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五節內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節內訌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全真教重陽大殿。

全真七子除了馬鈺不在,其他人都端坐在各自的蒲團之上。因為蘇重的原因,死了兩個人,這個新年整個全真派都沒過好。

「江湖通緝令的事情怎麼樣了?」譚處端問道。

「師兄放心,一個月前就已經放出去了,估計現在早就傳遍江湖了。」丘處機道,接著又轉頭看向王處一:「只要那小賊不死,他敢露面就定然不會好過。師弟安心等待,早晚能手刃那小賊。」

王處一滿面頹然,只是幾天的時間,他就好像老了好幾歲。

不管趙志敬有怎樣的缺點,可都是他的親傳弟子,是他寄予厚望的大弟子。驟然聽聞噩耗,心神受到巨大震動情有可原。

「查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嗎?」譚處端歉意的看了王處一一眼,對身旁劉處玄問道。死者為大,這種時候還要繼續調查,對王處一而言無異於傷口撒鹽。不過譚處端也無法,他是七子之二。馬鈺不在,他就是最大。任何事情都要秉公處理,不然容易出亂子。

劉處玄臉色有些怪異,看了眼王處一,無奈開口道:「我們好像搞錯了一件事。那個承平可能並不是什麼姦細。」

丘處機性子急,當即問道:「什麼意思?那小賊潛伏在我全真派中,還殺了志敬,還冤枉了他不成?」

劉處玄臉色更怪:「承平是我派收養的棄嬰,也就是說,他從小就在我派中長大,不太可能是別派姦細。」

「那他一身的武藝是怎麼回事。如果沒人教導,小小年紀,怎麼能有那種內功。」丘處機滿臉的不信。他和蘇重交過手,自然知道蘇重內力渾厚。足足貫通六條經脈。已經是一個江湖二流高手。

劉處玄沒急著回答,反而轉頭看向王處一:「師弟曾經親手點住承平。可曾感知到承平內功的特性。有沒有什麼異常之處。」

王處一臉色不好看,如果承平沒問題,那這件事就不是別派入侵,而是自家內訌!

不過他到底是有道全真,不願作假,想了想當時感覺如實道:「雖然沒仔細查探,不過其內力中正平和,除了分外凝實之外,確實是正宗的道家玄功。」

幾人聞言面面相覷。

好半晌,劉處玄接著道:「那個錢明的身份也查清楚了。他家世清白,就是山下開陽縣的一戶小商人,世代在此居祝」

「這兩人都沒問題,那是怎麼回事?1丘處機也傻了,這和他想的不一樣埃

劉處玄面上帶著難色:「據調查,承平此人生性木訥耿直不懂變通。曾經無意間潑了志敬一身污水。被志敬安排去獨自洒掃山門半年。后因不願賄賂雜物院執事年凌源,被故意安排了一個採藥的危險差事。」

說到這裡,看了一眼臉色灰白的王處一一眼,咬咬牙繼續道:「因為經常入山採藥,承平的輕功不錯。因此前年大比時,依仗輕功,打敗了錢明和志敬。今年大比,志敬再次和錢明比試,之後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丘處機張著嘴巴呆在當場:「這……怎麼會是這樣?志敬也太……太。不對,還有那個毒藥呢,咱們派中可沒有那種毒藥1丘處機瞪著劉處玄。他不願意相信自己的師侄是一個心胸狹窄之人。

真要按劉處玄的說法,這件事情可全部錯在趙志敬了。

「師兄,不要說啦。」王處一突然止住了丘處機的詰問。

「年前,志敬說要主持年末大比。說要正面打敗承平,我沒在意,只以為一年閉關,至今已經沉穩豁達不少。可……可他出手之時卻頗為狠辣。這才……這才有了之後的事情。師兄說的沒錯。」王處一知道,劉處玄不僅沒說錯,還在故意往小了說。

他親自問過年道士,對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清楚的很。自己的弟子就是一個心性有虧之人。

劉處玄嘆了一口氣,全真七子的弟子出了問題,還是心性出了問題,這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你們中的那種葯也查清楚了,根據天醫殿的醫師分析,有一種迷藥的藥效和其類似。藥方就在天醫殿內。」

「不是毒藥?是迷藥?那……那承平的武功是怎麼練的?」丘處機問出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不過已經沒了咄咄逼人之態,顯得頗為氣短。

其他幾人相互看了看,不知道如何回答。

孫不二想了半晌,突然面色一變,張了張嘴想說話。可看到身旁雙眼無神的王師兄,又閉上了嘴。

譚處端眼神掃過孫不二:「師妹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孫不二猶豫半晌,不得不開口道:「大師兄這兩年經常往那些外門道童聚集處跑,也不知道在幹什麼。」

聞聽此話其他幾人頓時臉色大變。

丘處機滿臉的愕然:「不會吧?他是大師兄看重的弟子?那豈不是……那豈不是……」

他說不下去了。

這下好了,姦細沒抓到,倒是死了一個核心弟子,趕跑了另一個可能的核心弟子。

這是門派內訌啊!

想到對方已經通了六條經脈的恐怖修為,丘處機臉色更是精彩。

好嗎!趕跑的還是個天才弟子。

王處一滿面苦色,背部佝僂下去。能被大師兄看重,天賦怎能差的了。師兄之所以沒收他為徒,更多的可能是在觀察磨練對方的心性埃

想到這種可能,他幾乎無地自容。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看上去竟然像是五十多歲的老人一般。

大殿之內,一時間針落可聞。

醜事啊!

……

跑,不停地跑。

蘇重現在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其他時間都在山林之間奔跑。

輕功是什麼,輕功就是讓人跑的更快,跳的更遠的功夫。練輕功,就需要不停的跑。在各種複雜環境之中不斷地奔跑。

大山之中荒無人跡,孤獨和寂寞讓人發狂。如果一個人在大山之中待的太久,很容易就會喪失說話能力,成了名符其實的野人。

不過蘇重是個例外。他每天全服心神都放在了思索《金雁功》上。不是修鍊,就是推演功法。他根本就沒有時間去寂寞。

一大早起來,收拾好披肩長發,蘇重腳下輕輕一動。身體輕飄飄的飛起。就像一片毫不著力的樹葉。

等到身形下降的時候,蘇重腳尖在地面草葉上一點,借著草葉回彈的力道,他身形再次飄飛而前。

腳下連連踩踏,蘇重的身影越來越快。甚至拉出了一條半虛半實的長長尾巴。

草上飛!

不錯,經過一個多月的苦練,他終於達到了草上飛這種輕功能力。

腳踩實地停下,內氣翻滾入雙腿,在經脈之中來回激蕩。蘇重停滯的身影陡然啟動,一下子從一個人變成了兩個人。

就像是分身一樣,兩個人影動作絲毫不差。等第一個人形乍然消失后,第二個身影之上再次飛出第三個身影。

破碎、分身,兩分鐘后,蘇重不得不停下來。

太費力了,只是這一會兒,他的內氣就已經消耗的乾乾淨淨。

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蘇重滿臉的感嘆:「真不容易埃要不是有破界珠幫助推演,還不知道要道猴年馬月才能有這種成效呢。」

玉碑就像是一個掃描自檢系統。蘇重每次練完輕功,都可以在玉碑上檢測自己的動作是否標準。只要出錯,他就立即針對性的快速修正。

正是因為玉碑的這種功能,蘇重僅僅花了一個月,就把《金雁功》徹底吃透。

《金雁功》的精髓在於以氣輕身。說白了就是利用內氣控制雙腿的動作,從牡鞫全身肌肉,不浪費一分的力氣。身體素質越好,發揮出來的輕功越厲害。

原理很簡單,但做起來卻非常困難。

他之前為了改善體質,創造《登天梯》,淬鍊的是身體的血肉。蘇重習慣了對身體的控制。強大的控制力甚至能夠讓他把背部的劍傷收住口。可這種控制力給他帶了巨大的阻力。

開始時,他總是不由自主的去控制腿部肌肉。內氣的運行因此受到很大的干擾,他根本無法完全發揮出內氣的優勢!

好在有破界珠。蘇重把意識縮回破界珠內,保持一種靜的狀態。然後用破界珠控制身體去演練《金雁功》。

《金雁功》幾乎在頃刻間就被他學會。

多次演練,以至於形成了肌肉記憶后,蘇重再次把意識回歸身體,阻撓感頓時大大削減。

如此修鍊,《金雁功》的進度越來越快。

僅僅一個月,《金雁功》已經被他完全融入到了《登天梯》內。

「《金雁功》內氣篇並不完整,肯定還有秘傳部分。不過我修鍊到此,也就差不多了。差的部分,可以以後自己推演,也可以用其他輕功補充。反正不過是《登天梯》的食糧,不在於是否完整。」蘇重心頭暗想。

他還記得當初大比,趙志敬的劍突然加速。如果不是他的劍法造詣不錯,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現在想來,那大概是和《金雁功》秘傳部分一樣的秘法。

「能夠加快出劍速度,應該是以氣御劍。」蘇重暗自琢磨。

《全真大道歌》是《全真劍法》和《全真內功》的結合體。蘇重早就領悟了以劍法帶動內氣,快速修鍊內功的法子。這是以動作導引內氣的功效。反過來以內氣駕馭動作同樣有效,這也是全真派保密的部分。

《全真大道歌》傳播廣泛,只要是全真門徒都被傳授。可具體的殺伐運用之法,卻一點兒都沒傳。

當初趙志敬的劍法之所以能夠陡然加快,就是因為以氣御劍。

蘇重突然來了興趣。

「如能夠領悟以氣御劍,我的劍道境界肯定能夠再上升一個台階。「

他當即開始著手修鍊劍法。

蘇重以前練過劍法,但他那時走的卻是直指本心的路子,不掛其他,全憑一股意志支撐。就像古龍陛下的阿飛,傅紅雪。

但他現在想要一步一個腳印的往上走,把每一步都走的明明白白。

沒人指導,沒有前人知識經驗積累,想要單方面領悟以氣御劍,非常困難。

好在蘇重以前曾經打到過那種境界,而且有了《金雁功》中以氣輕身的修鍊經驗,蘇重並不是毫無根基。更何況還有破界珠這個超級推演器。

蘇重悶頭研究以氣御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