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五節滅門3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節滅門3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抽出腰間長劍,當先跑出趙家貨棧。

趙大山心中陡然生出一股血氣,莫名其妙的激動的發抖。

「兄弟們!張家不給我們活路。我們也不要手軟。以牙還牙,跟著少爺沖1

三步並作兩步走,緊緊的跟隨蘇重腳步,衝上大街。

蘇重不知道張家地址,走的並不快,他還需要趙大山指路。

跑過兩條街,卻突然看到城中火光大放。

伴隨著白山借糧的響亮口號,一片轟隆隆馬蹄踏地的聲音,從對面長街上傳來。

蘇重突然停住腳步,轉頭盯著巷尾黑暗處。

趙大山臉色難看:「沒想到白山光頭彪真的來了,我還以為是張家故弄玄虛呢。」

他臉上帶著憂色:「少爺,光頭彪二三十號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兇徒。看來開陽縣城有難了。」

「大哥,我們自己都差點兒死了,你還管別人幹什麼。先去砍了張胖子再說1身後太保吆喝道。

趙大山聽著越來越近的馬蹄聲,臉上憂色更重。他對於開陽縣城遭劫心有同情,但他最擔心的還是自己一行人。

看到蘇重停下腳步,他就猜到,自家少爺鐵定要對付這群人。

可身後八個太保連連砍翻三十多人,體力大幅度損耗,對上兇悍匪徒,後果難料。

「少爺,咱們是不是暫避一下。兄弟們體力不夠,魯莽對上,恐怕損失不校」

蘇重站在長街中央,緊盯著街尾。對趙大山的勸阻理也不理。

趙大山見蘇重不為所動,咬了咬牙,心道大不了死在這裡。反正自己的命也是少爺救得。雙手握拳,丹田內為數不多的內氣,盡數灌入雙臂經脈。

他習武時間太短,年齡頗大又資質不好,三年時間不懈修鍊。也只不過貫通了手臂上的兩條經脈。

此時有了拚命心思,趙大山也不說話,低頭默默準備。

「白山借糧1

黑暗的長街陡然亮起一抹光華。

十餘個騎著馬的大漢從黑暗中衝出,人手一具火把,照的山匪的臉上光陰斑駁,更顯兇悍。

當頭之人,正是一個光頭大漢。雙眼銳利,在火光照耀之下,充滿侵略。

光頭彪帶著手下在街上縱橫。他多次打家劫舍,早就有了經驗。

豪門大戶不搶,他們有家丁護院,不好得手。平民百姓不搶,不是因為仁慈,而是他們沒油水。

真正搶掠的是那些有著大宅子,但卻又不是很大的人。這些人多是商戶,有錢且戶小人少,正適合他么快速劫掠。

趙大山所在的趙家貨棧,是商家雲集的地域。進城之後,光頭彪立即帶著一半人手沖向此地。

他一進入寬闊長街,就看到十餘人舉著火把,拿著腰刀站在路中央。

光頭彪先是一驚,看清對方人手之後,不僅不怕反而哈哈大笑。

他本以為是張明達耍的花樣,看到領頭的竟然是個白凈少年。頓時放寬了心,眼中全是輕蔑之色:「難道是我光頭彪的名號不夠響亮,竟然有人趕來截殺我?」

也不停馬,遠遠對著蘇重喊道:「你這白白嫩嫩的兔兒爺,也趕來擋我的路1

說罷一夾馬腹,馬速更快,竟是要直接把蘇重撞死!

趙大山臉色一變:「少爺快躲1伸手就要去抓蘇重衣袖。

奔馬高速撞擊之下,足有千斤力道。真要撞上,不死也得殘廢!

蘇重不為所動。他什麼難聽的話沒聽過,怎麼會因人辱罵動搖心志?

長劍一震,身形陡然消失在原地。

趙大山一下抓了個空,渾身一個激靈。

完啦!

蘇重身影一閃就衝出七八米開外。肩頭一晃,長街之上竟然出現了五個蘇重。

五個一模一樣的蘇重站成一排,牢牢把住長街,拉著五條長長的黑影,悍然沖向十餘騎馬山匪。

光頭彪心裡頓時一驚。

大半夜裡,猛然看到一個人變成了五個人。常人定然以為眼花鬧鬼,說不定直接就給嚇癱在地。

可他能夠縱橫開陽如此久的時間,不是傻子。

高手!輕功卓絕的高手!

不好,這兔兒爺是在嚇唬人,動搖軍心。

餘光一掃,緊跟身後的山匪,果然臉露驚駭神色。

遇到這種變故,光頭彪不僅沒有減速後退,反而沖的更快。

高高舉起厚背大刀,一聲暴喝:「殺1

他知道,如果自己退縮了,身後一群人就真完了。只有更狠,才能有一線生機!

行軍打仗,講究士氣軍威。發起衝鋒之後,只要領頭之人悍勇,後面的人往往會跟著往前沖。

光頭彪不會行軍打仗,但多年搶掠,卻知道自己的帶頭作用!

身下馬匹猛然一彈,更加快速的沖向蘇重。

管你是不是武林高手。我十多人一起砍下,滾滾刀陣,任你武功再高,也得死!

本有些遲疑的山匪,被光頭彪一聲暴喝衝散了恐懼。熱血頓時衝上腦袋,齊聲暴喝。

「殺1

蘇重眼神冰冷,看著迎面而來的山匪。

氣勢確實兇悍,可那又怎樣。

內氣從丹田內鼓出,分入雙腿和雙臂。

蘇重不僅沒有退縮,反而再次提升速度。

閃電刺!

嗡!

五道身影沖入人群,長劍竟不約而同的消失在空氣中!

光頭彪臉上滿是獰笑,厚背大刀裹挾勁風,狠狠砍向蘇重。

刀鋒輕易略過蘇重脖頸。

光頭彪臉色大變,他一下竟然砍空!

這是虛影?!不好!

光頭彪心中警鈴大作,他多年廝殺,生死之間頗為敏感。

幾乎本能的,身子往前一趴,抱住馬脖子。

可他動作終究慢了,背部脊椎陡然傳來一股涼意。好似被人放了一塊寒冰,直入骨髓。

光頭彪雙眼一凸,下半身頓時沒了知覺!

轟隆顱…

馬匹奔行而過,蘇重身影陡然充滿山匪間縫隙,旋轉騰挪一掠而過。

趙大山如墮冰窟。鋪面而來的兵鋒,讓他險些窒息。

本以為躲過了張家算計,沒想到卻又遇上如此災厄!

腦袋一片空白。

他渾渾噩噩,眼見山匪騎馬衝到眼前,本能的躲到街旁。

回過神來之後,怒從心頭起。

要給少爺報仇!

可當他怒瞪向山匪之時。

卻發現山匪下餃子一般,噗通噗通從馬上摔下。

趙大山目瞪口呆,轉頭看去,蘇重竟然安然無恙的站在長街中間!

少爺!

趙大山大喜。

在看向山匪,卻發現馬匹之上竟然一個人都沒有,全都栽在地上,沒了聲息。

「少……少爺!他們……都死啦?」趙大山結結巴巴。

自家少爺好大的殺性!

「去補刀,收戰利品。」蘇重對八個太保道。

又轉頭對趙大山道:「去把光頭彪拖過來。」

八人一愣,臉上頓時滿是喜色。

紛紛衝過去抓住馬韁繩,馬匹可是相當不菲的財物。看到地上有沒死的山匪,立時補上一刀。

趙大山依言走入人群,找到光頭彪。他那油光發亮的大光頭太過顯眼。

注意到他似乎雙腿不能動,趙大山把光頭彪手裡的刀踢開,拉著他的腿,不管他的喝罵,直接拖到蘇重身前。

「告訴我,張明達和你有沒有關係。」蘇重開口問道。

他本來是想刺死光頭彪,沒想到竟然被他意外躲過致命傷口,只是被刺中了脊椎。但此時他也已經廢了。

光頭彪明白自己的下場,根本就不理蘇重,對著蘇重破口大罵。

蘇重眉頭一皺,長劍一震,立時劃開了光頭彪的脖頸。

「上馬,去張宅。」

蘇重隨便跳了一匹馬,讓趙大山在前面引路,快速沖向張家大宅。

他們今晚的任務可是要滅張家滿門。這裡只不過是個小插曲。

還沒等他們走到張家,遠遠就看到了衝天火光。

「少爺,他這是也被搶了?」趙大山遲疑不定。

張家不是和白山匪有聯繫嗎,怎麼連張家也劫掠?

他哪裡知道,光頭彪不信任張明達。派了一半人手去堵門。

張明達哪裡會想到如此變故。他的護院都交給了張前季,張家大宅防衛空前虛弱。

那些悍匪見自家兄弟在外劫掠,本就心裡不平衡。見了這個軟柿子,頓時不顧什麼交情,直接開搶!

等到蘇重等人來到張家大宅,就看到了門口處,一個撲倒在地的肥胖身影。

趙大山臉色一變,神色複雜的蘇重道:「少爺,那就是張大山?沒想到竟然死在了山匪手裡。」

沒能親手殺掉張明達,趙大山頗為遺憾。

透過打開的朱門,張家大宅裡面一片混亂。

「去殺光這些山匪。張家其他人就不要動了,但所有財貨必須帶走。」蘇重對幾人吩咐道。

「是1八個人頓時躍躍欲試。

馬蹄一縱,直接衝進了張家大院。

頓時,喊殺聲響起一片。

蘇重沒再理會。把《殺戮刀法》練的純屬十三太保,對上這些山匪,兼職如砍瓜切菜。根本不用蘇重擔心。

他頗為疲憊的回到趙家貨棧,一頭扎進了自己房。

先是和張前季猛烈動手,又全力出手瞬間擊殺十多山匪。蘇重精力損耗非常大。現在停下來,頓時覺得渾身酸軟,丹田內氣幾近乾涸。

回到貨棧房間,蘇重調息半個小時之後,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等到再次醒來,已經是清晨時分。

院子外面亂糟糟,蘇重推門出去,馬上被趙大山發現。

快步走到蘇重身前,趙大山臉上滿是喜色:「少爺,這次我們發了1

蘇重眉頭一挑:「怎麼回事?」

「少爺你知道我們從張明達那肥豬家裡抄來多少銀子嗎?」趙大山眉飛色舞,眼裡充滿血絲,顯然熬夜所致。

「足足十萬兩啊1他臉上滿是感慨:「這還只是從地下密室里發現的現銀。他張家還有大批的田產土地,如果都加起來,差不多有數十萬兩啦!咱們奔波兩三年,賺了三四千兩銀子,已經覺得了不起。哪知這張肥豬竟然如此的肥啊1

蘇重頗為意外:「這麼富?」

趙大山狠狠點頭:「就是這麼富。」

蘇重呵呵一笑:「富了好,咱們這也算劫富濟貧。」

趙大山哈哈大笑。

蘇重頗為欣喜,沒想到臨走了,還發了一筆橫財。

「大山,值錢的東西我們都帶走。至於張家的土地,就不要了。」

「不要了?那地可不少。」趙大山頗為踟躕。他還沒見過摞成一打的地契呢。

蘇重斜睨一眼趙大山:「你以為張家就一個張明達?他還有宗族呢。那東西就是個禍害,你難道想要告訴別人,昨晚搶了張家的人是你,而不是光頭彪1

趙大山頓時一凜,狠狠一拍腦門:「我糊塗了。」

蘇重點點頭,沒苛責:「儘快處理好事情,今天我們就走。」

「這麼急?」趙大山吃驚道。

「開陽縣出了這麼大的案子,還留在這裡等著讓人收拾嗎?狗官在怎麼狗,他也是個官。真要一紙通緝捉拿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趙大山連連點頭:「我知道了少爺,我立馬就去讓他們收拾行囊。」

「多買幾輛大車,反正咱不缺馬。」

趙大山咧嘴一笑:「好1

只是馬,昨晚就收了二三十匹,這又是一大筆財富。

蘇重看著樂呵呵的趙大山。心道果然是人無橫財不富。不怪那麼多人作姦犯科當強盜。這種橫財實在是太刺激。

老實人趙大山都刺激的一夜沒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