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十九節不一樣的趙志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節不一樣的趙志敬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山頂閉關石室之中,趙志敬恭敬的跪在下方的蒲團之上。

王處一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弟子。

藉助全真教秘葯之力,加上他自己細心指導,趙志敬一年間接連打通兩條經脈。他很滿意。

果然不愧是天資出眾之輩。同輩弟子之中,也就邱師兄的兩個弟子能夠比肩。王處一默默的想著。

而且一年的閉關沉寂,趙志敬明顯沉穩很多,不負當初的急躁性子。

自己的弟子能夠繼承自己的衣缽,發揚全真教義,這讓他非常欣慰。

「志敬,有什麼事嗎?」王處一和藹道。

「師傅,今年還是由您主持天醫殿的大比考核嗎?」趙志敬問道。

王處一眉頭微微一皺,想起了去年大比時的不快。

「按照以往的規矩,我主持哪一個殿並不確定,需要到時候和你的師伯師叔們再商議。通常情況下,一個人不會兩年連續主持一殿考核。這是為了最大可能的避免不公。」王處一細細的講解。他這是在不經意之間,向趙志敬灌輸整個全真派的規矩。

趙志敬若有所思,片刻之後再次開口:「師傅能否再次主持天醫殿考核。」

王處一眼中閃過一道不悅之色。這個弟子一年來沉穩冷靜不少,怎麼依然還抓著去年的事情不放?他在趙志敬開口之初,就知道趙志敬想要做些什麼。

他索性直接問出來:「我如果堅持,應該沒問題。那麼你想要為師做什麼?」

趙志敬迎著王處一探究的目光,不卑不亢道:「請師父讓我來主持這次考核。」

王處一眉頭深深皺起,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道:「你還要去找那個小道童的麻煩?志敬,你難道就這點兒心胸氣度?」

「師傅想錯了。徒兒不是要去找他麻煩,而是從哪裡跌倒,就要從哪裡爬起來。」趙志敬定定的看著王處一。

「徒兒將來定然要撐起全真派,面臨的挑戰將更加困難。難道徒兒都要逃避?徒兒不僅要面對失敗,還要正面戰勝失敗。」趙志敬定定的看著王處一,眼神堅定。

「徒兒去年心浮氣躁,失了平常心,給師傅丟了臉。今年,弟子要堂堂正正的找回來。」

王處一臉上露出笑意,很是欣慰的看著趙志敬:「志敬說的不錯。從哪裡爬起來,就從哪裡站起來。嗯……此事雖然有些麻煩,不過我答應了,你下去好好準備吧。」

趙志敬躬身行了一禮,倒退出石室。等出了門,轉身之後,趙志敬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他剛才說的話並不是假話,他確實打算堂堂正正的打敗那個小道童。一年閉關,他有那個信心。

但他卻沒說,他其實是想廢了那個小道童。

「就應該摧枯拉朽斬草除根,全真派不就是這麼對改嗎?師傅即使知道了結果,想來也不會怪我。」趙志敬喃喃自語。

全真七子不時行走天下,仗義行俠。不知有多少土匪惡霸,死在劍下。

趙志敬看到了對改態度,狠辣果決,不留情面!

……

當蘇重回到天醫殿,聽說年終大考即將來臨時。他才意識到,又一年過去了。

不知不覺,已經兩年時間。蘇重暗自感嘆。

他現在已經十四歲,可從表面看來,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十四歲的孩童。

儘管面孔稚嫩,但平靜如水的雙眼讓蘇重憑白成熟了幾分。而且那接近一米七的個子,在道童中猶如鶴立雞群。

這是《登天梯》淬鍊之功。

蘇重依舊頂著他那招牌式的憨傻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全調后修鍊法的後遺症,他臉上總是會不由自主的掛著笑意。

難道是笑的太多了,形成了肌肉記憶?蘇重腹誹。

「聽說了嗎,今年咱們天醫殿的比武,是趙志敬師兄主持。」

「趙師兄?他行嗎?去年可是連承平都打不過。」

「打不過承平?!你可別開玩笑了,誰不知道那傢伙又倔又傻,除了吃得多猶如飯桶,就是跑的快堪比兔子。趙師兄還不是吃了不明真相的虧。」

「倒也是,趙師兄好歹是王師叔的親傳大弟子……」

蘇重眼珠轉動,聽著耳中傳來道童的私語。有些疑惑:「趙志敬來主持考核?他又要弄什麼蛾子?」

他可不相信趙志敬會無緣無故的跑來天醫殿主持大比。

巧合?

這世界上可沒那麼多巧合。

蘇重微微皺起眉頭。他從來沒把趙志敬放在眼裡,他不怕對方找他麻煩。

可一旦和趙志敬展開正面衝突,很可能就會暴露他的真實武力。

他雖然貫通了六條經脈,已經算的上江湖二流高手,但他卻依然不想這麼快的去闖蕩江湖。

現階段,悄沒聲息的藏在全真派悶頭練功,儘可能調高實力才是上上之眩

「算了,先不去想他,真不行自動認輸就是。」蘇重可不是第一次裝孫子。他上個世界玩兒潛伏,玩的還挺過癮來著。

依舊是經書背誦,醫術問答這些考核項目。

他早就把天醫殿的書籍全部背了先來,就連醫術也已經被他學的七七八八。混個中等成績,對蘇重來說輕而易舉。

一上午的功夫,三十多個道童和一些新進童子挨個考察完畢。吃過午飯,終於到了比武教技的重頭戲。

果然如傳言一樣,這場考核由趙志敬主持,王處一在旁邊壓陣。

注意到趙志敬的穩重和成熟,蘇重眉毛微挑。

真沒想到,一年不見,趙志敬貌似變了一個人。竟然成長了那麼多。

一個個道童開始一招次序演練劍法。一年過去,有的道童劍法依然沒什麼長進,有的卻已經能共使的似模似樣。

接著便是比武論劍。

不過今年和往常不同,趙志敬從一開始就直接下常挨個和參加考核的道童們切磋,木劍你來我往的同時,不時的指點對方劍法中的不足之處。

親切的笑容,柔和的語氣,一幅古道熱腸大師兄的模樣。

「這還是那個心胸狹窄的趙志敬?」蘇重心裡嘀咕,原劇中的趙志敬可不是這樣的。

很快,輪到了蘇重上常

錢明站在一眾道童之間,滿是憤恨的看著蘇重。去年和蘇重大比的時候,他被磕掉了大門牙。說話漏風口齒不清,被同輩道童笑話了整整一年。他可是記仇的很。

「趙師兄跟著王師叔閉關一年,內功大進,足足打通了四條經脈。你就等著被收拾吧1錢明睜大眼睛瞪著蘇重的背影。

最好也被磕掉兩顆大門牙。不對,磕掉滿嘴牙!

蘇重拿著木劍,一臉憨笑的走上常

「承平師弟好久不見。」

蘇重臉一楊,給了他一個更大的傻笑。

趙志敬溫和笑臉一僵,旋即收拾心情繼續道:「師弟的本事,師兄我是知道的。去年師弟大發神威,師兄輸得不冤。不過今年師兄我做足了準備,還望師弟不吝賜教。」

他說這話不卑不亢,挑明了這次交手就是為了找回去年失利的場子。

一眾本就被趙志敬折服的弟子頓時忍不住心中暗贊。

不愧是趙師兄,心胸開闊光明磊落。

「師兄我打通了腿部兩條經脈,已經能夠施展《金雁功》。師弟再用去年的法子,可能會吃虧。咱們堂堂正正的切磋一下劍法如何?」趙志敬一副我為你好的語氣道。

旁邊王處一不住點頭。這個弟子今年真是成長了太多。

如果趙志敬不說,肯定能夠以輕功出其不意建功。但現在把他會《金雁功》的事情說出來,不佔那點便宜。這讓他非常欣慰。

蘇重一如既往的傻笑。

趙志敬挑了挑眉,眼中閃過一道怒氣,旋即收斂起來。

「既然師弟沒意見,那麼咱們開始吧。」說完單手豎起行了一禮。

接著木劍平平刺出。

這一劍並不快,劍尖點向蘇重右肩頭,可謂中規中矩。

蘇重眼中閃過一道疑惑,難道趙志敬真的改了脾氣不成?

收起憨傻笑容臉上滿是緊張,蘇重急急揮劍格擋,身子不住後退。一副手忙腳亂的樣子。

趙志敬笑道:「師弟這一劍擋的不錯,就是有些慌亂。咱們再來。」

說罷一劍劈向蘇重,依然指向蘇重右手肩膀。

蘇重依然慌亂的格擋趙志敬的木劍。

趙志敬不住點頭,好似讚許。

第三劍再次劈來。

蘇重心裡疑惑更甚。不對埃這趙志敬怎麼會如此毫無作為?

趙志敬看著蘇重依然舉劍格擋,眼中閃過一道猙獰之色。心意轉動內氣灌入右臂,反覆激蕩之下。整個右臂力量猛增數倍!

緩慢落下的木劍陡然加速。

嗚!

一道破空之聲突兀響起。

蘇重登時心中一緊。就知道沒那麼簡單!

平平凡凡的木劍,突然消失在半空,繞過蘇重格擋木劍。猶如毒蛇吐信,劍尖徑直點向蘇重右手拇指。

蘇重忍不住的一寒。

這是要把我的右手拇指廢掉?!

木劍沒有鐵劍的銳利,但在趙志敬內力加持之下,速度猛然增加。一柄平平無奇的木劍,在高速推動下,猶如一柄重鎚。

這一劍如果點中蘇重右手拇指,不會把手指削掉。但決對能夠把骨頭敲碎!

在這個年代,骨頭粉碎,就等於殘廢。

即使救治及時,等傷勢痊癒之後,細碎骨渣長在血肉之中。他只要一動,就會痛徹心扉。整個右手別想發力!

好狠的趙志敬!

沒了拇指如何練劍?這是要廢掉我練武的道路啊!

我就說陰險狠辣的趙志敬為何改了性子,原來在這裡等著我呢!

蘇重眼中閃過一道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