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八節野獸法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節野獸法則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靜謐的山林之中,突兀傳出嚓嚓的樹葉碎裂聲。

忽然,一道黑影陡然從山林中閃出,像是一道青煙般在密林之中左右晃動。

每閃動一次,就會前進十多米。

地面的枯葉捲起,漫天飛舞。

蘇重停下腳步,仔細感知著體內真氣的律動,他忍不住露出喜色。

腫脹感消失殆盡,內氣溫潤,如臂指使。總算完成了內氣磨合。蘇重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

內氣太多,身體發脹,他時不時的會想,自己是不是有一天會想氣球一樣被撐爆掉。

耗費四個月的功夫,蘇重全力修鍊《金雁功》。不停的使用內氣,終於讓身體完全適應了暴漲的內氣。

這意味著他可以再次加快內功修鍊,貫通更多的經脈了。

蘇重身形晃動,在樹林中快速飛奔起來,最後停在了一處水潭邊。

仔細查看半晌,蘇重面露無奈之色:「想要找到古墓派後門還真不簡單。」

這已經是他找到的地七個山中水潭,可依然不是那個能夠通往古墓的深水潭。

蘇重想要進古墓可不是一時興起。

在修鍊了兩個多月的《金雁功》后,他就有了這種想法。

他看上了可在石室上的那篇《易筋鍛骨篇》。

那可是一片用內力淬鍊身軀,提升資質的無上秘法。

先不管它是否能提升蘇重的資質,單單隻是用內功淬鍊身軀這一項,就讓蘇重眼熱不已。

他現在不就是因為內力和身體不協調,才不得不停止修鍊。

採用《金雁功》來磨合內力,實際上是一個非常笨拙的辦法。

「如果能夠得到《易筋鍛骨篇》,直接用內力作用於身體,這比我現在這種被動磨合,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

蘇重看著幽靜的水潭,不由的感嘆道。

兩個多月不停地尋找,蘇重基本上已經放棄了這個希望。

此時他恰好完成磨合,蘇重對《易筋鍛骨篇》的念想,也就徹底斷絕。

「還是先開始修鍊內功吧。」

還沒走到山下,就聽到一陣呼喝聲。

很快就看到山坡上十三個光著膀子的青年。

現在已經八月份,天氣逐漸轉涼,可這群青年卻一個個汗流浹背。白色的水汽不時從身上蒸騰。

和四個月前相比,這些人早就擺脫那種散漫。此時口號整齊,揮刀劈砍,從骨子裡透露出一股肅殺之感。

趙大山看到蘇重,立即跑到蘇重身前恭敬道:「少爺。」

以前他是為了報恩而尊重,現在的趙大山卻是發自內心的敬重。

十三個年輕人注意到蘇重的目光,手中鋼刀揮舞的更加賣力,看向蘇重的眼神充滿了敬佩之色。

趙大山對這種變化毫不吃驚。想想蘇重這四個月來的修鍊,這些人就不得不尊敬。

他們在山底下一遍遍的修鍊刀法,而蘇重則是一次次的跑山。

開始的時候,還有人嘀咕蘇重是在做樣子。每次都往山裡跑,誰知道偷沒偷懶?

可時間長了他們就不這麼認為了。蘇重可以作假,但那浸透衣衫的汗水做不了假。

不僅如此,蘇重這段時間可不只是練習輕功。每當他感到經脈發酸,身體疲乏時,他就會停下來練習劍法。

他練得是《奪命劍法》里的前十二劍。摒棄了內功的奪命劍法,是最標準的基礎劍法。

真正的《奪命劍法》走偏了路子,蘇重心境不再,這篇頂級劍法失去了它應有的威能。蘇重可不會這麼簡單放棄,他早就決定,早晚有一天,他要再次修訂《奪命劍法》。

現在修鍊基礎劍法,是為了提高身體記憶能力,打下堅實的基矗

一遍又一遍揮灑而出的劍光,遠不止兩千遍。

包括趙大山在內的所有人都知道,論到修鍊刻苦,自己這些人遠不及少爺。

少爺都這麼勤奮用功,身為下屬僕從的他們哪裡有偷懶的資格?

可每天修鍊下來,酸楚疼痛,還有招式枯燥而帶來的心靈煎熬,著實讓他們苦不堪言。

正因為了解這麼分苦處,才更加敬佩自家少爺的執著。

蘇重掃過肌肉隆起,眼神精光閃爍的一眾青年,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嘴裡卻不饒人:「力氣倒是不小,不過也就那樣。湊活著能用了。不過還沒見過血,差點兒成色。什麼時候遇到山賊土匪,狠狠打一場,才能看出是不是真的成才。」

趙大山一臉苦笑。別人家都盼著遠離山匪,自家少爺倒好,竟想著碰到山匪?

他現在生意越發大,整個終南山附近的山貨生意,都被他接了下來。成了不折不扣的大商人。可他依然改不了那老實本分的性子。

心裡始終盼著平安喜樂。聽到蘇重盼著遇到山賊,讓他們開刀見血,心裡就忍不住的發顫。

「少爺,咱們是本分商人,能不見血,還是不要見血的好。」

蘇重不屑的看了趙大山一眼:「你現在已經接收了終南山下,所有的山貨生意,你以為想安分就能安分?」

趙大山慌了神,不知所措:「少爺?」

「你難道沒聽說過,斷人錢財,猶如殺人父母嗎?那些商人可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貨色。你斷了他們的山貨來路,他們會不找你的麻煩?只要花些銀子,就會有大批的毛賊山匪找你麻煩。」

「那……那怎麼辦?」

蘇重翻了個白眼,指了指那十三個躍躍欲試的年輕人。

「我給你訓練他們難道是擺設?」

蘇重眼中露出寒芒:「大山,你要記祝我們可以不去搶別人的東西,但也不能讓別人來搶我們的東西。誰敢伸手,就剁了他的手,誰敢伸頭,就砍了他的頭1

趙大山被蘇重盯的頭皮發麻,他從來沒想過這等殺人害命的事情。

蘇重漠然看了趙大山一眼。

「大山,你以前是獵人,最清楚野獸們的規矩。我問你,如果有人闖入了猛虎的地盤,它會如何。」

趙大山不明所以,不由自主道:「要麼驅趕,要麼吃掉。」

蘇重看著趙大山,不說話。

趙大山一怔,眼睛突然大睜,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神色。

「這是……我的地盤?我是猛虎?」

蘇重讚許的點了點頭:「不錯,現在終南山下這片山貨市場,就是你的地盤。別人要來搶你的地盤,你要怎麼做?更何況,你現在已經不再是一個人。想想小山,現象這些跟著你混的趙家村人。如果那些人真的殺到了村裡,你該怎麼辦?」

趙大山頓時明白過來:「要麼驅趕,要麼吃掉1

「可,我們可是人啊?」用猛獸的道理形容自己,他覺得有些彆扭。

蘇重不屑的撇撇嘴。人?有的時候人和野獸其實差不了多少。

趙大山糾結了半晌,但他從小在山中打獵長大,最清楚野獸之間的規則。此時被蘇重如此誘導,思想已經開始轉變。

他臉上的神色漸漸變得兇狠起來:「少爺,咱們這點人是不是少了些?」

好嗎,一個淳樸的山中漢子,終於被蘇重教唆成了一個心有猛虎的惡漢。

蘇重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人少?不怕,你可以在繼續招人嗎?就以這十三個人為本,慢慢擴大,很快就不缺人了。」蘇重聲音輕飄飄,像是幽魂低語一樣鑽進了趙大山耳朵中,鑽進了趙大山的心裡。

看著趙大山眼中越來越亮的精光,蘇重滿意的點點頭。

趙大山是缺少見識,但以野獸法則誘導,做個盤踞一方的大土豪還是沒問題的。

給趙大山做完思想教育,蘇重開始著手新的內功修鍊計劃。

他有了新的想法。

「《凌波微步》之所以厲害,除了起身法精妙之外,還在於其能修鍊內力。如果《登天梯》也能修鍊內力,檔次立馬就能上升一個台階?」

現在的《登天梯》早就大變模樣。

蘇重把《金雁功》中內力巡行的方式吃透之後,立即就把它們融入到了《登天梯》內。

現在蘇重就在想著,把全天候修鍊法和《登天梯》相結合。

既能修鍊輕功,又能錘鍊身體,還能增加內力。

蘇重的想法不可謂不大。對比這個宗旨,現在的《登天梯》只能用簡陋來形容。

可蘇重並不覺得自己狂妄。功法不是最優?沒事。有破界珠在手,他早晚能夠優化出最好的版本。

……

全真派依山而建,整體建築大多在山腰處。越往上,建築越少。

山頂則僅有為數不多的幾間石室,門前是一塊不大的院落,一顆松樹孤零零的立在院落邊緣。

一條狹窄的山路直通山頂院落。站在松樹下山路邊,俯瞰而下,整個全真派一覽無餘。

趙志敬在小院中不斷騰挪,手中長劍揮舞,或快或慢。全真劍法一一使出,嫻熟精準,頓時撐起一片劍光。

好一會兒,劍光一斂,趙志敬收劍而立,長出一口氣。

向著山下望了一眼,趙志敬神色平靜。

接近一年的閉關,除了師傅王處一和送飯的道士,他再也沒見過其他人。

正是這一年沉寂,讓他心性越發沉穩。此時的趙志敬和一年之前簡直判若兩人。

想到當時自己的毛躁,趙志敬自嘲一笑。他為當時自己的上躥下跳感到好笑甚至羞愧。

他是內門核心弟子,只要好好練功不出差錯。鐵定會進入全真派的權力中心。

想到之前竟然為了打擊一個毫無身份的道童而出了大丑,趙志敬就越發感覺當時的自己愚蠢。

之前的一切爭鬥,都顯得那麼幼稚。

他根本就不需要理會任何人。隨著時間推移,他的身份地位會越來越高,而那個叫承平的道童,也許只能做一輩子的採藥童子。

就像現在。

有師傅指導,他只用了一年便再次貫通兩條經脈。雙腿經脈打通,就是在怎麼會跑,也比不了《金雁功》!有派內傳承秘法,《全真劍法》威力更是猛增數倍。

雖然覺得有些大材小用,但既然結了梁子,就要徹底了結。

「一個小小道童,廢了了事。」趙志敬眼中閃著寒光。

他這次準備充分,頭腦清醒。他要徹底洗刷過去的污點,迎接新的未來。

他的對手只有尹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