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六節臨安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節臨安府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中午時分,趙大山已經收拾好了行囊。一行人買了十輛大車,八輛車坐人,兩輛車拉著財貨食物。

在開陽縣人滿是疑惑的眼神中,轟隆隆的出了開陽縣。沿著大路向南方奔去。

趙大山騎馬趕上蘇重,滿是羞愧道:「少爺,屬下辦事不利。願意跟著咱們走的,只有十三護衛以及他們的護衛。請少爺責罰。」

蘇重怪異的看了他一眼:「你有什麼罪過?再說,這些人還少,我都嫌多?照我的意思,只帶著你一家子人走。這麼一群人跟著,有什麼用?」

趙大山臉上滿是尷尬。他想起來啦,在自家少爺眼中,被他頗為依仗的十三個護衛,一直都是不入流的貨色。

「怎麼小丫祖孫倆也跟著來了?」蘇重疑惑道。

趙大山更尷尬:「這不是少爺帶會來的人嗎?」

蘇重翻了個白眼。我帶回來的人,也沒說要帶到臨安去啊?

從終南山到臨安,路途遙遠,兩三個月不一定能到地方。蘇重本來是想盡量減少跟隨人員,這才讓趙大山遣散貨棧家叮

可沒想到還是帶出來不少。

十三個人算上家眷,都有四五十口人了。

趙大山騎馬在一旁,不知道說什麼好。

「你通了幾條經脈了?」蘇重問道。

趙大山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兩條。」

蘇重嘆了一口氣。

趙大山脖子都羞紅了。

「這麼點兒人,幹什麼都掣肘。」蘇重懶洋洋的坐在馬上,隨著馬匹前進,身體自然起伏。

內氣順著雙腿流入馬匹體內,讓他整個人好似黏在馬上一,。一點兒都不覺得顛簸。

自己的身份特殊,他來這個世界,就是為了掠奪世界法則。

以前蘇重以為只能通過自己提升修為,實力強橫后溝通天地,慢慢偷齲就相當於,把自己修成一根天線。接受這個世界的規則,然後傳給破界珠。

可自從玉碑出現之後,蘇重發現自己學習醫術,好像也對這個破界珠有些作用。就像他學習鍊金術,能夠促進破界珠進化一樣。

知識是先人對自然天地的認識描繪。裡面蘊含天地至理。可並不是所有知識都對他有用。

他上次跑到了煉金世界,搜集的就是鍊金術知識。

射鵰世界是武俠世界,搜集的自然是武功知識。

搜集天下武學!

這就是蘇重今後要做的事情。

轉頭看向懶散的坐在馬上的八個彪形大漢。

這些人經過蘇重訓練,加上藥膳補充。已經沒了瘦弱青年的形象,一個個全都是膀大腰圓的大漢。

如果去戰場搏殺,鐵定能殺敵奪功。但江湖搏殺,這些人根本不夠看。

「都下馬,跟著跑。」蘇重淡淡道。

八個青年一愣,接著跳下馬匹,依言開始奔跑。

趙大山臉上滿是喜色。心道少爺雖然看不上這些人,但也沒有完全放棄。

八個太保也充滿欣喜。

他們能有今天地位,完全是蘇重訓練的結果。如今蘇重又要訓練他們,這代表著能夠獲得更強大的力量。幾人怎會拒絕。

殺過人,見過血,他們已經無法恢復道普通人的生活。這也是他們不顧家人勸阻,跟隨蘇重離開的原因。

就像是人工飼養的猛獸。一旦見血,心底里的野性戾氣就會激發。

可想要在殘酷的江湖上活下去,必須有強大的實力。

轉頭看向身旁趙大山:「你也下去。」

趙大山臉色一苦,不得不跳下馬,隨著眾人小跑起來。

「我勸你們一篇輕功,你們一邊跑,一邊練。」

蘇重不理會幾人驚喜,開口便突出一大篇文字。

連說五遍,知道他們都記牢之後,就開始讓他們嘗試。

蘇重騎著馬在一旁悠哉遊走的走著。實際上卻把意識縮進破界珠,開始修鍊全真內功。

同時用玉碑鎖定幾人,查看幾人的三維掃描圖,不停地記錄數據。

蘇重耐著性子教幾人功法,可不是發善心。

這篇輕身功法可以算作《登天梯》的一個分支。蘇重將它叫做《千里訣》。

表面看起來,只不過是一套方便長途趕路的輕功身法。實際上卻是一種能夠修鍊內功的功法。

這是蘇重的一種嘗試。

《凌波微步》不僅是高妙輕功,同時能修鍊內功,獨步天下。

蘇重不斷完善《登天梯》,就是奔著這個目標去的。

《千里訣》就是他的一種嘗試。

借鑒了全真內功的導引練功的特色,蘇重把內功修鍊和輕功結合起來。

一邊修鍊輕功,一邊修鍊內功。

雖然比較粗糙,但經過了玉碑推演,基本已經完成,差的就是實踐。

蘇重自然不會拿自己作實驗。

眼下這些人不正是實驗材料?

傍晚時分,由於走的匆忙,計劃不周,錯過了住宿的地方,只能在荒野中安營紮寨。

好在準備好了帳篷等一應工具,不用蘇重動手。趙大山就指揮眾人拉起帳篷,準備做飯。

八個太保跑了一下午,累的和死狗似的。

不僅如此。《千里訣》可是煉化精氣,修鍊內功的妙法。

耗費了大量能量,此時早就飢腸轆轆,都覺的自己能吃下去一頭牛。

蘇重挨個檢查了這些人的進度,不過沒什麼進展。

他也不失望,畢竟才第一天。八個太保本就沒修鍊過內功,此時也看不出什麼變化。

倒是趙大山本就身具內力,一下午功夫,內氣竟然已經增漲了一絲。都趕得上他修鍊三天的額效果了。

蘇重對這個效率挺滿意,不過沒下定論,畢竟只有他一個人。

吃飯的時候,八個太保狼吞虎咽,一個人足足吃了三個人的飯量。

趙大山走到蘇重跟前,苦笑道:「少爺,這麼吃下去。咱們準備的三天的乾糧,一天就沒了。準備的肉乾,就吃了這一頓飯。」

蘇重不以為意:「讓他們吃。以後每到一處地方,立即補充食物,多買肉。沿途還要打獵,不能斷了肉食補充。只要能練出內功,不怕花銀子。」

他對錢財根本就沒怎麼在意過。以前力量小,只能龜縮全真派。讓趙大山幫忙賺銀子,是不得已的辦法。

但現在他已經貫通了十條靜脈。以他的修為,可以算作江湖一流高手。

沒銀子?

不是有劫富濟貧嗎?

蘇重對此表示毫無壓力。沿路走過去,他不信沒有為富不仁的地主。

在他看來,這就是一群自動提款機網點。

趙大山苦笑,不過只能答應。心裡不由安慰,沒事,還有十萬兩銀子打底呢。

不過半個月後,趙大山就沒那麼安心了。

「少爺,這才半個月,咱們已經花了一萬兩銀子啦1趙大山滿是肉痛。

他辛辛苦苦倒騰山貨,三年才賺了三四千兩的銀子,已經覺得好了不起。

沒想到跟著蘇重趕了半個月的路,只是吃飯就花去了一萬兩。

這也太浪費了吧。

蘇重卻毫不在意:「沒有這一萬兩,你能用半個月的時間打通一條經脈?沒有這一萬兩,你手下這些人,能修出內氣?」

趙大山無言以對。以前聽說窮文富武,還不以為然,現在他切實感覺到了這句話的含金量。

半個月來,八個太保連帶他在內,每噸飯必然要吃下五個人的飯量。而且還用大量的藥材沐裕甚至專門炮製葯膳進補。

一萬兩銀子,大半都花費在了藥材上。

蘇重不理會趙大山,閉上眼睛進入破界珠內,整理今天搜集起來的數據。

八個太保修鍊出內氣,代表著《千里訣》的初步成功。

下一步改進方向,主要在於提高內氣提煉效率,和增加輕功速度方面。

不管怎麼說《千里訣》都是一部輕功身法。

能有這次成就,其中大半的功勞要歸於重陽遺刻。

《九陰真經》對內氣運用的闡述,對蘇重啟發甚大。

仔細鑽研《移魂大法》、《九陰神爪》等功夫,蘇重對《九陰真經》越發渴望。

「不愧是能夠引起天下爭奪的神功。射鵰世界就在圍著它打轉。這本經書應該類似煉金之門和十尾,是世界規則的具現之一。」蘇重若有所思。

只要能夠拿下它,研究透徹,定然收穫巨大。

……

三個月後,臨安府。

蘇重一行人終於到了太湖之盼。

看著眼前波光粼粼的湖面,蘇重長出一口氣。

「以後,我們就要在這裡紮根了。」

趙大山走到蘇重身後:「少爺,咱們是不是要在城裡買一處宅子?」

「買。如果沒有合適的,就自己建。」

趙大山面不改色:「沒問題。」

反正錢多。

一路上,蘇重瘋狂花銀子的速度,和瘋狂搶銀子的速度已經讓趙大山麻木。

清理山匪,劫富濟貧。

現在他們那十輛大車,有兩輛裡面裝的全是金銀財寶!

「對了,買艘船,要大船。」

趙大山果斷點頭,毫不遲疑。

蘇重決定來臨安府不是一時興起。

一方面為了躲避全真派,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臨安府是射鵰世界一處特殊地方。這裡有一座歸雲庄,將來會有場大戲在這裡上演。

而且太湖之中有不少大島可以住人。

蘇重想要搜集天下武學,要建立一個基地。太湖中的島嶼,就是他準備好的地方。

只靠他一人搜集武學,效率太低。建立勢力,集中眾人的力量去做事,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