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一節衝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節衝突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馬三無聊的在大街上亂逛。

自從去了一趟朱家莊之後,他的好日子就到頭了。

他本來依仗身強力壯,被張管事看中。可從朱家莊回來之後,張管事好似被嚇破了膽。再也不敢出門收貨。當夜就走了門路,在張家換了個職事。

他們這些跟著張管事的人頓時沒了活干。他又恢復了街上青皮混混的身份。

隨手從水果攤上拿了個青梨,嚓嚓的啃著,瞪了一眼那個想要說話的商販。看對方不敢反駁,又往懷裡揣了兩個,這才得意洋洋的走開。

一邊走一邊抱怨。

姓張的長得像老鼠,沒想到還真他媽膽小如鼠。被人收拾一頓,竟然嚇得連開陽縣城都不敢離開。

他本就是個混混頭子,心胸狹窄,睚眥必報。當面吃了虧,不管使用什麼手段,從來都是要找回來的。

武功厲害又怎麼樣,只要趁他不注意,一把石灰粉過去。幾人群起而上,照樣能收拾了他!

一邊憤憤不平的抱怨昨天出醜的事情,一邊往縣城門口晃悠。想著找幾個膽小老實的外鄉人弄些財貨。

正走著,從城門口迎面趕來一架驢車。馬三不經意間掃了眼,頓時覺得幾人面熟。再仔細一看,不就是朱家莊那個可惡的小子嗎?

馬三想都沒想,立即轉身,刺溜一下子就躲進了一家茶館裡面。

他雖然深恨蘇重讓他出了大丑,但卻知道自己去找麻煩就是在找死。沒有想好辦法之前,還是躲在暗處比較好。

等看到驢車上捲起來的一張虎皮時,馬三眼睛一亮。

他跟著張管事到處收山貨,雖然沒見過虎皮,但見過不少皮貨。雖然懂得不多,但耳濡目染之下,依然能夠分辨出虎皮的好壞。

眼珠子一轉,馬三陰陰一笑:「不怪你馬爺狠,怪就怪在你這小畜生不知財不露白。」

他依稀記得,張家護院頭領錢豹,似乎在找一張虎皮。據說是老爺要用來孝敬那個神秘老老爺的禮物。

擅長見風使舵的馬三立即就想到了禍水東引的招數。

讓錢豹搶了你的虎皮,再把你打一頓。即使打不過,但惹了張家,老老爺出手,你這小畜生還能討的了好?

想罷狠狠的瞪了一眼蘇重,從茶館溜出來,快步趕向張家。

……

蘇重抱著小丫安然的坐在車板上。小丫卻在他懷裡不老實,左看右看滿臉興奮。

販夫走卒充斥長街,各種小商販不住吆喝,她還從沒見過這等熱鬧景象。

蘇重看小丫開心神色,心裡也不禁輕鬆。看小丫盯著鮮紅的冰糖葫蘆挪不開眼,蘇重呵呵一笑。

揮手招過小販:「兩串冰糖葫蘆。」

「好1賣冰糖葫蘆的是個中年人,聽到招呼,歡喜利落的抽出兩隻冰糖葫蘆遞給蘇重。

蘇重付了錢,隨口問道:「趙家貨棧該怎麼走,老哥知道嗎?」

那小販掃了一眼車板上的虎皮,露出羨慕神色:「不遠,就在前面。拐彎就到。」

說罷猶豫半晌,左右看了看低聲道:「小老弟還是快些去的好。老趙家給錢實在。但現在張家正在打壓趙家貨棧,如果不早些賣過去,說不定半路上就給人搶了去。說實在的,張家做買賣不地道,他給的那點錢,還不夠可憐乞丐的呢。小老弟還是快點兒的好。」

蘇重趕緊謝過提醒。心裡卻越發肯定。趙大山出了事。

趙家貨棧是趙大山在開陽縣城建立的一處據點。開陽縣四周收集起來的山貨都會運到那裡集中處理。

張家敢明目張的搶趙大山生意,顯然有了什麼依仗。

……

馬三彎著腰,臉上堆著笑:「豹爺,小的親眼所見,那虎皮雖然沒展開,但看那成色就差不了。我騙誰也不敢騙豹爺不是?」

錢豹黑麵皮,長了一臉的絡腮鬍。眼睛滾圓,壯的就像是一頭大狗熊。

他是張家的護院頭領,張明達手段陰狠,他這個護院頭子就是張明達最尖銳的爪牙,陰私的事情乾的可不少。

錢豹雖然長得粗魯,但卻一點兒都不傻:「你既然看見了,怎麼不自己去搶下來。反到跑到我面前邀功。」

馬三後背登時就出了一層冷汗。他沒想到這個傻大黑粗的錢豹竟然心思這麼細。

看到錢豹越來越冷的目光,馬三一個哆嗦,腰彎的更低:「豹爺,不是小的不想搶。那人既然能有虎皮,想來也是有些本事。別看小的長得人高馬大,但全都是虛肉。和豹爺的一身腱子肉沒法比。我就一個街上的混混,欺負些小老百姓還成。對付那些有真傢伙的人,小的可沒法子。我怕打草驚蛇,把那人給嚇跑嘍。這才跑來給豹爺送信。等把老爺的事辦成了,豹爺您吃肉,給小的一口湯就成。」

錢豹盯著馬三左看右看,直盯的馬三腰快要垂成直角,這才哈哈大笑:「馬三兄弟放心,只要這事情辦好了。我做主收你做咱們張家的護院。每月月錢少不了你的。」

馬三聞言頓時大喜。能夠混成張家護院,那可是天大的喜事。不僅有月錢,而且還有面子。走出去誰都要給張家臉面。比起平日里,給張家當收貨打雜的多功能打手,威風了不知多少倍!

「謝豹爺提拔1

錢豹一腳踹在馬三屁股上:「少拍馬屁,還不前頭引路。早辦完了事,好去喝酒1

馬三被踢了個趔趄,卻一臉賺大發的歡喜表情,屁顛顛的在前面引路。

他早就讓混混遠遠跟住蘇重,很快就找到了蘇重的位置。

錢豹帶著四五個護院,在街上橫衝直撞,走著走著,錢豹臉色突然不好看起來:「這是去趙家貨棧的方向吧?」

「豹爺法眼無差,是去趙家貨棧的方向。」馬三奉承道。

錢豹卻臉色陰沉:「這些泥腿子就是不長記性。現在竟然還敢往趙家送貨。不知道這是在和我們張家做對嗎1

踹了一腳馬三,錢豹眼中閃著寒光:「哼!快點走,我倒是誰這麼大膽,竟然不給我張家面子1

馬三聞言登時大喜。幸災樂禍的想著,這事真不怪馬爺,可是你自己撞在豹爺手裡的。他腦海里已經在想著,蘇重被錢豹當街狠狠收拾的畫面了。

幾人快步而行,遠遠看到蘇重,馬三伸手一指:「豹爺,就是他1

錢豹一把推開馬三,領著幾人大步向著蘇重走去。

此時蘇重已經來到了趙家貨棧門口。他下車正準備招呼趙家貨棧的活計。就聽到身後一聲暴喝:「小子站住1

蘇重疑惑看去,頓時就看到了氣勢洶洶的錢豹一行人。

「可算讓老子找到你了。小子,你偷了豹爺的虎皮,以為還能跑的了?還知道賣給趙家,這是想讓趙家對付我?你也不去打聽打聽,在這開陽縣地面上,我張家怕過誰1

錢豹做慣了陰私事,開口就給蘇重按了個偷盜的罪名。如此行事,即使別人都知道他的話不一定對,但也斷了旁人出頭的可能。

占著道理幹壞事,錢豹這一手玩的熟。

不等蘇重開口,幾步走上前,一巴掌就扇向蘇重。

他看蘇重是個瘦弱少年,也就十五六歲。心裡對馬三鄙視不已,他還當是什麼雄壯大漢,沒想到竟然是個白面小子。馬三那廝真是白瞎了他那一身料子。

蘇重見錢豹二話不說立即就要扇自己,頓時臉沉如水。

右手探出,輕巧的捉住了錢豹的手腕。

錢豹手腕被捉,頓覺一股鑽心疼痛。心裡不由一驚。

這小子有古怪!

劇痛襲來,他竟然強行忍住開口喊叫的衝動。抬起右腿踹向蘇重小腹。

蘇重豈能讓他得逞,左腳踏出,踩中錢豹右腳面。剛剛提起的右腿,登時又被蘇重踩了回去。且被蘇重猛力一跺。

嚓!

腳骨頓時碎裂。

錢豹悶哼一聲,險些將牙咬碎。額頭汗如雨下,雙眼登時圓睜,布滿血色。

黑麵皮上,一雙猩紅眼睛死死的盯著蘇重,凶光外漏。

蘇重嘴角上調,滿臉嘲笑。

硬氣?我倒要看你硬到什麼時候。

蘇重眼中寒光大放!

錢豹被蘇重眼光刺得頭皮發麻。

不好!

不等他開口求饒。

蘇重左手並指成刀,狠狠斬在了錢豹被捉住的胳膊上。

嚓!

一聲清脆的斷裂聲,在長街之上顯得格外刺耳。就像是一根失去了水分的枯樹枝,被折斷時發出的聲響。

錢豹胳膊竟然被蘇重一個手刀砍斷!如果不是筋肉包裹,早就掉在了地上!

礙…

錢豹終於忍不住痛呼出聲。滾到在地上,左手想去抱著胳膊,又想去碰腳掌,一時間好生忙亂。

周圍跟著的護院頓時手足無措。

「你們這幫廢物,還傻站著幹什麼,一起上。剁了那小畜生1錢豹疼的渾身發顫,卻激發了凶性。

他跟著張明達壞事做盡,殺人不是一次兩次,戾氣縈懷。受了重傷,反而起了拚命的心思。

就是錢豹不動,蘇重也不會放過這些人。敢找他的麻煩,這是活得不耐煩了?

蘇重身影一晃,直接沖入人群。

拳頭左右搗出,四五個壯漢頓時倒成一片。

這些人無不被蘇重打的骨斷筋折。抱著胳膊,捂著胸口,滾在地上哀嚎不止。

穿透人群,蘇重抬眼一看,頓時就發現了躲在人群中的馬三。蘇重記性非常好,他一下就想起來此人的身份。

那不正是昨天踹開小丫家門的打手嗎?原來是這傢伙在後面搗鬼!

馬三在看到錢豹衝上去的時候,就悄悄的躲在了人群身後。等蘇重抓住錢豹的胳膊,他立即就知道不好。

不等他轉頭逃跑,他就對上了一瞬冰冷的眼睛。馬三頓時如墮冰窟。

不是他反應不夠快,而是蘇重動手的速度太快。這些護院確實兇狠,但和蘇重這個貫通了十條經脈,妥妥的一流高手比起來。狗屁不是!

馬三轉頭就要跑。

蘇重怎能容這等攪屎棍子逃離?他身形陡然消失在原地。

馬三剛剛轉過身,身前就被一道黑影擋祝抬頭一看,驚的他頭髮差點兒立起來。

他不是在身後嗎?怎麼跑到了這裡?!青天白日,見鬼了不成!

冷哼一聲。蘇重拳頭像裝了彈簧一般,砰的一聲砸在馬三胸口。

馬三頓時離地飛起,噗通落地。在地上彈了一下后,滾進了那群壯漢之中。雙眼一番,昏死過去。

從外表上看去,馬三毫髮未損。可實際上,蘇重隔山拳之下,一股陰勁早已被他打入馬三胸中。

此時看起來沒事,等陰勁發作,此人必死無疑!

蘇重面無表情走過這群人。如果不是忌憚官府力量,他豈會如此麻煩。早就一拳轟死這等挑事小人!

趙家貨棧門口發生這等大事,趙大山早就聽到了消息。本打算躲在暗處看看是誰那麼大的膽子,竟然敢公然和張家作對。

等看清蘇重面貌之後,頓時大喜過望。

顧不得隱藏行蹤,急急從貨棧後院沖了出來,滿臉激潰骸吧僖!少爺!你可回來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