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六節磨合內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節磨合內氣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趙大山欲言又止,他覺得自己今天的決定就是個錯誤。這些年輕人不知道天高地厚,若是惹惱了少爺,他的罪過就大了。

蘇重對著趙大山笑笑,讓他稍安勿躁。

他歷經三世,見過太多的奇才。說眼前這些人是土雞瓦狗一點兒都沒有嘲諷的意思,這只是事實。

轉頭冷漠的掃了一眼這群人年輕人。蘇重實在生不起教訓呵斥的心情。

「走或者留,自己決定。」

蘇重指了指身後的大門,隨意道。

幾個年輕人頓時臉色通紅,喘著粗氣狠狠的瞪著蘇重,腳下移動就想要離開。

趙大山眼神一厲,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幾個蠢蠢欲動的青年。

他現在非常後悔,實在不該把這群莽撞青年帶到少爺身前。他下定決心,等少爺走後,定然要給這幾人好看!

被趙大山眼神制止,十多個年輕人不敢躁動。臉上憤憤之色不去,低著頭不說話。

蘇重對這些人消極對抗的態度毫不在意,淡淡道:「醜話說在前頭,既然沒人走,那以後就要聽話。如若不聽指揮,犯了錯誤丟了性命,不怪我言之不預。」

趙大山聞言頓時一凜,看著依然憤憤不平的幾個年輕人,心裡不禁擔憂起來。

他知道蘇重醫術高超武藝很強,而且天賦絕頂。將來肯定是一方豪俠,這也是他決定死心塌地跟隨的原因之一。

但他卻忽略了一點。他到現在都不了解蘇重的性情。

他對蘇重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深山中救了他性命的時刻。

直到此時,趙大山才恍然發覺。自家少爺好像並不是一個好好先生,平靜的眼神讓他想起了山中的猛虎。它們也是這般的平靜,因為它們有自信捕殺任何獵物。

「這些人身手太差,交給你頂多也就能用來做搬運工。想要做你的護衛,根本就不合格。」蘇重毫不掩飾他對這些人的蔑視。

趙大山臉色一紅,在這之前,這群人確實是在給他當搬運工。而之後他依然是打算讓他們干這些活。他之所以帶著這些人來見蘇重,是為了讓蘇重同意自己教他們幾手功夫。

能幹活,關鍵時候能打架就行。

可是有功夫的搬運工,依然還是搬運工。趙大山陡然覺得自己太小家子氣。時間太短,他還沒有完全適應如今大山貨商人的身份。

「每人帶一把刀,跟我去村外。」蘇重說完話就當先走出大門。

在趙家村外不遠處山坡上,蘇重找了一塊開闊地。等了好一會兒,幾人才在趙大山帶領下到來。

蘇重眼睛一掃,發現這些人竟然人手一把菜刀?!

拿菜刀練刀法?你這是要學廚子嗎?蘇重忍不住的翻了個白眼。

趙大山臉色更紅。蘇重讓他每人拿一把刀,他自然知道蘇重是讓他們帶著適合劈砍作戰的腰刀。

他們都是獵戶,柴刀和匕首倒是有,但腰刀這種武器卻沒有。為了統一裝備,趙大山索性拋棄了大小不一的柴刀。讓他們統一拿著菜刀。

「少爺,莊子里沒那麼多刀,只能這麼湊合。少爺見笑。」趙大山越說臉色越紅。

「算了,今天先這樣,明天你去給他們人手配上一把腰刀。你自己也要配一把。」蘇重無法,趙大山崛起的太快,他還沒做好蓄養家奴護衛自己財富的準備。家裡根本就沒有兵器。

趙大山連忙應下,和一眾青年戰成一排。

「你們之後歸趙大山管轄,我會教你們刀法,你們的任務是護衛他的安全。現在看我的動作。」

蘇重拔出腰間長劍,以劍作刀,雙手握柄對著前方狠狠一劈。

「記住了嗎?」蘇重回身掃了一眼這十三個青年問道。

「記住了。」

「這麼簡單的動作,一看就會……」

「記住了就開始練吧。每人兩千遍。」蘇重淡淡道。

「兩千遍?!怎麼可能1

「根本就練不完1

「這純粹是折騰我們。」

趙大山臉色一變,厲喝道:「吵什麼吵。愣著幹什麼,快給我練1

蘇重轉頭看向趙大山:「你要練三千遍。」

趙大山臉色一滯,牙一咬,拿著菜刀開始練。

蘇重站在不遠處,眼神冷漠的掃過眼前的是三個人,語氣森然道:「這套刀法叫殺戮刀法,招式簡單,但刀刀斃命。練好了它,一般山賊土匪,你們就不用懼怕。但在這之前,你們要聽我的話。說好了兩千遍就兩千遍。誰少練一刀,就一直在這裡練,直到練滿為止。我讓大山給你們準備好藥酒葯膳,不用怕受傷。但如果敢有人糊弄,就不要怪我心狠。」

其中一個青年臉上帶著憤憤之色,揮刀劈砍卻並沒有盡全力,顯然不服蘇重,明晃晃的在渾水摸魚。

蘇重眼中精光一閃,腳下發力,倏然來到對方面前。

那青年臉色大變,還沒等他開口求饒。蘇重狠狠一個膝頂,撞擊在對方腹部之上。

砰!

對方就像是被一柄巨錘砸中一般,身體橫飛出去十多米。落在地上之後,臉色蒼白如紙,掙扎幾下竟然站不起來。

張口想要說話,卻噗的吐出一口鮮血。

蘇重冷冷的掃了一眼噤若寒蟬的一眾青年。

「想要渾水摸魚,這就是下常」

他歷經三世,手上不知道斷送了多少性命。此時只不過稍稍露出些冷意,立時就讓一眾人如墮冰窟!

趙大山心中大駭,感受著蘇重眼中的冰冷,頓時知道,自己認下的少爺果然不是普通人。小小年紀,只這殺氣威勢,就讓他驚為天人!

他頓時絕了求情的心思。趙大山知道,如果自己敢偷懶,蘇重也絕不會手軟!

「躺在地上幹什麼,難道還想再挨一下1蘇重對躺在地上的青年淡淡道。

蘇重出手之時,分寸把握的非常好。那一個膝撞看似頂在了對方肚腹之上,可實際上勁力流轉,力量卻是遍布在他全身。

一下把他擊飛,全身疼痛難忍,但實際傷害並不大。

那青年聽聞此言,立馬爬起來歸隊。眼中惶恐之色不減,老老實實的修鍊刀法。

看著一板一眼開始修鍊的眾人,蘇重滿意的點點頭,轉身走入山林。

他交給這些人的刀法,是在火影世界時,根據《奪命劍法》改變而成的《殺戮刀法》。

這刀法簡單實用,不養生不練氣,全都是殺人之刀。

只要這些青年肯下苦功夫鑽研,就是那些身具內力的江湖三流高手也討不了好。

蘇重根本就沒打算把這些人培養成江湖高手,還是那句話,天賦太差不堪大用。

通曉一部分殺戮刀法,能夠幫助趙大山這個未來大財主守住家業就夠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對趙大山的投靠已經逐漸認可,自然要為其安全做些準備。

他從來都不是一個獨行俠,不介意培養勢力。獨行俠有獨行俠的自由,但手底下有錢有人,好處更多。

就像現在,有趙大山幫他斂財。他修鍊所需的一眾物資根本就不需他費神。

再次進入定境,蘇重在山中找了一塊大石頭,跳上去開始演練《全真劍法》。

全天候修鍊法讓蘇重無時無刻不在修鍊,但如果主動去用《全真劍法》導引,修鍊效果則更加顯著。

隨著蘇重劍法揮舞,內氣開始在丹田中翻滾。

浪潮一般,輕車熟路的灌入經脈之中。一路之上節節推進,阻礙之處全都被這一波又一波的內氣拍散。

內氣沿著左腿經脈緩慢下行,一種發熱發癢的感覺從蘇重左腿中傳出。

蘇重心裡一喜,知道這是完全貫通左腿經脈的大好時機。頓時清除雜念,更加用心的演練《全真劍法》。

無住無著,正是這種勿忘勿助的心態,讓《全真內功》越發活潑。

不用蘇重引導,好似冥冥中本就有一股氣機牽引一般。丹田內氣快速灌入左腿之中,一路上摧枯拉朽。很快就徹底打通左腿經脈,內氣再次回到丹田之中。

「好!四肢各貫通一條經脈,內氣順暢達於四肢。只等運用純熟,妥妥的一個江湖三流高手了。」

好一會兒,蘇重收拾起心中振奮,卻突然感到全身隱隱發脹。

怎麼回事?蘇重眉頭不禁一皺。

平復心情,讓內氣再次循環全身一周。那種隱隱的鼓脹感仍然揮之不去。

不會是練功出了什麼岔子吧?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他不是第一次碰到。笑傲世界中,他閉關十年嘗試演練心法。曾多次走火入魔損毀經脈。

蘇重不慌不忙,再次檢查一遍自身。甚至退入破界珠,以破界珠掃描全身。

可通過玉碑上的三維圖像顯示,他的身體健康的很。氣血充盈,內氣鼓盪,甚至有種破體而出的架勢。

破體而出?充盈?不會是「營養過剩」了吧?

蘇重面色古怪。他再次檢查自身,終於確定。由於他修鍊速度太快,身體來不及適應內氣的變化。這才導致了那種身體腫脹感的錯覺。

也就是說,吃撐啦?

怎麼都躲不過去埃蘇重有些無奈。

前段時間陷入瓶頸,就是因為年幼體弱,無法適應猛然增強的內力。

他已經下意識多加修鍊《登天梯》,提升身體素質。

可如今看來,自己身體氣血充盈,素質提高不少。但不適應依然不適應。

蘇重突然間有些明白。

不是自己的身體瘦弱,而是身體和內氣兩者間的磨合出了問題。

磨合?蘇重撇撇嘴。不得不承認,他這段時間專註提升內氣打通經脈,對外在招式運用上有些疏忽。

不就是不停地用嗎!內氣流轉一遍不適應,就讓內氣在全身流轉千遍萬遍!蘇重心中發狠。

讓它像血液一樣不停的巡行全身,不就能適應啦?

決不能讓這種問題阻礙自己提升修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