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三節全天候內功修鍊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節全天候內功修鍊法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這個想法出現的瞬間,蘇重就忍不住的振奮。

他當即把意識沉入破界珠中,加速分析這種可能性。

「這種修鍊方法果然可行1

蘇重不禁感嘆:「王重陽真是天才絕艷,他竟然已經實現了全天候修鍊1

無怪他技壓群雄,成就中神通威名。

「《全真大道歌》不愧是全真派基矗誰能夠想得到,其中竟然蘊含著這種變態的內功修鍊法?1

蘇重不屑的撇了撇嘴,看來全真派的衰落,不是王重陽不行,而是全真七子太廢。

跟著王重陽這麼多年,竟然沒人知道這個秘密!

不對,有一個人肯定發現了!

原劇中馬鈺教授郭靖武功時,說只是交給他一些睡覺呼吸的法子,只要照著做,保證睡的香。

這不就是把內功修鍊融入到睡眠當中嗎?!

「馬鈺日後能夠後來者居上,在內功一道上,超過丘處機成為全真七子之首,鐵定和這奧秘有關1

不對啊?

按照書中表現,馬鈺此人心胸見識非同一般。他既然發現了這其中的秘密,為什麼不告訴其他六子?這可是提高全真教實力的強大秘法。

難道這貨和他的後輩岳不群一樣,偽君子一個?蘇重心裡齷齪的想著。

趙大山見蘇重突然停頓,不由好奇的看向蘇重。

他對蘇重充滿了感激。

山中遇險,如果不是蘇重及時搭救,他絕對活不下來!之後又給他兒子看病施藥,救下趙小山的命。

這是兩條命!

不,是三條命!

趙大山知道,如果他真的死在山中,趙小山病入膏肓定然會不治而亡。他不敢肯定妻子能否在這種打擊下活下來。

正是因為如此,他決定把自己賣給蘇重。自稱屬下,甘願成為蘇重的僕從。

越是接觸,他就越發覺得自家少爺神奇。

少爺才多大?十三歲吧。自己那時候還在掏鳥蛋,玩兒泥巴呢。少爺卻已經有了一身高超醫術,武功也不差。

趙大山沒練過其他武功,但他卻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基礎拳法》的強大。

進補練功,短短兩月,他不僅力氣大增,而且容貌也變得年輕了不少。和兩個月前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基礎拳法》可是少爺自創的拳法。全真教上下,哪個能夠有此成就!

他不敢打擾蘇重的沉思,也不敢離開,就立在一旁守著。誰知道少爺大腦里正在想什麼神功妙法。萬一被人打斷,自己罪過可就大了!

好半晌,蘇重回過神來,看到依然恭敬的守在旁邊的趙大山,心中一暖。

「大山,沒事。我剛才想到些事情,走神了。」

「《基礎拳法》大致就是這個樣子,核心是勁力,前期修鍊的關鍵是動作的標準度。這些動作是為了讓你更快的領悟勁力,你要好好琢磨。」

趙大山點頭道:「是。少爺怎麼吩咐,我就怎麼練。」

蘇重搖搖頭,對趙大山的恭敬沒辦法。武功到了最後,看的是自己的領悟。如果落入窠臼,一味苦練,不會有什麼成就。

不過現在他沒打算說,而且苦修也沒錯。特別是在練武初期,這種一門心思的苦練反而有更好的作用。

「你現在十次出拳,有五六次能夠達到標準,進步頗快。但想要做到隨意一拳就能符合標準,就會非常困難。這是正常現象,以後慢慢領悟就好。」

「是,屬下一定努力修鍊。」

「嗯。」蘇重點頭:「你好好練吧,我有事先走。」

說完不等趙大山送行,匆匆離開小山村進入山中。蘇重急迫的想要嘗試新的修鍊方法。

王重陽在立教十五論中對靜坐有特殊描繪,十二時辰、行住坐,一切動靜之間,心如泰山,不動不遙

蘇重發現,這種內心不為外景所惑,不為內魔所擾的精神狀態,就是全真內功的修鍊捷徑!

只要保持這種思慮,就能夠把內功修鍊融入日常生活,從而間接加快內氣積累。

要怎麼樣才能進入這種狀態呢?蘇重不由犯難。這種狀態說出來很容易,可作起來真是艱難無比。

蘇重找了塊山中大石,盤膝而坐,擺出全真內功靜功修鍊姿態。

他努力讓心靜下來,可各種雜念卻不斷跑出來。往往他一不小心,就會跟著念頭髮散開來。

嘗試數次,不僅無功而返反,心煩氣躁之下,內氣反而在體內翻滾起來。讓蘇重一陣煩惡。他連忙從大石上跳下來,不敢胡亂修鍊。

「看來是我想差了,王重陽肯定把這個方法告訴了全真七子。馬鈺也沒有藏私。但能做到的卻只有馬鈺。不對,估計還要加上一個老頑童。」

馬鈺道學精深,老頑童赤子童心。這就是他們成功的原因。

怎樣才能不受雜亂念頭的影響啊?難道要學習馬鈺,去鑽研出家修道?

蘇重習慣性的想要藉助破界珠來思考這個問題。

破界珠?玉樹?定境!

蘇重愣在當常

破界珠內的定境不就是這種狀態嗎!

「哈!絕對錯不了1

把內功修鍊融入行住坐,關鍵在於兩點。第一,保證意識的集中,不讓紛亂意識影響身體運轉。第二,在這種狀態下,讓身體修鍊內功內功。

破界珠不正好解決了這兩個問題嗎?!

蘇重當即進入定境,遙控外界身體。

他意識融入玉樹,身體就成了一具空殼。破界珠遙控,相當於從元神發出指令。身體的一切動作,都成了一種本能一般的行動。

這恰好達到了全天候內功修鍊法的標準!

玉碑之上清晰的顯示著蘇重的身體三維圖。隨著他念頭跳動,蘇重外界的身體抽出腰間青鋼劍,開始修鍊《全真劍法》。

劍法剛剛起舞,蘇重立即就察覺出了異樣。

他自己主持身體施展劍法,可以用精準來形容。一招一式,恰到好處,絕不浪費一絲一毫的力氣。

但在破界珠遙控下修鍊劍法,除了精準之外還充滿了靈動。

「這是……剛柔相濟1蘇重大喜。

尋常練功,開始大都是剛力。隨著修為提高,對自身掌控達到極致,這時就會由剛化柔。最後可剛可柔操控入微,兩者相輔相成融為一體。

可此時,蘇重只不過是用破界珠遙控修鍊,卻意外成就了這種境界!

「想要剛柔相濟,最快也要五六年時間。沒成想,我竟無意間施展出來!可惜這種狀態並不持久,只能算是提前感受。不過有這種體會經驗,定能夠加快領悟速度。」

可轉瞬間,蘇重就把剛柔相濟的事情炮製腦後。

他好歹曾經縱橫笑傲江湖,操控入微的事情早就體驗過,現在缺的只不過是時間。

內氣的變化才真正讓蘇重驚喜。

隨著他不斷的演練全真劍法,體內氣息開始在丹田中攢動。

不一會兒,沉寂已久的內氣化作滔天大浪,一遍又一遍的拍擊著丹田內壁。整個丹田被撞擊的不斷震動,好似天崩地裂。

丹田竟然在擴大!這怎麼可能?!

震動越來越劇烈。突然,一陣敲擊銅鐘一樣的嗡嗡聲從蘇重體內傳出。

整個丹田內壁在這種震顫之中變得越來越薄,但變薄的同時,卻越來越有韌性。

這突如其來的震動像是一柄重鎚,丹田好似一塊生鐵。在這種不斷的捶打之中,變得越來越精純、堅韌!

一遍又一遍的演練《全真劍法》,直到打完四十九次,丹田中變化趨於穩定。震動依然存在,卻變得持久而平緩。丹田依然在淬鍊之中,但速度卻大大放緩。

蘇重知道這是他第一次修鍊,才會有這麼大的進步,以後雖然依然有增強丹田的作用。不過不會這麼明顯。

他有些遺憾,要是這種功效能夠持續就好了。

回歸身體,一股微微的酥麻感立即充斥他的意識。

整個身體暖洋洋,丹田變化劇烈,但他的心神卻格外溫潤平靜。

「既然能夠鍛打丹田,那一定也能夠鍛打經脈。長久修鍊,倒是可以緩慢提升資質。」

感受體內精純了不少的內氣,蘇重滿是意外的驚喜。《全真大道歌》的秘密就這麼被我破解達成了?

他不由想到了修鍊出來的第一縷內氣。當時意識在破界珠內,身體依靠本能修鍊《全真劍法》,無意中產生了內氣。

那種狀態?那種狀態!

蘇重突然有些不敢置信:「那豈不是說,我早就在無意中進入過這種全天候修鍊?1他心裡滿是懊惱。

那時只顧著研究去分析內功。產生內氣之後,又忙著修鍊內氣。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忽略過去,太大意了!

撿了寶貝卻因為疏忽差點給扔了。這要真扔了,該有多心疼?!

「不行,以後定要及時反思。不能三省吾身,時常反思己身還是非常有必要的。」

……

靜室之內,王處一閉眼盤膝坐在蒲團之上。

趙志敬戰戰兢兢的跪在王處一身後。不時的抬頭看看王處一的背影。

感覺著膝蓋處傳來的痛楚,趙志敬心裡暗恨不已。

都是承平這個小畜生,如果不是他讓我出了大丑,師傅怎麼會讓我跪著受罰?

又是半個時辰,就在趙志敬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王處一開口了。

「志敬,我對你很失望。」王處一長嘆一口氣,悵然道。

趙志敬膝蓋疼的厲害,聽了這話立即磕頭道:「都是弟子不爭氣,給師傅丟臉了。請師父責罰。」

王處一再次嘆了一口氣。

「你身為內門核心弟子,去欺負一個外門道童。你的氣量呢?還有,空有一身內力,卻慌裡慌張。竟然連一個沒有氣感的小道童都追不上,你這武功是怎麼練的1王處一生氣的訓斥道。

趙志敬心裡不由暗罵,誰讓那個那小畜生跑的那麼快。如果敢和我對打,我早就一劍劈了他!

嘴上卻一個勁的道知錯。

王處一轉過身來,看到弟子煞白臉色,額上細汗密布,終究心中不忍。

擺擺手道:「罷了,此事就到此為止。你還小,以後定要戒驕戒躁,勤加修身養性。全真教要靠你們去支撐,切不可讓為師失望。還有,我決定明日開始閉關參悟武學,正好你的內功修鍊到了瓶頸,你就跟著為師一起閉關吧。」

趙志敬聽的一呆。全真教靠我支撐?這豈不是說,我以後會管著很多人?他當即面露喜色。心道等我掌握全真教大權,一個小小的道童,還不是任我隨意拿捏!

可想到即將來臨的閉關,又不由的心裡發苦。他可不想粗茶淡飯閉關苦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