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八節小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節小丫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隔山拳》的出現,讓蘇重對《九陰真經》的興趣大增。

他打起精神,繼續觀看重陽遺刻。

解穴秘術?移魂大法?好東西!

《螺旋九影》、《蛇行狸翻》?正好融入《登天梯》!

他本就打算搜集江湖輕功,來完善《登天梯》這門大變模樣的輕功。沒想到還沒出山就獲得了兩種高級輕功,蘇重怎能不喜。

好半晌,等他整理出一個大概之後,蘇重一躍而起。

左右一晃,石室內頓時出現了五個人影。

呼!

一陣風聲,其他四個身影飄散消失,只剩中間一個蘇重站在原地。

噗嗤。

身旁不遠處燈火頓時被蘇重掀起的風撲滅,石室立即陷入黑暗中。

這算不算鬼吹燈?

蘇重心情不錯,再次點燃油燈。看了看快要燃燒乾凈的油脂,他這才發現,不知不覺竟然已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

剛才專心研究功法,精神高度集中還不覺得,此時停下來,突然感到一陣疲憊。

還有大半重陽遺刻沒看完,這個石室雖然有專門的通風口,空氣清新。但在這裡面呆久了,也會覺得壓抑。

還是先出去再說。

當下把意識退入破界珠,抬頭把石壁上下左右一絲不漏的看了個遍,將所有石刻內容全部存進了玉碑中。

檢查數遍,確定並無遺漏,蘇重這才滿意的退出破界珠。收起地上的簡易油燈,蘇重毫無留戀的一頭扎進了石室水潭內。

手中依然攥著那把鐵劍,蘇重快速的下潛。

輕車熟路,加上新學到的閉氣秘術,他僅用了來時一半的時間,就從石室中退了出來。

嘩啦。

從水中一躍而起,刺眼的光線猛然照射而來,蘇重不自禁眯起眼睛。抬手擋在眼前,遮住正午陽光。

腳下卻不停,依著腦海中的記憶,在水面踩踏幾下,輕鬆跳上水潭。

可不等他站穩,伴隨著整耳欲聾的吼叫聲,一道腥風撲面而來。

蘇重心頭陡然一驚。不好,有埋伏!

難道有其他人也發現了重陽遺刻的秘密?!

顧不上多想,他立即往身側一撲,躲過迎面而來的威脅。在地上一滾,緊接著猛然彈起。一撲一滾一彈,蘇重竟已離開原地十米遠!

此時陽光已經不那麼刺眼,奮力睜開眼睛看向敵人。卻意外的發現一頭花斑猛虎。

意外之餘,蘇重不禁鬆了一口氣。

還好不是人。

如果是人的話,看到蘇重從水潭之中衝出,定然會知道水潭有異。蘇重不怕別人知道這秘密。如果只是武功秘籍還沒什麼,可若有人拿此地做文章,蘇重這個發現者鐵定會被牽連。

人心詭譎,有的時候,人比猛獸更可怕。

看著惡狠狠盯著自己的猛虎,蘇重眉頭一挑。

左右看了看,頓時瞭然。這猛虎大概是在喝水,自己破水而出,把這頭山中大王給驚著了。

吼!

黃斑猛虎見蘇重竟然肆無忌憚的打量他,頓時怒吼出生。

蘇重一聲嘿笑,嗓門大也沒用。

他在山中盤旋一年,野狼倒是遇到不少,猛虎倒還是第一次碰到。

虎皮虎骨,一身是寶。蘇重怎會放過?遇到我算你倒霉。

不等猛虎攻擊,蘇重率先啟動。

身形陡然消失在原地,突兀出現在猛虎面前。右手握緊長劍,猛然刺處。

閃電刺!

一道劍光閃過,噗嗤一聲輕響。

毫無阻礙,鐵劍從猛虎左眼刺入,直直貫入猛虎腦中。竟是一劍就殺掉了著山中霸王!

蘇重當即開始處理這頭老虎。

一柄普通鐵劍,在蘇重手中不斷跳躍,彷彿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

虎皮、虎骨、虎肉……

所有有價值的東西很快被蘇重收拾妥當。除了一張虎皮被蘇重留在外面晾曬之外,其他東西都被蘇重塞進了破界珠內。

吃了些存儲的肉乾,稍作休息后,蘇重繼續往東走。

到了這裡,就說明已經離出山不遠。如果不是怕被全真派圍攻,蘇重直接往南行,用不了多久就能出山。

背著捲起來的虎皮,蘇重在山林中快速穿梭。

爬上一座不高的山丘,放眼望去,立即就看到了山丘下的一個小村莊。他頓時心頭一喜。

一路衝下山坡,蘇重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小小身影。

快步走進,發現是一個小丫頭。

「丫頭,你叫什麼名字?這裡是哪裡啊?」蘇重和顏悅色的問道。

小姑娘七八歲大小,眼睛黑白分明,頭上扎著兩個羊角辮。背上背了一個和她差不多高的竹簍。看到突然出現的人影,嚇了一大跳,不住的後退。

等看清楚蘇重身影之後,才怯生生的打量蘇重。發現竟然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少年,這才鬆了一口氣。

脆生生的道:「我叫小丫,這裡是朱家莊,你是誰啊?」

蘇重看小姑娘可愛,呵呵一下。蹲下身輕輕捏了捏小丫頭的臉頰:「哥哥叫蘇重,小丫怎麼自己一個人上山,你家大人呢?」

小姑娘眼睛明亮:「奶奶生病了,在家裡呢。我是給奶奶來採藥的。」

蘇重呵呵一笑:「真乖巧,你父母呢?」

小丫眼神一黯:「爹娘沒了。」說完就低著頭不說話。

顯然是小丫的父母已經去世。蘇重頓生憐惜。伸手抱起小丫。

「哥哥會醫術,帶哥哥去見奶奶,我去給她治病好不好?」

小丫頓時高興起來,不過又滿臉為難:「家裡的葯被人搶走了,沒藥了。」

說完滿是希冀額看著蘇重。蘇重哈哈一笑:「沒事,藥材哥哥多的是。」

他這一年在山中遊盪,不知道搜集了多少藥材,還真不怕沒藥。

小丫聽了這話,頓時歡喜的拍起手掌。

蘇重呵呵看著小丫,心裡卻存了疑惑。藥材被搶?誰還來搶藥材?

「跟哥哥說一說,奶奶的葯怎麼被搶走的。」

小丫知道奶奶的病能治療。頓時高興起來,沒了憂傷,嘰嘰喳喳的把事情都說了出來。

蘇重一邊抱著小丫往山下走,一邊嗯嗯啊啊的應著。

從小丫口中,蘇重得知,搶奪草藥的人是來這裡收取山貨的行商。

這些行商直接闖入家門,拿了東西,扔下幾個銅板就走。無異於強盜。

山貨?行商?

蘇重心中不由一沉。

終南山周圍的山貨生意不是都被趙大山壟斷了嗎?難道趙大山有了本事,就干起了這種強買強賣的生意?

蘇重沉吟半晌,覺得不太可能。雖然人心易變,但他和趙大山相處的時間不短。蘇重不相信,只是一年不見。趙大山就變成另一個唯利是圖的人。

隨著小丫指點,蘇重走進中庄,來到一間低矮土牆圍攏的房子前。

推開木門走進院子,就聽到房間內隱隱的咳嗽聲。

「奶奶,小丫回來了。大哥哥說能給你治病1小丫在蘇重懷裡對著屋中喊道

房間內的咳嗽聲更急。

蘇重快步走進房間,昏暗的房間內,牆邊床上躺著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太太。

看到陌生人進來,老太太急急咳嗽幾聲,喘勻之後道:「老婆子有病無法迎接,小哥包含。不知道小哥是哪裡人士,怎麼和我家小丫在一起啊?」

蘇重也沒隱瞞,只說自己隱居深山,最近才出山,正好碰到採藥小丫,聽聞家中有病人,就來看看。

小丫奶奶本來還有些猶疑。可看到孫女期待的眼神,頓時也就放下了心中戒備。

而且她看蘇重年紀不大,但皮膚白皙眼神清明,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普通人。

再說她家徒四壁,除了自己的孫女,根本就沒什麼值得別人圖謀。

「那就麻煩小哥了。」說著伸出胳膊讓蘇重把脈。

蘇重對小丫奶奶的懷疑神色並不介意,查看一番之後,卻暗自嘆了一口氣。

這不是什麼大毛病,只不過是年紀大了,元氣虧損。小病拖得久了就成了大玻

他之所以嘆氣,是因為這種病治好不難,但想要除根卻沒辦法。只能好好養著。

小丫奶奶咳嗽了幾聲,反倒對自己的病並不放在心上。

「小哥不必為難,我這是老毛病了。時不時的發作,挺過這一陣兒就好了。」

蘇重沒說話,就是因為年輕的時候捨不得花錢治療,總是想著硬挺。結果損了元氣,年紀越大,越難治療。

「沒事,問題不大。我這裡有從山中采來的人蔘,正好能用上。」

「這可使不得,太貴重了,太貴重了……」

蘇重擺擺手:「山裡人蔘多得是,這東西在外面可能很值錢,對我來說卻不過是費些功夫而已。小丫孤苦無依,您還是早些康復的好。」

小丫奶奶看了看自己的乖孫女,只能無奈接受。

蘇重就此住在了小丫家中。

第二天,村中之人都知道。朱家莊來了個小先生,別看年紀不大,但卻醫術高明。

蘇重對於來求醫的村名來者不拒。他學了一腦子的醫術,就差實踐了。

有玉碑的掃描模擬作用在,現階段只要不是遇到絕症,其他病症根本就難不倒蘇重。

小神醫的名聲很快就在朱家莊傳播開來。

他不收診費,不過也有人會拿些瓜果蔬菜,或者自己做好的飯菜之類給他充當診費。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小丫一家的貧窮。如今蘇重住在小丫家裡,吃喝都成問題。

為了能夠讓小神醫多留一段時間,眾人出覺得一些吃食做診費也沒什麼。

小丫這幾天過的特別開心,整天圍著蘇重轉悠,臉上帶著笑容。

奶奶的病好了,而且還能吃的飽飽的,他覺得自己從林子裡帶回來的這個哥哥太厲害了。

蘇重就這麼在朱家莊住了下來。

小村子里的寧靜祥和讓蘇重頗為愜意。只不過他的好心情很快就被人打擾了。

砰!

孱弱的木門被人一腳踹開,一個身高馬大滿臉兇狠的大漢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又矮又瘦頗為猥瑣的中年人。

那猥瑣中年人進了院子,理也不理蘇重,眼睛滴溜溜轉動,四處打量院子內的事物。

鼻子動,眼睛開始放光。

「人蔘?不錯,上等人蔘的味道。」猥瑣中年人竟然只憑藉鼻子就問出了藥材的種類。

蘇重眼中閃過一道異色,不過並未說話。把身旁小丫攬在懷中。他著突然闖進來的人要幹什麼。

「小子,快點把家裡的人蔘拿出來。我們張家商號要了。這些錢給你,遇到我算是便宜你了。」拿猥瑣中年人說罷隨手扔了十多枚銅錢,滿是不耐煩的催促道。

與此同時,踹門的大漢走上前來,居高臨下的對著蘇重怒目而視。大有一言不合,立即動手的意思。

蘇重對大漢的威脅覺得好笑之餘,心裡鬆了一口氣。

這些強買強賣的人並不是趙大山的人。可趙大山的商隊去了哪裡?

那猥瑣中年人見蘇重不理自己,竟然獃獃出神,頓時大怒。

「馬三兒,愣著幹什麼。揍他1

馬三兒聽了這話,臉上頓時獰笑起來。雙手抱在一起捏的格拉格拉作響。這業務他熟悉。

蒲扇大的手掌猛然抓向蘇重的衣領。

蘇重心中一沉。既然不是趙大山的人,就是說趙大山很可能出事了。

冷冷的看向馬三,蘇重眼中閃過一道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