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節暴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節暴露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他和趙志敬的恩怨,已經不是一天兩天。對方有廢了他的心思,蘇重毫不吃驚。

趙志敬之前的一系列作為都是在偽裝,全部是為了能在此時出其不意的廢掉他。

到時他只要稱失手,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即使蘇重喊冤也沒用。

先前的鋪墊,讓所有人都以為他是個寬厚大師兄。大師兄怎麼會處心積慮的害人呢?

雖然手段依然稚嫩,但能在這個年紀,就有這種心思。

該說真不愧是一個重要配角嗎?

趙志敬眼中閃著狠辣之色,木劍速度在他全力催動之下再快一分。伴隨著嗚嗚的低嘯聲,劈向蘇重右手拇指。

蘇重眼睛一眯,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義!

手腕一震,木劍在蘇重的控制下,微不可查的變換了一下方位。

劍尖翹起,直至趙志敬右手!

趙志敬全力運轉內功,一門心思的要打碎蘇重的骨頭。哪裡料到,蘇重木劍竟然擋在了他右手的必經之路上!

他想收手已經來不及,只能滿是驚駭的看著,自己的右手拇指撞上劍尖。

彷彿是被一柄鐵鎚一下子砸中一樣。趙志敬只覺右手一麻,頓時失去知覺。

緊接著,一股痛徹心扉的疼痛襲上心頭。

礙…

扔掉木劍,趙志敬捂住右手,噗通倒在地上。劇烈的疼痛讓他忍不住的打滾!

全真教醫術盛行,每人幾乎都會幾手醫術。趙志敬在恢復理智的第一時間就確定了自己的傷勢。

骨頭碎了?!

一股巨大的絕望之情讓趙志敬臉色蒼白。

右手拇指廢了,就等於不能在練劍了。全真派最有名的就是劍法,不能練劍,豈不是就成了廢人?!

趙志敬的眼睛一瞬間就紅了,死死的瞪向蘇重,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剝!

蘇重臉上帶著茫然,好似被嚇傻了一般愣在原地。

注意到趙志敬殺人一般的目光。心思一動,有些壞壞的對著趙志敬眨了眨眼睛。接著立即恢復了驚慌失措的表情。

趙志敬看的一呆。

眨眼睛?

他是故意的!

憤怒,腦海之中全是憤怒。

他趙志敬被人耍了!

這個承平絕對是故意的!

趙志敬不明白蘇重怎麼會有這種能力,但他看懂了蘇重那戲耍的眼神。

絕望,憤怒,疼痛,強烈的委屈感讓他差點哭出來。

王處一在趙志敬出招的一瞬間就臉色大變。

他練了半輩子的劍法,一眼就看明白了趙志敬的打算。

這是在毀人前途,小小年紀,手段也太狠了些?!

一年閉關趙志敬心性變得沉穩,這讓王處一以為自己看到了全真派未來的希望。

可此時趙志敬的作為,讓他失望透頂。

心胸狹窄,且手段毒辣,這難道就是我王處一的大弟子?

這一瞬間,王處一腦海中閃過無數念頭。

他想要阻止依然來不及。

當聽他到趙志敬慘叫之時,他懵在當場,數息之間滿是茫然。

怎麼回事?

反應過來的王處一一個激靈,兩步來到趙志敬旁邊。伸手按住對方肩膀,一下就把他不停翻滾掙扎的身形止祝

「志敬!志敬!你怎麼了,傷在了哪裡?」情急之下,他已經顧不得之後如何懲罰趙志敬啦。這個弟子和他朝夕相處數年,早就有了深厚的師徒感情。

此時聽著趙志敬凄慘吼叫,他頓時慌了神。

「師傅,我的手廢了!我的手廢了!都是他,都是他!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的1

趙志敬咬牙切齒的瞪著蘇重。

聽到王處一關切的聲音,趙志敬嘶嚎的更加凄慘。

注意到蘇重依然在那裡發獃裝蒜。趙志敬心裡怒火像是淤積起來的火山一般。

疼痛彷彿也在他強烈的憤恨之下顯得微不足道。

看到王處一,他幾乎立即就想到了報復的方法。

哇……

趙志敬眼珠一轉,竟然當眾大哭出來。

「師傅,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的!他就是要廢了我!他這是在斷了您的傳承啊1

趙志敬忍著劇痛,竟然狠心舉起右手。他的大拇指歪斜在手背上,一副軟塌塌模樣。

看到趙志敬凄慘樣子,王處一心頭一震,聽到徒弟竟然被疼的哭出聲,王處一心如刀絞。

他這個徒弟就這麼被人廢了?

他千挑萬選,辛辛苦苦培養數年的徒弟就這麼被人給廢了?!

王處一瞬間就被挑動了無名之火。

「你該死1王處一的臉色陰沉的足夠滴出水來!

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眨眼間出現在蘇重身前,一掌當胸拍向蘇重。

蘇重臉色一變。

王處一竟然敢當眾出手?!

不顧暴露的危險,蘇重內氣猛然灌入雙腿,身形爆退。

王處一右掌拍出的一瞬間,心裡就開始後悔。他就是在怎麼憤怒,也不該拿一個小道童出氣。

可他一掌下去,竟然拍了個空!

這怎麼可能?王處一立時注意到了蘇重快速退卻的身影,臉色不禁一變。

「好輕功!你是誰1

蘇重心有餘悸的盯著王處一,臉色難看。

他真沒想到趙志敬竟然會嚎啕大哭,也沒想到王處一竟然會暴怒出手。

真他娘的是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啊!

不就是眨了下眼睛調戲了他一下嗎?怎麼還給自己惹出了這麼一個大麻煩?

蘇重已經顧不上趙志敬,雙眼緊緊的盯著王處一。

「小小年紀,竟然能夠躲過我全力一掌。看來志敬敗得不冤。說吧,你是誰,你這身武功如何得來,潛伏在全真派中到底有何居心1

王處一厲聲問道。

他在心裡不住暗想,志敬雖然先出手,但他被廢還真有可能是對方故意的!這人難道是別派姦細?

是了,這麼強的武藝卻偏偏偽裝成普通到道童。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難道他是專門來對付我派天才弟子的?!

剛剛被蘇重伸手驚回去的憤怒,再次縈繞心間。尤其聽到身後徒弟不斷的哀嚎之聲,王處一心中怒火更盛。

「不說?沒關係。等我把你擒下,看你說不說1

《金雁功》全力催動,王處一猛地撲向蘇重。

蘇重眼睛眨也不眨,死死的盯著王處一的軌跡。

木劍平平刺出,腳下卻連連發力,身體卻快速後退。

蘇重雖然已經貫通六條經脈,但和王處一這個已經貫通了十條經脈的一流高手相比,差了一大截。和他硬拼,那簡直是找死!

可蘇重在劍法上的造詣,卻遠遠超過王處一,甚至超過整個全真派!

看到迎面而來的劍尖,飛撲在半途的王處一,臉色猛然一變。

蘇重這一刺平平無奇,只不過是最基礎不過的刺劍。

但他卻發現,無論他如何偏轉頭顱,這平平一劍竟然都會刺入他的眼中!

而且在《金雁功》帶來的高速之下,他竟然像是主動撞上去一般!

王處一頓時驚出一身冷汗,急急催動內氣,右腳一跺,身體憑空橫移兩步。

穩住身形,他驚疑不定的看著蘇重。

「你到底是誰1

小小年紀竟然有如此高明的劍法造詣,潛藏在全真派,他這是要幹嘛?!想到自己徒弟的凄慘狀況,他心中越發肯定那個猜測。

他就是為了出其不意,摧毀全真派天才弟子來的!

蘇重面無表情,依舊死死的盯著王處一,不敢有絲毫大意。

王處一牙一咬,不管如何,今天一定要擒住對方!這很可能是一個巨大陰謀!

心裡一狠,他立即拔出腰間長劍。他此時已經顧不得什麼以大欺校他只想趕緊把對方抓住,然後搞明白這裡面到底是怎麼回事!

劍光一閃,大氣磅的《全真劍法》揮灑開來,竟然充滿了濃烈殺機!

劍光如閃電一般劈向蘇重。

蘇重眼中閃過無奈神色,身形快速後退。

他手中拿著的只不過是一柄木劍,如何能夠抵得住青鋼劍的鋒利?

王處一行走天下,身經百戰。戰鬥意識何等敏銳。抓住蘇重退卻的空檔,腳下疾步跨出,竟然幾步之間就追上蘇重欺近身前。

長劍橫削,一下子就把蘇重的木劍削斷。

蘇重臉色大變,顧不得暴露,快速把意識退回破界珠,想要取出青鋼劍。

平日里還沒覺得如何。此刻他才發現,意識退回破界珠,再把破界珠的東西調出來,竟然還需要數息時間?!

戰鬥之中,數息之間完全呆在當場會是什麼下場?

砰!

蘇重像是被大鎚擂中般橫飛出去。王處一在他發獃瞬間,左手狠狠拍在了他的胸口上!

剛剛回到破界珠的蘇重,察覺到自己竟然已經被王處一一掌砸飛,頓時氣的想要罵娘!

王處一影子一樣追著蘇重的飛奔。蘇重剛剛落地,他就已經趕到身前。左手並指,在蘇重全身上下急速點擊數下。這才長長出了一口氣。面色難看的看著昏倒在地的蘇重。

蘇重同樣面色難看的躲在破界珠內,通過玉碑上的三維圖像顯示。

他不僅被拍斷了兩根肋骨,肺部也收到了震傷。一些地方的毛細血管,竟然出現了破裂出血的眼中狀況!

不僅如此,身體經脈的好幾處地方,都已經變成了血紅色的區域。

蘇重知道,這是被點住穴道,堵住了經脈通道的地方。

也就是說,他被人點住穴道,動不了了。看丹田處的猩紅顏色,蘇重知道,即使他恢復行動。他的內力也已經被王處一給封禁住了。

又被人點穴?!

他的前身就是被趙志敬點穴戲弄,才感染風寒而死。

沒想到自己來了,竟然又被王處一給點住了穴道?!

蘇重臉色變得陰沉的可怕。真是一對好師徒啊!

看到王處一點住穴道,不再繼續下手。蘇重不禁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怕對方不分青紅皂白,不經審問直接暴力出手把他廢了呢。

旋即想到自己可能的遭遇,蘇重心情不禁沉重起來。

在他沒有完全成長起來之前,一旦被人制住,後果非常可怕。他很有可能會丟掉性命。

破界珠已經沒有了多餘能量,如果他此時意外身亡,蘇重覺得很可能就會真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