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五節護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節護衛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馬鈺臉上帶著愉悅的笑容,心道:「落在道爺手裡,看我怎麼整治你。」

他反而不急著走,駐足而觀。若說開始時,他對蘇重頗有怨念。後來更多的卻是好奇。

此時發現那個偷腥小賊,竟然有著不俗天賦,自悟《全真內功》修鍊秘法。馬鈺的對蘇重就越發好奇起來。

看著看著,臉上忍不住的露出驚色。

「氣息綿長,身體肢節柔順。這小子悟性這麼高?!竟已然掌握了《全真內功》的真意,把內功修鍊融入到了行住坐中?1

其他方面不好說,單憑這一手一邊走路一邊調息內氣的本事,就足夠馬鈺震驚。

他努力多年,也不過把內功修鍊融入睡眠這種相對安靜的狀態。

而這小賊竟然已經能在日常走動中修鍊?難道這小子真是不世出的絕世奇才?!

馬鈺一臉的不信。

蘇重從趙大山家出來,準備回天醫殿繼續學醫。他雖然已經把殿中醫書都背了下來,並建立了自己的一套知識體系。但在動手實踐方面,經驗近乎於零。

那些老道士在知識儲備上比不過他,但在藥物的靈活運用上,蘇重拍馬難及。這正是他所欠缺需要的。

下意識的運轉著全真內氣,蘇重拾級而上。

他不禁暗自感嘆,數月之前,他還弱不禁風,在這條長長的山道上掙扎。

此時卻已經內氣小成,通了三條經脈。等過段時間,他再打通一條腿部經脈,內氣能夠運達四肢。就是一個妥妥的江湖三流高手了。

正走著,蘇重突然頭皮一麻。他感覺好似被猛獸盯上一般。

蘇重立即就從定境之中退出。循著目光看去,卻是一個三四十歲的道士。臉皮白凈,唇上兩撇黑須,看著頗為穩重儒雅。

高手!

目光銳利如針,這是內氣充盈,意志堅定的表現。

這人是誰?

蘇重心中思緒翻滾,臉上卻絲毫不顯。單手豎起點頭行了一禮,蘇重若無其事的朝著全真教山門走。

馬鈺注意到蘇重的反應,心裡不禁暗贊。

「這小賊好敏銳的直覺。竟然能夠感受到我的目光。」

見到蘇重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禮,就不在管自己。馬鈺心中越發欣賞起來。

「雖然偷腥犯戒,不過就看這穩重舉止,就知道心性不差是個好苗子。若是好好教導,將來定然會是一個有道全真1

一白遮百丑,蘇重的修鍊天賦讓馬鈺非常滿意。至於之前的一系列事件,馬鈺就自動給屏蔽了。

至於偷腥吃肉?這不正是天真率直的最直接表現嗎?

他現在已經開始在為蘇重開脫了。

馬鈺抬腳想要擋住蘇重道路,可身子一動,忽又停了下來。

天賦高絕,可他為什麼要隱瞞自己的武功天賦?馬鈺到底沒有沖昏頭腦,他害怕這裡面有陰謀。

有些事情,一旦開始懷疑,就會越捲髮覺得可疑。馬鈺頓時便遲疑不定起來。

這一遲疑,蘇重已經從他身邊走過。施施然的走進了全真派大門。兩旁的童子對蘇重視而不見,依然老老實實的守著山門。

馬鈺看兩個守門道童神情,知道他們熟悉蘇重身份。此人是派內道童無疑。但要收其為徒還是再細細考察一番為好。起碼要弄明白這小賊為什麼要隱瞞修為。

大派重傳承,收徒是重中之重。家世要清白,資質要上乘,心性也要過硬。

激動心情平復,馬鈺恢復鎮定。

「還需要考察一段時間。先去漠北一趟吧。收徒的事情可以以後再說。」

馬鈺定定神,再次看了一眼走進山門的蘇重,笑著搖了搖頭:「反正這小賊就躲在派內,跑不了。」說罷提著劍下山。

蘇重感覺背後目光消失,頓時鬆了一口氣。

這人定然是全真七子之一了,其他人絕不可能有這功力。

蘇重借屍還魂,雖然身份信息毫無問題。但他畢竟不是一個真的十三歲道童。而且他已經打定主意,等武藝有所成就之後離開全真派。自然不想和全真派發生更深的交集。

如果真被全真七子盯上,這對他的後續計劃沒有絲毫益處。

若無其事的回到天醫殿,蘇重老老實實的繼續學醫。

他不急著練功,小心翼翼的觀察了幾天,發現並沒有人在一旁監視,這才鬆了一口氣。

「現在自己實力還不足以橫行,還是小心一下的好。」

蘇重心中對力量不由更加迫切起來。

他現在完全把採藥任務當作練功時間。不知道怎麼地,年道士竟然對他的偷懶行為視而不見。

開始時蘇重還以為這貨有要搞什麼陰謀。可等了良久,蘇重發現,這年道士似乎在有意的和自己保持距離。

保持距離?我有這麼可怕?

想不明白,蘇重也不再費腦筋。除了在天醫殿學醫時,蘇重恢復意識。其他時間,蘇重全部進入定境,內氣在他如此修鍊之下突飛猛進。

……

趙家村,趙大山家。

一群二十歲左右的青年聚在趙大山身邊。

「趙大哥,那位道童少爺性情如何,難伺候嗎?」

「是啊是啊,也不知道那位少爺讓不讓我么入伙……」

「他年紀那麼小,我看只要趙大哥同意,肯定沒問題。」

趙大山聽到這話,不由眉頭皺起,冷厲的看了一眼說話的青年:「住口!少爺如何豈是你們能議論1

數月過去,趙大山進補習武。身體像是充了氣一樣鼓脹起來。濃密大眼四方臉,看上去頗為穩重。早不似數月前那個滿臉風霜,落魄到險些掉淚的山中窮漢。

兼且他這數月來經商經歷,讓他眼界大開,此時面色肅然呵斥出聲,竟然頗具威嚴。

一群青年頓時便止住聲音不敢說話。

他們大部分都是趙家村人,即使不是,也是和趙家村沾親帶故。

趙大山發了財,不忘拉他們一把,就讓他們幫自己做買賣。

但有一次遇到縣裡青皮耍賴訛詐錢財,趙大山勤學苦練數月的《基礎拳法》終於發了利市。七八個青皮混子還沒來得及組成戰鬥,便被趙大山一拳一個全部放翻在地。

這時那些給趙大山幫工的同村之人才知道,趙大山不僅發了財,而且不知何時竟然有了一身的不俗武藝!

一時間,趙大山成了一眾青年的偶像。能打能拼,還能賺錢。可不就是人人嚮往的偶像嗎。

此時聚集的這些人,都是打算投靠趙大山,跟著他發財的人。

他們已經跟隨趙大山有一段時間。知道他是在給蘇重打下手。自知能否被接受,多半要看那個小道童的意思。心裡不禁惴惴。自然也有因為蘇重年齡原因心生不服,這才有了這段對話。

趙大山目光一個一個掃過這群年輕人。在他眼光逼視之下,都不自主的低頭不敢和他對視。

「我不管你們在家裡是個什麼樣子,也不管你們心裡想什麼。既然決定跟著少爺混,就把自己的小心思收起來。成與不成,看少爺的決心。如果有人膽敢對少爺不敬,那就是和我趙大山過不去。到時候不要怪我不給他留活路。」

一眾人聽聞此言頓時嚇的縮起脖子,一個個戰戰兢兢。

趙大山此時在趙家村威望可謂一時無兩。能夠帶著眾人發財有飯吃,就能夠有巨大的威望。如果趙大山真不給他們活路,他們除了遠走他鄉密地謀生,就真的不會有活路。這不是在開玩笑。

蘇重走進院子,看到滿臉嚴肅的趙大山,還有他身後那群像是小雞子似的青年,頓時有些不明所以。從定境中退出來,蘇重好奇道:「大山,這是幹什麼呢?」

趙大山見蘇重眼中神光匯聚,知道蘇重已經退出練功狀態,心裡不禁出了一口氣。躬身行了一禮,略帶不安道:「打擾少爺修鍊實在是屬下的罪過。」

蘇重擺擺手示意他無妨,讓他繼續說。

趙大山這才起赦些人都是我鄉里鄉親,想要投靠到少爺手下混口飯吃。少爺如果覺得順眼,我就把他們收下來給少爺打下手。少爺如果不滿意,我立即就驅散了他們,決口不提此事。」

蘇重掃了那群青年一眼,眉頭微皺:「這些人天賦不高,不堪大用。不過稍微訓練一下,給你當些護衛倒是不錯。」

如今趙大山生意越做越大,終南山下這片地方的山貨生意,趙大山幾乎佔下了三分之一。

他自己本地人身份是一個巨大優勢,而他出價實在則是其發展如此迅速的根本原因。

家業大了免不了旁人窺伺,有些護衛還是好的。

趙大山聽了這話,臉上頓時露出喜色:「多謝少爺1

回頭對一眾青年呵斥道:「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謝過少爺收留之恩。」

那群青年稀稀拉拉的道:「謝少爺收留。」話雖這麼說,不少人臉上卻帶著不忿。

都是年輕人,熱血還沒被生活磨滅。蘇重一個小小道童,竟大言不慚的說他們不堪大用?頓時讓他們有種受到侮辱的感覺。

趙大山頓時急了,厲聲喝道:「我剛才是怎麼說的,你們難道忘了1

舉起拳頭就要打。

蘇重擺擺手,止住了趙大山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