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四十五節方誌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節方誌年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何彪瞳孔陡然一縮:「好輕功1

他心思電轉,瞬間就想明白眼前一幕的原因。這不是什麼鬼魂,是對方身法太快,快的留下了虛影!

周圍之人恍然大悟。心道原來如此,恐懼之感稍稍消散。

何彪心中焦急,他沒想到竟有一個輕功高手埋伏在這裡。順勢碾壓的想法已經無法實現。

眼角餘光一撇,就剛才那一會兒功夫,他就已經損失了快有二十多人。

訓練有素!這些人是勁敵!

抬頭看向站在不閱蘇重,何彪一咬牙。

只有快速解決這個領頭之人,才能破解當前危險局面。

心思一定,何彪不再猶豫,雙手緊緊握住刀柄。身子前傾,兩步間就再次衝到蘇重面前,長刀狠狠斬向蘇重頭顱。

唰!

刀一劈而下,依然過身而毫髮無傷!

眾人心中不由再次一緊。

這真的是輕功?

砍中一次不受傷可以解釋為輕功。可每次砍到,都和虛影似得,這還能是輕功?!

何彪心中焦急,他明顯感覺到了士氣衰落。

全力催動丹田內氣。貫通的十條經脈中,內氣鼓盪。本就勢大力沉的厚背刀,越發氣勢逼人。

左一刀右一刀,一瞬間何彪就連連揮出八刀。滾滾刀鋒瞬間變成一張駭人刀網,死死籠罩住蘇重的身影。

「去死吧1

內氣全力運轉,大刀都不禁發出嗡嗡之聲。

可刀網過處,蘇重身形依舊完好無損。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讓何彪渾身打了個寒顫!

難道真的遇到鬼了?!

到了此時,就連他也不禁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判斷。

他見過輕功高手。他們堂主方誌年,一旦全力展開身形,就能幻化出一道殘影。

可一個人站在面前,不見他做什麼動作,竟然整個人像是空氣,水中月鏡中花,怎麼砍都不受傷?!

這……

「耍完了嗎?該我了吧1

蘇重邁步向前,內息運轉之下,頓時出現九道身影。

九道身影牢牢把何彪包圍在中間。青鋼劍緩緩伸出,像是慢動作一般,紛紛刺入何彪體內。

何彪雙眼一瞬間睜大。

他想要躲避,可卻根本來不及躲避。那悠閑緩慢的動作,卻以快速絕倫來到他身前。

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中劍!

噗通倒在地上,切開的喉嚨發出呵呵的恐怖聲音。何彪眼中全是驚恐,很快就氣絕身亡。

時刻關注戰鬥的一眾人,頓時傻在當常無不頭皮發麻。

漆黑深夜中,蘇重的詭異手段,讓他們驚駭欲絕!

玄武堂第一執事,武功高強的何彪,竟然站在原地,等著被別人殺死?!

這不是鬼是什麼?!

玄武堂幫眾會發傻,但蘇重訓練出來的殺手不會。

趁著他們呆在當場的空檔,地煞眾不發一言,長劍刷刷刺出。

輕微的悶哼聲響成一片。僅僅一息,就被殺死了三十多人!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再次倒下二十多人。

僅剩下的十多個,全都被嚇傻在當場,不知在誰的帶領下,扔下刀劍就開始對著蘇重磕頭。

「鬼爺爺饒命!鬼爺爺饒命1

陸冠英小心翼翼的來到蘇重身前:「師傅,你不會……不會……」

「不會什麼?你難道也以為我是鬼?」蘇重斜睨了一眼陸冠英。

「你連我用的是輕功身法都看不出來?!真沒用1蘇重毫不客氣的呵斥道。

陸冠英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沒敢反駁。他現在對自家這個少年師傅佩服的五體投地。心說這可不怪我,誰讓您的輕功那麼詭異。

他可從來沒想過會有這種輕功,竟然讓人分不出虛幻和現實!

蘇重不管兀自發傻的陸冠英,揮手對著地煞眾道:「全部殺掉,拖入草叢。快速打掃戰場,潛伏起來等待下一撥人1

「是1

一眾黑衣人轟然應諾。聲音中滿是狂熱。

儘管早就知道自家主上武藝超群,可蘇重簡簡單單就把何彪殺死的手段,讓他們知道,自家主上的武藝不是一般的超群!

能有一個實力強大的主上,他們這群註定是殺手的人,就會有一個好前程!

心中對蘇重越發敬畏崇拜以至於狂熱。

蘇重帶著陸冠英隱入黑暗之中,心裡也在總結剛才動手的經過。

數月以來,他不僅訓練地煞眾,還在不停總結思索自己的武技。

蘇重的登天梯本就是融合了金雁功的高級輕功。後來得到螺旋九影、蛇行狸翻等輕功后,登天梯再次得到完善升級。

而在理解了奇門遁甲,改變光線迷惑他人的原理后。登天梯又一次得到了提升。

他此前只能一下幻出八道身影。可經過數月研習,現在隨時隨地都能夠幻化出九道身影!已經達到了螺旋九影的極至。

不僅如此,融入了奇門遁甲的登天梯,更是擁有了類似幻術的能力。

蘇重經歷火影世界,本就對幻術有著深入了解。此時把它們融入輕功身法中。

一舉一動,如魔似幻!

剛才所有人都看到長刀透體而過。實際上刀根本就沒砍中他。刀鋒最近的時候,距離他身前還有一米多遠呢!

何彪忙活了一陣子,只是對著空氣不停揮砍,完全在做無用功!

埋伏在草叢中,等待敵人匯聚,然後驟然出擊。幾次下來,蘇重帶著地煞眾又殺滅了四五股援兵。

何彪帶著的一百多人是最大的一股援兵,此後匯聚過來的人,大多是三四十人的小隊。蘇重佔據有利地形,手下殺手狠辣,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碼頭登陸的玄武堂幫眾,無不被蘇重等人伏殺當常

蘇重等人也不是毫無損傷。到了最後,六十九個地煞眾,還能夠戰鬥的只剩下十八個。

其他人全都重傷倒地失去戰鬥力,好在沒有出現死亡。

……

方誌年盤膝坐在地上閉目養神。

周圍是一眾舉著火把的玄武堂幫眾。他們已經在這裡守了兩個時辰。

按照既定計劃,由他帶領著一百多個幫眾堵住歸雲庄。何彪等三大執事,帶著人去剿滅三十六座水寨。

他對何彪非常有信心。太湖水盜,聽起來名頭特別響亮。可實際上就和佔山為王的草寇差不多。

領頭的可能會些武藝,手底下則大多是過不下去的漁民。

玄武堂不一樣,往上追溯起來,鐵掌幫可是有著官兵背景。他們就是一群落草為寇的兵,有著完善的訓練體系。

這套訓練體也被完美的保留在了各大堂口中。底層的幫眾打手,無不是經過訓練的精銳。對上一群漁夫,手到擒來!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方誌年心裡開始漸漸的不安起來。

他並沒有要求把所有人都殺光。對於盜匪水寨,只要消滅掉領頭人,一把火之下,很快就能把對方打散。

「為什麼還沒來?」

按照玄武堂的實力,以有心算無心,夜間偷襲之下,應該並不難。不該耗費這麼長的時間。

「難道出了什麼差錯。」方誌年暗自想到。

睜眼大量周圍手下,發現竟然有人開始打起了瞌睡。

方誌年心中一怒,他早就吩咐手下人白天睡覺,養精蓄銳。現在瞌睡,只能說明他們沒聽命令。

狠狠的瞪了眼那幾個睡著的幫眾,把對方牢記在心中,現在不是呵斥的時候。不過等會去之後,哼哼!

方誌年站起身來慢慢踱步。想要藉此平復漸漸煩躁的心。

突然他耳朵一動,清晰的腳步聲從不遠處傳來。

方誌年心中一凜,因為他只聽到了一個人的腳步聲。

不對勁!

如果是何彪等人匯聚,不可能只有一個人。

「是誰1方誌年沉聲喝道。

一眾昏昏欲睡的玄武堂幫眾,頓時被方誌年的斷喝聲驚醒。紛紛隨著方誌年的視線看過去。

「你是誰?」方誌年目光陰沉。他很肯定自己不認識眼前的少年。

對方步履從容,不疾不徐,就像是出外郊遊。可夜黑風高,此時此地根本不可能是什麼郊遊。

「方誌年?」

來人自然是蘇重。在方誌年大量他的時候,他也在大量方誌年。

方誌年身形不高,一米六左右,長得精瘦。身旁的幫眾都比他高一頭,站在人群中讓他顯得頗為可笑。

蘇重沒笑,他敏銳的感覺到方誌年不簡單。

雙眼目光銳利,氣勢混凝,自身氣息絲毫不露。果然是一流高手!

「你是在等你的援軍?不用等了,都讓我殺了。」蘇重看著方誌年道。

「什麼1

「這小白臉說什麼大話1

「你夢遊呢吧……」

玄武堂幫眾頓時喧鬧起來。一個瘦弱少年,竟然說殺光了他們的援軍?這不是開玩笑嗎?!

要知道,三大執事可是帶走了玄武堂近三分之二的人手。足足有兩百多人!而且還都是身經百戰的老江湖。

他們對於蘇重的話一點兒都不信。

「小兔崽子妖言惑眾,幫主,讓屬下把他的頭給您摘下來1

「撕了他的嘴,看他還敢胡說1

一幫人頓時鼓噪起來。

別人不信,方誌年卻忍不住心中一沉。

仔細看眼前少年,隨意站在眼前,竟然給他一種鋒芒畢露的感覺。好似一頭懶洋洋的猛虎,看似閑散,但卻隨時都能夠展開致命攻擊!

越是打量方誌年臉色越是難看。他不知道蘇重是誇大其詞,還是確有其事。但他卻知道,眼前之人是勁敵!

他忍不住攥緊身前鋼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