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一節反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節反應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蘇重睜開眼,滿臉陰沉的打量四周。

這是一間石室,正對面有一扇門兩扇窗,其他三面全都是石壁。

他被王處一打傷點穴之後,就被扔進了這裡。

整個房間內,除了他身下的蒲團,再無任何東西。

蘇重翻身坐起,手腳上捆綁的鎖鏈聲嘩啦啦作響。

兩隻手往外掙了掙,發現鎖鏈意外的堅韌。

蘇重臉色越發陰沉。

「這是專門鍛造的鎖具,想靠蠻力掙斷估計很難。王處一還真看得起我。」

蘇重盤膝做好,嘗試著運轉內氣。

丹田內氣翻轉鼓動,但卻被另一股更加強韌的內氣封住去路。嘗試衝擊數次,不僅沒有衝破封禁,反而丹田震蕩險些傷上加傷。

點穴?蘇重眉頭皺起。

這種功夫非常麻煩。而且他還一連兩次中招。這讓他非常惱火。

「以後有功夫一定要把點穴功夫研究透徹。我就不信創造不出一種解穴秘法1

蘇重心中發完狠,開始思量離開這裡的方法。

「首先要去掉手腳上的鎖鏈,再者要衝破王處一內氣封禁,恢復功力。最後,還要成功衝出這間石室。」

抬頭看了看窗戶上的兩道陰影,蘇重就越發覺得處境非常棘手。

窗外站著兩個人,顯然是負責看守他的道士。

他現在的身份和囚犯無異。看守他的人,肯定也會功夫。最起碼也是貫通了四條經脈以上的二流武者。

「事情要一步一步的來,先搞定鎖鏈。」

蘇重舉起雙手,仔細打量鎖鏈。

手腕處有兩個精緻鐵鎖扣合,本身材質堅韌。除了找到神兵利刃,否則只有配套的鑰匙才能打開。

沉思片刻,蘇重突然眉頭一挑,有了主意。

意識回歸破界珠,蘇重把鎖扣的圖像顯示在玉碑之上。

仔細感知掃描片刻,鎖扣的半透明三維圖清晰的顯示在了玉碑上。

「有了透視圖像指引,想要開鎖簡直太簡單。」蘇重振奮的想到。

破界珠還能這麼用?那豈不是說,我無師自通,直接就成了開鎖大師?

這大概是蘇重被抓之後,最好的消息了。

房間內空無一物,但破界珠內卻被蘇重收進來不少物件。

找出一柄分裝藥材的細柄銅勺,把勺子掰掉,只留下火柴棍粗細的勺柄,蘇重開始了開鎖大業。

意識在破界珠內操控,對著半透明的三維圖操作。

沒幾下,啪的一聲,左手上的鎖扣就被他撬開。再接再厲,不一會兒,雙手雙腳的鎖鏈都被他撬了開來。

蘇重看著地上的鎖鏈想了一會兒,又把鎖鏈重新扣在了手腳上,只不過並未上鎖。

沒有完全之策前,還是不要過早的暴露為好。

「第一步完成。下面就是處理點穴問題。」

蘇重閉目再次進入破界珠,他把自己身體模型放在玉碑上,仔仔細細的查看三維掃描模型。

「經脈被外來能量堵塞,除非外力干擾,否則很難打破。」蘇重盯著丹田處的血紅顏色愁眉不展。

王處一點穴手法非常高明。內力灌入蘇重體內,封堵經脈。

他能夠行動如常,但想要運使內力,千難萬難。

難道靠我自己去一點點消磨這股外來內力?蘇重搖搖頭否決了這個想法。

「即使這種方法行得通,也需要很久才行。估計我破除一半,王處一就會再次來給我施加封禁。」

他不相信身為點穴之人的王處一,不知道這種法子。

蘇重把玉碑上的模型放大,看著丹田周圍的經脈發獃。

這是什麼東西?

一團細小的線條突然引起了蘇重的注意。

丹田周圍何時有了這種東西?

蘇重忍不住心裡一驚,他立即把掃描模型再次放大。

這是……這是經脈?!

蘇重一怔,他急忙把圖像左右移動。竟然發現,除了那些主幹經脈之外,丹田周圍竟然分佈著密密麻麻細的小經脈!

如果說主幹經脈是河流,那這些細小經脈就是溪流。它們同樣連通這全身各處。

「如果繞過被堵塞的主幹經脈,把內力從這些小經脈裡面運出去,豈不是同樣解決了內力無法走出丹田的問題?1蘇重心中一震。

到了那時,點穴豈不就和不點無異?!

再次觀察良久,蘇重果然發現,全身上下愛布滿了無數細小經脈。

就像是大樹根須上延伸出來的無數小根須。

「不錯,此路不通,我就再開一路。點穴封禁不攻自破1

蘇重眼睛眯起,精光閃動,幹了!

……

王處一坐在蒲團上,面色陰沉,眼中帶著沉痛之色。

「志敬右手拇指骨骼盡碎,已經確定無法恢復。斷指留著以後是累贅,還可能會引發其他病症。我已經做主,把他的給拇指斬掉了。」

丘處機臉色通紅,眼中滿是義憤之色。

「那小賊潛藏在我全真教,鐵定不安好心,我這就去把他廢了,給師侄報仇1

譚處端不悅的看了丘處機一眼,低聲斥道:「師弟,你怎麼還是如此魯莽。大師兄讓你克己制怒,你難道都忘了1

丘處機瞪著譚處端反駁道:「師兄,你教我怎麼制怒?志敬是師弟大弟子,未來就是我們全真派的頂樑柱。被這個來歷不明的童子廢掉武道,難道我就不該怒?要我說,廢掉他武功都是輕的。這等潛藏我派,包藏禍心之徒,殺掉才最好1

劉處玄坐在譚處端旁邊,看到丘處機情緒激烈,趕緊朝著師兄擺擺手:「好了,好了,師兄。丘師弟也是一時激憤,心直口快。他能夠在這裡說出來,而不是直接去做,已經在剋制自己了。師兄也就不要苛責。」

譚處端看著梗著脖子的丘處機,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你還梗著脖子跟我。王師弟都沒說話,你在這裡蹦躂什麼。而且現在重要的是搞清楚那個承平的身份。你殺一個承平容易,可偌大全真派,到底還有多少個承平你可知曉?草草動手隱患不除,以後出了事如何辦?」

劉處玄也趕緊開口安撫丘處機:「師弟,大師兄不在,我們更要小心謹慎。如果等師兄回來,發現派中一片混亂,可就是你我的罪過啦。」

丘處機素來敬重馬鈺,聽聞此話,緩緩收起心中怒火:「那師兄說怎麼辦?」

劉處玄眯眼想了半晌,和譚處端對視一眼,都看出了雙方眼中的難色。

「一個承平自然不是什麼大事,就怕他背後人什麼勢力陰謀。如何處理,我們不能輕易下定論埃這事情估計志敬要受些委屈,需等我們查明事情真相,才能給他一個說法。王師弟,這件事還要你擔待。」

譚處端臉上帶著歉然,對王處一道。

「師弟任憑師兄吩咐就是。」王處一沉聲道。他雖然心急趙志敬,想要儘快懲處對方。但此事已經涉及到全真教安危,他知道不能急躁。

丘處機臉上滿是煩躁:「我現在就去審問他。幾下分筋錯骨手下去,我不信他不說。」

看到譚處端眉頭皺起,又要訓斥丘處機,劉處玄立即開口:「師弟,不能魯莽。越是危機時刻,越要鎮定。如果真有什麼陰謀,現在著急的也不應該是我們。」

孫不二在下面聽了半天,此時開口道:「師兄的意思是以靜制動?」

劉處玄微笑點頭:「不錯,我們把承平關入山頂石室。如果他有同夥,必然會設法營救或者滅口。到那時,主動的就是我們了。」

孫不二點點頭表示知道,接著又恨聲道:「如果抓住這背後之人,定然要他好看,只是苦了志敬這孩子。」

王處一坐在蒲團上,陰沉著臉不說話。

今天的變故太大,趙志敬被廢了大拇指。以後只能練習左手劍或者練習掌法。

但想要有所成就,這兩者都不是那麼容易。資質悟性不夠,根本就不可能有什麼大成就。

趙志敬資質不錯,悟性也挺好,但心性卻差了不少。沒有足夠的耐性。

此時受到如此大的打擊,還不知道會不會一蹶不振。

王處一對自己徒弟的未來擔憂非常,每每想到這裡就對那個叫承平的道童痛恨不已。

「等到查明真相,我定然要明正典刑親手廢了他1

……

趙志敬躺在床上,雙眼無神的看著房頂。

他臉色蒼白,手指傳來的一股股疼痛讓他忍不住的皺眉。

「完了,全完了。」趙志敬無意識的喃喃自語。

他本就打算敲碎蘇重的右手拇指,心裡非常清楚這種傷勢的後果。

「都是那個該死的承平1趙志敬臉色陡然變得猙獰。

雙手仍不住的攥緊拳頭。扯動傷口,劇烈的疼痛襲來,讓他忍不住的慘叫出聲。

「不能就這麼完了1趙志敬低聲怒吼。

他已經從師父口中得知,全真派暫時不會處理蘇重。要等查清楚之後在做處罰。

趙志敬無法接受這種安排。

「我可是全真派核心弟子啊1這一刻他對王處一生出了怨恨之情。

難道因為拇指被廢,所以失去了培養價值?就連師傅也不要我啦?

趙志敬心裡一陣慌亂。

難道就不能報仇啦?

不行!絕對不行!

趙志敬猛然翻身坐起,雙眼布滿血絲,咬牙切齒。

「我要讓他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