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一節玄武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節玄武堂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玄武堂是鐵掌幫十大分堂之一。坐落在太湖旁邊,為的不是發展江湖勢力,而是方便打探朝廷動向。

自從上任幫主上官劍南進入鐵掌幫后,由於其等同於叛逆的特殊身份,使得鐵掌幫對朝堂動作尤其敏感。

玄武堂臨太湖而建,靠近臨安。就是為了方便打探消息。

方誌年四十多歲,個子不高只有一米六。人長得精瘦,但雙眼有神。不顯的瘦弱,反而有種精明強悍的感覺。

縮在寬大的虎皮靠背椅上,方誌年正襟危坐。無形中散發出一股懾人氣勢。

「歸雲庄真的動手了?」方誌年對著何彪認真問道。

「不清楚。不過手下兄弟來信,玉樹商會的船走在太湖上,沒人敢動。歸雲庄可不就是把玉樹商會給收了嗎?」

方誌年眼睛微微眯起,若有所思。

何彪臉上帶著焦急神色:「大哥,好幾個月過去,玉樹商會的生意越發大。現在整個臨安府,有幾個人不知道瓊漿玉釀的名頭?!我甚至聽說,就連官家也在喝這種酒。甚至有將其列為貢酒的消息傳出!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就這麼便宜了那死瘸子?1

方誌年沒理何彪,反而看向坐在下方首位的一個中年文士,一臉誠懇的問道:「吳先生怎麼看?」

吳先生一身白色衣衫,四方臉唇上留著兩撇濃密鬍鬚,舉止儒雅頗為穩重。他不懂武功,但手段不凡,深得方誌年看中。

這些年玄武堂時刻面臨朝廷的威脅,卻又能穩步發展。而且在鐵掌幫十大堂口中,牢牢佔據第三的位置。這位吳先生功不可沒。因此很多關係到玄武堂前程的大事,方誌年都會詢問他的意見。

「堂主,按照何兄弟的消息來看,歸雲庄即使沒有收服玉樹商會,雙方也必定達成了某種協議。沒想到蘇州城裡那幫商人搞風搞雨,最後卻便宜了歸雲庄。」吳先生臉上帶著諷刺道。

「別管什麼風雨了。吳先生,你就說咱們要不要打?」何彪長得五大三粗,性子急。動手時猛衝猛打,但讓他動腦筋卻千難萬難。

吳先生呵呵一笑:「何兄弟不要著急。打還是要打的。以前歸雲庄收攏了太湖水盜,我們可以不管。畢竟我們之間沒有利益衝突。而且咱們在水上的勢力已經夠大,不需要這些烏合之眾。但玉樹商會不一樣。明眼人都知道這是一棵搖錢樹。咱們鐵掌幫身為江南第一大幫,豈有放過的道理?堂主,你說呢?」

方誌年端坐虎背大椅之上,聞聽此話眼中精光一閃而過。

「既然如此,那就打。」

何彪一臉喜色:「早該如此。哪裡還用商量。我這就去召集兄弟。」說著就要不怕出大廳。

「站住1方誌年喝道。

何彪不明所以的摸著後腦勺:「大哥,還有事?」

方誌年不說話。吳先生卻先笑了:「何兄弟還是那麼勇猛。打是要打,不過不能這麼魯莽。據說歸雲莊主雖然不會武功,但卻精通奇門遁甲之術。整個歸雲庄被陣法籠罩,和鐵桶一般。別說是十個八個,就是你帶著數百兄弟衝進去,也不見得能全身而退。」

何彪滿臉的不以為然。他可不管什麼陣法不陣法,誰要敢反抗,砍他丫就是!

「吳先生可有辦法?」方誌年不動聲色問道。

吳先生淡然一笑:「不過是一座烏龜殼罷了。他能躲在裡面,他那三十六座水寨的人卻躲不進去。即使能躲進去,難道還能永遠不出來?堂主只要打掉太湖水寨,歸雲庄就是沒牙老虎。翻不了天。」

方誌年露出森寒笑容:「吳先生所言正合我意。既然決定動手,就要斬草除根!何彪聽令,把兄弟們放出去,給我仔細打探那三十六座水寨的情報。要殺就要殺乾淨!太湖水盜?很厲害嗎?」

「得令1

何彪大聲應答。

……

姑山島。

此時的島嶼已經大變模樣。從外面看不出來,但深入島嶼后就會發現,整個島嶼上布滿各種植物。而且變得更加有序,多了很多碎石小徑。看起來更加賞心悅目。

大島中心有一座小山,名字叫做姑山。

半山腰處有一處平台,像是一把座椅,背靠姑山。

此時,平台周圍被淡淡煙雲籠罩,平台以下山坡長滿茂密大樹。有的本來就長在此處,更多的是蘇重移植過來。為的就是布置蘇重設計的奇門大陣。

數月修建,三十六個水寨人手全力發動,陸乘風已經按照蘇重的指揮,把姑山島大陣修建了三分之一。籠罩姑山山腰的淡淡霧氣,便是陣法的功效之一。

平台空間頗大,七十二個年輕人兩人一對,捉對廝殺。這些人手中清一色細劍,輾轉騰挪之間,身形如電。而且劍法狠辣,招招直擊對手要害!

這正是少了最後一劍的奪命十三劍。

蘇重端坐在這些人前方,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些大汗淋漓的年輕人。看似在關注這些人練劍,其實是在心裡思考自己的武道之路。

他現在內氣充盈,並且貫通體內十二正經。由於全真內功的特殊性,隨著他的修鍊,內氣總量依然在緩緩提升。只不過沒有沖脈之法,蘇重很難打通任督二脈。只能靠水磨工夫堆疊內氣,讓內氣慢慢把任督二脈磨開。

笑傲世界裡面,蘇重依靠的是劍法頓悟,成功打通任督進階先天。

但現在他沒了當時心境,無法練成《奪命十三劍》最高境界。老路已經走不通。他只能想其他辦法。

要麼自己琢磨,要麼搜集天下武學,借鑒他人沖脈方法。這是蘇重組建勢力的原因之一。

有玉樹商會這棵搖錢樹,蘇重有了充足的啟動資金。他現在要給自己的勢力打造一支有生力量。面前著七十二個人就是陸乘風幫他搜羅來的種子。

作為打手的存在,不需要他們未來有多高的成就,只需要他們能夠殺敵。奪命劍法殺氣肆意,正適合用來訓練這幫未來死士。

不僅如此。蘇重一直對奪命十三劍念念不忘,這畢竟是他在笑傲世界武功集大成的作品。

蘇重不打算放棄,他要重新修正奪命十三劍。

眼前這七十二個人既是他為自己培養的死士,也是他試驗劍法的小白鼠!

陸冠英站在蘇重身旁,看著場中身形如鬼魅般的七十二個人,眼中滿是艷羨。

蘇重斜睨對方一眼:「想學?」

陸冠英立即點頭,一臉恭敬道:「乞求師傅傳授奪命十二劍。」說完之後,眼睛再次忍不住的看向場間廝殺的七十二人。

初來姑山島,陸冠英心中滿是怒氣。蘇重年紀和他相仿,卻緊緊鉗制住了他們父子。一向心高氣傲的陸冠英非常無力,進而不服,怒氣縈懷。

他和眼前七十二人一起上島,知道那些人將會被培養成死士。陸冠英心中未嘗沒有看笑話的心思。他一直不服,倒蘇重有何作為。三個月過去,他眼睜睜看著七十二個不會武功的年輕人,從普通人變成了江湖三流武者。不僅全部產生氣感,而且掌握了一手絕頂劍法!

來之前,他憑藉功夫,一個人能放到他們十個。可三個月後,他竟然一個人都打不過!

每天看著七十二人捉對廝殺,他都會不自禁的把自己放在對立面,思考如何應對。可時間越久,陸冠英心中恐慌越甚。他發現,和這些人對抗,他竟然只有赦一個結局!

和這些人的劍法相比,他在枯木那裡學來的功夫,根本不好意思拿出手。特別是在修鍊出內氣之後,劍法一出陰風陣陣。森冷之氣,竟然能夠讓周圍溫度。憑空降低一大截!

「奪命十二劍可以稱得上頂級劍法,只要你肯花時間去慢慢修鍊,一定能夠貫通十二條經脈,成為江湖一流高手。不過,它有一個隱患。」蘇重眼中閃過一絲古怪。

陸冠英本就對蘇重頗為畏懼,此時被蘇重盯著,頓時覺得心裡發毛:「什麼……什麼隱患?」

蘇重嘿嘿一笑:「不舉1

陸冠英臉色大變!

「你還要學么?」蘇重一臉戲謔道。

陸冠英額頭冷汗涔涔。他知道奪命十二劍恐怖,卻沒想到竟然這麼恐怖。這……這簡直就是太監功夫!

他哪裡知道,奪命十二劍的藍本,本就是葵花寶典,妥妥的太監功夫!

「不過只要把這套功法練到頂峰,就會恢復生育能力。總體來說還是不錯的。學吧?」蘇重充滿誘惑的道。

陸冠英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打死他都不會學!

在看向長劍七十二個大好青年時,陸冠英臉上已經不是艷羨,滿滿的全是同情。

七十二個太監?

大手筆!

陸冠英忍不住的一個哆嗦。再看蘇重的目光,越發覺得心裡沒底。誰能想到一套絕頂劍法裡面,竟然會有這種副作用!貌似自己修鍊的隔山拳也是高明拳法啊?!

「師傅,那……隔山拳不會也有隱患吧?」陸冠英顫顫巍巍的問道。

「你說呢?」

陸冠英頓時覺得後頸發涼。

這該死的師傅!好陰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