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節暫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節暫避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三個老頭是朱家莊的族老,聽說今天蘇重把張家商隊的人給狠狠收拾了一頓,頓時心驚膽顫起來。

害怕張家來報復,他們不敢找蘇重直說,只能來找小丫的奶奶。

「老嫂子,你也知道,咱們朱家莊就這麼點人兒。根本沒辦法和張家對抗,今天惹了他們,來日這些人打過來,你說我們能怎麼辦?」

「是啊,到時候他么肯定是要對付老嫂子的。我們都是鄉里鄉親,難道能把你們推出去?為了穩妥,老嫂子還是帶著小丫出去避一避的好。」

蘇重聽了這話,頓時冷哼一聲。

三個老頭渾身一顫,卻不敢看蘇重。七八個大漢被蘇重輕鬆撂倒,他們可不敢惹蘇重。只是盯著小丫的奶奶,滿臉的為難之色。

小丫奶奶一陣咳嗽,等氣息順暢之後,才開口說話。

「老哥哥說的話在理。這事情是我們的不是,不能連累大夥。明日一早,我就帶著小丫走。去其他村子避一避。」

她臉色坦然,對於族老的決定雖然不滿,但卻沒反對。這些人為的是整個村子,不可能因為她而給整個村子帶來災難。

至於這件事情的主角蘇重,她到沒怎麼怪罪。能免費給自己治病,而且還拿出了珍貴的人蔘,她覺得自己就沒有怪罪的資格。

等三個老頭在蘇重陰沉的目光中,戰戰兢兢的離開之後。她反而頗為歉意的看向蘇重。

「讓小哥見笑,族老雖然有些不近人情,但也是為了整個朱家莊。再說出去躲躲也是好的,總比在這裡等著別人來找事的好。」

蘇重不置可否。看了看懷裡頗為無助的小丫。沒想到自己一時痛快,給這祖孫兩人惹來禍事,就覺得有些過意不去。

再說小丫祖孫二人能躲到那裡去?說不好這一出去,就等於四處流浪。

「這樣吧,你們出去躲也沒個合適地方。不如就去山後的趙家村吧。我在那裡還有些關係,你們過去沒人敢欺負。」

小丫奶奶聽了蘇重這話,頓時滿臉喜色。

趙家村可不是以前那個破落小村子。現在的趙家村可是強大與財富的象徵。能在那裡安家,絕對比四處流浪要好。

第二天一早,蘇重讓小丫奶奶出面,從村裡雇傭了一架驢車,拉著東西離開了朱家莊。

蘇重對朱家莊沒什麼留戀,抱著小丫坐在車板上。車上還放著一卷捆起來的虎皮。

他當初為了方便晾曬,並沒有將其收進破界珠。後來住進小丫家,被人看到后,就更沒有機會收齲只能讓車拉著走。

朱家莊和趙家村的直線距離並不遠,只要翻過兩座山就到達。

帶著小丫祖孫二人。蘇重顯然不能去鑽山林,只能沿著大路走。

不過這樣一來就必須要繞路,而且還要穿過開陽縣城。

這也是蘇重雇傭驢車的原因。坐在車板之上,聽著吱吱嘎嘎的聲音,蘇重一路晃晃悠悠的往開陽縣城走去。

……

開陽縣城,張家大宅。

張家家主張明達正在大擺筵席。

正對門口的主位上做的不是張明達,反而是一個瘦小老頭。張明達在一旁小心伺候。如果讓別人看到此時滿臉諂笑的張明達,一定會以為自己眼花。以狠辣囂張著稱的張老爺竟然會給別人陪笑臉?

張明達四十多歲,肚皮微凸,白淨面皮,一雙小眼睛被臉上的肉擠成一條線,笑起來頗為和善。

但知道張老爺的人都稱其為笑面虎。其心胸狹窄,行事手段陰狠,不出手則已,一旦動手必然趕盡殺絕。

這些年被他逼迫的家破人亡的小商人不知凡幾。

「族叔,還是您厲害。那什麼十三太保,在你面前就和小雞仔似的。一個個全都給折斷了胳膊。我算是看明白了,這些人也就是能在開陽縣這片地方橫,一旦遇上族叔這樣的江湖高手。什麼太保不太保,全都得廢1張明達滿臉的感慨。

他雖然是在說奉承話,但心中確實也是這麼想。

當初趙大山搶了他的山貨生意,把他氣的不輕。

竟然有人敢搶他笑面虎的生意?!張明達當即就聯絡了一幫兇悍山匪,許下了大把的銀子。

也不去打劫什麼商隊,他直接讓山匪洗劫趙家村,就是要屠村滅戶趕盡殺絕!

可沒成想,趙家村竟然有人會功夫。

請來的山匪頭領,竟被趙大山一拳頭就打死在當常其他人也死了大半。

自己廢了大筆銀子,什麼事情都沒辦成不說,還給趙家村楊了名,他想起來就氣。

可就是那些殺山匪如殺雞一般的十三太保,在自己這位遠房族叔面前,完全不堪一擊。

那粗壯的胳膊,全都被族叔抓斷!

想到這裡,張明達不自禁的看了一眼,自家族叔那枯瘦如柴粗糙如樹皮的手。瞳孔忍不住的縮了縮。

他可是親眼看過,一塊拳頭大小石頭就被這雙手抓地粉碎。

張前季聽到自己族侄奉承,得意一笑,滋溜一聲把酒盅里的酒吸進嘴裡,眯起眼睛享受。

「那些人說起來也不算差。如果放在鐵掌幫,也能混個小頭目噹噹。不過可惜遇到了我。老夫這練了一輩子的鷹爪手可不只是擺設。」

張明達頗有眼色的給張前季斟滿酒,陪笑道:「族叔您可是鐵掌幫十大堂口,飛鷹堂的執事。那些個鄉下小子,在您面前就等於是送菜。」

張前季臉上得色更顯,好一會兒后才疑惑問道:「對了,我本來打算把那些人全都殺掉,你為什麼只讓我廢掉他們。你要知道,在江湖上,要麼不動手,一旦動手可就不能留手。」

張明達一張臉笑的越發燦爛:「謝族叔提點。侄兒自然知道斬草除根的道理。可這夥人的領頭人趙大山並不在開陽縣城。但他手下的十三太保被我們廢了一半兒,他還能置之不理?等他來到了這開陽縣。咱們叔侄一起動手,給他來個一鍋端。他那偌大家產還不都是我們的。」

張前季眼中精光一閃,頗為滿意的看著張明達:「不錯,混江湖的就該如此。對了,你考慮好了沒有,要不要加入我飛鷹堂。」

張明達胖臉一抽,滿面苦色:「老叔,能加入鐵掌幫自然是我的榮幸。可……可這一半的利潤是不是太多了些。」

心裡卻不住的罵,這老棺材瓤子真他媽貪心。我這麼大的生意,竟然張口就敢要一半!

張前季狹長眼睛眯起,精光一閃而過。放下酒杯,伸手在張明達肩膀上拍了拍:「明達啊,不是我說你。別人想加入我鐵掌幫還沒機會,你怎麼還推辭起來了呢?這事兒我都告訴你三天了,你到現在還沒考慮好?」

張明達看著牢牢抓在自己肩膀上的枯柴手掌,注意到醜陋手掌間隱隱露出的青黑之色,頓時打了個哆嗦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隻手連石頭都能抓的粉碎,如果抓在自己脖子上,豈不是……豈不是……

張明達白凈腦門上滿是細密汗珠,當即開口:「不是侄兒不識時務。如果這筆錢給了老叔,侄兒是二話不說雙手奉上。可是給了鐵掌幫,侄兒心裡總是不太情願。」

張前季見張明達乖巧,哈哈一下,收回手掌。

「沒什麼情願不情願。看似少了一半錢財,但有我鐵掌幫照拂,你的生意就能擴大兩倍三倍,甚至十倍。有我們鐵掌幫的招牌,什麼人也不敢收你的過路費。這一進一出之間,你賺的還能少?」

張明達一雙小眼睛陡然一亮。

「老叔此話當真1

張前季得意一笑:「我鐵掌幫乃江南第一大幫,足可以和北方丐幫分庭抗禮。終南山是全真派的地盤,我們不便發展。出了終南山地界,陸地上不好說,但只要你行船水上,哪個不得給我鐵掌幫一個面子?1

張明達頓時歡喜起來。如果真是這樣,這些錢就不算白花。而且傍上了鐵掌幫這個幫派,他的實力立即就會增加。

這次爭鬥他算是看出來了。那些山匪看似兇惡,也就是佔了人多勢眾的優勢。頂多只是欺負平民百姓。真要說到動刀子,還是鐵掌幫這種江湖勢力靠譜。

「老叔,侄兒再敬您一杯。等把趙大山那個莽夫料理了,侄兒立即就跟您去鐵掌幫。」

心裡卻發狠,少了一半錢財就當餵了狗。不過是降低收購價,少給那些刁民些銀子就是。只要給了錢,就算只是一個銅板,誰也不敢說我強搶。再說,有了鐵掌幫做靠山,誰敢跟我作對!

……

趙大山在房間里走來走去,臉上滿是憂愁之色。

不一會兒,八個高壯青年陸續走進房間。

「大哥,到底怎麼辦,您拿個主意埃」其中一個青年忍不住開口道。

「還能怎麼辦,照我說,拼他娘的,咱們這麼多人還怕了他一個糟老頭子。」

「拼!你說的輕巧,你當時沒在。那老頭子快的和個鬼影子似的。兄弟幾個連他衣角都沒摸到,就被他給折斷了胳膊。嚇的我連動都不敢動,******我就從來沒這麼憋屈過1

其他幾人聞言卻沒人嘲笑他膽校他們已經看了受傷的五人,每個人的胳膊都直接斷成了兩半。如果不是有皮肉連著,說不定就直接掉下來啦!面對這種兇狠對手,誰都沒那個膽子敢說不怕。

「兄弟們傷勢怎麼樣。」幾天的時間,趙大山就像是老了數歲,臉上滿是倦容。

「大夫給看了,骨頭已經正好。只是長好之後,使力不會那麼順暢。」其中一人答到。

「我來此地的消息沒露出去吧。」趙大山接著問道。

「大哥放心,這消息只有在座的兄弟知道。張家那頭肥豬四處找大哥,只要大哥不露面,他們就不敢拿我們怎麼樣。」

趙大山長嘆一口氣:「總是這麼躲著也不是個法子。」

自從知道了來人功夫,趙大山就一直愁眉不展。他雖然被蘇重調教兩年,功夫不差。可真要算起來,他交手的經驗少的可憐。而且內氣是一大短板,對上那種老江湖,鐵定找死。

其他幾人都看著趙大山,等著他拿主意。

「少爺還沒消息?」

幾人對視一眼,齊齊搖頭。

「已經一年多了,還沒少爺消息。大哥,你看……」那人沒繼續往下說。

他知道對方的意思。不過他仍然不相信蘇重呼死在山裡。但現在情況緊急,容不得他在此枯等。

「打我們打不過,通知鄉親們,準備轉移吧。先找個地方落腳,保住性命,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注意行動隱秘,不要走漏了消息,讓張家鑽了空子。」

「知道了大哥1

八個青年聞言不自禁的鬆了一口氣。如果真的去拚命,他們也沒那個信心。

「別忘了安排些可靠人手留下,別到時候少爺回來找不到我們。」幾個青年面面相覷。他們不知道自家大哥為什麼有那麼強的信心,肯定少爺一定活著。不過依然點頭答應下來。

看著幾人陸續離開,趙大山再次嘆了一口氣。少爺說的果然不差,混江湖靠的就是拳頭。

本以為有十三太保就已經不錯,沒想到來了一個老頭,就打滅了他的全部信心。

到了此時,硬拼已經毫無意義。趙大山只想著能夠保存實力。

先躲一躲,等少爺回來,哼哼!

他對能夠自創基礎拳法的蘇重信心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