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二節內功新想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節內功新想法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趙志敬不愧是王處一大弟子。一出手,立即就顯示出不凡。

這一劍又快又急,木劍滑過一道筆直的線,劍尖絲毫不顫,直刺蘇重面門。

趙志敬打定主意要讓蘇重好看。

他和蘇重其實沒多大恩怨。只不過這件事情有了伊志平插手,就變得不一樣。

本以為讓他進山採藥,不死也得受傷。卻沒想到對方竟然安安穩穩的混了半年!

他自覺顏面大失。每次看到伊志平,就覺得對方在嘲笑自己無能。

丟的面子一定要找回來!

「好劍法1一眾道童忍不住的呼喝。

「趙四兄,灰呼1這是錢明,他沒了兩顆大門牙,漏風。

蘇重看到迎面而來的木劍,眼中精光一閃。

右手下意識的握緊劍柄,抬了抬手。不過接著蘇重又忍祝

他注意到了王處一陰沉的臉。

既然決定藏拙,就不能暴露。他一旦展露劍法,別人看不出來。身為全真七子的王處一,定然能看出他有問題。

電光火石之間,蘇重心中轉過諸般念頭。

腳後跟提起,以腳尖為軸,蘇重微不可查的往旁邊挪移半個腳掌的距離。

木劍迅疾,從蘇重臉頰旁耳垂下滑過,停在了半空中。

場面為之一靜。

沒刺中?!

好半晌,眾人反應過來。

「趙師兄劍法好是好,就是太快,失了準頭。可惜……」

「不錯,不錯,是有些快了……」

趙志敬臉色騰的漲紅,太快?失了準頭?

一句句話就像是利箭一般刺入他耳中,扎的心在滴血。

身為全真七子之四,王處一的大弟子。全真教未來註定了的核心繼承人,竟然因為劍法太快沒刺中?!

這是恥辱!

王處一臉色陰沉的看著場間。

趙志敬跳出來欺負弱小,已經讓他心中不快。可一劍下去,竟然沒刺中?

通了手部經脈,把內氣和劍法相合,確實能夠加快出劍速度。但為了速度,把準頭給忘了,那還練什麼劍法?刺不中敵人的劍法,使的再快能有什麼用?

趙志敬身形遮擋住了王處一的視線,他並沒有注意到蘇重的輕微挪動。

正是因為如此,他對趙志敬更加不滿。

「哼!只不過貫通了兩條經脈,就開始得意忘形,一味的去提升出劍速度。真是昏了頭!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1

王處一雙眼銳利的看向趙志敬。

感受到背部兩道憤怒的視線,趙志敬直覺頭皮發麻。師傅生氣了!

該死!

蘇重此時好似被這快速絕倫的劍法嚇傻了一般,滿臉獃滯的站在原地。一副茫然無辜神態的看著趙志敬。

趙志敬頓時心中一怒:「都是你這小畜生!如果不是你,我怎會出這麼大的丑?!如果不是你,師傅怎會生氣?!去死1

眼睛一紅,趙志敬啊的一聲大叫,內氣滾滾湧入手中經脈,木劍以比剛才更快的速度斬向蘇重。

這個時候蘇重好似反應過來一般。

哇的一聲大叫,轉身就跑。

趙志敬含恨快速一斬,輕飄飄掠過蘇重後腦勺。

劈空了?

竟然再次劈空了!

礙…

趙志敬舉著木劍,眉頭沒腦的追著蘇從砍去。

蘇重好似真被嚇到一般,一邊大喊師兄饒命,一邊轉著圈的跑。

趙志敬貫通了雙手經脈,在內氣加持下,他劍法速度非常快。刷刷刷一套全真劍法,被他迅捷無比的舞了出來。

但可惜的是,蘇重跑的卻比他快,他每一劍都差之毫厘,就是無法打中蘇重。

眾人面面相覷,忍不住的嬉笑笑起來。

這比武很好玩兒。

蘇重哇哇大叫的在前面轉著圈的跑,趙志敬在和後面耍著劍的追。劍法不錯,可就是追不上斬不中!

「承平跑的好快啊1

「總算知道他為何進山採藥進半年,竟能安然無恙了——跑的快啊!猛獸追不上,他不就安全了……」

「我看是被野狼追著跑,這才練出來的……」

「跑的快也有好處啊1

王處一哭笑不得的看著兩人圍著場地轉圈的兩人。這麼一場嚴肅認真的比武,竟然成了鬧劇。

他仔細觀察過,這個叫承平的小道童卻是天賦異稟,平衡性非常好。正因如此,他能夠跑的比別人快。

不過看到依然瘋狂進攻的趙志敬,王處一不由心中一嘆。

也不知道收這個徒弟的決定對不對。為了擴大全真教,他們有時候不得不像當地勢力妥協。

而很多人為了和全真教搭上關係,就會讓自己的子孫拜入全真派。

趙志敬就是其中之一。雖然天賦不錯,但性子卻有些毛躁,氣量不足。

就像此時,明明是一個內氣初成的弟子,卻拿一個連劍法都使不完整的道童沒辦法。

如果能夠靜下心來,以全真劍法認真應對,也不會像此時一樣被人笑話。

還需要多加磨練埃

「好了,可以了,比試到此結束吧。承平平衡性不錯,以後可以多修鍊一下輕功。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穫。」王處一制止了趙志敬,對蘇重和藹道。

蘇重喘著粗氣,一副心有餘悸的看著趙志敬。聽到王處一的話,表情一呆,然後立即表現出一副感激不盡的神態。

心裡卻不禁腹誹:「平衡性不錯?這還用你說!這可是新版《登天梯》的功效。」

有破界珠輔助,蘇重藉助定境推演,不久前把《金雁功》中的勁力篇,成功的融入到了《登天梯》中。

《登天梯》對全身勁力細緻而全面的掌握,加上《金雁功》中勁力的運用技巧。

新版《登天梯》快速成型,蘇重的輕功登時就上升一大段。

而且由於《登天梯》對勁力的細微掌控,讓蘇重的輕功變的非常隱蔽。

就像之前的《登天梯》,誰能想到一個爬台階掃地的動作裡面,會隱藏著一套煉體之法。

王處一都沒能看出蘇重輕功的底細,足見蘇重輕功中勁力轉化的精妙。

一場比武草草收場,蘇重雖然和趙志敬不分勝負,但眾人也只是覺得蘇重跑的快,僥倖而已。

在羨慕嫉妒以及不屑之中,蘇重很快被一眾道童遺忘。他們開始討論起了今年都有誰成績突出,有望進入內門等等。

別人覺得蘇重這是僥倖,但年道士卻絕不會這麼想。

他不會忘記那野獸一般的目光。

心裡惦記著一個人或者一件事情的時候,就會注意到很多別人忽略的細節。

別人不曾注意,但年道士卻還記得,一年前的蘇重身體有多麼虛弱。像是一陣風都能吹到似的。但現在呢?跑的比兔子都快!

這不正常!

僥倖?

年道士想到眾人的言論,不屑一笑,你僥倖一個給我看看。

「這個承平有問題,今天他肯定是故意戲耍趙志敬。這麼說,他的實力可能比趙志敬還強?」年道士心裡惴惴的想著。

趙志敬是誰?那可是王處一大弟子。天賦好,又有全真七子教導,武功竟然還不如一個毫無背景的道童?!

這該不會是別派探子吧?年道士心中一緊。

年道士不是一個真正的武林人士,對打打殺殺的事情向來敬而遠之。

「以後還是惆傘!蹦甑朗堪堤疽簧。

……

山下,趙大山家中。

趙大山此時正在一板一眼的練拳。蘇重面無表情的站在旁邊。

「《基礎拳法》一共十二式,每一式都代表這一種特殊勁力。沒什麼好辦法,保持姿勢正確一遍一遍的練就可以。不要求快,只求準確。姿勢不標準,練到死也找不著勁力。」蘇重淡淡道。既然決定教導趙大山武功,蘇重就絕不含糊。

他有教導蕭勝的經驗,再次教導趙大山輕而易舉。

趙大山此時滿頭大汗,臉色有些發白,但卻依然練得一絲不苟。十次出拳中,能有五六次打對姿勢。

顯而易見,趙大山的資質並不好。不過《基礎拳法》倒是非常適合趙大山。簡單而又不簡單,只要肯下苦工,就能有所成就。只不過是比別人多費些力氣而已。

又過了半個時辰,趙大山雙腿開始發抖,拳法姿勢出錯的次數開始上升。

蘇重擺了擺手:「行了,停下來吧。以後要記住,練武要適可而止。《基礎拳法》對姿勢的要求非常嚴格。你初學乍練,不要求速度,也不要求威力,只求動作標準就好。等什麼時候隨手出拳,姿勢都不出錯,在提高出拳速度不遲。要是為了威力把姿勢搞錯,形成習慣之後,再改就難了。」

趙大山連忙點頭應下。

「我給你準備的那個葯膳吃了嗎?」蘇重又問道。

「在吃,就是太費錢財了些。」趙大山臉有難色。好不容易賺來那麼多錢,轉眼就吃進了肚子里,他覺得太奢侈了些。

蘇重擺了擺手:「無所謂,沒了再賺就是,反正都是你出力。你以前日子過得苦,身體虧損的厲害。現在這麼高強度的修鍊,不及時補充,不死就殘。你不想暴斃吧?想想小山娘倆。」

趙大山臉色一變,恭恭敬敬的對著蘇重行了一禮:「屬下知道了。」

蘇重無奈。自從他開始傳授武功之後,趙大山對蘇重越發恭敬。也不知道他跟誰學的,竟開始以屬下自稱。

「好了,不提這些。《基礎拳法》的核心在於勁力的運用。平日里沒事的時候就琢磨琢磨,如果能夠在行住坐感知到勁力變化,對你的修鍊大有好處。」

趙大山現在勁力還沒入門,但他知道蘇重說的是肯定錯不了。點頭之後,牢牢的記在心中。

蘇重滿意點頭,卻忽然怔了一下。在行住坐中能夠感知勁力,能夠加快勁力修鍊。

那……能不能在行住坐中修鍊內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