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四十六節變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節變天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定定的看了蘇重一眼,方誌年不發一言。

突兀拔起插在身前的長刀,一步跨出十多米,瞬息之間就來到蘇重身前。

這刀格外的大,高度幾乎要到方誌年的前胸,像是個門板。大刀拖在身後,一聲嗡響從天而降,竟有石破天驚的味道!

蘇重腳尖點地身形爆退。

轟!

一聲巨響,長刀吱吱沒入青石板中。那好似不是在砍石頭,而是在切豆腐!

蘇重眼睛一亮:「好刀法1

方誌年不言不語,目光冰冷,毫無一絲情緒波動。雙手緊緊握住刀柄,腳下急進,長刀瞬間就在身前布置下一張綿密刀網。

不僅如此,隨著方誌年不停的揮刀。嗡嗡之聲越來越響,像是一群蜜蜂在廢物一般,整片空氣都被震動。

他的刀法路數和何彪簡直一模一樣,但蘇重卻不能用幻象迷惑方誌年。

那刀身上發出的嗡嗡響聲可不簡單,這是以內力催發而出特殊勁力,讓刀身產生震動。看剛才刀刃沒入青石的輕鬆模樣。顯然這種方式使得刀鋒更加銳利。

蘇重並不怕他的刀鋒銳利,看不中,再利的刀也沒用。只不過這種震動間接影響了周圍空氣流動。

登天梯身法想要改變光線迷惑他人,就要依靠空氣中的水分。空氣流動紊亂,立即就打破了這種效用。

蘇重眉頭不禁一挑,以前不曾注意,沒想到今天發下了一個弱點!

他不僅沒有失望,反而越發興奮。

此時的迷幻作用畢竟只是初步融合,出現問題在情理之中。能夠早日發現問題,蘇重求之不得。

喝!

方誌年手腕連連震動,身前刀網轟然落下。

砰砰砰!

撲在歸雲庄門前的平整石板,立即就像是被無數大石錘擊一般,碎成細小石礫。

竟然能夠通過震動破壞物體的內部結構?!

蘇重不由升起一股熟悉感覺。

他在火影世界里一大絕技就是通過拳頭震動空氣,發出強悍攻擊。

「沒想到這裡竟然有人把震動用在了刀法上1

在這種震動作用下,一旦被砍中,瞬間就能破壞身體內部組織,造成極大傷害。

果然不愧是一流高手!

蘇重不停的施展登天梯,躲避著方誌年的刀鋒。

每一次改變方向,都會向舉著火把的玄武堂幫眾身邊移動。

躲避的同時,總是有意無意的用身法攪動空氣,令火把熄滅。

等到最後一個火把熄滅,周圍陷入黑暗時,蘇重已經把整套刀法吃透。

他腦中有破界珠,在推演招式上本就佔有優勢。短短時間的交手,除了方誌年能夠引起震動的特殊內功心法外,方誌年的刀法招式已經全部在他腦中。

隔山拳!

蘇重心中一喝,拳頭倏然探出。

隨著拳頭的前進,手部皮膚越來越白,最後竟化作白玉一般的顏色!正正打在方誌年的刀身之上。

嗡!鐺!

一陣讓人牙酸的響聲,蘇重竟然僅僅憑藉拳頭,就把長刀盪開。一下子就破壞了方誌年營造出來的連綿刀勢。

與此同時,黑暗之中,十八條黑色身影悄無聲息的鑽入人群。

一聲聲輕微的悶哼聲響起。

周圍頓時陷入慌亂。

「好賊子1

「有人偷襲1

「快快點燃火把1

方誌年臉色陡然變得難看起來。

「是你1

蘇重卻不答話,雙拳像是炮彈一般,左右開弓狠狠砸向方誌年。

方誌年冷冷一笑,竟然想用拳頭抵擋我的長刀?愚蠢!

手腕連震,頓時在身前揮出一張刀網,死死護住全身。

他曾經全力揮舞刀法,讓手下向他潑墨汁,墨汁卻無法沾染到他身上,真是潑墨不進。方誌年不相信蘇重能突破他的封鎖。

刀網鋒利緊密,只是看一眼就讓人頭皮發麻。蘇重卻不為所動,雙眼死死盯著刀網。滾滾刀鋒在他眼中不斷放大,內氣涌動,拳頭在間不容髮之際,從刀鋒中穿過,準確的敲擊在刀面上。

鐺鐺鐺……

方誌年臉色一變,他沒想到蘇重拳法如此精妙,竟然能躲過刀鋒,直擊刀身!

連番碰撞,不僅沒有砍刀蘇重。反震之力反而把他雙手震的發麻!

怎麼內力如此雄厚?!

他真沒想到,蘇重竟然是一個貫通了十二條經脈的一流高手!

嚓!

一道細微響聲傳入方誌年耳中,方誌年忍不住瞳孔一縮。

刀身出問題了!

方誌年修鍊的刀法叫做煙波刀法,除了刀勢連綿攻擊一浪高過一浪的特點外。精髓就在於特殊法門產生的震動。

正是由於這股震動,讓刀鋒越發鋒利,讓刀法的破壞力直線上升。

但這種震動傷人傷己。他自身能夠以特殊秘法保護住身體內臟,手中的刀卻沒辦法護祝

為了練習刀法,他已經記不清毀壞了多少柄刀。

手中的大刀還是專門讓人打造的刀。要不然他也不會扛著這麼一把門板似的刀到處招遙

周圍不斷傳來呼喝慘叫悶哼之聲,方誌年心頭越來越沉。

此時看來,何彪等人恐怕已經遭遇不測。他強心按下心中驚怒煩躁,心思電轉。

蘇重從背後來襲堵住他的去路。一旦歸雲庄殺出來,他定然會腹背受敵。

不行!必須設法離開此地!

只是這麼一會兒工夫,他就發現自己人少了近乎一半。

他到底是老江湖,心裡疼的滴血卻果斷依舊。門板似大刀猛然甩向蘇重,自己反身就跑,一頭扎進了歸雲庄內。

蘇重揮手擊飛大刀,面色古怪。方誌年竟然捨得手下一百多號人?!

真有決斷。

他選擇進入歸雲庄,無異於自投羅網。但既然敢這麼做,肯定有所依仗,這讓蘇重詫異不已。

可是方誌年絕不會想到,蘇重會精通奇門陣法。

「你如果不要命的硬沖,還有幾分可能逃出去。想要依仗陣法阻攔我,藉助陣法逃離,這隻能怪你愚蠢了。」

蘇重喃喃自語,身形一閃,快速沒入歸雲庄之內。

尋蹤追擊,越走蘇重越驚奇。

沒想到這位方堂也懂奇門陣法?!

根據一路蹤跡顯示,這位方堂主竟然知道正確路徑!

蘇重哪裡知道,方誌年雄踞蘇州,對統領太湖水盜的歸雲庄覬覦已久。曾經從耗費心思請到奇人,幫他推算歸雲庄的陣法。

雖然自始至終都沒有得到進入莊子的正確路徑。但卻也有了不少了解。

他此時行走的道路,就是一條早就推演出來的道路。

雖然無法進入歸雲庄內部,卻能夠繞過前門,進入歸雲庄另一側。只要到達那裡,就可以鑽入山林。想要再找到他,千難萬難。

蘇重心裡一琢磨就想明白了方誌年的行走方向。呵呵一笑心想:「若是別人追擊還真被你給跑掉,可惜你碰到了我。」

他早就把歸雲庄陣法吃透,此時從另一條捷徑走過,恰好攔在了方誌年必經之路。

不一會兒,一個輕盈的腳步聲便從樹叢中轉了出來。

看到早早站在面前的蘇重,方誌年頓時一驚。

蘇重也不和他廢話。身形一閃立即來到對方身前。

隔山拳!

白玉般拳頭悍然轟在方誌年胸口。

方誌年哪裡來得及躲閃,身形飛起。砰的一下撞斷一棵大樹落在地上。張口便吐出一大口鮮血,其中還夾雜著內臟碎塊。

蘇重一拳之下,十二道陰陽勁力沒入方誌年體內,瞬間就碾碎他的臟腑。他哪裡還有活的可能!

等蘇重走出歸雲庄時,陸乘風已經帶著人沖了出來。兩下里合力,很快就把來襲之人全部消滅。

蘇重看著一地死屍滿意一笑。

「陸乘風,派可靠的人把這些屍體全都處理乾淨。不要走漏了風聲。等處理好一切之後,去姑山島找我。」

陸乘風恭敬應是。

他已經知道了發生在碼頭上的伏殺。近乎三百條人名就在今夜消失。即使以陸乘風的沉穩也不禁心中惴惴。

自己這位主上,真是好大殺性!

他知道蘇重訓練的殺手,此時大多失去戰鬥力,他也不是沒有過趁機反抗的心思。

可他更清楚今夜大放異彩的殺手的來歷。

僅僅數月就能培養出這麼一批實力強悍的殺手。一旦反抗失敗,他面對的將是鋪天蓋地層出不窮的刺殺。到了那時,就是黃老邪也救不了他。

這可是一個能夠量產殺手的人!

等蘇重帶著地煞眾離開之後,陸乘風又忍不住的興奮起來。

玄武堂這次偷雞不成蝕把米。整個玄武堂從上到下幾乎被連根拔起。就連堂主方誌年都已經死在了蘇重手下。

蘇州城的黑夜已經換了主人!

他藉助家族餘韻,戰戰兢兢的多年經營才有了歸雲莊家業。可今晚之後,太湖水盜已經除名,歸雲庄必定受損巨大。

不過這不是問題。蘇州城都成了他們的囊中之物,還怕不能重振家業?這可是一塊巨大的地盤啊!

他可以預見,玉樹商會將會迎來一個新的發展高峰。而有著地煞眾那幫武力強橫的人保駕護航。玉樹商會只會越來越興旺。

而他歸雲庄也能借著商會的快船乘風破浪!

他竟然有了一種久畏芨小

轉頭看向身旁渾身顫抖的陸冠英,他知道這是劇烈運動后心緒難平的癥狀。

「冠英,為父當初向你師傅低頭,是不是很懦弱?你可曾怪過我。」

陸冠英低頭沉思片刻,鄭重道:「父親一直是我心中榜樣。初始之時我確實曾經心中埋怨。不過時過境遷,現在卻不會如此想了。」

迎著自家父親的驚奇目光,陸冠英苦笑一聲:「只有親身接觸我這位師傅,才能理解他的手段能力。真真是精彩絕艷,讓人驚怖啊1

陸乘風欣慰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自己兒子學會自己思考,已經不再是那個衝動的江湖少年了。

是啊,他花了半輩子才學了些奇門陣法皮毛。對方竟然短短數月就設計出了姑山島陣法。這不是天才,這是妖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