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五十三節兵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節兵圍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可以。」黃蓉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

九花玉露丸是療傷聖品,同樣也有培元固本的作用,只不過在提升內力方面力有不逮。要不然,黃蓉也不會只貫通了六條經脈。

而且九花玉露丸製作困難,想要當糖豆般服用顯然不可能。

能換取快速提升內力的赤龍丹,黃蓉覺得並不虧。

「一粒換一粒。」蘇重道。

黃蓉想都沒想,果斷點頭答應下來。

九花玉露丸是黃藥師發明的,只要有材料,就能源源不斷的煉製出來。儘管成功率低的可憐。

但赤龍丹卻是蘇重獨家擁有。

江湖上,凡是能夠增加內力的丹藥,哪個不是被別人爭的頭破血流。能夠交換獲得,黃蓉認為很值得。

見黃蓉如此果斷,蘇重痛快摸出瓷瓶,隨意的扔給了黃蓉。

陸冠英看的眼直抽抽。

那可是能增加內力的丹藥!怎麼一下子就都賣給別人啦!要不是想到自己這個師傅的妖孽程度,他差點兒就動手搶了。

黃蓉看蘇重如此隨意,心裡突然有點兒後悔。會不會買的貴了?

不過既然決定交換,黃蓉不在做他想。掏出一個翠綠色玉瓶,數出三十四顆交給蘇重。

「不錯,有些門道。」蘇重捏著一顆丹藥聞了聞。

只要有了成品,以蘇重的能力,很快就能破解九花玉露丸的配方。他偷學了陸乘風的奇門遁甲,如今又打算複製九花玉露丸。

蘇重覺得黃藥師正是太可愛了。這就是一個人形圖書館。各種知識都有,等著蘇重去學。

詩詞歌賦那些東西對蘇重無用,奇門遁甲、醫學武道等卻涉及天地規則。任何一個方面研究透徹,都能夠加快破界珠的進化。

不過射鵰終究是一個武俠世界,最接近世界規則的依然是武功。

「蘇兄弟,你怎麼和王道長起了衝突?」郭靖在旁邊猶豫了好一會兒,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他心思敦厚,覺得王處一人很好,也覺得蘇重人不錯。不理解兩者之間的矛盾。

「這個問題你問王處一了嗎?」蘇重問道。

郭靖不要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問了。道長不告訴我。」

蘇重呵呵一笑:「那我也不告訴你。這是我們之間的矛盾,你還是不要摻和其中了。」

郭靖還想在說話,黃蓉卻拉住了郭靖,阻止他繼續說。

王處一身為全真七子,竟然會從背後偷襲。黃蓉敏銳的察覺出,兩者之間有著不可調和的仇恨。郭靖傻乎乎湊上去,兩邊不討好。黃蓉怎麼可能讓郭靖參與。

而且他對全真教印象不好,察覺出蘇重武功高強,她樂的看到全真教吃癟。如果王處一真的在蘇重身上吃了大虧,她只有拍手稱快的份。

桃花島和全真教可沒那麼深的交情。

郭靖被黃蓉拉住,不明所以。不過他自認腦子不靈活。既然黃蓉和蘇重都不想讓他插手,顯然認為他無法解決。他也就不再問。

「我就先回房了,沒事不要打擾我。」蘇重對陸冠英吩咐了一句,心滿意足的拿著九花玉露丸走了。

蘇重沒忙著分析九花玉露丸,以後有的是時間。現在最要緊的是再煉一批赤龍丹。

從房角竹簍之中提出赤紅寶蛇。

他得到了梁子翁的養蛇秘法,這三天一直用調製好的珍貴藥材餵食大蛇。寶蛇已經恢復了精力,翻轉扭動之時勁力十足。

但要逃離蘇重手掌,想都不要想。內氣一震,大蛇再次可憐兮兮的成了一條直挺挺的長繩。

放了小半碗寶蛇血液,蘇重開始煉製赤龍丹。

有了以前的經驗,這次速度就快了很多。只不過半天功夫,他就再次煉製出了三十六顆赤龍丹。

把各種工具收拾好,蘇重開始服藥練功。

陸冠英服用一顆丹藥,至少需要三天才愛能夠徹底煉化吸收。蘇重卻不一樣。

口中含著赤龍丹,意識退入破界珠。蘇重整個人陷入一種寧靜狀態。丹田內氣在十二條正經之中流轉,像是無聲的河水。赤龍丹的藥力被河水不斷沖刷溶解,快速融入蘇重體內。

一半滲入臟腑肌肉之中,一半被內氣不斷打磨同化。只用了一個時辰,蘇重就把一顆赤龍丹吸收的乾乾淨淨。

入定的時候,蘇重整個人似乎會產生一種奇異的力量。這種力量平靜中帶著韌性,絲絲縷縷卻綿綿不絕。它能夠加大蘇重對外界能量的吸收。

這就是蘇重能這麼快打通十二正經的原因。

王重陽能夠創造出全真內功,把這種特殊力量融入心法之內。說明他對這種力量有著很深刻的認知。

「說不定就是這種力量加快了天地靈氣的吸收。先天功很可能就是對這種力量的詳細闡釋。」蘇重眼神閃爍,暗自猜想。

很快蘇重就不在胡思亂想。當務之急是積累足夠內氣,一舉衝破任督二脈成就先天。

想要利用這種力量,必定要進入先天,那樣才能更好的接觸和研究。

蘇重在房間里一心一意的練功,外面已經翻了天。他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時,已經又過去了三天。

打開門,蘇重一臉不耐的瞪著陸冠英:「如果不給我一個理由,看我怎麼收拾你1

他一天煉化六顆赤龍丹,本就渾厚的內氣越發雄厚。內氣突飛猛進,蘇重感覺很快他就能把丹田氣海充滿。到時候內氣沖脈,先天指日可待。

陸冠英被蘇重盯的頭皮發麻,但形勢緊急不得不說:「師傅,不好啦。金國官兵快要圍過來了,咱們快點兒走吧1

蘇重眼角一抽,他腦子一轉,大體就知道了怎麼回事。

果然,陸冠英竹筒倒豆子一般講了出來。

儘管有蘇重和陸冠英介入,不過在並沒有刻意影響什麼的情況下,該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這倒不是什麼劇情修復力量。蝴蝶效應確實存在,但世界真的很大。就像離開了一個人,地球照樣運轉一樣。

楊鐵心在發現了趙王府的王妃真實身份之後,立刻就奮不顧身了。這種結局更多的由性格決定。

引來完顏洪烈在情理之中。

「慌什麼,他們愛怎麼鬧就怎麼鬧,與我們何干1蘇重毫不客氣的訓斥道。

陸冠英面上一滯:「師傅,這可不是咱們能決定的埃我們這些天和過兄弟住在一起,很容易被別人遷怒。如果被大批官兵為主,我們很難脫身1

蘇重安耐下被打斷修鍊的煩躁心情,臉色沉凝起來。

他知道陸冠英說的不錯,一旦事情不可收拾,他絕對是被遷怒的對象。不過要讓他去幫別人衝殺,而且還是全真教那一夥子人。蘇重一百個不願意。

「把咱們的馬牽出來,我們走。」

「師傅,已經準備好。」

蘇重嗯了一聲,大步走向客棧之外。

剛走出門口,就看到大批金國士兵擁堵住了整條長街,把客棧團團圍祝

蘇重一眼就看到了全真七子。默然的掃了一眼丘處機,蘇重轉頭打量完顏洪烈。

完顏洪烈頗為魁梧,頜下有一抹濃須,長相俊偉不凡充滿陽剛之氣。畢竟是皇族,幾代的基因積累下來,不可能長成個歪瓜裂棗。而且養尊處優,身體康健,雙眼開合之間頗有神光。

這個頗為陽剛的女真漢子,此時正一臉凄苦的看著包惜弱:「惜弱,跟我回去吧。」

「不可能。你騙了我這麼多年,我怎麼可能會回去?」包惜弱決然道。

她長得柔柔弱弱,雙眼黑白分明,雖然年紀大了,但風韻猶存。一看之下,就會讓人忍不住的升起保護慾望。難怪迷的完顏洪烈團團轉。

完顏洪烈嫉妒的要發狂,臉色漲得通紅。眼看他就要爆發,蘇重卻突然開口。

「完顏洪烈,你想殺誰和無關,可如果敢擋我的路,小心你的腦袋1

他聲音不大,卻在這亂糟糟的環境當中清晰的傳入眾人耳朵。

完顏洪烈臉色一變,猛地猙獰起來。

他平時對江湖高手頗為禮遇,只要武功高強他都捨得放下身段。但此時顯然沒那份心情,即使他不會武功,也能從剛才一句話之中聽出蘇重武功的高強。

但那又怎樣!這裡是中都,他是大金國的王爺!身前身後簇擁著的數千士兵,讓他底氣十足!

區區草莽,竟然敢威脅他的生命?!

「殺1完顏洪烈雙眼血紅,狠狠的揮動雙手。

天空中陡然多出無數黑點。數百箭矢從房頂之上直射而下。

丘處機瞪著蘇重破口大罵:「豎子!蠢貨1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剛才完顏洪烈正處在猶豫的邊緣。很有可能會放過他們,可蘇重一句威脅,立即點燃了這個炸藥桶。這種舉動在丘處機看來太愚蠢了。

蘇重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對著丘處機咧嘴一笑。

他就是故意的!反正完顏洪烈都要動手,死不死人與他何干!能坑全真七子一把,蘇重心裡特別舒暢。

至於郭靖和黃蓉。兩個小強命的傢伙,怎麼會死在這裡?

天空箭矢落下,蘇重快速抽出長劍,從容不迫的左右撥動,把射向他和陸冠英的箭矢全部擋祝他可是曾經和風清揚論劍,對破箭式不陌生。而且他五感敏銳,想要用弓箭射中他,非常困難。

隨意的朝著一個方向走,蘇重打算直接突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