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四節馬鈺的意外發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節馬鈺的意外發現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找到全天候修鍊法的修鍊捷徑,蘇重立即把全服精神投入其中。

他幾乎每時每刻都把意識收回破界珠內。

沒了意識主持,他在外的身體顯得有些笨拙。臉上時常帶著傻乎乎的笑容。這讓趙大山看的極為詭異,如果不是蘇重告知他是在修鍊。趙大山都要拉著他去看醫生了。

破界珠的特殊狀態,讓蘇重意外的進入了嬰兒狀態,變相的達到了「致虛極守靜篤」的境界。剩下的便是導引。

以前用《全真劍法》來導引丹田內氣。

但行住坐之中,如何修鍊劍法?

關鍵在於呼吸!

只要在行住坐中,保持特有的呼吸,就能夠調動內氣修鍊內功!

呼吸是每個人都有的動作,而且是人生存必不可少的一個動作。

每個人走路吃飯日常活動不盡相同。但所有人都需要呼吸。

把內氣和呼吸相結合,調整好呼吸,就能帶動內氣。

但想要讓呼吸引動內氣,需要呼吸極其的綿長,而且還要配合獨特的精神狀態。

這對別人來說,難如登天。但對蘇重來說,不要太簡單。

破界珠內,蘇重小心翼翼的控制著呼吸的節奏。

對,又是節奏!

蘇重發現,修鍊的節奏無處不在。登天梯需要動作符合節奏,內氣修鍊同樣需要呼吸符合特定節奏。

一呼一吸,蘇重的呼吸變得越來越慢,變得越來越深長。

他全身放鬆至極,身體軟綿綿懶洋洋,臉上帶著憨憨的笑容,讓人看起來舒服至極。

隨著蘇重獨特的呼吸節奏,丹田內氣開始翻轉鼓盪。

每一次翻轉,就會讓內氣壯大一絲。每一次鼓盪,都會讓內氣精純一分。

在破界珠之內,感受到內氣的進步,蘇重大喜過望,修鍊更加勤奮。

正是因為如此,他的行為變的非常怪異。天醫殿一種道童很快就發現了蘇重的狀況。

「承平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整天傻乎乎的,反應還遲鈍。」

「不會是個傻了吧?」

「誰知道呢,以前就楞的要命,現在不僅楞,還呆……」

道童們議論紛紛。

時間久了,眾人發現,蘇重能吃能喝,貌似也沒什麼特別。別人想騙他也騙不了。如果遇到道士們詢問,他就會恢復正常,對於醫術知識對答如流。

缺心眼?

肯定是這樣了。

一眾道童找到了解釋。不傻,但也腦子不夠用。平時呆傻,關鍵時候有用。

蘇重對此不予理會,全身心的投入到修鍊中。他對力量有種別樣的痴迷。

本來陷入停滯的內力再次飛速增長起來。

他每天依然早課晚課不斷,吃飯睡覺依舊,但一舉一動,卻無時無刻不再運轉內功心法。

丹田像一顆心臟,內氣如同血液,經脈是血管。

隨著蘇重呼吸,丹田鼓動不休,內氣翻滾湧入經脈。像是浪潮,一股一股不停的向前拍擊前進。

本就貫通了的兩條手臂經脈,在這種拍擊震動之下,變得寬廣且更具有韌性。內氣流轉一圈回到丹田中后,整條經脈都得到了錘鍊。

不僅如此,內氣流轉經脈,巡行全身。吸收氣血精氣,在丹田反轉錘鍊之下,內氣增長速度更快!

精氣被吸收,蘇重對食物的要求越發大。

以前他主要吃飯地點在全真教飯廳,偶爾去山上打獵吃肉解饞進補。

現在他主要的吃飯地點在趙大山家裡。每頓飯,他幾乎都要吃下半隻羊才罷休。

全真教內的青菜豆腐,反而成了他清理腸胃的零食。

蘇重終於體會到了窮文富武的具體含義。他無比慶幸救下趙大山之時的靈機一動。要不然,即使他領悟了快速修鍊內功的方法,也沒有足夠的錢財支撐他進補。

趙大山沒什麼才學,但山裡的漢子膽子大心思細,加上腦筋活泛。他收山貨集中起來販賣到遠離山林的縣城,竟然賺取了大量錢財!

他所在的趙家村本就不大,趙大山把整個村子全都發動起來。也不再進山採藥,反而雇傭趙家村年輕力壯幫他去其他村子收貨。

趙大山知道山中人日子苦,不論是藥材皮草,價格都要比黑心商人高。

沒想到卻因此給了他仁義的好名聲。兼且他本就是本地獵戶,這收山貨的買賣越來越紅火。

趙大山並沒有因此就脫離蘇重,反而一直以蘇重僕人自居。

正是因為有趙大山錢財支持,蘇重才有了快速提升自己內力的機會。

蘇重把這些都記在心裡,教導趙大山《基礎拳法》時更加用心。

這是一個可信之人!自己不能虧待了他。

悶頭練習,蘇重的內氣飛速增長。

僅僅一個月,丹田內氣滿溢,內氣奔騰之下,蘇重再次打通一條經脈。

感受著貫通整條右腿的溫熱氣流,蘇重心中振奮不已。

「果然是無上秘法。只修鍊了一個月就打通一條經脈。而且內氣溫潤如水,絲毫沒有躁進的狂暴感。」

他之前剛剛修出內氣,勇猛精進之下,也不過如此。

那是可是因為剛剛入門,大幅度挖掘潛力的結果。

而後他陷入瓶頸,想要再提高,只能依靠水磨功夫。這是全真教內絕大多數人要走的道路。

可蘇重突發奇想之下,研究出王重陽的全天候內功修鍊法,讓他的內功修鍊再次紮上騰飛的翅膀。

「只要堅持修鍊下去,不出一月,就能再次打通一條經脈。半年內連續打通四條經脈,那些天資絕頂之輩也不過如此吧。」蘇重心中不無振奮的想著。

郭靖闖蕩江湖的時候,也不過是通了六條靜脈的二流武者。那是他從小修鍊外功積累,加上三年多時間全真內功開發而來。

蘇重先前身體孱弱,此時內氣有如此成就。全天候修鍊****不可沒。

「再接再厲,一鼓而下,如果能快速打通十二條經脈,先天之路指日可待。」

蘇重在笑傲世界里曾經進入過先天,對此輕車熟路,他缺乏的只是積累。

……

馬鈺下定決心尋找偷腥小賊,自從年終大比開始后,他就一直在關注參賽童子。

那些成績突出的道童,是他主要關注的對象。

可前前後後忙活了半個多月,他也沒有找到那個小賊。

「不對啊,看那小賊腳印大小深淺,明顯就是個小道童。怎麼會找不到?」

馬鈺疑惑不已。難道不是我全真門徒?

他可是知道全真教旁邊就住著一個古墓派。

「也不對。根據師傅猜測,古墓派武功絕情去欲,少食煙火。更不可能道野外大嚼烤肉。」

這小子藏起了!馬鈺心中篤定。

從步伐來看,全真劍法已然演練純屬。在同期道童之中可稱頂尖,就是介個內門核心也不過如此。

明明有進入內門的機會,卻要隱藏起來。

「難道是他派間諜?1馬鈺眉間閃過一道憂鬱之色。

全真派家大業大,早就引起了很多江湖人的窺伺。間諜底的事情以前就有過。

他是在不願意相信,一個武功不差的好苗子,是別人的間諜。

咦!如果是間諜,他更應該積極表現,好打入內部核心才對啊?

馬鈺真的迷茫了,這小子到底在哪?

大比完成,年節來臨。

全真派也過了個熱熱鬧鬧的新年。只不過馬鈺心中有事,臉上笑容不減,心裡卻有些沉重。

江南七怪的事情讓他同情不忍,他不好責怪自家師弟,只是過意不去。

而且全真派內很可能混入了一個天資出眾的間諜。

這一切壓在一起,讓馬鈺這個年過的沒滋沒味。

年關一過,丘處機就帶著尹志平離開終南山,趕往中都。他要去親自教導徒弟楊康。

馬鈺在全真派內巡查多日,依然沒有找到偷腥小賊。

心裡暗嘆一聲,不能在等了。先去漠北看看,其他事情,等回來再說吧。

收拾好東西,和幾個師弟師妹交代一聲。馬鈺提著劍,輕裝而行。

沿著山門石階,馬鈺緩緩而下。

突然迎面而來一個童子,讓馬鈺心中不禁一震。

這童子十三四歲年紀,面貌普通,最顯眼的是那臉上的憨傻笑容。眼神渙散,猛一看之下還以為是個傻子。

派中何時收了這樣一個憨傻弟子?

心中好奇,馬鈺駐足而觀。

只見那道童從山下拾級而上,不緊不慢,但整個人卻蘊含著一股自然和諧的韻律。好似清風拂面,看著就讓人覺得心情舒暢。配上臉上的憨傻笑容,就彷彿是一個純真的嬰孩。

不對!

馬鈺心中一驚。

「這哪裡是什麼傻子?這小道童一舉一動之中,分明蘊含這一種高明功法。「

馬鈺瞳孔一縮,右手下意識的握緊劍柄,眼神銳利的看向道童。

仔細觀察半晌,馬鈺越看心中就越發怪異。

「這呼吸法門,怎麼那麼像我全真內功?」

不對!這就是全真內功!

馬鈺心中大喜,眼中幾乎要放出光來。

他立即就想到了《全真內功》的修鍊秘法。

「師傅傳我等終南捷徑,我潛心多年終於有所明悟。但和眼前這道童比起來,我那點領悟竟然有種拿不出手的感覺?1

他又驚又喜。

能夠找到修鍊《全真內功》秘法的人,要麼是心境超卓,心外無物。要麼是赤子之心,心中純真。

這道童年紀不大,顯然是心中一派天真,無私心雜念。正是如此才能無意中進入這修鍊妙境之中!

「師傅保佑。沒想到我全真派竟出了一枚奇才1

馬鈺當即就像前去詢問。他多年來,第一次生出了收徒的念頭。

可他突然看到了對方袖口的一抹油污。

油污?全真派內茹素,哪裡來的油污?

馬鈺眉頭不禁一皺。這小子難道跑到山下去偷腥去啦?

偷腥?他猛然間一怔。

那偷腥小賊不會就是這小子吧?

仔細看那雙帶著泥土的鞋子。馬鈺臉色古怪起來。

全真教鋪著青石地板,天天打掃,很少沾染泥土。再有那鞋子尺碼,怎麼越看越覺的熟悉?

這不就是那個日夜在他腦海里轉悠的腳印大小嗎?!

小賊!道爺可算找著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