

隨手一揮,木劍被他擲出。哆的一聲,竟然釘在了一棵枯樹榦中!

滿意點頭,蘇重回身開始收拾地上的兩隻山雞。這一手擲劍的本事,是他這三個月來山中打獵練就的本領。

他現在沒有打通腿部經脈,速度提不上去。只能在遠處擲石頭攻擊獵物。等他貫通手部經脈之後,有內氣加成,蘇重就有了這擲劍的本事。

「以後多練練,沒準還能混個小蘇飛刀呢?」蘇重麻利的把山雞拔毛去臟洗凈。從水潭裡撈出已經泡軟了的干荷葉把山雞裹祝荷葉是他從天醫殿順來的,這事兒他手熟。

在外面抹上已經準備好的黃泥,蘇重正準備做「叫花雞」。

「條件限制,只能先這樣了。」蘇重暗嘆一聲。

收拾好之後,把泥塊放入火堆中,升起火來開始燒泥塊。

突然間,一聲驚慌的慘叫聲在靜謐的冬林內響起。

蘇重眉頭一皺,站起身來仔細傾聽片刻。一腳踢起大片泥土把火堆蓋滅。蘇重抽出釘在樹上的木劍,快步向著慘叫出奔去。

聽著越來越急促的呼救聲音,他腳下不由加快,整個人像是一頭山間奔行的獵豹。

但蘇重卻並不滿意。如果不是他苦練《登天梯》,肌肉強健神力大生,他根本就跑不快。

蘇重眉頭皺的更緊:「相比內功進境,輕功太差。現在藉助力量強行奔跑,費力不說,提升空間也不大。這樣不行。必須儘早研習《金雁功》1

壓下心中想法,蘇重腳步更快。

等到了地方,他反而不急,把自己隱在一棵合抱粗松樹之後,蘇重小心觀察場中情景。

一個三四十歲的漢子,正抱著樹榦吊在半空中。樹下一隻黑皮野豬呼哧呼哧的喘著白氣。

看那漢子打扮,以及遠處那把斷成兩截的木弓,顯然是個入山打獵的獵人。

他右腿部受傷,鮮血淋漓。此時全靠兩隻手抱住樹榦。但也快到了極限。一旦從樹上落下來,立即就會遭到野豬攻擊。

蘇重不再遲疑,小心翼翼的繞道野豬身後。

這種三四百斤重的大野豬堪比虎狼,一不小心就會丟掉性命!他隱在一旁,右手穩穩的握住木劍,緊緊地盯住圍著樹打轉的野豬。

野豬轉了一圈,抬頭看著樹上的獵戶,吭哧吭哧的用前蹄刨地。

就是現在!

蘇重腿部驟然發力,地面頓時被他蹬出一個小坑。

身體借著反作用力,筆直的沖向野豬。眼睛死死的盯住野豬那脂肪淤積的脖頸,內氣翻滾剎那間便灌入右手,出劍速度陡升!

嗤!

長劍劃破空氣,利箭脫弦一般飛射而出。

噗嗤一聲響。一柄硬木劍竟像是鐵劍一般,直直沒入野豬體內!

木劍從其右側脖頸處刺入,深深扎進野豬腦海之內!蘇重使勁一攪,卻不想啪的一下把木劍掰成了兩段。

那野豬被木劍貫腦,竟然一時不死。轉過頭,血紅著眼沖向蘇重。

蘇重暗道不好,連連後退。一時不查之下,被老樹根絆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野豬眼看就衝到眼前,卻踉蹌兩下,撲到在地不再動彈。

蘇重看著距離自己只有一步之遙的野豬,出了一腦門的汗。

「幸虧野豬傷勢發作死亡。不然被這臨死野豬拱上一下。不死也會丟半條命!這爛輕功太過拖累人1

蘇重咬牙暗道:「明天就開始修鍊《金雁功》1

反正內功進入瓶頸,短時間內不可能提升。藉此機會修鍊輕功,加大運動量,說不定能夠破開瓶頸!

噗通一聲響。見到野豬死亡,那獵戶再也撐不住,一下子從樹上掉了下來。摔倒傷處,忍不住的痛呼出聲。

蘇重走上前去,見其右小腿鮮血淋漓,顯然被野豬啃了一口。

「多謝小道長救命之恩。我是山下的獵戶趙大山,不知恩公如何稱呼。」趙大山臉色蒼白,忍著痛恭敬詢問。

終南山是全真派的地頭,道士的身份尤其尊貴。很多山下之人都是全真派的佃戶,見了道士不自覺的就會矮上幾分。更何況蘇重救了他的命。

蘇重也不說話,刺啦一聲撕開趙大山腿部衣物,眉頭不自禁皺起。

點住穴道,又用布條在近心端扎住,這才把血止祝裝模作樣的伸手入懷,蘇重從破界珠內取出了自己配置的金創葯,給他灑在患處。鮮血立時便止祝蘇重滿意點頭,心道自己藥物還是不錯的。要是再有幾個傷者做試驗改進藥方就更好了。

忙不迭道謝的趙大山可不知道,他成了蘇重的第一個試藥者。

「你家就在山下?」

「是的。家裡孩子病了,我想入山采些葯,或者打點兒獵物換些錢財,給娃娃治玻沒想到我自己先倒下了。」說著臉上不由露出哀傷,眼圈泛紅。

蘇重看了看不便行動臉色蠟黃的趙大山,又看了看倒在不遠處的野豬。蘇重眼珠一轉,突然有了主意。

「走,先去你家。我有事吩咐你。」

說罷也不等趙大山反應。把他右手架在肩膀上,又走到那野豬旁,抓住一隻前蹄拖著便走。

趙大山被蘇重駕著,單腿跳著走。看著蘇重如此輕鬆的拉著野豬。頓時驚的目瞪口呆。

心道恩公不愧是全真門徒,只這份力氣就足可稱得上天神神力!

他哪裡知道,一年前的蘇重可是真真正正的手無縛雞之力。能有如此氣力,全賴《登天梯》之功。

……

馬鈺的心情很不好!

四個月前,他發現自己門下有個小賊外出偷腥,他就蹲在那裡等著。

第一天沒人去,馬鈺不以為意。心想那小賊也還有的救,沒有天天急不可耐的出來找肉吃。等抓到他,可以罰的輕一些。

第二天還是沒人去,馬鈺也不著急,他有的是耐心。

他道境深厚耐性強,不知不覺竟然守了兩個多月!馬鈺終於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小賊不來了。

心裡微微失望之餘,也為這個門下改掉惡習而欣慰。

於是就回到道觀中去主持雜物。秋天收穫時節,道觀也陷入繁忙時候。他要在觀眾坐鎮。

這一忙,就到了大雪封山深冬之際。

馬鈺見道觀事務穩妥,就想著去後山賞雪,領略自然風光。

登上山頂,俯瞰千里群山,一片銀裝素裹。他胸中一暢,就連內氣也不由汩汩而動,不覺身體就輕了幾分。

馬鈺心裡一喜,暗道造化,內氣竟然有了突破徵兆!

他更是不敢做他想,放眼望去,全力沉浸在這自然美景之中。

可一縷黑灰煙氣突然升上天空,就像是潔白宣紙上,猛然被人潑了一道污濁泔水!

馬鈺頓時一滯,愣在當場!剛才的美妙境界登時就消散不見,活潑潑的內氣再次陷入沉寂。

這煙氣是何等眼熟!數月前他就圍著這煙氣前山後山轉了數次。還在前山蹲了兩個多月。

沒曾想,對方竟然舍了前山來後山,和他玩兒起了躲貓貓?!心裡不由一怒。

「最好不是你這小賊,否則道爺我絕饒不了你1馬鈺被這一道煙火打斷了晉陞鍥機,饒是他溫文爾雅心性良好,也不禁被氣了個半死!

撩起前襟,飛速射入群山。《金雁功》全力運使,真是踏雪無痕飄逸若仙。

到了地頭,馬鈺打量一番,頓時就看到了那眼熟的腳櫻

果然是這小賊!

想到自己忍凍冒風,苦守兩月,對方卻在後山大塊吃肉好不快活。

馬鈺一張臉黑的猶如鍋底。

看到尚有青煙冒氣的火堆,感覺其中鼓鼓甚是古怪。長劍出鞘,一刺一挑,一個黑泥疙瘩從地上倏然彈起。

劍尖點向黑泥團,長劍不僅沒有刺入,反而像是大棒夯出。泥團噗的一聲,在半空中爆散開來。

一股誘人香氣立時四散而出。聞著讓人垂涎欲滴的雞肉香氣,馬鈺鼻子險些被氣歪。

「竟然還有心思吃叫花雞?1

馬鈺衣袖一擺帶起一股勁風,地面落葉白雪飛卷,頓時就被清出一片空地。

看到被捲起樹葉中,夾雜著一把破爛木劍,馬鈺眼中怒氣更盛!

竟然連觀中木劍也偷了出來?果真箇小賊!

盤膝坐下,馬鈺面無表情的閉眼入定。

「上次沒抓住你,算你好運。這次你叫花雞都沒來得及吃,我不信你不回來!道爺和你耗上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