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七節計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節計劃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房間內,蘇重盤膝而坐,仔細體悟之後丹田內氣。

「三月苦修,終於再次貫通兩條經脈。到此為止,十二條經脈已經全部貫通。下一步就是要打通任督二脈,準備進階先天了。」蘇重仔細思量。

從終南山到臨安府,一路上蘇重可沒閑著。

試驗《千里訣》之餘,他把所有時間都用在了《全真大道歌》上。

在全天候修鍊法的作弊下,他終於把這門功法修鍊到了極致。打通了全身十二條正經。

等到他內氣積攢道一定境界,一舉突破任督二脈之後,就能夠進階先天,成就天下絕頂高手。

「我現在剛剛貫通經脈。內氣不急著修鍊,緩一緩,讓身體適應一下暴漲的內氣。而且《全真大道歌》修鍊到了頂峰,想要在往後修鍊,只能自己摸索。」

貫通任督二脈之後,想要繼續往下修鍊就要繼續打通奇經八脈。

江湖上涉及到奇經八脈的武學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說罕有聽聞。

《九陰真經》因此顯得越發珍貴。那可就是闡述修鍊奇經八脈的絕頂秘法。

「王重陽能夠力壓其他四絕,說明的境界遠不是先天初階。這麼一來,《先天功》這個名字就有意思了。說不得,它就是一門講解先天修鍊的功法。」

蘇重心裡有些遺憾。

他現在可以說是完全判出了全鎮。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全真派放棄了繼續通緝他的命令。但兩者之間的矛盾鐵定是結下了。想要正大光明的得到《先天功》千難萬難。

強逼?

蘇重暗自搖頭。全真七子可不是那麼容易動搖的人。

「南帝一燈好似也會《先天功》,而且他們段家的一陽指似乎也不差。說不得要好好操作一番了。」

蘇重眯起眼睛,慢慢思量。

靠他自己全天下的去搶秘籍,絕對是愚蠢的決定。

「先不急。趁著穩固修為的這段時間,先把手裡的功夫練上來。順便組建我自己的勢力。到時候傾巢而出,不信那老和尚不就範。」

南帝一燈人品心胸俱佳。不過正因為如此,就顯得迂腐。

蘇重不算什麼壞人,但也絕不是好人。如果一燈願意和他等價交換,蘇重絕對拍雙手歡迎。如果他不同意,蘇重不介意使點手段。

啪啪。

兩下敲門聲把蘇重驚醒。

「少爺,您在嗎?」趙大山站在門外小心翼翼道。

「進來吧。」蘇重收攝心神,緩緩道。

趙大山推門而入,手裡拿著些票據,走到蘇重身前道:「少爺,這是咱們這處宅子的地契。還有,已經按您的吩咐,買了一艘大船。」

蘇重結果地契,掃了一眼,就放在旁邊。看到趙大山欲言又止,蘇重開口問道:「大山,有事?」

趙大山一驚,忐忑開口道:「少爺,咱們雖然帶了不少財貨。但這毗鄰湖畔的大宅子,也著實花費了不少銀錢。又買了一艘大船,這銀子花出去如流水,不是長久之計埃」

蘇重點頭,讓他繼續說。

趙大山心頭振奮,繼續道:「少爺,你看咱是不是把貨棧開起來。雖然臨安沒有山貨,但趁早開始做些買賣,有個進項也是好的。」

蘇重詫異的看了趙大山一眼:「大山,你能有這想法,非常不錯。」

沒想到以前那個忠厚獵戶,也有了現在的見識。

趙大山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少爺不說我瞎胡鬧就好,咱們就這麼辦?」

蘇重搖搖頭:「銀子自然要賺,但要改一改路子。貨棧只是小打小鬧,要干,就干一票大的。」

他這一路上早就有了想法。

想要組建勢力搜集武學,離不開錢,難道全靠它自己一個人去偷去搶?這不是長久之計。找到一個持續的銀錢來源才是正經。

伸手從身後拿出一沓紙,遞給趙大山之後道:「這是我寫的一些章程,你按著上面的計劃,去建立玉樹商會。該花銀子的地方就花。賬房,掌柜,特別是護衛,都要招齊。」

趙大山接過紙張,上面密密麻麻寫滿字跡。

「少爺?咱們以後賣酒?還有魚鬆?少爺,什麼是魚鬆啊?」趙大山大略看了看,心裡非常震驚。

上面寫滿了整個商會的詳細構架。各種職位人員,他們的職能等等寫的一清二楚。需要他做的,只是招人把這個框架補充完整。

翻過一頁,看到上面的字,趙大山渾身一震。

鹽?

「少爺,咱們要賣……賣私鹽?」不怪趙大山心懷忐忑。

販賣私鹽可是殺頭大罪,一旦被抓住,可就死定了。

蘇重不滿的看著惶恐不已的趙大山,開口訓斥道:「你慌什麼。沒看到我把賣鹽的計劃放在了最後面嗎?就是你現在願意去賣鹽,我也不讓你去。」

趙大山仔細看文件,果然發現了賣鹽需要好幾年之後才開始,心裡略略放鬆。

接著有心裡發苦。早賣晚賣,不還是都要干這殺頭的買賣?

蘇重眉頭不由皺起。趙大山雖然這幾年眼界開闊不少,但依然還有局限,看來以後還得物色人手。

「不要慌,按照我的計劃去實施就好。只是酒和魚鬆就能夠賺到一大筆銀子。有了這些錢,就能搜羅起大批江湖武者。到那時,打通關節,販賣私鹽一點兒問題都不會有。」

什麼東西最賺錢,在古代,自然是鹽鐵糧食這些東西最賺錢。

可想要干這種買賣,必須要有足夠的手段勢力。

「等我把武者勢力建立起來,把持住江南黑道。到時候販賣私鹽,誰敢出聲?就憑那積弱已久的朝廷?他們自顧不暇,哪裡有功夫管我。」蘇重暗暗想到。

這幾天冥思苦想,他心裡已經漸漸有了眉目。

他要建立兩套體系。

明面上的玉樹商會,暗地裡的武者勢力。

商會賺錢,武者勢力就是保護桑兩者聯合,就能給蘇重帶來巨大力量。這就相當於糧食和兵。有兵有糧,蘇重不去造反,但稱霸江湖,不難!

「你先去按著計劃建立玉樹商會。還有,找一些當地人,讓他們領著你們,把太湖各個島嶼都給我探測一遍。我有用。」說完揮手讓趙大山離開。

「商會好說,只要灑出銀子去。設定好嚴格周密的規章制度,在建立一套監督體系,就不怕出亂子。倒是武者勢力有些難辦」

蘇重皺眉想著。

他現在可以算作江湖一流高手,但還不是頂尖。想要依靠現在這身實力稱霸江湖,不現實。

「不怕,先慢慢來。第一步就是稱霸太湖,掌控臨安府。」

蘇重暗自下定決心。

「只是如何掌控這些江湖桀驁之人?」蘇重又皺起了眉頭。

俠以武犯禁,這句話充分說明了江湖人不服管教,隨心所欲的特性。

「得想個控制江湖人的手段。」

三屍腦神丹、豹胎易筋丸、生死符這等名字立即充斥蘇重腦海。

他最看好的自然是生死符。這種功夫施展簡單,可運用起來卻神妙無比。

生死符是運用陰陽二氣的變化,將一律異種真氣打入他人體內,攪亂對方身體陰陽五行。從而引發麻癢疼痛等癥狀,以此控制他人。手段看成酷烈。

「即使知道原理,想要憑空造就,千難萬難啊?」蘇重皺眉嘆息。

《全真大道歌》修出來的內氣中正平和,不偏不倚。而且道家內功,對陰陽平衡之道頗有研究。想要改變自身內氣性質到不難。可內氣進入別人體內,段時間內好好說,時間長了就會逸散。根本無法實現生死符的妙用。

「這裡面肯定有其他奧秘是我不了解的。」蘇重喃喃自語,想了一會兒之後,蘇重不得不放棄。

「以我現在的能力憑空創造生死符不現實。得像個別的法子。我腦中倒是有不少毒藥配方,下工夫鑽研一番,到有機會研究出類似三屍腦神丹的毒藥。」

他雖然經歷過笑傲世界,但當時他只顧著修鍊武功,根本就沒那心思搜集天下知識,自然沒有三屍腦神丹的配方。可以說是一大損失。

「對了,《九陰真經》內的《移魂大法》頗有妙用。如果能在他人潛意識中,種下忠心或者恐懼的種子,就能大大提升對這些江湖草莽的控制力1

蘇重決定從這兩個方面入手。

「還是自己培養的人用起來放心埃怪不得那些名門大派看不起江湖幫派。聚合起來的人,怎麼都比不上從小培養起來的人忠心。凝聚力不夠,就是一盤散沙。不過也不怕。現在我實力弱小,可以慢慢來。自己培養和搜羅其他武者雙管齊下。總能把這勢力建起來。」

這些事情做起來不簡單,不過蘇重並不畏懼。

他歷經三個世界,對於成立這種幫派,或者建立商會,都有一定的經驗。火影中還成立了一個頗為嚴密「破組織」。有一套現成的體系給他借鑒。

再說,他也沒有爭霸江湖的心思。他要的事武功秘籍,要的是登峰造極。

「等到趙大山探查完太湖島嶼,選一處隱秘島嶼,就可以破土動工,建立基地。」

蘇重在腦中把計劃過了一遍。

「基地的安全和隱秘是重中之重。必須提高基地的防禦力。」

回想射鵰劇情,蘇重很快有了方向。

黃老邪的奇門遁甲,還有歐陽鋒的驅蛇之術。兩種方法都是增強防禦的不二法門。其中奇門遁甲尤其神妙。

蘇重把目光看向了不遠處的歸雲庄。

「陸乘風似乎就特別擅長奇門遁甲,歸雲莊裡面就有奇門遁甲陣法籠罩。我居住太湖附近,豈能錯過這種神妙秘法?」蘇重嘿然一笑。

他不需要陸乘風教導,只要能夠把歸雲庄的設計圖紙拿過來。他有破界珠推演,蘇重不信自己學不會奇門遁甲。

「先練武功。尤其要是輕功《登天梯》。最好把《螺旋九影》、《蛇行狸翻》融入進去。而還在其上的《橫空挪移》也要盡量鑽研。等我輕功有所成就,就去探一探那歸雲庄。」

「還有那太湖水盜。我想要稱霸太湖,這些人可就是一大阻礙。說不定以後要較量一番。」

蘇重把今後的事情仔細的捋順。閉目進入破界珠,全力改進《登天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