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節年終大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節年終大考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年終大考?

蘇重剛回到天醫殿,就聽到了這個消息。

周圍道童嘰嘰喳喳的討論著,有的神色擔憂,有的則信心滿滿。

蘇重這邊聽一會兒,那邊聽一會兒,很快就搞清楚了大考內容。

「經書背誦,醫術問答,武功考校。倒是符合全真教風格。」

全真派是武林門派,更是一個宗教組織。看重武功同樣看重教派傳承。

王重陽立教十五論裡面寫的明白,全真門徒需要學道學醫參悟性命。

「要不要取個好成績?」蘇重有些遲疑。

年終大考每年都有,成績優異者會吸收入內門。

他們這些道童頂多算是外門弟子。如果不成為內門弟子,將來只能成為全真教的知客護院。最後也會像年道士他們一樣,依靠教派生存,負責教派事務。但卻永遠無法接觸教派核心。

這就是八大執事和全真七子的區別。

除了七子直接收錄的弟子,其他道童只有通過一年又一年的大考積累善功,才能進入內門。

蘇重對於全真教機密不敢興趣,但他對武功感興趣。

一旦成為內門弟子,就能夠獲得更多的教導。像演武殿內的道士詢問武功時,對方講解的會更詳細。

很多時候,修鍊武功的經驗非常重要。它可能讓你沖脈變得更簡單,遇到瓶頸也有相應的應對方法。不會成為無頭蒼蠅。

但成為內門弟子后,約束力會更大。蘇重現在可以借著採藥的名義在山中逍遙。可成為內門弟子后,接踵而來的會是各種繁重課業。根本就沒有多少自己的時間。

他又不想真的當個吃素出家的道士,一時間有些遲疑不決。

「要不要進入內門呢?」

……

「見過趙師兄,不知師兄有何事吩咐?」錢明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這位趙師兄可是王師叔的親傳大弟子。據說家中頗有實力。要是能攀上關係,不管是他自己還是家中生意都有不小的好處。

趙志敬看錢明恭敬,臉上露出滿意笑容:「你就是錢明?我問你,《全真劍法》練得怎麼樣了?可曾有了氣感?」

錢明聽到趙志敬詢問,眼中頓時閃過得意神色:「已經有了氣感。」他這麼快產生練出氣感,足夠他驕傲。

趙志敬表情淡淡,裝模作樣道:「不錯,是個好苗子。」

錢明像是撿了錢似的,臉上立即笑出一朵花。

「我教你去辦件事情,辦好了,好處少不了你。辦不好?哼哼1

錢明立即挺起胸膛:「但憑師兄吩咐。只要師弟能夠做到,絕無二話。」心裡卻道,能辦的事情自然要辦的漂亮。如果不能辦,那隻能對不起。搭上關係固然重要,但如果付出的太大,就顯得不划算了。

趙志敬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錢明道:「我也不為難你。過幾天就是年終大考。你只要在比武教技的時候使些手段,讓承平出個大丑就好。」

錢明眼珠一轉暗道:「聽聞承平得罪了趙師兄,現在看來果然如此。那承平被罰採藥,浪蕩山中,不死已經是好運。他能有多少時間練武?我現已然有了內氣,雖然未曾貫通經脈。但身體素質卻大大提高。到時候打他一個跟頭,摔他一個灰頭土臉還不是輕而易舉。」

想到這裡,錢明不再遲疑:「師兄放心,到時候定要他趴在地上吃灰。只是比武之事全是年長道士安排,我不一定碰的上埃」

趙志敬哈哈大笑,拍拍錢明肩膀甚是滿意:「師弟放心,負責考校你們這些道童的人是那年胖子。我說你能對上那臭小子,就能碰到他。到時候就看錢師弟表現了。」

年胖子?這趙師兄什麼時候和年胖子勾搭在一起了?真不愧是王師叔親傳弟子,手段就是厲害。

「師兄你就瞧好吧1錢明大聲道。

……

蘇重飛奔在終南山中。

他腳下邁動,身體也跟著起伏扭動。如此高速奔跑,卻依然能夠保持平衡。身法靈活,宛如獵豹追擊,迅捷兇猛。

山中多樹木草石,但他卻不怕障礙。每當靠近大樹之時,蘇重總能快速的轉換方向,輕巧的避開障礙,速度卻絲毫不曾減慢。

這正是他將《金雁功》融入《登天梯》的結果。

《登天梯》善於調和勁力,《金雁功》重於勁力運用。兩下結合,蘇重的輕功突飛猛進。

一路狂奔,不時他就來到了趙大山家中。

趙大山正在家中炮製獸皮。

他現在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窮苦獵戶。

他當時受傷看似嚴重,其實不過是腿上少了塊肉,沒傷到筋骨。蘇重的金創葯本就有去瘀生肌的效用,沒多久他的傷勢就好了大半,能夠走動。

傷勢好轉,趙大山就拄著拐杖,讓村裡人套了牛車,拉著蘇重堆積起來的藥材去賣。

沒想到因為藥材集中,竟賣了個高價,這讓趙大山起了經商的心思。

他所在的趙家村不大,總共就十多戶人家。全都是沾親帶故的關係。

趙大山看出了山貨藥材值錢,就發動自己村子里的人一起入山。不一定非要採藥,但采些山貨還是可以。

他用蘇重分的錢財收購山貨,再加上蘇重提供的各種深山藥材,一起運到鎮上去賣,還真讓他賺了一筆銀子!

經此一事,趙大山徹底干起了販賣山貨藥材的生意。周圍幾個小村子都是他供貨商。

蘇重無奈的看著恭敬的站在身旁的趙大山:「那些錢給了你,就是你的。你能從山貨中牟利,那是你的本事。和我沒關係,我更不能要你的錢。」

趙大山卻神情恭敬依舊:「恩公救了我和娃兒兩條命,這是多少錢都換不來,怎麼還敢要恩公的銀子。山貨生意是靠著恩公的銀子做本才能撐起來。這生意自然就是恩公的1

「恩公也不要覺得過意不去。這生意是不大,但能賺銀子的買賣就會有人眼紅。恩公乃是全真門徒,別的地方不好說,但在終南山這片地界。恩公的身份就是塊招牌,我只不過是個代理人,這生意也只能是恩公的。」

蘇重看著一臉堅定的趙大山,真不知道說什麼好。

他也沒心思爭辯,開口問道:「我托你買的東西到了嗎?」

「恩公吩咐,不敢不辦。十柄飛刀已經打好。只不過長劍有些麻煩,得在過些時日才能完工。」

說著遞給了蘇重一塊捲起來的皮革。蘇重打開一看,十柄小刀整齊的插在這皮革套袋中。小刀二十公分長,大約兩指寬,尾端綁著紅布條。擺在一起顯得頗有氣勢。

「不錯,銀子從賣葯錢裡面扣就行。」蘇重一邊打量飛刀一邊道。他買飛刀是為了增加遠程攻擊能力。大山中可不只是山雞兔子,還少不了野狼熊羆。

趙大山卻不說話。他認定了這樁生意是蘇重的就絕不更改。

蘇重回過頭看了他一會,也拿他沒辦法,只能接受。趙大山知恩圖報,蘇重卻不會如此心安理得。

想到剛才趙大山說有人眼紅的事,不由心中一動。

「趙大山,你可願意學武?」

趙大山被問得一愣。旋即有露出狂喜神色,接著不知想到什麼面有憂色:「自然是想學。只是恩公私自傳授武學,不會犯了門規?而且我已經快要三十,不知會不會太晚?」

蘇重一臉詫異的看著趙大山:「你還不到三十?」

趙大山被蘇重看的有些赧然:「山裡日子清苦,老的快。」

蘇重想到他那只有三四歲大小的兒子,頓時恍然。這個時期,民間結婚早。十七八歲有孩子的比比皆是。

趙小山年紀這麼小,正顯示了趙大山年紀不大。

「不用擔心。我打算教你《基礎拳法》,這功夫是我的,不屬於全真派。你學了去,大膽使用就可。年齡不是問題。交給你功夫,是讓你提高自保能力。又沒讓你去爭奪天下第一。年齡影響不大,你多下一些功夫就好。」蘇重道。

趙大山臉上帶著喜色:「天下第一那是恩公才敢想的事情。能有幾手功夫,對付的了無賴青皮就足夠啦。」

蘇重心裡一笑,心道如果你真的好好練習,別說青皮無賴,江湖好手都不一定打得過你。

《基礎拳法》名字不怎麼樣。但在笑傲世界中,可是造就了一個一流高手蕭勝。

只要趙大山肯下功夫,成為江湖二流武者,絕對不是什麼難事!

……

全真教中,丘處機一臉古怪的看著自己的大師兄馬鈺。

風寒?

玄門內功最重養生,只要心境平和,內氣充盈全身,就能保證不受外邪所侵。

向來內功深厚的大師兄,竟然會染上風寒?

馬鈺此時身上裹著厚厚的棉被,鼻子下面拖著鼻涕。瑟瑟發抖之餘,還不時的打著噴嚏。

幾個師兄弟圍著馬鈺,臉色古怪,想笑又不敢笑。

馬鈺入門最早,而且性子寬厚,一直頗具威儀。他們可從未見過自家大師兄這般狼狽狀態。

「想笑就笑吧。不就是感染了風寒嗎?有什麼大不……阿嚏1

一聲響,鼻涕頓時噴了出來。

「哈哈哈……」

幾個人再也忍不祝丘處機向來狂放,此時笑的聲音最大。

孫不二沒好氣的翻著白眼:「丘師弟,怎可如此笑話你大師兄。」

她和馬鈺本是夫妻,雖然入道出家,早就斷了凡塵俗念。但他們總算是夫妻,此時馬鈺患病,她心裡免不了的關心。

丘處機連忙捂住嘴,眉眼之間卻依然笑意盎然,對著馬鈺不時眨眼。

馬鈺拿他沒辦法,只能任他取笑。心裡忍不住的又罵起了那個偷腥小賊。

「大師兄,你怎會無緣無故的感染風寒?」孫不二忍不住的擔心道。

馬鈺嘆一口氣,心道還不是那個偷腥小賊害的。如果不是被他打破晉陞,亂了心境,也不會被風邪所趁。

「一言難盡埃」

馬鈺搖頭,這丟人的事怎麼能說?不過找人的心思可從未斷過。想到馬上就要來臨的年終大考,馬鈺心裡有了主意。

他曾仔細研究過兩處地方的殘留腳印,看出對方武功進境頗快。心裡不由恨恨想道:「只要在年終大考時,留意那些武功突出的道童。之後挨個排查過去,我不信查不到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