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九節代理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節代理人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趙大山家就在山下,一個只有十多戶人家的小村子。

到了趙大山家中,一個三四十歲的婦人迎了出來。看到趙大山腿部凄慘模樣,頓時雙眼一紅。

趙大山急忙擺手:「莫哭莫哭!我這不是回來了嗎?婦道人家還不趕緊去燒水,莫讓恩公笑話。」

蘇重也不理會兩人,把野豬丟在院子里,扶著趙大山進屋。

屋內一共兩間房,一進屋,就聽到一陣小兒咳嗽聲從內屋傳來。

蘇重知道這是趙大山的兒子趙小山發玻對趙大山的媳婦道:「你把孩子抱出來,我看看。」

趙大山想到那立時止血的金創葯,心裡頓時有了期望:「快,快去吧兒子抱出來。讓恩公給瞧瞧。」

趙氏入內,不一會兒就抱出一個三四歲大,臉色蠟黃的男孩。

到如今他已經把天醫殿醫書全都搬到了腦中,加上他平日里用心學習,已經建立了一套自己的醫學知識體系。

但不管他知識儲備如何雄厚,這還是他第一次給人看玻

仔細產看一番,不禁鬆了一口氣:「還好只是小兒百日咳,不是什麼古怪病症。不然還真不好治療。嗯……按傷寒論來,應該用麻杏石甘湯。」

要了紙筆,把藥方寫了下來。趙大山卻面露難色。

他之所以入山,就是因為沒錢。所以才想著自己去採藥,或者打獵換錢。

打量一番沒什麼傢具的房間,蘇重便明白過來。

「你在家裡等我一會兒。」說完便離開趙大山家中。

蘇重這是掩人耳目,出來是為了從破界珠內取葯。

這段時間,他不停從天醫殿偷葯,藥物儲備量不多但種類齊全。而且他這幾個月在山中,可不是白呆。破界珠中已經存儲了不少藥材。足夠治療需用。

趙大山見恩公出去半個時辰,竟然就帶著藥材回來。頓時又驚又喜,又是忙不迭的道謝。

蘇重讓趙大山的媳婦去煎藥,等房內只剩兩人時才道:「你不用謝我,我救你是有事情讓你辦。」

趙大山臉上神色一變。心想恩公年紀不大,卻功夫好還會醫術。我一個山中獵戶能幫恩公做什麼?難道是什麼作姦犯科的事情?

轉頭看了看依舊在咳嗽不止的兒子。忍不住在心裡扇了自己一耳光。心道你趙大山真不是個東西,如果沒有恩公搭救,早就死在野豬口中。如今恩公不僅久了自己的性命,還給兒子看病施藥。這是兩條命!自己就是把這條命給了恩公又如何?

心裡既定,趙大山眼睛一紅大聲道:「趙大山賤命一條,但憑恩公吩咐1

蘇重看著趙大山臉色變化,一想就明白對方擔憂。等聽到趙大山的決定,不禁滿意點頭。

「我不要你的命。而是有一樁生意讓你做。」蘇重緩緩開口道。

趙大山聞言鬆一口氣,也不近暗罵自己糊塗,恩公明顯是全真門徒。怎會不顧大派威儀,去做不義之事。

「我在山中修鍊,采了不少的葯。我自己去處理有些麻煩。需要你來做代理人,幫我把這些東西賣掉。所得的銀子,給你一半。」

趙大山一聽連連搖頭:「幫恩公做事情,我心甘情願。不能收錢,不能收錢……」

蘇重卻不理對方,斷然道:「不要拒絕,這錢不白給你。你需要把我的錢財,買成我需要的貨物。那些錢是雇傭你的費用。」

趙大山還想拒絕,但迎上蘇重雙眼,就覺得氣短,沒了開口的勇氣。心裡暗道厲害,恩公年紀不大,這眼睛卻著實嚇人。看一眼,就心裡發涼,像是見到縣官老爺一般!

蘇重見趙大山終於答應下來,心裡也輕鬆不少。

「以後可以把趙大山家作為一個中轉站。我採藥讓他賣,他則幫我準備練功用的肉食和其他用具。」

《登天梯》的修鍊需要對能量要求頗大,這就需要他大量進補。全真教顯然不是一個大肆吃肉的好地方。

想到吃肉,蘇重不禁想到了院中的那頭大野豬。

問趙大山要了菜刀,蘇重來到院中把野豬吊起,開始處理野豬。野豬肉有異味,但如果處理好了,味道卻非常美味。

山中數月雖有肉吃,但沒有佐料,味道實在太差。想著即將到嘴的紅燒肉,蘇重忍不住的流口水。

腦中閃過那沒來得及吃的叫花雞,不屑的搖搖頭:「有了香甜紅燒肉?傻子才去吃寡淡無味的叫花雞1

……

清晨,一縷陽光射入山中,被晶瑩白雪反射,瞬間照亮了整個大山。

半山腰處有一水潭。水從地下湧出,因溫度高於外界而不結冰。淡淡白色霧氣蒸騰,折射著陽光如夢似幻。

此時,水潭旁正有一半人高雪堆靜靜矗立。

阿嚏!阿嚏……

一陣猛烈的噴嚏聲,陡然從那雪堆中傳來。那雪堆被聲音震動,頓時簌簌而落。

不一會兒就露出一個臉色發青的道士。正是被凍了一夜的馬鈺。

馬鈺覺得自己非常倒霉。前山白白蹲守了兩個月。好不容易的晉陞鍥機被打斷。現在竟然又被凍的感冒?!

他師弟王處一號稱鐵腳仙,大冬天光腳板睡大街,寒暑不侵!

馬鈺作為堂堂全真掌門,七子之首,竟然會被凍的感冒?!

哆嗦嗦嗦的揉了揉冰冷的臉,馬鈺咬牙啟齒:「該死的小賊!竟然還真敢不回來1

「道爺我……阿嚏!道爺……阿嚏!道爺……道爺我不玩了1

恨恨的罵了一聲,馬鈺猛然起身。卻不曾想坐了一夜,腿部麻木,又一屁股摔了回去。

揉了好一會兒,才站起來憤憤而走。

鼻下拖著大鼻涕,馬鈺一瘸一拐的行走在寒風中,那顫顫巍巍的背影好生凄涼埃

……

有了趙大山家作為基地,蘇重擺脫了野人生活。

吃過早飯,蘇重就背上藥簍入山。采一會兒葯,就直奔趙大山家。連同破界珠內存儲的藥材,一同交給趙大山。然後蘇重就開始練功。

等到中午在趙大山家中大吃一頓肉食,就趕回天醫殿去繼續學醫。

內功進入瓶頸,蘇重開始全力修鍊輕功。

《金雁功》早就被蘇重記載了腦海之中。

這種輕功和《全真大道歌》類似,都被王重陽修訂過。不能讓人快速進步,但只要堅持不懈,就能夠把它練到頂級。

王重陽看重教派傳承,後期修訂功法時,幾乎都融入了全真教思想。想要練好全真武功,就要好好領悟道境。同樣,一個人如果能把全真武功練到極致,他的心胸境界也是常人所不及。

正因為這種限制,全真派對基礎功法的限制並不嚴格。蘇重很輕易的就從演武堂內得到了《金雁功》。悟性好,基礎功法就能變成高級功法。但做不到心如泰山,不動不搖,基礎功法永遠只是基矗

《金雁功》分為勁力篇,和內氣篇。

在內氣沒有貫通腿部經脈之前,只能練習勁力篇。

它主要闡述了如何運使全身勁力,以最小的代價獲得最大的速度。同時也記錄了運動中保持平衡的方法。速度和平衡性的結合,造就靈活身法。

「勁力運用?有《登天梯》的磨練,勁力運用太簡單了1

把勁力篇通篇梳理一遍后,蘇重就已經把其中內容掌握大半。他當即按照書中記載演練開來。

砰!

腿部筋肉拉伸變換,腳下飛雪炸開,蘇重像是利箭一般飛射而出。

但不巧,他速度太快,來不及反應,直直的撞向一顆松樹。看著眼中不斷放大的樹榦,蘇重大驚失色。

雙手連忙伸出對著身前樹榦一按,同時用腳踢擊大樹借力后翻。落地后踉蹌數步,這才避免了撞臉的危險。

「好險好險。《金雁功》果然不凡,我雖然完全掌握了全身勁力,但對勁力的整合運用卻缺乏底蘊。沒想到只是一個小小的發勁技巧,竟能產生這種爆發力1

蘇重雙眼冒光。也不管其中危險,再次沉浸於修鍊之中。

雪白一片的山林內,一道黑色的影子不斷的在山林中躥梭。不時在樹榦上借力折射,震落雪花無數。

「哈哈!暢快1

這個世界的規則太完善,束縛力不是一般的強悍。他在火影世界里飛天遁地無拘無束。但在這裡,卻猶如全身披掛枷鎖,沉重不堪。

這一通奔跑,《金雁功》中各種技巧的運用,讓他的速度陡然提升了一倍。

高速奔行帶給了他前所未有的自由體驗。

嗖!

一道黑影突兀的掠過蘇重眼角。定睛一看,竟是一隻灰色野兔!

想到今天還沒什麼收穫,蘇重頓時有了主意。腳下不停,直直的追著野兔而去。

野兔見到有人追擊,跑的更急,時不時的轉向加速。

蘇重開始尚有些狼狽,總是來不及變向,好幾次差點兒滑到。可等跑了一會兒之後。蘇重勁力運用越發純熟,身法越來越靈活。

他反而不急著抓兔子,跟著兔子奔跑,趁機練起了輕功!

到了後來,那兔子跑的嘴角起沫,竟然直接不跑了。蘇重看的大樂,反而不想殺它。

提著兔子,找了處地方扒開積雪,履枯草讓兔子吃。

「這還只是勁力篇。等到我腿部經脈貫通掌握內氣篇,速度再升豈不是更妙1蘇重無限嚮往的想著:「以後把輕功提到極致,不知能不能再次實現飛行。」

藍天總是人類揮之不去的夢想,更何況蘇重這個曾經飛上天的人。

「有《登天梯》打底,《金雁功》的勁力篇可以算是完全掌握。剩下的只需多多練習。山林險峻,反而成了最好的輕功練習場所1

這一會兒那兔子也已經吃飽緩過勁來。趁著蘇重不注意,哧溜一下就跑的沒影。

蘇重不再管它,搖搖頭往趙大山家裡走。一邊走一邊琢磨《金雁功》。

他心裡突然冒出一個想法,如果把《金雁功》和《登天梯》想融合會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