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五十四節偷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節偷襲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陸冠英牽著馬,低頭硬著頭皮緊跟蘇重身後。

他不敢抬頭,上面密密麻麻全是箭矢啊!

蘇重卻從容不迫,甚至還有功夫轉頭打量狼狽不堪的全真七子。

手中長劍似慢實快的遞出,總是能準確的點中從天而降的箭支。不需要把它們彈開,只是稍微改變了一下箭頭的角度。

當它們從天空落下來的時候,因為角度的變化,看似貼著蘇重的身體落地,實則造不成丁點兒傷害。

他就這麼信步走在箭雨之中。箭支好似有了靈性一般,對兩人兩馬完全沒有了作用!

完顏洪烈雙眼布滿血絲,看著不遠處那個柔弱女子,他心裡充滿後悔。儘管對於對方的近乎背叛的行為感到憤怒,但……但畢竟是朝夕相處了十八年的妻子。

都是那個小賊!

完顏洪烈對著蘇重怒目而視。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會下達攻擊的魯莽決定。

看到蘇重竟然渾不在意漫天箭雨,完顏洪烈額頭上的血管猛地充血凸起。

「給我殺了他1

蘇重耳聰目明,即使在這種混亂的環境中,依然聽到了完顏洪烈的怒吼之聲。

對著不遠處那雙血紅眼珠,蘇重用眼睛示意了一下遠處陷入重圍,險象環生的包惜弱。滿是戲謔的呵呵一笑。

手中長劍倏然消失在原地,閃電一般刺入一名士兵的心臟。手腕翻轉向上斜斜削去。

噗嗤。

緊挨著的一名士兵被蘇重劃開了咽喉。

左手成爪向前一探,一根長槍像是演練好的一樣送入他的手中。內氣一閃,一股特有的震動布滿整根槍桿。輕輕一撥,槍尾像是活過來一般向旁邊彈動,瞬間點中了那名士兵腋下。

嚓。

肋骨登時就被點斷,刺入心肺,口吐血沫眼見就活不成。

蘇重左手長槍左右彈動,就像是行走在深林中撥動野草一般。面前士兵頓時死傷慘重,一條兩人行走的道路輕易被打通。

周圍不是沒有想要偷襲的士兵,但凡是動手的人,蘇重的長劍就會閃電般出現在他們身上。

奪命劍最是兇狠,且刁鑽古怪,招招攻擊要害。中劍之人即使不死,也必定重傷倒地失去行動能力。

蘇重走的不快,但一步一步卻走的格外穩定。不一會兒蘇重就已經走出去了數百米。

竟然眼看就要走出士兵包圍圈?!

進入士兵包圍圈,弓箭手為了不誤傷,不得不停止射擊。

陸冠英沒了頭頂利箭,竟然還有心思大量起了周圍的情境,宛若看戲。他雙眼中滿是興奮。知道自己師傅厲害,可沒想到師傅竟然這麼厲害!

千軍萬馬中竟然像是散步一樣。輕鬆就殺穿了士兵圍堵!

回頭頗為同情的看了眼陷入重圍的郭靖。心想有個厲害師傅就是好。

對不住了郭兄弟,不是我不想幫,而是你的師父太不給力埃

完顏洪烈雙眼登時血紅。

他死死的盯著蘇重。他看出了蘇重眼中的嘲笑。出於某種躲避心理,他眼光下意識的躲開了危機重重的包惜弱。把所有的痛苦全都放在了蘇重身上。

一個江湖草莽,一個毛頭小子竟然敢嘲笑本王?!

怒極之下,他反而冷靜下下來。

蘇重殺士兵如砍瓜切菜。帶著一人兩馬,竟然直接殺穿了士兵包圍!

別人覺得蘇重武功高強。可完顏洪烈卻敏銳的察覺到,蘇重之所以能夠如此從容,除了了他本人實力高強,更是佔了地形的便宜。

兩軍交戰,如果是平原地帶,一個人再勇武能有什麼用?!正是因為此時處於巷戰,士兵看似人數眾多。實際上由於街道寬度所限,蘇重正面的士兵,永遠只有六七個而已。

軍隊的優勢在於人數。只不過六七人圍攻一個善於單挑的武林高手,即使是經過訓練的官兵,也討不了什麼好。

「不知哪位英雄能幫本王拿下那豎子1完顏洪烈看向聚攏在他周圍的江湖草莽。

這些人都是他花重金請來的武林高手。平日里好吃好喝的供著,此時正好到了用的時候!

一眾江湖草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太情願。

他們看的清楚,蘇重劍法詭異一劍一命。他們在後面看著都覺得脖子發涼。哪裡還有心思去正面戰鬥。

眾人都不說話。

完顏洪烈眉頭皺起,眼中射出森冷寒光。

平日里這些江湖人總是吹噓自己武藝高強,到了真正用到的時候反而慫了。

他安奈下心中怒氣面無表情道:「怎麼,難道諸位豪俠還拿不下一個毛頭小子?」

他聲音平淡,但在場江湖人哪個不是人精似的人物。都已經聽出了完顏洪烈心中的怒火,以及那平靜之下隱藏的淡淡威脅。

平日里還不覺得,此時他們才陡然想起來。面前這個一直很和善的人是個王爺。是手握重兵一個念頭就能決定數萬人性命的王爺!

眾人心中凜然。

不等眾人說話,卻已經有人率先跳上旁邊房屋。雙手著地,好似野獸般在房屋之上縱躍奔跑。朝著蘇重的方位直直衝去。

此人一身白衣,眉毛鬍鬚花白,只是頭頂沒有一根頭髮,顯得頗為滑稽,正是參仙老怪梁子翁。

他自從見到蘇重的第一眼就覺得眼熟。越看就越覺得蹊蹺。等蘇重轉頭對著完顏洪烈嘲笑時,梁子翁腦袋一懵。

這不是前幾日偷盜寶蛇的賊子嗎!

二十年的心血被蘇重輕而易舉拿走,梁子翁心在滴血!

他雙眼血紅,死死的盯著蘇重,腦子裡只剩下寶蛇兩個字。當完顏洪烈開口請人動手時。梁子翁就像看到了獵物的獵犬,瞬間就竄了出去。

完顏洪烈神情鬆動:「仙翁平日里喜靜不喜動,沒想到也如此果斷。好啊1

梁子翁此舉確實出乎完顏洪烈的預料。所謂喜靜不喜動只不過是託詞。梁子翁從來沒有這麼主動過。不僅如此,遇到戰事,他總是拚命往後躲。如果不是他養生有道,完顏洪烈早就將他當做老騙子趕走了。

沒想到今天竟然第一個衝出去!

彭連虎心裡暗罵,這個老禿子真不知道發了什麼瘋,怎麼上趕著往前面湊!

他是北方黑道巨擘,頭腦精明。能夠成為完顏洪烈的座上賓,足見其武功心機不差。

彭連虎對如今的生活非常滿意。不用勾心鬥角怕別人搶奪地盤。只要辦好完顏洪烈吩咐下來的差事,就能大魚大肉金錢女人不缺。他可不想失去如今的安逸生活。

正因為如此,他辦事頗為上心。前幾****用毒針傷了馬鈺,雖然之後自己被擺了一道,但也算大功一件。

如果不是他發現蘇重武功高強,沒把握拿下對方,他早就衝上去了。

現在完顏洪烈出聲催促,他知道不能在遲疑。可沒想到他還沒出手,梁子翁這老貨竟然先聲奪人!

真他馬得了失心瘋!

他雙手抱拳就要請命,不想一道紅影一閃而過。一個身披大紅袈裟,頭戴金黃尖頂僧帽的人,已經跳上了另一邊的房頂,向著蘇重飛躍而去。

又他馬讓人搶了先!

「王爺且稍等,我這就去取了那小賊的人頭。」靈智上人的聲音遠遠傳來。

完顏洪烈臉上露出滿意笑容,心道自己這些年的投入總算沒有白費。注意到彭連虎的姿勢,完顏洪烈心情又好了一些。

「彭寨主切莫著急,你的心意我明白。既然仙翁和上人已然出手,寨主就先休息一番吧。」完顏洪烈溫言勸慰。

彭連虎只能作罷。

完顏洪烈剛想在說兩句,突然掃到場中踉蹌前行的包惜弱,臉頓時陰沉起來。

心中刀絞般疼痛。什麼從容、威嚴全都被拋在了一邊,只剩下滿腹的凄苦。眼巴巴的看著包惜弱,既不希望他受傷,有不希望他跟著別人走。

蘇重可不管完顏洪烈,他現在只想突圍出去。

中都一行,他獲得了九陰真經,得到了寶蛇和很多珍貴藥材。同時從黃蓉手裡換來了九花玉露丸。可以算的上滿載而歸。

等回到太湖,藉助赤龍丹的藥力,蘇重相信很快就能夠積蓄足夠內氣,衝擊先天。

長槍利劍,一長一短舞動,周圍士兵一個都近不得身。

突然他眼角餘光掃到一抹白影,轉頭一看,立即就看到了滿臉猙獰的梁子翁。

看他那吃人般的眼光,蘇重馬上就知道了怎麼回事。

「想要搶回寶蛇?做夢吧1

寶蛇早就被他放在破界珠內,這是他短時間突破修為的保障,他怎會還給梁子翁?

如果是平時,他說不準還會給梁子翁幾粒赤龍丹。就像給梅超風道家心法一樣。

蘇重此時顯然沒有那個心情。

梁子翁雙手著地在房頂上快速奔跑,瓦片紛紛碎裂,只留下一道白色殘影。

追到蘇重身後,四肢同時發力一躍而起。

雙拳連連擊出,裹挾著爆鳴之聲,飛身攻擊蘇重後腦。

魔障了的梁子翁,一心想要殺了蘇重,哪裡還有什麼退縮留力。一出手就內氣狂涌,已經使出了全部力氣!

他打通全身十條正經,雙手經脈全部貫通。全力發動,雙手的力量足有千斤!一旦被打中,蘇重必然腦漿迸裂。

靈智上人從另一側房頂飛奔而來,看到梁子翁出手,頓時抓住時機同樣一躍而下。

右掌探出,毫無聲息的劃過半空。肥大的手掌殷虹如血,好似鮮血洗滌一般。

正是歹毒異常的毒砂掌!

相比於那直入臟腑的毒勁,雄渾的掌力反倒是其次。

陸冠英大驚失色:「師傅,小心偷襲1

蘇重耳朵彈動,嘴角翹起,猙獰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