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七節跑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節跑山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不怕遇到問題,只要找到解決的辦法就好。

三個世界的經歷,讓蘇重有了足夠的經驗去面對困難。

現在剛好打通腿部經脈,不正是修鍊《金雁功》的好時機?蘇重默默的想著。

他已經掌握了《金雁功》的勁力篇,並把它融入《登天梯》中。如今借磨合內力的機會,何不把內氣篇也融入《登天梯》?

想到就干。

蘇重把長劍收入破界珠內,開始琢磨《金雁功》。

勁力篇在於勁力運用,教人如何提高速度,如何在告訴奔跑中保持平衡,如何換氣延長自己氣脈保持體力。

內氣篇則重在內氣的巧妙運用。

首先一點是呼吸,呼吸不能亂。呼吸錯亂不僅會加大自身消耗,而且會導致內氣紊亂。

這對旁人來說很困難,但對蘇重來說輕而易舉。

他為了把內功修鍊融入平常生活,曾下過大工夫訓練呼吸。

蘇重按著《金雁功》中提示,催動內功。溫熱內氣流入雙腿,他頓時覺得身體一輕。

腳下奮力一躍。

呼!

蘇重身形陡然消失在原地,回頭一看,這一下竟躥出去三四米遠!

「提氣輕身,提氣輕身。提氣原來真的能輕身。」蘇重想著先前那種,身體陡然變的輕盈如羽的感覺,不禁感嘆。

他在笑傲世界練武成痴,最後甚至成了天下第一。但說到輕功,他練的只不過是江湖上最粗淺的燕子三抄水。內力和輕功的結合之法非常粗淺。

他之所以能夠達到那種近乎追趕東方不敗的速度,完全是因為他那偏執的劍心。

明心見性,自然神通具足。而當時的蘇重偏執近乎入魔,則是異力橫生。燕子三抄水雖然簡單,但他一旦使出,劍心加持之下,立時堪比東方不敗。

但說到其中具體奧妙,蘇重卻一點兒都不明白。正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現在的他已經找不回當初那種心性,只能按部就班的慢慢修鍊。

不過,直指本心神通具足,有其神異所在,但尋徑登山,一步一個腳印,也妙不可言。

內氣在腿部經脈中來回鼓盪,蘇重雙腳重重一跺。

嗖!

蘇重靈猿一般竄上樹榦,手腳並用之下,兩個呼吸之間,就爬到了七八米高的松樹頂端。

登高望遠,最能開闊心胸。站在樹頂,俯瞰群山,蘇重心裡頓時一暢。

「《金雁功》果然不凡。有的能提升橫向移動速度,有的能提高縱向彈跳能力。這內氣還真是萬金油。」

蘇重跳下樹頂,按著《金雁功》中內氣運行的秘法,一個個的嘗試過去,仔細體會內氣在經脈中運行所帶來的效用。

不知不覺,蘇重竟然修鍊了兩個多時辰。

抬頭一看,日頭已經開始向西偏斜。蘇重知道該回天醫殿上課了。

山坡上,十多人癱坐在地,就是趙大山也累得渾身發軟。

看到蘇重走下小山,這些人立即像是見了猛獸一般騰的從地上跳起站好。

「都練完了?」蘇重走到近前問道。

趙大山臉色蒼白,渾身衣服早就被汗濕透。

三千遍劈砍,饒是他這些日子勤修武藝,體格強壯力量大增,也依然有些吃不消。

「少爺,都練完了,我給他們數著呢。」

蘇重面無表情的一一掃過十三個青年。

十三人無一人敢對上蘇重目光,戰戰兢兢地低下頭。好似做賊心虛一般。

「明天繼續。」蘇重輕飄飄的道。

十三個年輕人頓時臉色發苦。

趙大山臉上帶著難色,抬頭看了看蘇重臉色,欲言又止。

「怎麼,有問題?」蘇重看向趙大山。

「少爺,明天就到了收貨的日子。我可能要帶著他們去各個村子里收山貨。」

蘇重皺著眉頭看著趙大山。

「每次收貨,都是你帶著人挨個村子跑?」

趙大山看到蘇重皺眉,頓時有些不知所措,諾諾點頭。

蘇重頓時不滿道:「你挨個村子跑,挨家挨戶的去收貨,還連不練功啦?」

趙大山愣在當場,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當然想練功,可不去收貨,如何賺銀子?現在只是他和蘇重,每天大量的葯膳進補,就是一個不小的開支。難道坐吃山空不成。

蘇重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趙大山:「難道你就不會找個人幫你去收貨?」

「這不是不放心嗎?」趙大山忍不住的小聲嘀咕。

「那你就不會多找幾個人,讓他們相互監督?」

趙大傻頓時一怔。他依然還沒有擺脫以前的思維局限,一直想要事必躬親。總覺得只有自己親自過手才放心。

「你不會讓每個村子里的村長幫你收貨?到時候給他們些分潤就是,又不差那點兒錢。你再讓人去分頭接收這些貨物。多找幾個賬房,只要數目不亂,你不就脫出身來啦?」蘇重無語的看著閽大山。

他是真心感覺出了趙大山和以往那些手下的不同。

在火影世界中,破組織大小事務全部交由白和再不斬掌管。偌大一個組織井井有條,蘇重從來沒廢過心。哪裡像趙大山似的,到現在還沒擺脫以前那窮漢思想。死抓著各項雜物不放。

「是是是,屬下愚笨。」趙大山滿面漲紅羞愧欲死,不停地點頭認錯。

蘇重知道一個山中獵戶,陡然成了大山貨商人,不會那麼快適應。而趙大山從小在山中長大,即使膽氣過人,但終究經驗見識差了太多。

他擺擺手,表示無礙。蘇重沒打算把趙大山培養成頂尖管理人才。現在能夠駕馭山貨藥材生意,給他聚斂足夠的財富就夠了。也就不再苛求。

「儘快脫出身來,以練武為重。這世道混亂,沒點本事,想要保住家業千難萬難。」

趙大山依言點頭,蘇重掃了一眼搖搖晃晃的年輕人,無奈道搖搖頭。

也就能當些護衛,想要靠這些人縱橫江湖?扯淡去吧。

……

第二天,蘇重再次來到山坡之上。

看到沒人腰間掛著一柄刀,有些意外。他還記得,他那柄長劍,可是打了足有半個月。

趙大山看到蘇重驚訝,嘿然一笑:「這些都是從軍營里偷出來的,只要花點兒銀子,就能搞到不少。」

蘇重訝然的看著趙大山:「軍械?不會有問題吧?」

趙大山滿不在乎:「少爺放寬心。軍營倒賣軍械早就不是一天兩天。那些將軍老爺喝兵血,餉銀拖欠個一年半載那是常事。那些兵油子為了錢財,販賣軍械已經司空見慣。不少大戶家裡,都有軍械儲藏。」

蘇重早就知道吃空餉賣軍械的事情,不過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趙大山接著道:「而且這些腰刀都是從那些二道販子手裡弄來的,根本就不和軍營牽扯。誰知道裡面經過多少人的手?出了事也查不到咱們。」

蘇重點頭表示理解。

雖然這是射鵰武俠世界,但權利階層依然不容忽視。現階段,能不招惹還是不要招惹的好。

「好了,今天先不練刀,先跟著我跑山。」蘇重開口道。

跑山?十三個年輕人面面相覷,都一起看向趙大山。

趙大山心裡一急,怎麼不長腦子呢,昨天的教訓難道還不夠?

「看什看,少爺說什麼就是什麼1

蘇重也不管這些人怎麼想。當先開始往山上跑。

他打算把《登天梯》勁力篇交給這些人,一來可以訓練他們的靈活度。另一方面也能鍛鍊氣脈,提高身體素質。

蘇重既然不打算傳授他們內功,外功的修鍊卻不能拉下。

正好這些人都是年輕力壯,只要營養跟的上,加上《登天梯》鍛體功效。肯定能把他們練成膀大腰圓的草莽漢子。配合殺戮刀法,足夠護衛趙大山。

蘇重一邊在前面領著跑,一邊教授他們其中運勁發力的技巧。

四五百米高的山,上下一個來回,饒是這些年輕人精力充沛,也被累得和死狗一樣。一個個站在原地,扶著膝蓋不停喘息。但他們卻沒有一個人敢坐下來。

每每迎上蘇重那平漠然的目光,就讓他們覺得頭皮發麻。不住的在心理嘀咕,這小少爺真邪性,看一眼就讓人心裡發毛。

趙大山也不停的喘著粗氣。他被蘇重特殊照顧,比這些人更累。

蘇重卻好整以暇的站在旁邊,氣息均勻,額間光潔不見絲毫汗水:「從今天開始,早飯後先跑山。接著練習刀法兩千遍。誰都不能少。」

說完蘇重拿眼看向趙大山。

趙大山正在感嘆自家少爺武藝高強。領著頭在前面跑,卻絲毫不見疲累。注意到蘇重目光,頓時心中一緊:「少爺請放心,我會親自監視。」

「很好,現在開始練刀。」

剛才還雜亂的隊伍,立馬就老老實實的戰成一排。隨著趙大山呼喝,開始不停的揮刀劈砍。

蘇重來回看了幾遍。轉身再次往山上跑去。給這些人安排好了任務,蘇重自己的修鍊才剛剛開始。

見蘇重消失在林中,包括趙大山在內的一眾人頓時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

蘇重除了昨天出手一次之外,並沒有再次動手。但蘇重那平靜至極的目光掃過,卻讓這些人不自主的緊張起來。被看的時間越久,就越發緊張。彷彿一隻猛虎爪下的兔子,生不起絲毫反抗之心。

沒了其他人拖累,蘇重全力運轉《金雁功》,各種內氣循環方式在經脈之中流轉。

蘇重頓時化作山間靈猿,腳尖在樹榦上一點,身影就躥出四五米遠。手在樹枝上一捉,身體就會盪出去七八米。

全速奔跑之下,蘇重只花了一半的時間,就跑了一個來回。

蘇重不管趙大山等人緊張兮兮的目光,扭頭繼續往山上跑。

他要把《金雁功》內氣篇完全吃透,只有這樣,他才有機會把它融入《登天梯》。

恰好他現在內氣充盈,身體無法適應,導致不能修鍊內功。

狠練輕功,豈不是正好一舉兩得,蘇重頗為滿意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