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五十五節突出重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節突出重圍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丹田內,一直保持著特有頻率震動的內氣突然停滯。接著便如滔天海浪一般狂涌而出。

蘇重十二條正經就像是十二條寬闊河流。本來中正平和的全真內氣,陡然間便的狂暴無比。

前有數名士兵手持長槍不停攻擊,後有兩位江湖高手發動奪命偷襲。

蘇重怡然不懼。

左手長槍橫掃。

嚓嚓。

刺向面門的數桿長槍登時被打斷。

左腳倏然彈起,尚在半空翻滾的槍頭被蘇重準確踢中。無序飛舞的槍頭活過來一般,像是攻城弩一樣驟然飛出。

噗嗤!

槍頭穿過前排士兵,透體而過!排在後面的人,不覺中就被槍頭破開身軀。

五六個槍頭,化作數道黑影狠狠扎入士兵群。

竟在瞬間就收走了十多條性命!

被堵的嚴嚴實實的長街,登時為之一空!

蘇重看也不看膽寒不已的士兵。長槍被穩穩的握住,斜斜指向天空,。

嗡!

槍尾一陣模糊,猛然射出。

激射而來的梁子翁臉色大變。那顫動不休的槍尾像是一條擇人而噬的毒蛇,梁子翁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其中的森冷。

被熱血沖昏了的腦袋,頓時像是被澆了一盆冰水一般。

擋住!必須要擋住!

他此時哪裡還顧得上什麼寶蛇。

湧入雙臂的內氣急急回縮。兩條手臂像是裝了彈簧被倏然拉回,交叉在一起牢牢護住胸口。

擋不住,就得死!

槍頭撞上樑子翁。輕微的筋骨碎裂之聲被低沉的空氣嘯音所掩蓋。梁子翁就像是被人抽飛的皮球,化作怒矢,狠狠的撞入街道旁邊的房屋中。

轟!

房屋窗戶頓時被砸的粉碎。

梁子翁去勢不絕,砰的一聲撞上牆壁,這才止住勢頭。蛛網般裂紋,以撞擊點為中心布滿牆壁。

剛剛落地,梁子翁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兩條胳膊耷在身側,就像是兩根麵條。

胸口塌進去一大塊,隔著兩條胳膊,胸骨依舊被蘇重的隔山勁打的粉碎,心肺破裂眼見是活不成了。

蘇重右手向前一甩,直接將一名想要偷襲的士兵釘在地上。

空出來的右手猛然握拳。本就白皙的拳頭肉眼可見的化作玉色,迎著靈智上人倏然轟出。

靈智上人不驚反喜。

他身體強壯,非常適合練體。自幼練習大手印功夫,雙手勁力渾厚至極,開碑裂石不在話下。

不僅如此,他在雪山中尋覓多種毒物,煉入雙掌之中。十多年苦苦磨練,這才練成這殷紅如血的毒砂掌。

他從小練力,招式上便有不小的破綻。遇到輕巧靈活的人,他往往會吃些虧。可如果說到和別人硬抗,他誰也不怕!

蘇重此時竟然用拳頭迎接他的毒砂掌。

靈智上人臉上喜色一閃而過。

打不死你,毒死你!

砰!

白玉般的拳頭撞上血紅的手掌,聲音如敲大鼓。靠的近的人無不耳朵嗡鳴,像是有人在耳邊放炮一般。

靈智上人臉上的喜色一僵。

半空中的身體像是撞上了一面無形的牆。飛射而來的勢頭被止住,直挺挺的從半空落下。

黝黑的面目登時變得更黑,雙唇頃刻間變成紫紅色。落在地上,翻騰兩下,竟然七孔流血而死!

蘇重冷哼一聲,看也不看,轉身便走。

他隔山拳最重勁力。十二道勁力編製而成一道細密防護網。

凡是想要進入他體內的外界力量,必須先要衝破這張拳力網。

靈智上人功夫不差,可遇上蘇重的隔山拳。不僅毒力無法建功,反而被蘇重的勁力反噬,把毒砂掌力散入臟腑,頃刻斃命!

拔起釘在地上的劍,蘇重一劍一命。把圍攻的士兵嚇的膽寒不已。

蘇重往前走,他們就往後退。不少士兵靠在街道兩旁躲避蘇重攻擊。蘇重只是想走,不是殺人狂魔,只要不擋路,他就不動手。

這樣一來,越來越多的人躲在兩邊。到了後來,直接給蘇重讓出了一條路。

不是沒有悍勇之人想著從後面偷襲。

可看到兩個從天而降的武林高手被蘇重瞬間殺死,靈智上人那七孔流血的恐怖模樣,直接把他們嚇破了膽。如何還敢攻擊。

蘇重帶著陸冠英一會兒就突破了長街封鎖,回頭掃了一眼仍然身陷重圍的眾人,蘇重帶著陸冠英打馬而去。

全真七子也不傻,蘇重雖然有激怒完顏洪烈坑他們的嫌疑。但不代表他們不會走現成的通道。

蘇重一路殺出,一條明顯的突圍道路擺在眼前,他們哪裡會放過。

一聲吆喝,眾人朝著蘇重的方想突圍而去。

蘇重殺的夠乾淨,這個方向上,即使有人阻礙也不多。

竟然被全真七子和江南七怪等人殺了出來!

完顏洪烈又氣又急,他本來打定主意把這些人全部殺死在常可沒想到竟然被他們從容逃了出去。

都是那個該死的小賊!

包惜弱成功逃離讓他心痛如絞。自己十八年的老婆跑了,他氣的要發瘋。

看了看路邊頹然坐在路邊的楊康,完顏洪烈心情突然好了起來。還好這個兒子沒跟著走。

自己十八年辛苦撫養,如果兒子也走了,他就太失敗了。

「康兒,跟我回去吧。你娘不要我們爺倆啦。」說著完顏洪烈險些落淚。

養了十八年,就是條狗也有了感情。何況是當兒子養。

楊康一直獃獃的出神。最近一系列的變化太詭異,這讓他無所適從。聽到完顏洪烈的話,下意識的便遵從。翻身上馬,一臉木然的跟著完顏洪烈回了王府。

中都城外,幾經衝殺,全真七子、江南六怪、郭靖黃蓉加上楊鐵心夫婦和穆念慈終於衝出了圍殺。

楊鐵心抱著失而復得的媳婦老淚縱橫:「終於出來了。」

丘處機背上中了一箭,馬鈺小心的幫他處理傷口,他卻毫不在意身上傷痛。滿是怒氣的對著郭靖道:「靖兒,你怎麼會和那個小賊攪在一起?1

他說的自然是蘇重。

他們雖然沖了出來,但大都受了重傷。他中了一箭還算是好的。其他幾人無不內氣枯竭,受了沉重內傷。

王處一和馬鈺本就有傷在身,此時傷上加傷,全真七子可謂損傷慘重。

郭靖張張嘴,不知道如何說。

蘇兄弟還不錯埃挺談的來的。丘道長怎麼會叫蘇兄弟小賊呢?

剛想開口辯解兩句,黃蓉卻拉了拉他的袖子,讓他不要說話。

郭靖看不清楚,她卻知道。蘇重威脅暴怒中的完顏洪烈,根本就是火上澆油。

幾天相處,她不覺得蘇重是一個狂妄自大的人。能有那種魯莽舉動,顯然是有意為之。為的就是惹怒完顏洪烈,讓他下達格殺命令。

被數千軍士圍住格殺,一流高手也會力竭而死。

黃蓉怎麼可能不記恨蘇重。

不過後來他們能夠突圍,還是靠了蘇重打通的道路。真要說起來,還應該感激對方。

可黃蓉何許人也,東邪黃藥師的閨女。她根本就不會領情。

以後如果有機會,黃蓉肯定會找蘇重麻煩。不僅如此,她還要給蘇重提供一條解決麻煩的辦法!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這才是桃花島的作風!

郭靖傻乎乎看不清,還覺得馴馬手段不錯的蘇兄弟是個好人。

他真要給蘇重辯解,肯定會引來丘處機等人的呵斥。黃蓉可不想自家靖哥哥被幾個老不死的教訓。

柯鎮惡鋼杖扎在地上砰砰響,惡聲惡氣道:「那小賊到底是誰,為什麼要臨陣挑撥完顏洪烈,陷我們與重圍1

江南六怪各有手段,可武功著實不怎麼樣。

當年他們七人聯手都打不過一個丘處機,如此可見他們的身手如何。

陷入重圍,要不是多年合作相互默契,說不定就要留下幾怪了!

自從江南七怪少了一個,他們對彼此越發在意。如今險些折在這裡,身為老大,柯鎮惡怎能不怒。

聽了這話,剛才和怒氣滿滿的丘處機臉色一僵。張了幾次嘴,最後狠狠他了一口氣,閉口不言。

柯鎮惡還要再問,韓小瑩卻拉住了他。

她是六怪中唯一女子,一手越女劍頗為精妙。心思細膩的她注意到了全真七子臉色難看。知道這其中必定有什麼難言之隱,因此才出手阻住了柯鎮惡繼續詢問。

六怪雖然武功不怎麼樣,但卻是從市井中起家。經驗豐富,最擅長察言觀色。看到韓小瑩動作,在看看全真七子黑的發紫的臉。頓時心中恍悟。

紛紛想到,說不得那小子就和全真教有什麼恩怨。怪不得他要坑對方。

他們著豈不是成了被殃及的池魚?

除了不明所以的柯鎮惡,其他五怪無不心中怒氣翻滾。

鬧了半天,還是你們這幫傢伙扯出來的麻煩!

黃蓉眼珠子一轉,看全真七子的目光就不怎麼良善了。

她本就對全真教不怎麼樣。前段日此丘處機還要撮合穆念慈和郭靖,她更是記恨在心。

此時明白蘇重原來是沖著全真教去的,黃蓉心裡越發看七子不順眼。

氣氛變得有些僵硬。

馬鈺仔細處理好丘處機的傷口,跌坐在地長長出了一口氣,發白的臉色和緩少許后,這才開口:「幾位也看出來了。不錯,那小子確實和我全真派有些過節。」

其他六子臉色難看,看來家醜是怎麼也瞞不祝

馬鈺卻毫不在意。雖說家醜不可外揚,但他並不怎麼在乎。如果不能正視錯誤,如何能有進步?

看到幾個師兄弟臉色沉鬱,他心裡嘆了一口氣。還是看不清楚名利二字埃

「諸位可能不知道。那小子道號承平,本是我全真教的道童,甚至差點兒就成了貧道的徒弟。」

眾人都是一驚。

既然有這種關係,那蘇重怎麼回合全真派過不去。可看其他六子臉上表情,顯然馬鈺的話不差。

馬鈺再次嘆了一口氣:「造化弄人埃」

他當時急著北上,想著回來在收徒。沒想到等他回來,已經物是人非。

今日見了蘇重高超武藝,他心裡就越發後悔。

如果他是全真門徒,那該有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