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三節判出全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節判出全真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重陽大殿內。

全真七子,除了馬鈺不在派中之外,其他六人全都在殿中打坐入定。

為了防止派中出亂子,六人決定一起坐鎮重陽宮。一旦發生變故,也好應對。

這時,兩名青年道士走入大殿,恭敬行禮之後,轉頭看向王處一。

「王師叔,弟子來了,不知有何事吩咐。」

王處一滿臉的莫名其妙:「我沒讓你們來啊?」

兩個弟子對視一眼,一臉果然如此的無奈表情。看來他們是真被那位趙師弟給騙了。

「師叔,不是您讓趙師弟召喚我們的嗎?」其中一人不得不硬著頭皮裝糊塗。

王處一疑惑更甚:「志敬?他不是在養傷嗎?我沒吩咐他辦什麼事情啊?」

譚處端眉頭微微皺起,心裡一想就大體猜到了怎麼回事,開口道「你二人把事情經過詳細說一遍。」

兩人不敢怠慢,老實交代。

全真七子都是聰明人,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竅。

王處一滿是羞愧對譚處端道:「師兄,都是師弟教導無方。這才讓志敬不顧門規,私自前去報復。請師兄責罰。」

他此時也想起來,自己的徒弟心性本就不太穩定。此時右手被廢,經受這種重大變故,私自報仇也不是不可能。

之前心痛於弟子遭遇,王處一沒細想。此時事情出了變故,他突然記起了趙志敬比武時的招式。眉頭不自禁的皺起。雖然不想承認,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大弟子確實心胸不寬,且行事有些偏激。

不會出什麼亂子吧?王處一心中突然惴惴。

丘處機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的道:「這小子還是個急性子?難道我們作師伯師叔的會虧待他?等事情調查清楚,自然會為他出氣。還用得著親自去打人?」

注意到譚處端皺眉不語,丘處機不想自己師侄受罰,開脫道:「師兄。沒什麼大不了的。那小賊本來就來歷不明,被志敬打一頓也沒什麼。志敬受了那麼大的委屈,難道還不能出口氣?」

譚處端眉頭卻皺的更深,他不理丘處機,反而盯著那兩個青年道:「你說,志敬和另一個弟子一起去的山頂?」

丘處機見譚處端不依不撓,頓時有些不悅:「師兄,志敬可也是你的師侄。怎能如此鐵石心腸。師妹你說是不是。」一邊說,一邊轉頭看向孫不二。

她是全真七子中唯一女性。且他本是大師兄俗家妻子,在幾人中地位非常特殊。丘處機這才拉上她為趙志敬求情。

孫不二自己無有子嗣,對幾個核心弟子尤其關心。丘處機的話,頓時讓她忍不住的點頭。

譚處端卻面色一變,對丘處機呵斥道:「你難道沒聽清楚嗎。有兩個人去見那承平。志敬自然沒問題,但另一個人呢!你有沒有想過,很可能就是那個人鼓動志敬前去報仇,而實際卻是去滅口1

「不好,志敬危險了1王處一臉色頓時一變,忍不住道。

丘處機臉色瞬間變得難看無比。身形從蒲團之上彈起,腳下點地,閃電一般掠出重陽大殿。

王處一擔心弟子安危,緊跟丘處機飛身出殿。

……

蘇重收起面上表情,平靜的看著趙志敬:「你確定能殺的掉我?」

趙志敬輕笑一聲,搖搖頭道:「到了這時,想要動搖我的心智已經不可能。我從師父那裡得知,你竟然已經通了六條經脈。不得不說,你確實是個天才。可你現在被封住了內力,天才有什麼用?」

掃了一眼趴在地上抽搐不已的錢明一眼:「本來還想好好整治你一番,可惜時間太緊,便宜你了。去死吧1

趙志敬猛的撲向蘇重,左手中匕首帶著錢明未乾的血跡,狠狠的刺向蘇重胸口。

快了快了!只要這匕首刺入胸膛,自己大仇就能報了。

趙志敬臉上的平靜早就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瘋狂!

蘇重冷冷一笑,突兀的,一柄鐵劍出現在蘇重雙膝之上。

鏘!

長劍出鞘,蘇重身形消失在原地。

漆黑的房間內陡然亮起一抹劍光。

趙志敬幾乎以為自己眼花,他眼睜睜的鐵劍突兀出現,看著蘇重手腳間的鐵鏈自然脫落,看著那一抹一亮劍光向自己飛來。

噗嗤!

一聲輕響,趙志敬脖頸上憑空出現一道細細傷痕。

他扔掉匕首,不顧手上傷勢疼痛,死命的捂著脖子。但卻無濟於事,血液不要命的往外流,彷彿在不斷抽走他的生命。

趙志敬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哪裡來的劍?他不是已經被師傅點住穴道了嗎?還有那鐵鏈,為何鐵鏈竟會自己打開?

他有太多的疑問,但卻只能無力的撲到在地。

蘇重身形陡然出現在門口。

叮叮叮……

一片鎖鏈落地之聲響起。蘇重回頭看向趙志敬。

血液在他身下擴散成一片黑色陰影,趙志敬眼中帶著不甘,緩緩失去了生息。

「咱們之間的因果,今日算是徹底了結。」蘇重漠然道。

他的前身承平,可就是間接死在趙志敬手下。

轉身快步走出石室。他殺了趙志敬,和全真教徹底反目,留在這裡,只有死路一條。

蘇重明白,他必須儘快逃離。

銀亮的月光,照的山路石階雪白一片。山道兩邊是陡峭山坡,只有通過這一條路,走到半山腰處,才有辦法轉換方向。

蘇重沿著山道發足狂奔,他可不想被堵死在這條小徑上。

耳邊風聲呼嘯而過,蘇重奔跑之餘,順便把剛剛配置好的強力迷藥散拿出來揣進懷裡。

他身上一直佩戴者葯囊,以前是為了用熏香練功。現在則是為了提神。相當於強力迷藥的解藥,不至於使用之時傷人傷己。

右手裡僅僅的攥著長劍。臨戰之際,想要從破界珠內取劍,太浪費時間。蘇重吃了一次虧,怎會記不住?

兩邊的景色似乎化作了條條黑線,山腰平台在他眼中急劇擴大。只要跑到那裡,立即調轉方向,就可直入深山。

他這一年之中,幾乎大半時間都是在終南山中修鍊輕功。一入山林就是真正的龍歸大海。

不等他鬆一口氣,一道人形黑影大鳥一般竄上山腰平台。

蘇重心中一緊,雙眼死死的盯著那個滿面怒容的中年道士。

今夜月光明亮,恍若白晝,蘇重一眼就看清了對方的面貌。

丘處機!

這可是個江湖一流高手啊!

一旦被丘處機堵住山腰路口,他要麼跳下近乎直角的陡峭山坡,要麼就直面丘處機。

對方氣息洶湧磅,就像是爆發的山洪,呼啦啦的往山頂瀰漫。蘇重眼睛驟然一縮。他經歷過無數戰鬥,一眼就能看明白對方深淺。這是一個身經百戰,殺氣濃烈的高手!

之前三個世界,任何一個蘇重都能把丘處機轟殺成渣。但現在的他還是一隻剛剛出殼的小雞仔。一旦他疏忽大意,定然會殞命當常

在他沒有達到頂峰之前,他如果死了,那就是真的死!蘇重歷經三個世界,早就有這個猜測。儘管這只是猜測,但蘇重不想把自己的命去賭。

眼睛死死的盯住丘處機,蘇重一抖手中長劍,劍尖斜斜指向地面。身體前傾,像是一頭獵豹一般,向著丘處機猛然衝去。

這一劍,非生既死!

丘處機跳上平台的瞬間,立即就發現了山路上狂奔而下的蘇重。

他眼睛驟然一縮,這不是師侄!

志敬被害了!

丘處機心中怒火騰的燃燒起來。

好大的膽子!

竟然敢在全真教內殺戮核心弟子。他有種被人蔑視了的恥辱感。

自從王重陽榮登天下第一,從來沒有敢掃全真派的面子。

有多久了?是不是多年未立威,人們忘了全真派的劍是否鋒利?

丘處機尚武好勝,行走江湖,不知道有多少惡人死在他劍下。但說一句「殺人盈野」一點頭都不為過。

他此時怒火中燒,但多年的戰鬥經驗卻讓他心如止水。

丘處機牢牢的站在石階小徑路口,死死的堵住去路。面對鬼魅般衝來的蘇重,想也不想,手腕一抖長劍自下而上,驟然撩出!猛烈的殺氣洶湧而去。

蘇重直覺一股駭人氣勢迎面撲來,心中不由一緊,真不愧是丘處機。

腳下發力,身形左右晃動,帶出一片殘影,竟然詭異無比的躲過了丘處機的長劍!

速度絲毫不減,長劍一震,像是毒蛇抬頭陡然彈起,劍尖顫抖,利箭一般射向丘處機雙眼。

怎麼可能!

丘處機心頭一驚,志在必得的一劍竟然被輕易躲過?這小小道童,如何有這等輕功!

不等他想明白,雪白劍光已然印如雙眼。

不好!

內氣翻滾入雙腿之中,丘處機身形爆退。這一劍如靈蛇吐信,丘處機竟然拿生出了擋無可擋,只能後退的感覺。

蘇重要的就是逼退丘處機,以他現在的修為和丘處機大,根本就沒有獲勝的可能。

沒有強大內力的支撐,蘇重在力量速度上差了太多。

不理丘處機,蘇重腳下狠狠一蹬。直衝而下的身影,驟然改變方向,滑過近乎一個直角,快速的射向平台左方的山林。

巨大的慣性,讓他右腳承受這前所未有的壓力。噗嗤一聲,鞋子竟然生生被這巨力撕扯成碎片!

丘處機臉色一變,不好,這小賊要跑!

想也不想,丘處機全身勁力勃發。彷彿後退的速度,猛然轉化成了前進的速度一般。後退的身影戛然而止,如離弦之箭射向蘇重。

「哪裡跑1

一聲大喝,長劍狠狠斬出。

噗嗤!

一道鮮血飆射而出。這迅猛一劍砍在蘇重肩頭,竟然在其後背之上,拉出一條從肩頭道腰間的長長血口!

蘇重悶哼一聲,眼中閃過一道狠色,根本就不理會身後傷勢。速度不減反增,以更快的速度撲入山林。

伸手入懷,抓出迷藥狠狠拋向身後。長劍向後一甩,精準的點中包裹迷藥的紙包。紙包立即就被切成碎片。

灰色粉末隨風而散,丘處機一頭扎進迷煙之中。

毒藥!

丘處機當機立斷,閉住呼吸,可他依然吸入了數口粉末。此時閉吸已經晚了,頭一暈,丘處機直覺雙眼世界晃動。

好強的毒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