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九節移魂大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節移魂大法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蘇重身子微微後仰,躲過馬三大手。

右手握拳,倏然擊出。拳頭從肋下彈起,陡然消失,憑空出現在馬三胸口。

砰!

馬三兒熊一樣的身體登時打了一個對摺,離地飛起。直直從門口飛出十多米才落在地上,就此不動。

「殺人啦1那猥瑣中年人一愣,竟然扯著嗓子嚎叫起來。聲音尖利,就和個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似的。

小丫都被他驚的捂住了耳朵,蘇重聽得眉頭直皺,狠狠地瞪了一眼猥瑣中年人:「住嘴。」

那猥瑣中年人被蘇重瞪的心裡發虛,立即捂住嘴,像是被卡住脖子的鴨子一般,嘎吱一聲停了下來。

只不過眼珠子卻咕嚕嚕的轉動,顯然存了其他心思。

蘇重聽著雜亂的腳步聲,頓時恍然。

不屑的看了一眼又挺起了胸膛的猥瑣中年人。

「我能隨手打飛一個馬三,你認為你叫來的人能抵得住我幾拳?」

剛剛硬氣起來猥瑣中年人渾身一顫,馬三可是他們這群人裡面最強壯的人。要不然也不會被他叫到身邊當跟班。既然馬三都不是的對手,其他人來了估計也是送菜。

想到這裡,頓時泄了氣。捂著嘴點頭哈腰的看著蘇重。

蘇重不理他,轉頭看向門外聚集起來的七八個家丁打扮的人。

「馬哥?馬哥!你……你這是怎麼了?」

「是誰!馬哥,我們去弄死他1

馬三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但眼睛卻滴溜溜的轉動。

幾人圍著馬三喊,卻沒人上前去扶,幸災樂禍的人多過關心。他們很快就發現不遠處,安然坐在院子內的蘇重。

「是那小子!敢對馬哥動手,大家一起上1

嘩啦,七八個人一起擠進了不大的院子。卻沒人理會躺在地上的馬三。

小丫突然看到這麼多人,嚇得一頭鑽進蘇重懷裡,不敢出頭。

蘇重卻拍著小丫的頭笑了笑,不以為意:「小丫,有哥哥在,不怕1

那群人見蘇重坐在小竹椅上安然不動,登時大怒。

見自家領隊就在旁邊,頓時心氣大漲。以前馬三仗著身高馬大攀上了領隊的張管事,吃香喝辣。

現在馬三栽了,不正是他們出頭的好機會?

「張管事,且瞧好了,弟兄們這就把他打出屎來1

說完這話,嗷嚎一聲。七八個人手裡拿著木棍石頭,一窩蜂的沖向蘇重。

砰砰砰……

一連串的沉悶撞擊聲響起。

蘇重的身影陡然消失在原地,突然化作四五個蘇重,衝進人群之中。

猶如暴龍過境,凡是被他沾上的人,全都被他打飛出去。

小丫家的院牆本就不高,蘇重刻意之下,一個個的飛出低矮土牆,噗通噗通下餃子似的落了一地。

一群打手,全都步了馬三的後塵,在門口躺成了一排。這些人除了眼睛能動之外,全身僵直,全都被蘇重點住了穴道挺屍當常

蘇重抱著小丫重新坐回竹椅,斜睨了一眼又矮又瘦猴一樣的張管事。

那張管事倒也乾脆,噗通一聲跪在蘇重身前。

「好漢,好漢,有話好說,有話好說。」他是真怕了。

他就是個商隊管事,頂多也就帶著些家丁欺行霸市。平日里爭勇鬥狠也不過是青皮廝打,哪裡見過把人打飛的事。

心裡不住的懊悔,自己怎麼這麼倒霉,偏偏遇到了個能高來高去的江湖人!

蘇重本來還想著在這傢伙身上試驗一下移魂大法的威力。沒想到這張管事真是人如其貌,不等他威逼,直接就跪了。

「你們是什麼人。」蘇重小小失望了一把,開口問道。

「我是張家商號的一個小管事,這次是奉了家裡老爺的命令,來朱家莊收藥材皮貨。」

蘇重哼了一聲:「你確定這不是強搶?」

那張管事擺著一張諂媚笑臉,訕訕地笑著。

「小的也沒辦法,老爺要貨要的急。上面這麼吩咐,我們這些當差的只能這麼辦埃」

蘇重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急著要貨幹什麼?」

「還不是那個趙家村的趙大山惹的禍。這莽夫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搶我們張家的生意。一年多竟然一點兒好貨都沒收著,而且價錢還貴的要死。好在我們老爺有門路。請來了老老爺。把那個趙大山收拾了一頓。什麼十三太保,全都被老老爺打殘。不過一年多沒貨,老爺急著恢復生意,這才催促了起來。」

蘇重若有所思。他不知道什麼是十三太保,但卻明白,趙大山那裡確實出了問題。

掃過戰戰兢兢跪在地上的張管事,蘇重眉頭一皺。

這群人在他手裡吃了癟,敢不敢找自己的麻煩不好說,等他一走,他們肯定回來找朱家莊的麻煩。蘇重可不想自己連累別人。

心思一轉,蘇重突然有了主意。不懷好意的看著猥瑣的張管事。

嘿,你早晚都逃不過《移魂大法》去。

他這些天幫著人看病的空檔,潛心研究重陽遺刻。最感興趣的還是《移魂大法》。

這在《九陰真經》之中,只不過是一門秘術。甚至還有人認為其是歪門邪道。

但在蘇重看來,這小小的秘術,卻可以和《九陰真經》的梵文總綱相媲美。

梵文總綱是氣的極致運用,打通奇經八脈,貫通周天。

但《移魂大法》確是在說神的運用!

人之一身,由元精、元氣、元神和合而成。其中元神最是莫測。

能夠涉及到元神的修鍊運用,起珍貴程度不可估量。

蘇重這些天來,一直在琢磨他的用法。

讓蘇重有些意外的是,這種神的運用,竟然和火影世界中的幻術類似。

仔細對比,果然發現了相同之處。

兩者都是對神的運用,且效用差不多。只不過火影世界規則鬆散,幻術大放異彩。而此界規則森嚴,很難撬動物質變化。這才讓《移魂大法》威力大減。

不過《移魂大法》也有其獨到之處。

普通幻術不過迷惑五感,而像月讀和別天神那種頂級幻術,則能夠影響潛意識。

而《移魂大法》同樣能夠影響潛意識。

蘇重默默運轉內氣,對著張管事陡然喝道:「看著我1

那張管事一個激靈,倏然抬頭。和蘇重雙眼對上,立即陷入迷茫之中。

好一會兒才清醒過來,在看向蘇重之時,雙眼之中不自覺的露出恐懼神色。

蘇重看到張管事越發小心翼翼的舉止,心裡頗為滿意。

他剛才給張管事種下了一顆畏懼的種子,從此以後,除非他自己克服,否則只要一想起蘇重,他就會從內心深處感到恐懼。

像是兔子碰上了山中霸王,不自禁的想要躲避。

蘇重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只要他怕自己,就不會想著來朱家莊報復。

「滾吧1蘇重揮手讓對方離開。自己卻坐在原地思索。

趙大山怎麼會出問題,難道是全真教發現了自己和趙大山的關係,出手干預?

不對。蘇重想起來張管事口中的老老爺。

看來是有外部力量介入。還是早些去看看怎麼回事為好。

雖然他不怎麼在意趙大山,但既然趙大山認自己為主,怎麼說都是自己人。

那張管事被蘇重呵斥,如蒙大赦,慌慌張張跑出門外。

看到躺了一地的家丁手下,頓時又變成了一個苦瓜臉。想要回頭求情,心裡卻陣陣恐懼。但這些人全躺在地上,他也沒法走。站在門口猶豫不決。

蘇重掃了一眼,隨手扔出一片石塊。石塊打在那些大漢身上,那些打手一聲嚎叫,火燒屁股似的從地上蹦起來。

這幾下雖然解開了對方的穴道,但卻讓他們格外疼痛。

幾個火爆脾氣的還想開口大罵,登時被張管事罵了回去。拽著一眾人呼啦啦的跑了。

等跑出朱家莊這才停下來。

馬三一臉的不甘:「張爺,咱就這麼走了?」

張管事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聽了這話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怎麼,還想著找場子?!你想死,可別拉著我!你們一群人被人輕鬆撂倒,還不長記性1

馬三長得和個熊似的,但性子卻格外油滑,貫會溜須拍馬。被張管事打了也不生氣,反而一臉的諂笑。

「爺?咱們打不過他,家裡不是還有其他人嘛。其他人打不過,不是還有老老爺嗎?」

張管事聽了這話心中一動。他是張家家生子,知道所謂的老老爺其實是自家老爺的遠方族叔。這位族叔早年潦倒,但不知跟誰學了一身功夫,還加入了鐵掌幫。混了半輩子成了個執事。

那是真真正正的江湖人,如果讓老老爺來收拾那個小子?

想到這裡,那張管事突兀的打了個寒顫。心裡陡然升起一雙森寒眼睛,好似被山中餓虎盯住一般,從心裡覺得發顫。

「不妥!老老爺身嬌肉貴,怎麼能勞動他老人家1他當即就絕了報復的念頭。

看了看滿滿一大車的貨物,張管事蒼白的臉色稍稍好轉。

「咱們出來是為了收貨的,不是給家裡惹事的。萬一惹到鐵板,那是給家裡招災。」張管事越說越有勁頭:「養了你們是為了幹活,看家護院。可不是給家裡惹禍。都給我聽好了,今天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把嘴巴都給我閉嚴實嘍,如果誰敢再提報仇的事,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一眾手下唯唯諾諾,他們只不過是混口飯吃,誰也不會為了意氣之爭丟了飯碗。

唯有那馬三低著頭憤憤不平,心道你都給人家跪下來,現在倒是有神氣來訓斥我們。心裡對張管事格外的不屑,不過是膽小如鼠自己害怕,還好意思說什麼為了張家。

不過他也不敢反駁,這次出了大丑,如果宣揚出去,他也丟人。要說報復,他有那個心,卻沒那個力氣。他同樣只不過是個混飯吃的打手。一旦沒了張家庇護,只能是個街面上的青皮。

蘇重自然不知道因為自己的移魂大法,張管事不敢報仇。

他此時正滿臉陰沉的看著眼前的三個老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