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四節大山深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節大山深處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丘處機不敢怠慢,以手捂住口鼻。身形一滯后,腳下再次發力,快速衝過藥粉覆蓋的範圍。

只是他小瞧了蘇重迷藥的威力。

蘇重為了成功逃離,專門找了一種藥效快速的迷藥配方。不需口服,只要稍稍吸入一點兒,立即就會發作。

丘處機正面撞入藥粉之內,接連吸入好幾口,剛剛衝出藥粉範圍,雙眼便開始發黑。

抬眼找尋蘇重身影,卻發現遠處竟有兩個黑影不斷躍動。他的視覺已經有了重影。

丘處機不知是迷藥,只以為毒性猛烈。滿腔怒火頓時被一盆冰水澆滅乾淨,他不敢大意,立即盤膝坐下,運轉內氣準備逼毒。

王處一心急弟子安危,沿著山道全力狂奔。

只是他的功夫比丘處機還是差了些。本就啟動慢了一步,等他開始爬山的時候,只能看到遠處的一點黑影。

加上夜間光線暗淡,他很快就失去了丘處機的蹤跡。等到飛身躍上山腰平台的時候,丘處機已經追著蘇重沒入山林。

王處一腳下不停,一路跑到山頂,沖入石室,一眼就看到了撲到在地的兩具屍體。

嗡!

王處一腦袋一暈,身子忍不住的一晃。

志敬!

俯身抱起趙志敬的身體,勃頸處已經不再冒血。大睜的眼睛充滿不甘。竟是死不瞑目。

王處一心中痛如刀絞。

自己潛心培養了數年的大弟子,竟然就這麼沒了?

「小畜生!我一定要殺了你1王處一小心翼翼的擺放好趙志敬的屍體。立即離開山頂石室,沿著石階奔到山腰平台處。

四處打量一番,很快找到蘇重和丘處機的交手痕。沿著兩人留下的蹤跡,快速沒入林中。

只是他還沒跑多遠,就感覺頭腦發昏,勉強扶著樹榦站定,馬上就看到了不遠處盤膝而坐的丘處機。

毒?!

王處一心頭怒火中燒,根本就不管是否中毒,內氣在丹田中翻滾,腳下展開《金雁功》,繼續追擊。

趙志敬跟隨他多年,看著他慢慢長到現在,就和自己的子侄差不多。

這種師徒傳人之間的感情,甚至比親生父子情都要濃烈。

趙志敬死了,他怎能不怒!

可只是飄出十多米,王處一就噗通一下栽倒在地。

掙扎幾下,竟然沒能爬起來。

蘇重的迷藥可不是那麼簡單,不僅發作迅猛,作用力還非常持久!

王處一正是中了殘留在空氣中的迷藥。他不動還好,猛烈運動,氣血流轉加快,暈的更快更徹底!

整個重陽宮像是一頭被驚醒了的猛獸,漆黑的夜晚被四處的火把照射的通明。

全真派內門核心弟子,竟死在自己派中?!這足夠引起全真派劇烈震動。

……

太陽正中,蘇重從昏迷中醒來。

睜開眼睛,頓時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周圍是稀疏的樹林,地面上覆蓋著一層厚厚的樹葉。在距離他七八米遠的地方,竟然有五隻野狼蹲在地上。

幽冷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蘇重,讓他忍不住的出了一頭冷汗。

轉了轉頭,背部卻突然傳來一陣劇痛。忍著疼痛,蘇重慢慢坐起。只是這一個小小動作,就讓他額頭布滿汗珠。

「丘處機好狠的劍。等有機會,一定要找回來。」蘇重惡狠狠的想著。

整個後背不時傳來火辣辣了的灼痛,傷口周圍卻一片麻木,就像不是他自己的一樣。

轉頭看了看四周,以他為中心,有一個半徑大約七八米的詭異地帶。

三條毒蛇,數條蜈蚣,甚至還有兩頭灰毛野狼,赫然趴在這片區域中。

蘇重咧嘴一笑:「這迷藥的效果不錯。」

昨晚他不管不顧,沖入山林深處。在身體支撐不住的最後關頭,把身上剩下的迷藥都撒了出去。之後意識便被迫縮回破界珠,無法主持身體。

蘇重知道這是身體損傷過重,無法支撐意識。足足躺了大半天,知道此時才緩緩醒來。

看著不遠處因為他的動作,變得躁動不安的野狼。蘇重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

「幸虧在身周撒了迷藥。要不然,只是這些毒蛇蜈蚣就足夠要了我的命。更何況還有這一群山中野狼。」

想到自己差點兒被野狼生生啃掉。蘇重就一陣陣的后怕。真這麼死了,可就太冤枉了。

得想法子把這些野狼趕走。蘇重若有所思。

忍著疼痛,伸手從地上摸起幾塊拇指肚大小石塊。

手腕一抖。

嗖!

一粒石塊划著拋物線飛出,不快不慢,但卻精準的打中了一頭野狼的鼻頭。

嗷……

伴隨著凄慘叫聲,那頭被擊中野狼,頓時在原地又跳又叫起來。

有門!

手腕連震,飛蝗石一粒粒被擲出。

他現在身受重傷,失血過多,力氣不大,但勝在精準。每一下都能打在野狼鼻頭脆弱處。

一通猛打,這些野狼終於受不住雙眼鼻頭的酸澀,一陣狼嚎之後,紛紛竄入遠處密林消失不見。

如果不是他氣力不濟,沒把握把這些野狼快速射殺。蘇重早就拿出破界珠內的飛刀,把這些灰狼放倒。

為了防止見血引起這些野狼的野性,他只能用這種折中手段驅趕野狼。

便宜你們了。手裡山下惦著幾顆石塊。蘇重瞪了一眼野狼逃跑的方向。

接著不壞好意的看向被迷暈過去的兩頭狼,這可是他未來數天的口糧。

嘶……太他媽疼了!

驟然的劇痛讓蘇重直咧嘴。沒想到只是動了幾下,就如此疼痛。

不行,得趕緊把傷給處理了,感染了可就麻煩了。

蘇重閉目從破界珠內取出調製好的藥膏。這是他忙活了大半夜的成果。他早就做好了自救的準備。

伸手把破爛的上衣扯下來,後背的衣服已經被凝固的血液粘合在皮膚上。撕扯之下,牽動傷口,疼的他額頭青筋直冒!

咬咬牙,蘇重忍了。

等練好了武功,一定要去算賬!

廢了好大功夫,才把藥膏抹好。蘇重努力控制著傷口附近的肌肉,讓傷口收縮起來。沒辦法,現在可沒針線縫合。

好在他精神力強大,這種收縮肌肉的本事雖然耗費精神,但也能支撐。

又在原地休息了一會兒,恢復力些力氣。蘇重緩緩站起身,走到不遠處野狼旁邊。兩劍把野狼殺死,蘇重這次鬆一口氣。

這裡不能久留,必須儘快找個地方隱藏起來。

把野狼屍體和三條死蛇扔進破界珠,蘇重拄著長劍,緩緩走入密林之中。

……

半個月後,蘇重身形快速的在樹林中穿梭。手腳不時在樹榦草木上抓拍,捲起一片樹葉草葉。

飛奔之中,蘇重右手猛然一甩。

嗖!

一道銀亮光芒飛射而出。

噗嗤!

一隻山雞頓時撲倒在地,翻滾出數步之後,掙扎幾下歸於沉寂。

蘇重快步上前,提起山雞,拔出飛刀。頗為滿意自己的收穫。

不錯,終於可以換換口味了。

這半月以來,他傷勢不輕,根本不敢動手打獵。只能依靠山間野果和那兩頭野狼肉充饑。

野狼肉柴,吃的蘇重只倒胃口。

今天,背部傷口在他的膏藥和氣血孕養下,終於勉強結巴。他便忍不住出來換換口味。

提著野雞往回走,蘇重不斷左右打量。不時停下來,從地上拔出一株株藥草。

「這裡肯定已經是終南山深處了。」蘇重手裡拿著一隻足有百年份的人蔘,頗為感慨。

也只有大山深處,罕有人至的地方,才會有這種年份久遠的藥材。

這裡到處都是毒蟲猛獸,普通人根本就難以生存。

但對於蘇重這種身具武藝之人,只要足夠小心謹慎,這危險的大山反而成了他的樂園。

這半個月來,趁著搜集野果的空檔,上年份的人蔘他就已經挖了三棵之多。簡直和大白菜似的。

回到暫時住處。

一個不大的石洞。高只有三四米,深度也就一兩米。與其說是山洞,不如說是一塊突出岩石構成的天然房檐。

收拾好山雞,蘇從坐在火堆旁邊靜靜思索。

判出全真已成定局,再說他也不想回去,再次出山肯定是要直接闖蕩江湖。

想要安然闖蕩江湖,必須有一身自保之力。

蘇重不由暗想:「這次進入大山深處倒不失一次好機會,無人打擾,也不懼他人窺伺。正好敞開了修鍊,提高武功修為。」

他突然有種脫去枷鎖的感覺。不知不覺,他已經被全真教的規矩束縛在了其中。

等練好了武功,說不得要學一學那楊過,直接闖上重陽大殿大鬧一番。他惡狠狠的想著。

第二天,蘇重開始苦練武功。

他這次要全力休息內功,爭取多打通一些經脈。

有了上次破解王處一封禁的事情,蘇重知道了玉碑有清晰模擬經脈的作用。這給了他很大的啟發。

蘇重修鍊內功,本就需要把意識收回體內。正好可以照著玉碑指引內氣。如此打通經脈更加快速,而且還能免受傷害。

他不知道,全真教已經因為他變得風聲鶴唳。整個江湖也因為全真教的一紙通緝,而攪的波雲詭譎。

蘇重沉浸在修鍊之中,不覺時間流逝。

兩個月後,深山之中陡然傳出一聲長嘯,驚起一片鳥雀。

感知著體內汩汩而動的內氣,蘇重臉上露出笑容。

又打通了兩條經脈!

破界珠和《全真內功》相合,簡直就是修鍊內功的作弊器。

而且用這種方法修鍊出來的內氣,中正平和,根本就沒有那種強行提升功力之後的弊端。

內氣的提升讓蘇重興奮不已,不過他不打算繼續修鍊內功。想到被丘處機斬了一劍,差點兒死掉。蘇重就頗為心悸。

還是跑得不夠快埃

他決定要狠下功夫的去研習《金雁功》,把《登天梯》進一步完善。這一次他打通經脈,優先打通了腿部的經脈,正是為此考慮。

打不過,難道還不能跑嗎?

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不是多能殺,而是多能活。

跑可是第一活命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