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四節滅門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節滅門2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開陽縣外,二十多個騎馬大漢聚在一起。

這些人衣服各異,多破舊不堪,但人人腰間卻都別著刀,臉上滿是兇狠之色。

領頭之人一米八的個子,即使坐在馬匹上,也讓他比別人高出一頭。

此人是個大光頭,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個和尚。這正是白山大匪——光頭彪。

「大哥,張胖子不會耍咱們吧。要是讓人給包了餃子,後果可不妙。」一人驅使馬匹,走上前來小心翼翼的問道。

光頭彪眉頭緊緊皺在一起,雙眼一眨不眨的盯著遠處黑沉沉的開陽縣城。

「不怕,進城之後,你就帶著十個兄弟去堵住他家門。等我們搶完了一起走。如果他敢耍花樣,你立刻就衝進去殺光張家人1光頭彪兇狠道。

那人嘿然一笑:「聽大哥的。張胖子真要敢有小心思,就讓他給咱們陪葬1

這群人全都是亡命之徒,殺人害命毫不手軟。聽了這話,轟然應諾。

遠處開陽縣城突兀閃出一道火光。

光頭彪咧嘴一笑:「城門開了!兄弟們,是吃肉還是喝西北風,全憑咱們手段!跟我一起沖!白山借糧1

「白山借糧!白山借糧……」

二十多人縱馬奔騰,呼啦啦沖向開陽縣。

……

張前季怒火中燒,自從他做到了飛鷹堂執事,就從來沒吃過這麼大的虧。死死的盯著蘇重,張前季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大意了!

真沒想到這小子功夫這麼好。

之前他還因為對方年齡,頗為輕視。但此刻被蘇重一拳轟退,他立刻收起了小視之心。

他大腦前所未有的鎮靜。他是百戰餘生的老江湖,知道不能小看任何一個對手的道理。

想到剛才自己魯莽的衝擊,張前季大為懊惱。心裡那點兒殺死天才的扭曲慾望,頓時被他掃的乾乾淨淨。

看來這幾天被張明達奉承的有些自大了!若是在鐵掌幫,周圍全是肅殺環境,斷然不會如此大意。

張前季收拾好雜念,微微弓腰,雙手成抓一前一後的放在胸前。眼中一片冰冷,定定的看著蘇重。

「我倒是小瞧了你。下面你就不會那麼好運了。」

看到張前季如此快速的壓下怒火,恢復鎮定,蘇重頗為訝異。果然不愧是經驗豐富的江湖一流高手。

從剛才交手的瞬間,蘇重就斷定,這老頭和他一樣,是個貫通了十條經脈的江湖一流高手。

蘇重咧嘴一笑,有實力打起來才有意思。

張前季一聲低沉冷喝。身影騰空飛起,雙臂展開,兩腿收縮,猶如一隻大鳥撲向蘇重。

到了蘇重深淺,一手成抓猛然探出。

嗚嗚嗚……

空氣中陡然響起一陣低沉嘯聲。

張前季幾乎眨眼間就從天而落,蘇重死死的盯著空中的身影。

右手握拳,倏然向天擊出。

丹田內氣翻滾,竄入右臂。氣到勁出,六股陽剛勁力立時糾纏在一起,像是一條條鋼索緊緊纏縛而成的鐵鎚。

鏘!

拳頭和烏青利爪相撞,竟然發出金鐵交鳴之聲!

一股尖銳的勁力從拳面傳來,好似銳利的兵器,直直切入筋肉之中,讓人疼痛難忍。

蘇重不驚反喜。

好鷹爪!

內氣波濤一般鼓入右臂,鋒銳勁力頓時被一波又一波的內氣化解。

張前季縮成一團,拳爪相擊,他好似一個球,倏然彈起。

也不落地,雙臂伸出猛然一震,身體在半空滴溜溜一轉,已然調整好方位。

嗚嗚沉嘯又起,竟然再次凌空下擊!

蘇重大喝一聲:「來得好。」

左臂向天轟擊,鐵拳再次撞上鷹爪!

鏘!

一股比之前足足強悍了一倍的勁力鑽入蘇重左臂。

鋒銳依舊,卻更加渾厚!

張前季再次團成一團,憑空旋轉。

鏘鏘鏘!

一連三擊,他每一次彈起,高度都會降低一些,而鷹爪攻擊的速度則越來越快。

鏘鏘鏘……

連續五次攻擊,快若奔雷,到了最後竟然和啄木鳥一般,對著蘇重連連擊打!

蘇重雙手血肉模糊。儘管他隔山拳勁力剛猛。可他並未練過任何外家硬功,直接對上張前季練了半輩子的鷹爪。頓時被撕開皮肉。

不僅如此,蘇重雙臂麻木不堪,竟然快要沒了知覺!

蘇重心中滿是讚歎。

張前季鷹爪勁力鋒銳,蘇重早有猜測。

可隨著攻擊展開,他爪勁竟然越來越渾厚?!鋒銳不減之下,張前季的鷹爪,頓時從鋼針,變成了帶著尖銳槍頭的大鎚!

張前季雙手交叉,狠狠按向蘇重,陡然一聲大喝:「死吧!鷹十1

蘇重雙全奮力上頂。

轟!

這一擊的勁力竟然比前九擊的合力還要大!幾乎瞬間,蘇重雙腳就陷入土中,直沒膝蓋!

張前季臉上帶著勝利的笑容。

所有人都以為他的鷹爪手擅長擒拿,且勁力鋒銳。一抓之下,碗口粗大叔就能抓斷。

可只有和他交過手的人才知道。他的勁力確實鋒銳,但最大的特點卻是雄厚。

本來因該是機敏巧變銳利無雙的鷹爪手,竟然被他練出了鐵砂掌的剛猛霸道!

不知有多少江湖好手,被他這凌空十擊轟死!

別人只看到他把敵人撕碎,卻從沒人注意。凡是被他撕碎的敵人,內臟必然粉碎!

這全都是被他震碎的!

小子,縱然你天才無比,可在老子連續十次轟擊之下,我不信你能保全!

低頭看向爪下蘇重,張前季突然一愣。

不對!這小子怎麼還笑的出口。

張前季心裡陡然升起一股不詳之感。

蘇重猛然抬頭,對著盡在咫尺的張前季咧嘴一笑:「轟說完很爽啊!到我啦1

張前季渾身一片陰寒。

不好!有詐!

不等他抽身撤退,蘇重被壓在胸前的雙手往下一縮。

緊貼在一起拳爪之間,頓時出現了四指寬的空隙。

隔山拳!

十二股勁力勃發。剛猛霸道的陽勁為表,陰柔毒辣的陰勁為里。濤濤大力悍然砸入張前季體內!

張前季立時被轟上半空,翻著跟頭遠遠摔了出去。

砰!

不偏不倚,他再次砸在了牆上同一個位置,震起一圈更大的塵土。

噗通,從牆上落在地上。灰頭土臉的張前季掙扎幾下,終於沒能坐起來。

噗!

一口混合著破碎內髒的鮮血吐出,張前季橫死當場!

蘇重創造基礎拳法,推演勁力變化。總結出了十二中陰陽勁力,六陰六陽。結合《摧心掌》隔山勁力,用《大伏魔拳》以氣御拳之法統御。終於有了如今的隔山拳。

他那一拳之下,十二中勁力瞬間通過張前季雙臂,進入他的內腑之中。陽剛勁力和陰柔勁力猛然爆發,立時就摧毀了張前季的臟腑。

「少……少爺。」趙大山臉色煞白,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院子里的嘶吼聲完全靜止。他們全都被兩人激烈險惡的搏鬥驚在當常

此時張前季身死,好似是點了開始按鈕一般,所有人頓時行動起來。

趙大山一方士氣大振!十三太保沒受傷的八個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舉起腰刀。

「殺1

他們練得,本就是殺氣凜然的《殺戮刀法》。此時氣勢旺盛,沖入人群。就像虎入羊群,平日里囂張跋扈的張家護院一觸即潰。

三十多人竟然在一個照面,就被殺傷大半。

趙大山眼中精光灼灼:「不要留手!殺光他們1

八人得了命令,更是瘋狂,刀刀如催命閻羅,鮮血噴射斷手齊飛。

「跑啊1不知誰喊了一聲,張家護院再也不負來時兇狠,轉頭就要逃跑。

卻不知這隻能加快他們死亡。八個太保跟隨趙大山三年,早就殺人見血。此時打發了性子,看到有人跑,立時就追上去。一刀就把逃逸之人砍翻在地。

不一會兒,張家護院就被八個人全部砍死。

蘇重站在原地,雙手垂在身側,滴滴答答的滴血。

他的雙手皮肉早就被張前季抓爛。

趙大山見蘇重雙手恐怖模樣,大驚失色。驚呼一聲,快步走向蘇重,想要給蘇重包紮傷口。

剛走到距離蘇重兩米處,噗通一聲,陷進了地里。竟然和蘇重一樣,雙腿入土直沒膝蓋!

趙大山穩住身形,滿是驚異的看著地面。伸手往地上一撈。被夯實的地面,竟然和麵粉一樣,一抓就抓起來一把粉末!

這……這……

趙大山滿是不可置信的看著蘇重。

他知道自家少爺神秘莫測,功夫肯定不差。可沒想到剛才那快捷的交手之中,竟然會造成這種結果!

八個太保此時正雙手扶膝,氣喘吁吁,看到蘇重周圍土地竟然成了粉末。頓時驚的張大嘴巴,幾乎連喘氣都給忘了!

他們實在沒想到,剛才兩人之間的交手,竟然爆裂如斯!

特意夯實的地面都成了這樣,那要是打在人身上?

八個人齊齊打了個寒顫。以後絕對不能違逆少爺!

蘇重從半徑兩米的圓形粉末區域中一躍而出。心中頗為慶幸,幸好他創出了隔山拳,懂得隔山勁力。

正因如此,他才能把張前季的剛猛力道盡數轉入地下。要不然,成粉末的可能就是他自己了。

轉頭看向趙大山在內的九人:「可還能再戰1

趙大山哈哈一笑:「能1

他的拳頭今晚還沒開利市呢!

八個太保舉起腰刀,拍的胸口啪啪響。「敢為少爺效死1

蘇重嘿然一笑:「既然張家想要滅我們滿門,那就不要怪我們心狠手辣1

「殺!殺!殺1八個太保情不自禁,扯開嗓子怒吼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