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五十節寶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節寶蛇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剛走進後院,蘇重就看到了一個一身獸皮衣,滿臉憂桑的少年郎。

郭靖?

轉頭看馬棚,一匹全身火紅的高頭大馬正直立著身子,不停的蹬踏著前蹄。

自己那兩匹馬也不甘示弱,一左一右不停的嘶叫蹬腿,大有合力而上的意思。

陸冠英在一邊看得眼角直抽抽。多麼溫順的兩匹馬,只是到了自家師傅手裡兩個月,怎麼就變成了暴力分子?!

郭靖這時候正在竭力控制他的小紅馬,不讓馬竄出去干架。

蘇重也不在猶豫,直直走到自家馬屁面前。

「老實點兒,不然燉了你們1

吃了兩個月的培元丹,肉質是不是更好了呢?

兩匹馬登時一僵。靈性大增的它們,立刻就察覺到了蘇重心中的滿滿惡意。

老老實實的走到蘇重身邊,一左一右的用頭拱著蘇重,討好!

蘇重啪啪兩下拍在它們頭上,伸手往馬廄里一指。兩匹馬頓時乖乖的走進馬棚,低頭慢慢吃起草料。

把一旁的小二看的目瞪口呆,心道好厲害的馴馬術。

「好手段1郭靖開口讚歎,說出了小二哥的心聲。

陸冠英不屑的撇撇嘴,屁的馴馬術,不就是胡蘿蔔加大棒嗎。心想如果自己也有培元丹,也會那個能夠讓人犯迷糊的功法,自己同樣也是好手段。

他不知道,那個能讓人犯迷糊的功法正是移魂大法,是一門涉及到精神運用的高深法門。就算給他,他也不一定用的出來。

不過蘇重用移魂大法不是為了強行控制兩匹馬,而是在緩慢刺激兩,增加他們的靈性。再加上合理的訓練,就有了眼前這一幕。

郭靖廢了好大功夫才把自己的小紅馬安頓下來,拉倒旁邊的馬廄里拴好。他可不敢和再把小紅馬和蘇重的兩匹馬拴在一起,要是真打起來,二打一,反正他覺得自己的小紅馬會吃虧。他又不傻。

「小兄弟,我叫郭靖。你的馴馬術真厲害。」郭靖再次讚歎道,臉上滿是佩服深情。

陸冠英聞言滿臉佩服的看著郭靖。

小兄弟?

心說你可真敢叫!這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主兒!你敢叫他小兄弟?!

讓他大為詫異的事,蘇重竟然一點兒都不生氣。笑呵呵的打量了一番郭靖,回答道:「好說,我叫蘇重。」

不知是郭靖是受草原影響性子豪爽。還是天生心思單純。反正在見到了蘇重馴馬的手段之後,郭靖立即就對蘇重熱絡起來。

蘇重聽著郭靖絮絮叨叨的講著草原上馴馬常識,心思卻再次飄到了趙王府。

他此時才想起來,梁子翁似乎養了一條寶蛇。昨晚忙著搶劫九陰真經,竟然把這個提升內功的寶物給忘了。如果能夠吸收其中藥力精華,提升內氣總量。不知道能不能衝破任督二脈。

偷了?

蘇重那眼睛掃了一眼郭靖,這可是這小子的機緣。

不過郭靖當時直接生喝的蛇血,浪費了很多藥力。如果能夠煉製成丹藥,想必效果會成倍增長。

陸冠英坐在旁邊好奇的打量郭靖。交談沒幾句他就看出,眼前少年是個心思單純頗為憨厚的人。這種人沒有彎彎繞,是讓人最喜歡的一類人。和他們做朋友,不怕被出賣。

陸冠英見蘇重對郭靖頗為看中,立馬就知道眼前這位憨厚少年必有奇特之處。在了解郭靖的性子之後,也起了結交之心。

等蘇重回過神來的時候,兩人已經聊的熱火朝天。

陸冠英從未到過大草原,而郭靖對江南風光嚮往已久,兩人頓時找到了共同話題。不一會兒功夫,儼然就變成了好友。

「郭兄弟,咱們初到中都,何不結伴一起出去走走?也好看看金國都城是什麼模樣。」陸冠英確實想出去走走,一邊說一邊拿眼睛撇蘇重。

郭靖聽到這話立刻點頭贊同:「好。師傅也讓我多見識見識。蘇兄弟,你去不去。」

陸冠英面容一僵。

這輩分差的大了!

蘇重不理會陸冠英,搖頭道:「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我還有事情。」

開玩笑,剛剛得到九陰真經,蘇重怎麼捨得浪費時間。

坐了一會兒,見陸冠英一直放不開,蘇重便徑直回房間參悟九陰真經。

剛坐下,蘇重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

話說這段時間,好像全真七子都要匯聚中都了吧?

蘇重眼中精光一閃而過,他還記著丘處機那一劍呢。

到時候趁人不注意陰他一劍?嗯,就這麼決定了。

意識沉入破界珠,蘇重繼續去研究九陰真經。

黃裳作為九陰真經的著作者,同樣也是一位武道高手。它能夠和明教眾人爭鋒,還能殺掉他們那麼多人。肯定達到了先天。

這問題就來了,他本來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是什麼讓他有著這中武力的?答案只能是九陰真經。

根據射鵰記載,真經的梵文總綱具有快速貫通奇經八脈的方法。能夠加快內氣恢復速度。蘇重大膽猜測,這種法子是不是吸收天地靈氣的方法呢?

道教本以氣為核心解釋天地。作為通讀道藏的黃裳,他創造出來的功法,定然也脫離不了氣,天地靈氣。

這大概也就是黃裳高超武力的緣由。

「整個九陰真經下卷,就是一個內氣運用大全。黃裳真不愧是一個技術宅埃」蘇重越發覺得有意思。

有人拳頭硬。好,黃裳就研究內氣陰陽轉變,結果創造了剛猛無鑄的大伏魔拳。

有人硬氣功了得,好,黃裳就創出了破甲第一的九陰神爪。

即使破不了甲也沒關係,還有隔山打牛的摧心掌呢!

這就是一個逮著內氣不放的技術宅啊!一輩子都在圍著內氣打轉。大有內氣在手,天下我有的架勢。

……

王處一這幾年一直不順,徒弟死了,還把大師哥看中的弟子趕出了山門。

他覺得自己太失敗,不僅沒教好自己徒弟,還壞了師兄的好事。心裡鬱郁就下了終南山,到處轉悠散散心。

全真教一直和金國高層有些聯繫,王處一散心之餘關心傳道,便來到金國中都。

竟然讓他意外遇到了丘師兄的弟子,他正好看到對方在耍無賴。想到自己教導無方,致使徒弟喪命,他心裡就對這位師侄頗為不滿。

想著要替師兄教訓教訓他。

開始還好好的,對方誠心認錯,沒曾想卻是把他誆騙到了王府之中。暗中放縱門客和他相鬥,最後竟然被毒砂掌拍出了王府。

劇毒深入臟腑,真如螞蟻噬咬一般,痛苦難當。

迷迷糊糊的被剛剛認識的兩個好少年背到客棧,王處一勉強打起精神來運功逼毒。

好在治療及時,把強烈的毒性逼出體外。可是參與毒素盤踞臟腑,如果不能儘快拔出,後果不堪設想。

於是就讓郭靖和陸冠英幫他尋葯。

陸冠英心中一動,想到自家師傅也是醫道高手,何不請師傅來看看?想罷就走向蘇重房間。

敲了敲門問道:「師傅,有一位道長受了傷,您是不是去給看看?」

全真教在江湖上的口碑不差,陸冠英當然想結個善緣。

蘇重不耐煩的睜開眼睛,他正看九陰真經看的過癮,卻被陸冠英吵醒。坐在床上也不動,對著門口搖搖一抓。

一股吸力從掌中產生,空氣急速攢動,房門啪的一下突兀打開。

把站在門外的陸冠英嚇了一跳。

「師傅?」

蘇重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剛才那一下,是他看了九陰真經突發奇想的結果。只不過是內氣的一種小運用,也就能嚇唬一下別人。

真用它來對敵,吃力不討好。

「有什麼事?」蘇重頗為不耐煩。

陸冠英心頭一跳,暗自責怪自己魯莽。都怪自己這幾天太過得意忘形,怎麼忘了自己師傅是個武痴呢。最煩的就是別人打擾他思考武技。

此時被蘇重雙眼盯著,頓時覺得渾身僵硬,只好硬著頭皮重複了剛才的話。

「道士?哪家的?」蘇重好奇道。

「全真派。」陸冠英老實回答。

「不去1

陸冠英:「……」

「死了才好!趕緊滾蛋1蘇重一巴掌就把陸冠英扇了出去。

陸冠英被掌風刮的衣衫凌亂好不狼狽。心想到底全真派怎麼惹了自家師傅,竟然這麼大的火氣。

還有,剛才那又是什麼武功,難道師傅又創造出了什麼驚天絕技?

妖孽啊!

陸冠英一臉麻木的感嘆。

接著有快步離開,他還要幫自己新認識的好兄弟呢。

房間內的蘇重,並不像他表現的那樣怒火萬丈。

一手摸著下巴暗自沉思:「看來那就是王處一了。真倒霉,這毒砂掌還是挨上了。」

他破界珠內就有王處一需要的藥材,而且他也有辦法徹底拔出對方的毒素。他在全真派醫書可不是白看的。

可是,為什麼要救?算起來他們還是仇人呢。

疼著去吧,反正死不了!蘇重頗為無良的想著。

我還是先去打劫一下樑子翁吧。

等到天黑,蘇重再次無聲無息的飛出房間,輕車熟路的摸進了王府。

順手抓了一個小廝,讓他帶著自己找到梁子翁的房間,一手刀砍暈對方之後,蘇重施施然走進了梁子翁的藥房。

一股濃濃的草藥味撲面而來。蘇重眉頭一挑,聞著氣味,還真有不少好藥材!特別是人蔘。

「你是誰,來我這裡有什麼事?」

蘇重推開門,就看到了一個禿頭白須的老頭。

「梁子翁?」

白須老頭滿是不悅:「老仙的名號是你能叫的嗎?」他以為蘇重是王府的小廝。

他仗著養生技術,儘管武功不濟,但在王府的地位可比其他幾人高不少。僕人丫鬟都知道他是王爺桑誰敢怠慢。

蘇重呵呵一笑:「是就好,你養的蛇我要了。」

梁子翁氣極而笑:「你傻了吧!信不信老仙把你脖子扭下來當夜壺1

蘇重哪裡有功夫和他廢話,一拳頭砸在他胸口。陰陽勁力一吐,梁子翁白眼一翻,頓時暈了過去。

「就這麼點兒功夫還敢叫老仙,你以為你自己是丁春秋呢?」

不理會暈死在地的梁子翁,蘇重四處搜尋,看到有用的藥材就收進破界珠。竟然直接把藥房藥材颳走了一多半!

臨走的時候,還在梁子翁身上搜了一遍,摸出了用來養蛇的秘方。想著如果效果好,自己也養上幾條蛇試試。

最後找到裝著寶蛇的葯簍,背上就飛出了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