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二節報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節報復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小心翼翼的控制著內氣。

這和剛才的開鎖不一樣,可以拿根小棍隨便捅。

一旦出現意外,立即就是個經脈損毀身受重傷的下常

玉碑上,密密麻麻的細小經脈印入蘇重眼帘。

這些經脈四通八達,通往全身各處。但和他的主幹經脈一樣,它們並未被內氣所貫通。

想要讓內氣流入細小經脈,就必須先將其打通。

時間緊急,他沒辦法把細小經脈全部打通,只能挑出八條,作為主要貫通目標。

這些經脈都有一個共同特點——短。都是繞過內力封禁的最短路線。

內氣在蘇重控制下,化作頭髮絲一樣的線條,在其中蝸牛般緩慢爬行。只是打通一條經脈,他就已經累得滿頭大汗。

和十二正經相比,蘇重發現,貫通這些細小經脈的強度並不大。難就難在內氣的精細控制。

「怪不得越是高深的內功越容易走火入魔。」蘇重心中升起一股明悟。

普通內功大多在十二正經當中打轉。可頂級內功,總有些神異之處,這就涉及到遍布全身的細小經脈。

打通細小經脈之時需要極其強悍的內其控制力。內氣的控制力,往往和精神力成正比。精神力則和心境狀態息息相關。

正因為這關係,越是頂級的內功,對心境的要求越高。

「先天功修鍊苛刻,全真七子無一人練成。反倒一燈這個和尚能夠修鍊,是不是也是內氣控制的原因?」蘇重心中忽然閃過這個念頭。

接著便將其拋之腦後。當務之急是早早解開王處一的點穴封禁。

有了第一條經脈的經驗,加上蘇重精神本就強大,不一會兒,他就再次打通一條細小經脈。

蘇重心中振奮,繼續努力。

三條。

四條。

……

八條!

蘇重渾身一震,一股久違的暖流從丹田之內流出,鑽入十二正經之中。

「還沒完,這隻不過是把內力從丹田中導出。下一步要繞過四肢的封堵。」蘇重暗自道。

王處一在他身上一共下了五道內力。分別封住了他的四肢和丹田處的內氣通路。

不過有了丹田處繞路的經驗,蘇重信心十足。

這次他在封禁之處,各自挑選兩條小經脈。

蘇重心無旁騖,意識在破界珠內,一門心思的操控內氣鑽洞。等他全部完成之時,已經是深夜時分。

內氣在全身巡行一遍,蘇重仔細感知。

「速度慢了一些,畢竟不是十二正經,太過細校不過能夠讓內氣流通全身,就已經能夠發揮出大部分實力。」

握了握拳頭,蘇重抬頭盯著窗戶。

房間之內漆黑,外面卻月朗星希銀白月光照在窗戶上,兩道人形陰影讓蘇重眉頭微微皺起。

能夠來看守他,肯定身具武力。且本身就在防備著他逃跑。強行衝擊顯然是愚蠢的行為。

「不能力敵,只能智齲」蘇重暗道。

注意到堆積在破界珠內的各色藥材,蘇重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既然武功不能打敗你們,那就用迷香葯翻你們!

他突然覺得,當初自己選擇學醫,真是太明智了。

……

月光光照大地,終南山上一片寂靜。

一條狹窄山道上,兩個身影走走停停,慢慢的向山頂移動。

「師兄,您是不是再考慮一下埃這麼大的事情,師叔他們自由決斷。我們擅自行動,是不是……是不是不太好?」錢明小心翼翼的對身前的趙志敬道。

趙志敬停下腳步,回頭惡狠狠的看著錢明,厲聲喝道「怎麼,師兄讓你做點兒事,你就為難了?不想干?1

錢明被趙志敬大吼嚇了一跳,撥浪鼓似的搖頭,急聲道:「師弟不敢!師弟不敢!師兄,咱能不能小點兒聲。要是被巡邏弟子發現,那就完蛋了1

趙志敬臉色蒼白,雙眼布滿血絲。在月光照射之下,顯得越發猙獰。

錢明被他瞪的心裡發毛,忍不住的縮了縮脖子。

「是不是看我被廢,以後沒了前途,連你都敢笑話我?」趙志敬不依不撓:「告訴你,就是我成了廢人,依然是內門核心弟子1

錢明忙不迭的點頭:「是是是!師兄乃是王師叔座下大弟子,日後前途無量。能為師兄辦事,是錢明的福氣。」

心裡卻忍不住的嘀咕。前途無量?沒了武功,我看是無亮還差不多。

趙志敬深呼幾口氣,平復下激動的情緒。臉上露出笑容:「師弟且放寬心。承平把我害的這麼苦,說什麼都要打他一頓出氣。奈何我身受重傷,手腳不利索。萬一反被他打了,可就難看了。師弟也不需做什麼,到時候將其制住即可,師兄親自出手教訓他。」

儘管心中不想摻和這其中,但錢明卻無法拒絕趙志敬的支使。心裡發愁,卻也只能挺起胸膛,裝作豪爽道:「任憑師兄吩咐。」

趙志敬臉上笑容更盛:「好,不愧是我的好師弟。這件事情我一人承擔下來就是。只不過是打他一頓,師傅即使知道也不會怪罪我。有我在前面頂著,你還怕什麼。」

錢明眼珠子轉動,卻不把趙志敬的話當真。

趙志敬會擔責任?錢明不相信。這件事鐵定要放在他頭上。不過就像趙志敬說的一樣。不過打一個來歷不明的小道童一頓而已。即使被罰,能重到哪裡去?

錢明怪趙志敬拉他下水,一邊心裡罵娘,一邊又不得不裝作感激的樣子給他行禮。「多謝師兄照拂。」

「師弟不必客氣,我們動作快些。別讓巡邏弟子發現了端倪。」趙志敬說完,讓開道路,讓錢明先行。

錢明心裡越發苦,現在跑都跑不了了,只能硬著頭皮往山頂走。

趙志敬臉上依然掛著笑。只是雙眼血紅,在漆黑的夜裡,這笑容越發詭異。

「打一頓?」趙志敬心裡怪笑一聲。

打一頓怎麼夠,他是來殺人的!

「一個小小道童都敢在心裡笑話我,真當我不知道?不要怪我拿你當替罪羊,誰讓你和承平有過節呢?」抬頭看了看畏畏縮縮的錢明,臉上神情越發猙獰詭異。

兩人順著山道很快就來到山頂。

趙志敬在這裡閉關近一年,自然輕車熟路。

「誰1一聲斷喝陡然響起。

錢明嚇的一哆嗦,差點兒掉頭就跑。

趙志敬連忙上前兩步,推了一把急急倒退的錢明。抱拳行禮道:「兩位師兄有禮,是我,趙志敬。」

兩個守門道士接著月光仔細打量,發現果然不是敵人,臉色緩和不少:「原來是趙師弟。師弟深夜來此,不知有何事?」

趙志敬來之前早就想好了說辭,肅然道:「兩位師兄,師傅有急事召喚。讓我過來照看一會兒。」

兩個守門道士對視一眼,臉上滿是疑惑。大半夜召集他們,難道派中出了什麼變故?

趙志敬乃是王處一大弟子,兩人對此話不疑有他:「既然如此,麻煩師弟了。我二人這就前去。」

單手行了一禮,兩人匆匆下山而去。

趙志敬站在山路邊松樹旁,看著兩道黑影確實下山,這才拽著錢明來到石室門口。

左手入懷,掏出一把鑰匙。他在此地閉關這麼長時間,自然有此地的房門鑰匙。

嚓一聲把銅鎖打開,一腳踹開門,拉著錢明走了進去。

……

兩個守門都是從山上急速奔下。

其中一人不禁好奇道:「不知師叔喚我們何事?不是說好了讓我們在此地看守,注意異動的嗎?」

另一人卻臉上帶著怪異的笑容:「我看這不是師叔召喚。而是被那位趙師弟給騙了。」

「哦!原來如此。看來他這是不甘心,想要去教訓對方埃」那人經同伴提醒,一臉恍悟。接著問道:「我們還去不去面見師叔?」

「去!為什麼不去。如果師叔真有事怎麼辦。」另一人翻了個白眼。

「這事不歸我們管。即使被騙了也沒什麼大不了。我們照章辦事,頂多是個輕信人言的過錯。到時候真出了事,也怪罪不到我們身上。」

「有禮。師叔召喚,自當速速前去。」

「呵!不錯1

……

踹開房門,趙志敬大踏步走入石室。一眼就看到了盤膝坐在蒲團上的蘇重。

「嘿!小雜種,你倒是真沉得住氣1趙志敬冷笑道:「錢明,制住他。」

錢明心中百百般不願,但也無法,只能走到蘇重身後,準備把他抱住,控制蘇重的行動能力。

蘇重意識回歸本體,睜開眼睛看著一臉猙獰的趙志敬好笑道:「你來找我報仇?還想著打碎我的手指頭?」

他正在破界珠內辛苦調製迷香,想著法子要把門口兩個道士迷倒,沒想到趙志敬竟然主動出現,把兩人引走。

這豈不是天賜良機!

雙眼猛然瞪向走過來的錢明。他可不想被一個大男人抱祝

錢明迎上蘇重目光,感覺像是兩柄利劍像他刺來一般,心裡忍不住的發虛,不由自主的停住腳步。

趙志敬看的雙目噴火:「廢物!一點兒小事都辦不好,留你何用。」

說罷從懷中摸出一把匕首,一刀狠狠的扎入錢明后心。

錢明雙眼驀地大睜,噗通一聲倒在地上,臉上滿是不可思議。他怎麼也沒想到,趙志敬竟然會突施辣手。不是來打人的嗎?怎麼動上了刀子?

蘇重收起臉上笑容,皺著眉頭看著趙志敬:「看來是我想錯了,你是來殺我的。你就不怕門規懲罰?」

趙志敬惡狠狠的瞪著蘇重:「懲罰?為什麼懲罰?你殺掉錢明想要逃跑,被我一刀刺死,我有功無過,何來懲罰1

蘇重滿是驚奇的看著趙志敬:「真是好心思!這錢明死的可真是冤枉。他跟你來這裡,幫你報仇,卻不知道早就成了你的替死鬼。」

「冤枉?一點都不冤枉。小小一個道童,竟然敢看不起我!他該死!你更該死1趙志敬突然發瘋似的大聲吼道。

狠狠的喘息片刻之後,趙志敬竟然回復了平靜,臉上甚至掛上了笑容。

「放心,我很快就會送你去見他。兩人一塊走黃泉,不寂寞。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