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三十九節奇門遁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節奇門遁甲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歸雲庄距離蘇重現在所住的大院其實並不遠。

按照趙大山給出的地址,蘇重很快就來到了這座臨湖依山而建的大莊子。

遠遠從外面看過去,庄內樹木掩映,鬱鬱蔥蔥。其上更有淡淡雲氣飄蕩不散,真有一種神仙境地的感覺。

「歸雲庄。其中這個雲字,大概就落在這些稀薄雲霧上。就不知道這是自然現象,還是奇門遁甲的妙用。」

蘇重對歸雲庄越發好奇。左右見無人守衛,運起《登天梯》,化作一抹青煙,鬼魅般竄入歸雲庄中。

剛一進入,蘇重並沒什麼特殊感覺。只是各種樹木多了一些,樹林之間,有著縱橫交錯的小路。

他想要探究奇門遁甲的妙處,不急於橫衝直撞。很是悠閑的在莊子內閑逛。

陸乘風自信陣法卓絕,常人難以在陣法之中行走。整個莊園外圍陣法之內,並沒有人守衛。這給蘇重提供了極大的便利。

他不緊不慢的走著,眼睛四處打量,仔細查看周圍布置。

走著走著,蘇重就開始覺得不對勁。

怎麼心裡有種急躁感覺?

難道這陣法還能影響人的精神?心頭一凜,蘇重收起小視之心。

他之前對陣法多有猜測,認為因該是通過精妙的布置,影響周圍的光線聲音等信息,達到迷惑五感的目的。

但感覺著心中陣陣煩躁,蘇重不敢大意了。他立即把意識縮回破界珠,頭腦為之一清。

竟然不知不覺,就著了道?!

看來陣法中果真有奇妙處。難道通過陣法,真能夠引動天地之力?

蘇重隱隱興奮起來,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如果能夠用陣法引動天地之力,學會了陣法,他對整個世界的了解,肯定會上升一個大台階。破界珠說不定也會因此大有進益。

蘇重立即把進入歸雲庄內后的影像調集出來。不看不知道,一看卻不禁驚呆祝

他發現,竟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被陣法影響。在某些轉彎處,蘇重竟然毫無所覺的轉入另外一條道路。

如果不是破界珠的特殊探查效果,即使他再走一遍,依然會被周圍的光線聲音等誤導。

太好了!蘇重不驚反喜。

只要把陣法吃透,就能給在未來的基地島嶼布置一套。有破界珠幫忙,肯定比歸雲庄更厲害。有這種防禦大陣,基地絕對是固若金湯!

破界珠的探查效果,大部分依仗的是外界的身體。但破界珠也有著獨有神妙。有著更加透徹的掃描檢測功能。不然也無法對自己,還有他人身體進行內視。

《千里訣》之所以如此快速的整合完成,這種透視功能起了絕大作用。

有破界珠指引,蘇重也不怕迷路。在歸雲庄內,一路橫衝直撞。有的時候明明發現是陷阱,蘇重也會走進去看看。

反正能出的來,不怕。

時間推移,不知不覺中,蘇重竟然已經在歸雲庄內轉了一天。日頭竟然已經西斜了很久。

玉碑前,上下左右不斷看著整個歸雲庄奇門大陣,蘇重滿意的笑了。

「有了這份詳細地圖,花些時間,一定能夠把它徹底搞明白1

蘇重決定先回去,至於探查歸雲庄的事情,現在已經不重要了。

只要把這陣法吃透。

歸雲庄引以為傲的防禦體系,對蘇重來說就和紙糊一樣。想什麼時候打進去,就什麼時候打進去!

蘇重根據破界珠內的提示,按照一條正確的道路往庄外退走。

一道聲音陡然在蘇重耳邊響起。「小友既然來了,又何必這麼著急走呢?」

猛然轉身,一個坐在輪椅上頗顯老態的中年人,突兀從一片密林之中轉出。

「陸乘風。」蘇重肯定道。

「小友知道在下?」陸乘風眉毛一挑。

他心智絕頂,要不然也學不會黃老邪的奇門遁甲。依仗高明手段,即使沒有露出武功,依然能夠收服太湖水寨橫行一方。可實際上知道他的人並不多。

他已經觀察了蘇重很久,發現蘇重似乎懂奇門之術,又好似不懂。在歸雲庄內轉了一天,一點兒都不受陣法干擾。若是常人,早就被滿布陣法的異力搞的心煩意亂了。

這讓陸乘風拿不準。但正因為如此,更不能放任蘇重離開。臉上恢復沉靜,陸乘風試探問道:「小友懂奇門遁甲?」

「不懂。」蘇重如實回答。

陸乘風顯然不信:「小友既然來了,在下豈能怠慢,何不入內一坐。」

蘇重有些不耐煩,他真沒把對方放在眼中。更不想和他磨磨唧唧。

「陸乘風,不要說廢話,我要走,你能奈我何?」

陸乘風一滯,臉色頓時陰沉起來:「既然小友不給面子,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蘇重能夠在奇門大陣之內來去自由,給了他極大的不安。這種人,他怎會放過!

右手一抖,一道黑影無聲無息飛出,直指蘇重胸口。

蘇重肩頭一晃,憑空出現兩個身影。

暗器從其中一道身影胸口穿過,直直切入一株桃樹榦中。

八卦鏡?果然是黃老邪門徒!

幾乎在暗器飛出的瞬間,陸乘風的輪椅快速滑動。眨眼間就來到了蘇重身前。雙掌連續拍出,左拍一下右拍一下,空氣中一瞬間就幻化出十多個掌影。好似片片花瓣飛舞,明明是殺人害命的毒手,卻有種讓人賞心悅目的魅力。

落英神劍掌!

「好掌法1蘇重不躲不避,一拳平平搗出。

破山拳!

蘇重對招式的追求歷來講究簡潔凌厲,不管你招式如何變幻,我只一拳過去。

他這一拳看似普通,其中卻蘊含著十二道陰陽勁力。一旦被打中,勁力入體,立即就能震碎對方的臟腑。

陸乘風臉色一變,蘇重白玉般的拳頭讓他感覺似乎有一座山壓過來一般。

手掌變化,十數掌印輪轉變化,對著蘇重的拳頭不斷拍擊。每一次觸碰,就像蜻蜓點水,一沾即走毫不戀戰。

十多掌下去,蘇重的拳頭竟然被他帶偏!

砰!

一拳打中一株碗口粗柳樹榦。嚓一聲,柳樹頓時斷成兩截。

陸乘風看著斷口處稀爛的木屑,額頭立時冒出密密麻麻汗珠。心裡大呼僥倖,好在變招及時。不然被這一拳打在胸口,豈不是要了老命?

他本以為蘇重年紀不大,內功不高。仗著桃花島功夫精妙,拿下蘇重手到擒來。可一交手,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對方內力之深厚,竟然遠在他之上。就是從娘胎開始練,也不該有如此深厚內力啊!

退!必須退!只要推入奇門大陣,他就有足夠的手段周旋。

蘇重可不管陸乘風如何想。他察覺到了落英神劍掌的精妙之處,哪裡會放過這麼好的一個活靶子。

身形展開,緊隨著不斷後退的輪椅。拳頭再次化作玉色,直直搗出。

陸乘風臉色一變,顧不得手推輪椅,雙掌連續拍出。

層層疊疊的掌印向著蘇重飛去,好似波濤一般,一浪高過一浪。

蘇重拳頭擊中那一片掌影,立時就像陷入泥淖中一樣。

拳頭打中掌印,立刻就能把它打碎。可每打碎一個掌印,拳頭上的勁力就會削減一分。等到把所有掌印貫穿,對上陸乘風雙掌之時。

力量竟然少了一半還多!

蘇重眼中精光大方。

砰!

拳掌相交,借著蘇重拳勁力,陸乘風退的越發快速。

只是一下交手,他已經感覺氣血翻湧。內氣在體內翻騰,險些控制不住!

不是陸乘風內力少,實在是蘇重內氣太多。他可是憑藉海量的內氣,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時間,硬生生貫通了十二正經!

陸乘風左轉右轉,輪椅在樹叢土石之間好似游魚,靈活的不像話。

如果是旁人,早就被他甩掉。

可蘇重最出色的功夫就是輕功,而且有破界珠鎖定,陸乘風想跑也跑不了。

身形一閃,再次追上陸乘風。

破山拳!

轟!

蘇重拳頭再次被陸乘風導向一旁,轟碎一座大石,揚起漫天灰塵。

砰砰砰……

一連串巨響在歸雲庄內響起。

蘇重化身拆遷工。美麗靜謐的歸雲庄頓時被蘇重破壞的不成樣子。

耗費了陸乘風半輩子的奇門大陣,就這麼被蘇重一頓拳頭給拆了大半。

喀拉!

陸乘風身下輪椅散碎成塊,他狼狽倒在地上,卻依然兇狠的瞪著蘇重。

「小畜生,要殺要刮悉聽尊便,為何如此戲弄我?1開始時還不覺得,越到後來他越發覺得明顯。蘇重根本就沒有全力出手。

好似根本不是在殺他,而是專門為了破壞他的歸雲庄大陣。

「落英神劍掌不錯,只不過你練得還不到家。」

滿臉憤恨的陸乘風臉色一滯:「你認識?」

「天下五絕之一,黃老邪的絕技,我當然認識。」心裡卻暗道,如果不是知道你的底細,我哪裡知道這功夫的名字?

陸乘風聽聞此話,頓時露出自豪神色:「我的功夫,不及黃老前輩萬一,如果對上他,你必死無疑1

他被黃藥師驅逐出師門,心裡尊重,卻依然不敢承認師徒關係。

「嘖嘖,我是真心佩服黃老邪教徒弟的本事。你說你都這樣了,竟然還念著他的好?」蘇重饒有興趣的道。

縱觀整個射鵰世界。凡是黃老邪的徒弟,不管是性格如何怪異狠毒,但無一不對黃老邪尊敬有加,忠心耿耿。

陸乘風冷哼一聲不說話。

「怎麼,覺得有黃老邪撐腰,我不敢對付你嗎?」蘇重臉色轉冷。

陸乘風著臉不說話,心裡卻忐忑不已。他根本不認識蘇重,只是一交手,就到了這種田地。命運如何,實在無法預測。心裡著實希望蘇重能夠顧忌黃藥師的名聲。

黃藥師性子出了名的古怪。儘管陸乘風已經被逐出師門,如果蘇重真的殺了他,一旦黃老邪知道,肯定要來找他麻煩。

蘇重並不怕黃老邪,但他此刻卻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側耳傾聽,蘇重已經聽到了一陣嘈雜聲音傳來。蘇重嘴角一翹,滿含深意的看著陸乘風。

「你不怕死,那你怕不怕兒子死?」

這句話一出,陸乘風險些氣炸了肺。

「你敢1

蘇重不說話,只是笑盈盈的看著他。

陸乘風頓時覺得這張笑臉是如此的可惡!

他精於計算,正因為如此,身體元氣損耗過快。人到中年就一副老態。他就陸冠英一個獨子,想要再有所出,已經不太可能。

蘇重此話立時打在他心中軟肋之上。

陸乘風咬牙瞪著蘇重好半晌,就在蘇重快要失去耐性,忍不住動手殺人之時。陸乘風長嘆一口氣:「說吧,你到底要我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