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二節陰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節陰謀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見到趙大山安然無恙,蘇重臉上不由露出笑容。

他從朱家莊開始一路得到的消息,讓他對趙大山的處境頗為擔心。現在看到趙大山完好無損,心裡不由鬆了口氣。

「大山,好久不見。」

趙大山滿臉的歡喜:「少爺,我派人出去打聽您的消息,這一年都毫無音訊,您到底去哪兒啦?」

蘇重掃了眼門外哀嚎不止的壯漢,眉頭不禁一皺:「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進去再說。」

趙大山也注意到了躺在地上的人。

錢豹?這不是張家的護院頭子嗎?不是說此人手段狠辣硬氣得很嗎?怎麼嚎的和個娘們似的?

他出來的畢竟晚了些,沒看到蘇重摺樹枝一般,把錢豹胳膊拗斷。不知道錢豹傷勢慘烈。

不過他和張家不對付不是一天兩天。如果不是他沒信心對付那個會鷹爪功的老頭,他也不會想著逃跑。

如今好了,少爺剛回來,就讓張家折了人手。趙大山膽氣頓壯。

「愣著幹什麼!把這些個鬧事的都給我扔開。這可是我趙家貨棧門口,不給錢,怎能讓他免費在此地躺著?1

一年多來,一眾活計被張家壓的抬不起頭。現在張家人被人收拾,那人好似還是大老闆的少爺。頓時揚眉吐氣。聽了趙大山的話,轟然應諾。

也不管那些人哀嚎求情,架住手腳,遠遠的拋出去。這一下傷上加傷,有的人受不住疼痛,立時就摔昏在街上。

趙大山對身後驟然升高的慘呼聲不聞不問,緊跟著蘇重走進內院。

讓趙大山把小丫祖孫倆安置好,蘇重這才進了趙大山房間。

「大山,跟我說說,你這裡是怎麼回事?」

趙大山按下心中激動,把這一年來的事情緩緩道出。

先是有人劫掠商隊,後來又有人直接洗劫村子。好不容易安生了半年,又來了一個不知深淺的老頭。一上來就直闖趙家貨棧,打殘數人。

「開陽縣令沒管?」蘇重眼睛一眯,其中寒光閃動。

趙大山滿臉氣憤之色:「可別提那個狗官了。他和張明達狼狽為奸,這些年不知道禍害了多少人。他早就給張明達餵飽了,怎麼會管這些事。」

蘇重哦了一聲,沒說話。他知道此時的南宋朝廷非常孱弱。皇帝昏聵,朝廷奸臣當道,下面當政的人也人浮於事。

聽了趙大山的話,蘇重並不意外。既然知道了官府是個什麼態度,蘇重心中的顧忌就少了很多。

「你手下有人受傷了?帶我去看看。」

趙大山聞言大喜,他可是知道蘇重醫術高明。一邊引著蘇重去病房,一邊介紹病情:「受傷的一共五個人,胳膊被大力抓斷,大夫已經正骨。不過好了之後,也不敢使力,等於廢了。」

蘇重走進病房,挨個查看,低頭想了一會兒。

注意到趙大山希冀目光,笑了笑道:「沒事。我配些藥膏能好的快些。在配合一些揉搓按摩之術,半年之後就會恢復如初。」

趙大山聞言大喜:「我就知道這事難不倒少爺1

幾個躺在床上的青年一臉的激動。本以為一輩子當個廢人,沒想到竟然還能恢復!真是意外之喜。全都興奮的看著蘇重。

蘇重擺擺手豪不在意:「先不提這個,給我說說那個會鷹爪手的老頭。」

趙大山臉色頓時不好看起來,讓那幾個躺在床上的病號,仔細描述老頭出手的過程。

「少爺,這人是否棘手?不如,我們先撤?」

蘇重點點頭又搖搖頭:「撤是一定要撤。我這次回來就是要問問你們,是不是要跟著我一塊走。至於那個老頭,倒不用放在心上。只要他敢來,就有他好看1

趙大山聽了蘇重的話,面面相覷之餘,也覺得全身輕鬆。

「少爺要走?」

蘇重點點頭:「不錯,我要離開終南山,去臨安府。」

趙大山表示理解,都已經和全真派鬧翻,自然不能繼續在這裡待下去。

要去臨安府?那裡可不近。

注意到趙大山的猶豫,蘇重道:「此事全憑你的意願。想跟著我走就一起。故土難離,我也會幫你擺平張家再離開。畢竟相識一常」

趙大山聽了這話反而更果決:「少爺不用說啦。其他人不好說,我這條命就是少爺給的,少爺去哪,我就去哪1

蘇重聽了欣慰的看著趙大山。心道自己果然沒看錯人。趙大山雖然資質見識不高,但忠心卻值得考驗。

……

「你看清楚了?趙大山就在趙家貨棧。」張明達緊盯著錢豹問。

錢豹雙眼充血,躺在床上,身上衣服皺巴巴。只是半天的功夫,精氣神就差了很多。

「老爺,錯不了。我親眼看著趙大山把那個小畜生迎進貨棧。就是他讓下人把我們扔在街上的1

張明達摸著下巴若有所思:「你說趙大山稱呼那個少年少爺?」

「不錯,趙大山是這麼喊的。而且看他那歡喜樣子,關係遠不了。」

張明達沉默不語。錢豹一眾護院當街被打,還被人扔在鬧市裡,損了張家臉面。他自然心裡暴怒,可他總覺得那個少年不簡單。

「老爺,趙大山這是騎在咱們頭上了。可不能放過了他們啊1錢豹從來沒栽過這麼大的跟頭。

張明達定定的看著錢豹:「馬三死了。」

錢豹頓時一驚。他們一行動手的人重傷沒死,反而引路的馬三死了?

馬三本就和那人有仇!這廝害我!死得好!錢豹瞬間就想明白,自己竟被馬三那個青皮當槍使了!

「我請族叔看了,他是被人用陰勁打死的。族叔說,能打出這種勁力的人,必然精通拳法,常人沒十年苦工練不出那股陰勁。你確定那人年紀不大?」

錢豹聽了這話知道老爺有了退意,這可以說膽小,也可以稱呼為謹慎。但他被折斷了胳膊,怎能甘心?

「老爺,那人年紀絕對大不了。頂多也就十五六歲。老爺是擔心他背後有人?」錢豹也不是傻子,小小年紀就有這等身手,說背後沒人誰都不信。

張明達點點頭沉默不語。

「老老爺是怎麼說的,他老人家不是鐵掌幫的嗎?」

張明達想了想,有些猶豫不定:「族叔說那個小子可能是個拳法天才。但在終南山下這片地界上,根本就沒有擅長拳法的人。而全真派最出名的是劍法。族叔覺得他可能不是本地勢力。而只要不是地頭蛇,鐵掌幫就不怕。」

「不對埃趙大山可是地地道道的開陽縣人埃」錢豹滿臉的不解。

「我也是因此猶疑不定。」

難道真就放過那小畜生?錢豹眼珠子一轉,決定給老爺點兒勇氣:「老爺,這件事青其實和咱們沒多大關係。」

張明達一奇:「怎麼說?」

錢豹大腦全開,絞盡腦汁的想詞兒:「老爺您想,咱們是幹什麼的?咱們是行商的啊!張家說到底就是個商家。咱們的對頭不是什麼全真派也不是什麼江湖勢力。咱們的敵人是趙大山。至於那個什麼少爺,那是老老爺該考慮的事。還有那個所謂的外地勢力,那更是鐵掌幫才需要考慮的事。」

張明達眼睛一亮:「有道理。不管是那個什麼勢力也好,還是鐵掌幫也罷。不過都是過江龍,只要不招惹身為地頭蛇的全真派,鬧得再大,鐵掌幫都會接著。不錯,不錯。行商賺銀子的事情,我們來。江湖砍人頭的事情,他們來1

錢豹狠狠點頭:「老爺這話總結的在理1

張明達拍了拍錢豹的肩膀,意味深長的道:「行啊,沒成想你這粗魯漢子,還有這等細膩心思。放心,你的仇我會幫你報的。」

錢豹渾身一震,顯然自己的小心思被張明達看了出來。不過看到張明達並不怪罪,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想想也是,這種關乎家族生存根本的事情,豈是他一個打手護院能左右。

這次看似是自己勸說成功,老爺估計早就有了想法,只不過沒下定決心罷了。

錢豹被張明達充滿深意的眼光看的渾身不自在,一時間只知道諾諾點頭。

張明達非常滿意於錢豹的畏懼神情,這代表著自己對手下有著足夠的威懾力。只要這個威懾力在,就不怕手下人耍滑頭。

走出院門,七拐八拐就來到了一處精緻小院。

站在圓拱門口想了想,張明達臉上最終露出了狠辣之色,跺了跺腳走進了小院。

正值黃昏,張前季坐在小院葡萄架下喝酒,看到張明達走進來,招招手示意他一起坐下喝。

「明達,你那群手下看完啦?」

「看完了。」張明達夾了顆油炸花生使勁嚼著,半晌才道:「族叔,那個小子不會有問題吧?」

張前季放下酒盅,低頭想了想:「照你的意思,趙大山是這幾年才崛起。這幾年江湖上最活躍的幫派,除了我們鐵掌幫,就剩下丐幫。不過丐幫不管凈衣污衣,都是乞丐。你說的可不像丐幫手段。既然不是丐幫,那就沒什麼好怕的。」

張前季喝了一口酒:「至於那個使拳頭的少年。雖說拳怕少壯,可年少力強也代表著內力弱。何況還是個十五六歲的孩子。落到老夫手裡,再怎麼天才,也得折在這裡1

嚓一聲,張前季手中的酒盅被他猛一發力捏的粉碎!

張前季不驚反喜:「有了族叔這句話,侄子心裡就有底了。晚上,我手下那些護院全都交給族叔。族叔隨便使喚就是。侄兒只要求一點,趙家貨棧不能有一個活口1

張前季陰冷一笑:「放心,一隻雞都不會讓它活著。」

「族叔到時候儘管動手。我已經通知了縣令,據說開陽縣外大山匪光頭彪,今晚要來洗劫縣城。縣城的門現在就已經關了。趙家貨棧的人,一個都別想出去。他們全都得死在光頭彪手裡1

張前季哈哈大笑:「明達手段高明。只是謊稱山匪,不僅堵住了別人逃跑,還遮掩了行動。」

張明達一張胖臉笑眯眯:「族叔,我可沒說謊。今天晚上,光頭彪是真的要來。而且,趙大山還會給他開門獻城1

張前季頓時一驚,好毒辣的心思!為了對付個人,竟然敢私通山匪,縱匪劫掠!山匪入城,這得死多少人?!

這真的是個商人?怎麼比老子這個刀頭舔血的江湖人還狠!

死了還要給人安個臭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