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八節歸雲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節歸雲庄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蘇重一心改進《登天梯》,把重陽遺刻中《螺旋九影》、《蛇行狸翻》、《橫空挪移》,這三部頂級輕功,反覆琢磨。

他如今把全身十二條正經全部貫通,這些輕功修鍊起來一點兒也無阻礙。

越是研習,蘇重就越發覺得《九陰真經》的珍貴之處。

這三部輕功,無一不是對內氣的精妙運用之法。

蘇重領悟以氣御劍的奧秘,窮思數月才創出閃電刺,這陡然加快劍法速度的招式。

可重陽遺刻之中,內氣運用千變萬化,功用更是讓蘇重興奮不已。

他一門心思的閉關練功,全不知時間流逝。

臨安府,卻因為蘇重的安排,起了不小的漣漪。

初始之時,臨安府中多了一家玉樹商會。門口掛一木牌,木排上雕刻著一棵鬱鬱蔥蔥的大樹。

除了了旁邊的商家,誰也沒有注意過這家商號。

可半月之後,這家商號從官府買到經營釀酒的權利之後。立即就推出了一種美酒。

此酒不僅清冽見底,而且濃香撲鼻,更有淡淡葯香蘊含其中。入口綿綿,喝下肚中,又讓人渾身發暖,對身體大有裨益。

正因此,這種被稱為瓊漿玉釀的美酒,剛剛面世,就引起臨安府中酒客的追捧。

一壇美酒,甚至能賣到百兩銀子。玉樹商會頓時成為了一家炙手可熱的大商會。

不是沒人打這家店的主意。可上門鬧事的青皮,無一不被十三個大漢打的骨斷筋折。其兇狠之處,登時讓臨安府為之一靜。

歸雲庄。

陸冠英匆匆跑進房間,臉上帶著焦急之色。

陸乘風坐在輪椅之上,正在小酌。看到兒子如此慌張,頓時皺起眉頭。

「冠英,何事慌張?難道忘了我教你的,時刻都要保持鎮定嗎?1說道這裡口氣已經有了呵斥的味道。

陸冠英被這一喝,立即站定,長吸一口氣,穩定心神。

他跟著枯木和尚習武,年輕好鬥。這些年連連收複數家太湖水盜,平日里頗為威風。但他卻對自家不會任何武藝的父親頗為畏懼。

「父親,咱們的人被玉樹商會的人給打了。父親,您說該怎麼辦?」陸冠英老老實實的道。

「你想怎麼辦?」陸乘風不答反問道。

陸冠英頓時露出真實想法:「自然是打回去。咱們歸雲庄稱霸太湖,豈有被人打了不還手的道理?1

他年輕氣盛,聽說手下被人打的骨斷筋折,立時大怒。如果不是怕陸乘風責罰,特意回來請示,他早就帶著人打上門去了。

陸乘風面色一沉,重重的放下手中酒杯:「打打打!你就知道打,學了武功,難道你也成了無知莽夫?」

陸冠英一愣,被罵的懵了。平日誰招惹了歸雲庄,不都是要去找回來的嗎?他心裡頗不服氣,梗著脖子不說話。

陸乘風被自己兒子氣笑了:「你還不認錯。我問你,玉樹商會不過是經商做買賣。既然是商人,最重的便是和氣生財。即使霸道一些,也不會無緣無故的給自己招災。你就沒去問問,玉樹商會的人為什麼打人?」

陸冠英喏喏,不知如何應對。

陸乘風看這,更是生氣:「你沒弄清楚來龍去脈,就敢擅自挑起爭端,就不怕被人給賣了嗎?1

「誰敢1陸冠英手裡緊緊握著長劍,大有一言不合拔劍就殺的意思。

「誰敢?你是豬腦子嗎?那玉樹商會的瓊漿玉釀出了名頭,自然有人覬覦。那些人不想自己動手,攛掇你的人去找人家麻煩。如果成了,那自然能得到酒方子。如果不成,歸雲庄和玉樹商會之間必有衝突。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道理你不懂?1陸乘風說道這裡依然聲色俱厲。

陸冠英並不笨,只不過年少氣盛,被手下的那些水盜恭維的久了,心中驕氣難免。此時被陸乘風點破關竅,頓時冷汗涔涔。

陸乘風見兒子已經明白其中問題,也不再深究:「既然明白了,那現在你要如何?」

陸冠英低頭想了想道:「父親,咱們靜觀其變?」

陸乘風點點頭:「自然是要靜觀其變。不過事情卻不能就這麼完了。」

陸冠英眼睛一亮,心道這才對嘛。別人都欺負到我歸雲庄頭上了。不管到底是誰占理,先找回場子再說。

「你讓人盯著那個玉樹商會,弄清楚他們的來歷。如果有什麼大來頭,就送上名帖上門拜訪。他們經商肯定要走太湖水路。從我們家門口過,這過路費自然不能少。如果沒什麼靠山,找個理由,打殺了便是。也讓這臨安府的頭頭腦腦們知道,我們歸雲庄確實不想鬧事,但也不是誰都能當槍使的1

陸冠英狠狠點了點頭,覺得自己果然還是太過稚嫩。如此棘手的事,在父親手中,也不過幾句話的問題。

「孩兒知道怎麼辦了。您就瞧好了吧。」

……

蘇重閉眼站在院子中間,丹田內氣鼓動,陡然睜開眼睛。

哈!

數道身影陡然從他身體內飛出。憑空一轉,整個院子里頓時多了七個蘇重。

只一下竟然幻化出來八個身影!

吐一口氣,蘇重停下腳步,七個身影化作青煙消失。

「還是差一道,不過這也就差不多。」蘇重心裡帶著淡淡的遺憾。

不是蘇重不勤奮,而是時間太短。任何一項功夫,想要練到絕頂都需要大量時間。高超悟性也只不過是減少這個時間。蘇重能用一月時間,把功夫練到這個階段已屬不易。

「《螺旋九影》和《蛇行狸翻》大體吃透,且融入《登天梯》之中。如此一來,只差《橫空挪移》。」

到了這個時候,《登天梯》早就變的面目全非。從最初的淬鍊身體的動功,變成了一部不折不扣的頂級輕功。

長途奔襲,有日漸完善的《千里訣》。近戰騰挪,融合《金燕功》等三部輕功,蘇重不懼任何人。

「輕功可以暫時放下。想要打通任督二脈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需要大量時間不斷嘗試。今後要在招式上下功夫啦。」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蘇重大半時間都在全真派。受到全真思想影響,對內氣格外重視。

而且他自己對內力也頗為重視。三個世界下來,他對內力有著自己的獨特理解。

不管是查克拉,還是賢者之石,或者是現在的內力。都是一種能量。能量充足,就能夠施展出奇妙招式。

就像在火影世界一樣,他利用封印術,時刻吸收自然查克拉補充消耗。就像是有了一個無限能量來源。

正因為如此,和宇智波斑之間的戰鬥,他完全是不顧性命的硬耗。拼的就是超強恢復力,靠的就是海量的查克拉。

此時內力陷入瓶頸,蘇重不會鑽牛角尖。他正好需要一段時間來積累武學知識,夯實武道基矗

「《九陰神爪》、《破山拳》、《奪命劍》還有各種秘術。不想不知道,仔細一想,需要參悟修鍊的功夫可不少。」蘇重帶著淡淡的滿足感想到。

這麼多東西不僅不讓他反感,反而讓他頗為興奮。

「少……少爺……」趙大山目瞪口呆的站在門口,有些不知所措。

他剛走進院子,立即就看到了八個一模一樣的蘇重。頓時驚在當場,到了此時才反應過來。

摸了一把額頭汗珠,趙大山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

自家少爺果然不是簡單人。這功夫怎麼和分身仙法似得?!

「有事?」蘇重疑惑問道。他可是交代過,如果沒事情,不能打擾他練功。

趙大山咳嗽一聲,收起臉上驚訝,肅容道:「有人找我們商會的麻煩?」

蘇重眉頭一挑。十三太保經過他的調教,已經領悟內氣。加上凌厲狠辣的《殺戮刀法》,妥妥的江湖三流高手。竟然還有他們應付不了的事情?

「對頭是誰?勢力很大?」如果不是勢力龐大,趙大山不會來找自己。

果然,趙大山凝重道:「是太湖上的人?」

蘇重心裡一跳:「太湖水盜?」

「少爺知道?」趙大山說的含蓄,沒想到蘇重竟然知道,苦笑一聲道:「是他們。我打聽過,這些人橫行太湖,不過倒也並不霸道。只要交上過路費,就不會招惹過路商家。而且還保證不被其他家騷擾。也算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吧。」

蘇重冷哼一聲:「沒想到竟然收保護費到我頭上來了。」

趙大山偷眼瞧了一眼蘇重,小心翼翼的道:「少爺,咱們初來乍到,是不是……」

蘇重知道趙大山的意思。他們剛到臨安府,手底下的刀兵也只有十三太保可堪大用。

但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是數量不知凡幾的太湖群盜。

蘇重沉吟片刻,心頭突然一動:「你說太湖水盜不止一股?」

趙大山奇怪的看了蘇重一眼:「自然不是一家。如果一家子霸佔了太湖,這不是要造反嗎?就和草寇似的,每一處山匪不都是佔據一個山頭嗎?占的多了,可不是好事。」

蘇重不理趙大山。他可是清楚記得。在射鵰世界中,歸雲庄已然統合了整個太湖水盜。

「現在看來,還沒到歸雲庄最鼎盛的時期。好,實在是太好了。只要不是鐵板一塊,就有可趁之機。」

想了片刻,蘇重抬頭問道:「招惹我們的是哪一支水盜?」

「是歸雲庄。據說他們手底下共有三十六座水寨。其他幾家都被死死的壓在下面。」趙大山如實道:「不過……」

「不過什麼?」蘇重看著面帶不解的趙大山。

趙大山不再自己苦惱:「我們剛來這裡,消息並不算靈通,可是偏偏卻很快就找到了歸雲庄頭上。我還專門打聽過,知道歸雲庄真實底細的人並不多。我琢磨著,是有人特意給咱透露的消息,似乎有什麼算計。」

蘇重嘿然一笑:「臨安府可真是夠亂的。」

趙大山頗為頭痛。蘇重提供的瓊漿玉釀酒方子確實高明,一開賣,就給玉樹商會帶來巨大收益。可也引來了臨安府的本地勢力覬覦。

「先不急。我先去歸雲庄探探底。」蘇重對趙大山道。

他本就有試探歸雲庄的想法,沒想到不用他動手,對方竟然先招惹上了他。

「嘿,有了理由,萬一動起手來,也就沒什麼顧忌啦。」蘇重對黃老邪的奇門遁甲之術非常好奇。

「倒是不是真的這麼奇妙。」

「對了少爺,太湖上的島我們已經探查過了。大小島嶼有四五十座,您是不是找個時間去看一看?」

「好。你去準備好船,等我從歸雲庄回來之後,立刻就去。」蘇重興奮道。

這可是關乎他未來根基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