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一節比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節比試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馬鈺縮在被子里,無奈的看著笑的前仰後合的丘處機。

他能怎麼辦?

他雖然內力深厚,但對武技卻不怎麼上心。丘處機好勝心切,在武功上花的時間最多。動起手來,他肯定不是丘處機的對手。

打又打不過。馬鈺決定轉移話題。

「丘師弟,你那個徒弟怎麼樣了?」馬鈺問的是楊康。這徒弟關係著丘處機的一樁比斗,他對此非常上心。

果然,丘處機聽到問話,立馬收起來笑臉。

「康兒天賦甚好,真不愧是楊家傳人。只是……只是……唉1

王處一面帶疑惑:「師兄為何嘆氣?」

丘處機臉上滿是氣悶之色:「天賦好,可就是太過頑劣。他如今的身份又是金國小王爺,周圍全是一群溜須拍馬之輩,他哪裡肯下苦工習武。」

眾人聞言俱是沉默。

好一會兒,丘處機眼神一定,好似下定決心似的,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年後我就去中都,我天天盯著他,看他學不學1

「那志平怎麼辦?」王處一不由問道。

「我帶著他一塊去1丘處機想了想道。不能因為一個徒弟影響了另一個徒弟。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教好了。

馬鈺聞言張了張嘴,最後也沒說什麼。自己這個師弟之所以如此上心,和江南七怪的賭約不無關係。

他對自家師弟好勝性子非常熟悉。但他不想勸說。很多事情,別人的勸說是沒有用的。

江南七怪北上大漠,餐風露宿,甚至死了一個人。這其中苦處讓馬鈺頗為不忍。而且在他開來,這個賭約太過不公平。

江南七怪俠義聞名。但功夫頂多算是二流,且大都是外家功夫。怎麼能比得上有著完善教育系統的全真派?

「看來年後我也要動一動了,去看看郭家的孩子。能幫則幫吧……」馬鈺心裡暗想。

……

年終大考每年都有,早就有了既定的流程。

因為不同區域的童子學習的內容不一樣,所以也沒辦法統一安排。

天醫殿的道童學醫術,考核內容便有醫術問答這一項。

蘇重把整個天醫殿藏書閣的醫書,都搬到了大腦里。經書背誦,醫術問答,對他來說太簡單。

但蘇重並不想出風頭,反而暗自觀察各個童子的表現,混了個乙等的考核成績。

中等偏上,不好不壞,不引人注意。

經過多番考慮,蘇重最終拒絕了內門弟子的誘惑。

內門弟子能夠得到更多的資源,傳授更高深的武功。但相應的也會受到更多的約束。他可不喜歡束縛。

而且想要得到好東西,以後註定要離開全真教。一旦進入內門,沒成才之前,想要下山可沒那麼容易!

天醫殿天井內。

周圍圍著一眾道童道士,中間一個道童正在舞劍。

對方小臉煞白,滿是緊張神色。一邊舞劍,一邊滿是緊張的看向旁邊的監考道士。

蘇重看的有些無聊:「一套《全真劍法》都耍不利索,你把眼睛瞪出來,王處一也給不了你好評啊?」

在他看來,這些道童們練的劍法真是慘不忍睹。

握劍姿勢不對,出劍角度不對,劍法步法不協調,簡直一無是處!

「不錯不錯,能把劍法使出來,看來是下了苦功。我給你個乙等下的評價。」

蘇重無語的看著滿臉笑容的王處一:「就這還不錯?什麼眼神啊?這全真七子也太廢了吧1

「下一位,承平。」

蘇重聽到自己的名字,當即收拾臉上表情,做出一副木訥老實的樣子。

站在場中,對著王處一行了一禮。就開始慢慢騰騰的揮舞手中木劍。他打定了主意藏拙,不禁把劍法使的奇慢,中間還要停下里想一下。

「不錯,承平是吧。雖然劍法慢了些,不過動作卻非常標準。我給你個乙等上的評價。」王處一臉上滿是欣慰的笑容。一副孺子可教的樣子。

蘇重心裡直翻白眼?

心道這就是全真教的水準?怪不得在射鵰世界這麼廢呢。王重陽有你們這群徒子徒孫,真是可悲。

之後道童一個一個上場,也只有和他一個房間的錢明把一套《全真劍法》耍的頗為齊整。得了個甲等評價。

蘇重對這些道童們徹底無語。

不過他也明白了一件事情。不是全真太廢,而是這就是最正確的景象。

全真教對道童的管理頗為鬆散。只要完成課業,昨晚雜物,剩下的時間自己安排。

原則上是鼓勵念經習武。但十一二歲的童子,正是好玩的年紀。自覺練武的人真不多。

天資心性俱佳的道童,自然會嶄露頭角,到那時再集中資源培養不遲。

這大概就是廣撒網,多撈魚。

「下面開始兩兩對決。第一場,錢明對承平。」年胖子挺著大肚皮一臉嚴肅道。

他此時不夠言笑,肥肥的臉上滿是鄭重,真好似一個鐵面無私裁判。

如果不是知道他貪財虛偽的本性,蘇重還真被他騙過。心道這貨真是個老油條,有王處一在場,這傢伙就使勁兒裝。平常可沒見他這麼正經。

蘇重拿著木劍走道天井中央。

兩個成年道士把木劍抵在地上,各自走了半圈。一個齊整的圓便畫好,把蘇重和承平兩人圈在了其中。

「畫的真圓,這兩個道士武功不差。」蘇重眼睛一亮。

旋即有些奇怪,怎麼第一場就輪到了自己。蘇重轉頭盯著面無表情的年胖子。

年道士注意到蘇重的目光,面色不改,心裡卻忍不住的發毛。

自從被蘇重瞪了一眼之後,他開始還覺得氣憤,後來卻越想越覺得不對勁。誰家的小道童有這種兇狠目光!

這道童有問題!

年道士第一時間就決定,以後絕對不參與趙志敬和蘇重的恩怨。這也是蘇重干著採藥的工作,一點兒葯都沒往回採,卻依然安穩的原因。

這次收錢辦事,改了蘇重比武次序。他曾為此想了很久。趙志敬不能得罪,這位以後妥妥的實權人物。

而且他也想試試蘇重,看看他是不是真有問題。再說道童比武,內氣都沒有,只能算是孩童打架。根本沒什麼危險,也不怕出事。

蘇重沒看出什麼來,不由轉頭看向並肩站立的錢明。

錢明眼睛看著前方,半張臉露出一種陰謀得逞的笑容。

嘴唇翕動,輕微的聲音傳入蘇重耳中:「不用看了,遇上我算你倒霉。不過你也別怪我,誰讓你得罪了趙師兄。放心,我不會下重手的,咱們畢竟同在屋檐下不是。」

蘇重無語的看著自我感覺良好的錢明。心道就你那破劍法,還不會下重手?

撇撇嘴,蘇重看向了趙志敬。對方注意到蘇重目光,立即得意一笑。

蘇重更加無語,你派了這麼個貨色來對付我,你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教技開始,點到即止。」

年道士話音一落,錢明立即跳開,一臉嚴肅的看著蘇重。

「承平師弟,小心了1

說罷腳下用力一踏,木劍對著蘇重當胸刺來。

蘇重好似嚇的驚慌失措般,往後退了兩步。

這頗具準頭的一劍頓時便力道用盡,尷尬的停在了他胸前兩指之處。

錢明臉色一僵,咬牙踏出一大步,右手手腕翻轉。木劍在半空畫個半圓,向蘇重脖頸削去。

蘇重再次慌亂後退兩步,木劍從蘇重下巴下面劃過。

什麼都沒削到!

「好!錢師兄好劍法1周圍道童一陣叫好。一個攻,一個躲,兩人商量好了演戲似的。

錢明臉色騰的紅了一片,自己賣力兩劍竟然全都被這好運的小子躲了過去?!

聽著喝彩聲,他覺得自己像是成了耍猴戲的。

注意到趙志敬憤怒的目光,錢明心裡頓時一揪。趙師兄在一邊看著,絕不能丟臉!

死死的握住木劍劍柄大喝一聲,凌空躍起,一劍狠狠的劈向蘇重。

蘇重慌忙向旁邊跳開,錢明就這麼從蘇重身旁沖了過去,直直的撲進了旁邊人群之中。

蘇重好似真的被嚇壞了,閉著眼睛,手中木劍像是燒火棍一樣胡亂揮舞。

啪!

好巧不巧,這一劍正好打在錢明膝窩。錢明腿一麻,登時摔了個狗啃泥。

哼哼唧唧的爬起來,噗嗤一聲竟是吐出了兩顆大門牙!

手裡捧著帶血的牙齒,看著周圍古怪目光。錢明差點哭出來。

蘇重臉上驚慌依舊,眼中卻閃過一絲笑意。

「就這本事還小教訓我?讓你掉兩顆門牙都是輕的1

王處一在一邊也是哭笑不得,眼中閃過無奈神色。

每年大考,年長的道士還好。年紀小的道童根本就不會比武,像蘇重那樣揮舞燒火棍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

趙志敬氣的臉色漲紅,心道這錢明真是不中用,這麼點兒消失都辦不好。

也不管師傅在旁,當即開口道:「承平師弟真是好劍法,看的我都有些手癢,能否賜教兩招?」

也不等王處一說話,奪過一名道童手中的木劍,走進了圓圈之內。

王處一眉頭一皺,覺得自己徒弟不像話。他一個內門核心弟子,和一個外門道童爭什麼勝負。

而且他身為自己弟子,已經通了兩條經脈。去對付一個劍法都使不利索的道童,有欺負弱小之嫌。

他剛想開口阻止,趙志敬已經擺開了架勢,內氣湧入雙手。

嗖!

木劍划向了蘇重,又快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