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六節閃電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節閃電刺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趙家村已經和往日大不相同。

兩年時間,趙大山從一個貧苦的獵戶發展成了終南山下最大的山貨商人。藥材、皮草,只要是從終南山出去的山貨,幾乎都要經過他的手。

因為趙大山的原因,原本不大的趙家村快速發展,擴大了幾乎兩倍。原本的村民大都成了趙大山的手下。

趙大山家大業大,不是沒人來找麻煩。運貨的商隊,就多次受到山匪打劫。

可趙大山手下有一支四十多人的護衛隊,尤其是領頭的十三個小隊長。刀法如神,武功高強。

那些敢於打劫的山匪,無不死在了十三個人的腰刀之下。

原本的山貨商深恨趙大山搶奪生意。勾結山匪,突襲趙家村。

十三護衛全力反擊,百十個山匪除了留下滾滾人頭外,一無所得。

十三人登時名聲大漲,人稱趙家村十三太保。

不僅如此,趙大山也在趙家村保衛一役中大打出手。一雙鐵拳無人能擋。凡是被他拳頭打中的人,無不骨斷筋折。山匪之首,便被他生生用拳頭錘死。

正是如此,才成就了趙鐵拳的威名。

在翻新擴大了的大宅內,趙大山沉穩的坐在主衛之上,面色肅然。刻意蓄起的兩撇黑胡讓他顯得穩重無比。此時的趙大山和兩年前簡直判若兩人。

大堂內擺著兩列椅子,其上坐著十三個膀大腰圓的大漢。正是當初蘇重隨手訓練的那批趙家村青年,如今的趙家村十三太保。

「還是沒有少爺的消息?」趙大山眉頭皺著,臉上帶著淡淡的擔憂。

十三個大漢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人到:「大哥,三個月來,終南山周圍的城鎮布滿我們的耳目,想必少爺早就不在終南山附近了。」

趙大山嘆了一口氣:「還有沒有其他消息。」

「兩天前,全真派突然取消了對少爺的通緝。大哥,少爺是不是……是不是已經被全真派抓住了?」那人小心翼翼的看了趙大山一眼道。

趙大山聞言,臉色一變,眉頭皺的更深。

「去全真派內打探消息的人有沒有收穫?」

「全真教派內倒是沒什麼變化。花錢買通了一些老道士,他們常年住在全真派內,消息靈通,不過好像也沒有有什麼動靜。」那人立即回答道。

趙大山低頭沉思。大堂內一片寂靜。

那人抬頭看了趙大山數次,最後猶猶豫豫的道:「大哥,少爺在不在對我們也沒什麼影響吧。」

趙大山倏然抬頭,斜睨著說話之人陰沉道:「你什麼意思?」

此時的趙大山早就不是那個落魄獵戶。經過蘇重悉心教導,基礎拳法已經熟練掌握。每一拳打出,必然是全身之力勃發。加上蘇重傳給他的一套《少陽心法》。論戰鬥力,已然是個二流的江湖高手。

那日趙家村保衛戰,趙大山一拳就把領頭之人打死。他的厲害,這十三個人非常清楚。

被趙大山狠狠一瞪,說話那人頓時覺得頭皮發麻,心裡後悔不迭,不該這麼魯莽開口。此時被趙大山盯著,不得不開口道。

「大哥,我沒別的意思。就是……就是少爺既然沒了,咱們還不是一樣過日子嗎。而且這麼大的家業,還不都是您掙下的。現在少爺沒了,咱們豈不是更自在……」

「放屁1

砰!

趙大山一拳頭砸在身旁的八仙桌上,立時把一張實木桌子砸成了碎片。

十三個人頓時戰戰兢兢不敢說話。

趙大山眯起眼睛,一個個的看過去。最後盯著那個說話的人。

那人被趙大山利劍一般的眼神盯著,臉色不禁一白。眼角餘光掃過地上的碎木頭,頓時想起那個被趙大山一拳砸塌了胸口的山匪。當即出了一身冷汗。

「怎麼?財帛動人心,這是想造反?」趙大山冷聲問道。

一眾人連忙搖頭稱不敢。

趙大山冷哼一聲:「別人叫你們十三太保,你們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別忘了你們這一身本事是誰交給你們的1

狠狠的瞪了一眼十三個噤若寒蟬的年輕人,趙大山長嘆了一口氣,恨鐵不成鋼的道:「你們有沒有想過,少爺能夠用幾個月的時間把你們訓練成十三太保。少爺就不能訓練更多的太保?少爺能用兩年的時間教出一個趙大山,難道少爺就不能教出十個趙大山?竟然敢覬覦少爺的財貨,你們張了幾個腦袋,不怕被砍嗎?1

幾人聽了這話,頓時心頭一驚。是埃他們可不是什麼天賦異稟之人,能有如今成就,全賴少爺用補藥堆積和嚴格訓練。

一旦少爺想要收拾他們,只要多訓練一批他們這樣的人,殺掉自己等人輕而易舉!

想到這裡,十三個蠢蠢欲動的青年頓時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們不要忘了,在少爺眼中,你們全都是一文不值的廢物。只能給我當護衛。現在竟然還想著少爺的產業,找死不成1趙大山厲聲喝道。

「我再告訴你們一次,現在的家業都是少爺的,你們的命包括我的命,都是少爺的!看在鄉里鄉親的份上,這次扣掉你們一年的月錢。以後誰要敢再有這種想法,我一拳砸死他1

趙大山不是在開玩笑。他以前見識少,只知道欠著蘇重兩條命,自然要給蘇重賣命。但隨著他不斷經商,眼界增寬,他反而更加忠於蘇重。

不是他不貪心,而是他明白,能夠隨手指點幾下,就能造就他一個趙大山。那隻要蘇重願意,就能成就更多的趙大山。

這不僅是忠誠,還是一種樸素的智慧。

「繼續打探少爺的消息,少爺一天不回來,就永遠的尋找下去。」趙大山斬釘截鐵道。他不相信蘇重就這麼死了。

能夠逃過長春子丘處機的追殺,少爺果然不簡單。既然丘處機奈何不了少爺,少爺就更不可能死。

深山?危險?

趙大山自信一笑。少爺幾乎整天都泡在山裡。入山無異於回家,少爺怎會沒於深山?

……

日出東方。

一道陽光射入山洞之內,蘇重被耀眼的陽光刺醒。

起身活動了一下有些酥軟的四肢,面對著朝陽,蘇重盤膝而坐,靜靜的搬運內氣。

半個小時后,感受到內氣在丹田中活潑翻滾,再次增加了一絲后,蘇重滿意的收功站起。

走到洞口朝下看去,一片茂密蒼翠的森林印如眼帘。他此時竟然在數十米的高空上!

身旁是一處近百米高的懸崖峭壁,幾乎有二三十層樓那麼高。山洞就在這處峭壁的上半部分。

隨手拍了拍山洞旁邊的松樹,他對現在的居所非常滿意。山洞處在半空,乾燥潔凈。且他打坐靜修內氣,也不怕走獸蛇蟲的打擾。

出入山洞,還能練輕功呢!

這裡原本沒有山洞,只不過是一處被身旁松樹的根系撐開的大縫隙。經年累月的風雨侵蝕之下,縫現胤種後幾次拓展,才有了這個峭壁上的洞窟。

能夠找到這處居所,全賴《登天梯》之功。

他輕功大進,為了繼續修鍊,蘇重再次爬山練功。正因如此,才意外找到了這處面朝東方的好地方。每天太陽升起,第一縷陽光就會直直射入山洞。

腳在樹榦上一點,蘇重身形騰起。伸手抓住一塊突起石塊,他近乎停滯的身體再次彈起。等到勢頭用盡,蘇重右腳靈巧的踩在一條狹窄縫隙之內,膝部微微彎曲,接著身體便像一片羽毛一樣輕輕飄起。

一彈一飄數次循環之下,他就爬上了相隔十多米的峭壁頂端。

站在山頂,俯瞰莽莽千里林海,蘇重心中一暢,忍不住的長嘯出聲。大自然的壯闊總是那麼的震撼人心。

從破界珠內拿出長劍,蘇重身形展開修鍊劍法。

一遍磅大氣的《全真劍法》演練完畢,蘇重開始練習最簡單的刺劍。

但和往日不同,刺劍迅捷異常。

一劍刺出,快若閃電,肉眼近乎難辨。

一劍、兩劍……十劍、百劍……

蘇重的劍法越來越快。到了最後,竟然撕裂空氣,嗤嗤有聲!

隨著不斷出劍收劍,蘇重眼中光芒越來越盛。感受著內氣在手部經脈不停流轉。

蘇重吐氣開聲。

哈!

嗤!

一聲尖銳刺耳的鳴叫聲響起。蘇重長劍突兀消失,竟然憑空出現在一臂之外!

蘇重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和人對敵之時,突兀刺這麼一劍,絕對能夠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如果每一劍都能有這種速度,快劍之下,威力不可想象。」蘇重喜不自勝。

這可是他鑽研數月才有的結果。

當時趙志敬那突兀變快的劍法,他可是記憶猶新。雖然威力不咋地,但能夠憑空加速,就是一大殺招。

蘇重研究數月,在破界珠內多次模擬,終於找到了以氣御劍加快劍速的法子。苦練之下,終有了如今這閃電般的一刺。

「快若閃電,就叫閃電刺好了。可惜還差兩條經脈,等全部貫通了十二正經,閃電刺的威力必然還能提升。」蘇重面帶惋惜。

依仗全天候修鍊法,他如今再次貫通兩條經脈。經脈在內氣的錘鍊之下,堅韌寬闊。內氣滾滾流轉於其中,如滔滔大河。

只要他念頭一動,內氣就能到達他想要到達的位置。

這種如臂指使的感覺並未因為他內氣暴漲而消失。

大概和全天候修鍊法有關。蘇重暗自猜想。

自從他依仗此法修鍊以來,不管內氣如何洶湧翻滾,都逃不脫蘇重的控制。就像當初,他竟然能夠控制內氣,快速打通那些細小至極的經脈!

這種控制力早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好像也並不是單純的控制力。蘇重下意識的讓內氣在體內流轉,分辨著其中的差距。

有點兒神氣合一的意思埃

內氣竟然和元神直接掛鉤,意到則氣到?!

蘇重面色有些古怪。這種內氣性質太罕見了!

旁人修鍊,無不是積蓄內力,然後小心翼翼的控制內力打通經脈。內氣流轉必須精神集中,稍有大意,立即就會走火入魔。

到了蘇重這裡,根本就不用控制。只要稍微一想,內氣自然而然就到了那兒。除非沒有通道,否則就是思想到哪兒,內氣就滾到哪兒。

這也是他能夠快速打通經脈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