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五十六節洪七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節洪七公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馬鈺聲音平淡,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全都講了一遍。

江南六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看看對面臉色難看的全真六子,六怪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黃蓉滿臉驚奇,真沒想到那傢伙竟然如此厲害。頂著全真派還能有這成就。

回想蘇重在中都里乾的事情。黃蓉心裡有些明白了。

先讓人陷入重圍,然後在打出一條通道,不走也得走。

一邊坑你,一邊幫你。你到底是報仇呢,還是不報仇呢?看對面全真六子糾結表情,黃蓉險些笑出來。

郭靖聽的雲山霧罩,撓了撓頭轉頭看黃蓉,眼睛里全是迷惑。

黃蓉白了他一眼,心道以後得讓靖哥哥離那傢伙遠點。年紀這麼小,就心思狡詐,千萬可別坑了靖哥哥。

蘇重如果知道黃蓉的想法,一定會嚴肅的告訴他,姑娘你真心想多了。他巴不得全真七子被坑死呢。特別是丘處機。他還有一劍之仇呢。

數天後,被眾人談論的蘇重此時正悠閑的騎著馬走在官道上。

陸冠英正在另一匹馬上打拳。馬鞍什麼的都被撤掉,就在馬背上打拳。他滿臉苦色,輕手輕腳,根本不敢用力。

自從出了中都,他就被蘇重扔到馬背上練拳。

不僅如此,還要求腳下不能太重,不能把馬踩疼嘍。要是腳下重了,就扣他一枚赤龍丹。

蘇重每個月才給他三粒,只要腳下一重,立即就報銷一枚!嘗到了赤龍丹的甜頭,他如何會捨得那快速提升內功的感覺!

陸冠英有苦沒處說埃

如果是其它馬,他沒準還能糊弄過去。可腳下這匹馬,被蘇重養的和個妖精似得。對蘇重簡直言聽計從,一旦他腳下力量超標,立即就拿眼睛瞪陸冠英。

一枚赤龍丹就瞪沒了。

而且這枚赤龍丹還會給這兩匹馬吃掉,還得他親手去喂!

陸冠英心都在滴血。

我的!我的!那是我的!

「師傅,咱能不能不扣赤龍丹啊1他都快哭了。

蘇重理都沒理他。

赤龍丹藥效強大,以陸冠英的身體素質,一個月三枚正好。多了也是浪費。

讓他在馬上練功也不是故意折磨他,而是為了鍛煉他的輕功。千里訣雖然比不上他多次改進的登天梯。但好歹也是登天梯之下的一大分支。

陸冠英練好了,同級之中,根本就不怕比輕功。遇上高手,也有轉圜餘地。打不過依仗輕功可以跑埃

既然收了他當徒弟,蘇重就沒打算藏私。

有賞有罰才能調動他的積極性。練好了,收穫一身輕功得到赤龍丹。練不好就什麼都沒有!

陸冠英練功,蘇重也沒閑著。

他人馬合一,無時無刻不在運轉全真心法。內力絲絲縷縷的增長。相比於離開太湖之初,他的內力足足增長了一倍。增長的內力,有一半都要歸功於赤龍丹。

「快了快了,在過一段時間,就能把丹田氣海蓄滿了。」

這個世界和往日不同,規則極其嚴密,想要把實力快速提上去,只能一步步走,他不敢有絲毫懈擔

天空一聲尖銳鳥鳴聲響起。蘇重意識瞬間退出破界珠。

隨著時間推移,靈魂好似已經和身體完全匹配。

以前進出破界珠還有四五秒的延遲。現在幾乎念頭一動,就能夠實現來回進出。

這不僅讓他修鍊時安全度大增。更讓他收取東西變得簡單。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會袖裡乾坤呢。

不過破界珠能夠存放活物的事情,還是讓蘇重大吃一驚。這讓他心裡暗暗興奮,看來對破界珠的重視還是不夠。

撤離中都時,蘇重想把赤紅寶蛇帶走,便動了把寶蛇收進破界珠的心思。

他當然不敢直接用寶蛇做實驗。抓了一隻麻雀扔進破界珠后,蘇重發現麻雀除了陷入昏睡之外,任何事情都沒發生。

蘇重立刻就大膽的把寶蛇收進了破界珠。這樣一來,誰都不會知道赤龍丹的原料了。

伸出右手,一個灰色的影子箭矢一般從天而降。落到蘇重手掌上之時驟然停頓。一動一靜之間頗為怪異,看的陸冠英心神震動。

灰影顯出身形,竟然是一隻在普通不過的麻雀。

陸冠英滿是感慨的看著自家師傅。

您難道是妖怪培養師嗎?

養了兩個月的馬,養的和怪物似的,整天就知道盯著我的赤龍丹。

現在隨便抓了一隻鳥,怎麼也和個妖怪似的呢?

剛才天空的尖銳鳴叫他聽得一清二楚。哪裡有麻雀會發出這麼響的叫聲。都和鷹隼差不多了!

在看那隻麻雀,雙翅閃動之間竟然只能看到一片灰影。它竟然直接懸浮在蘇重手掌上!

陸冠英胡思亂想,騰挪轉身之間腳下不由一重。

頓時臉色大變!

低頭一看,果然看到了那張可惡的馬臉,它正用兩個水汪汪的眼睛瞪著自己呢。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陸冠英怎麼越看越覺得那張馬臉滿是得意呢?

蘇重雙眼盯著麻雀的眼睛,陡然閃過一道光亮。

臉上露出瞭然神色,伸手從懷裡拿出培元丹,給了麻雀一顆。

「這是獎勵你的,繼續去跟著他們吧。」

看著快速飛走的麻雀,蘇重滿意一笑。

這隻麻雀就是他臨時抓進破界珠內的試驗品。沒想到經過一番培養,反而成了一個絕佳的斥候。

一顆赤龍丹,加上移魂大法,配合火影世界的忍獸培養秘法,成就了這隻偵查麻雀。

忍獸培養秘法重在於精神刺激,能夠大幅度提高忍獸的智慧。

兩匹馬是他的第一批實驗對象。這隻麻雀便是他的第二批試驗品。從結果看來,雖然達不到火影里的程度,但確實能增加動物靈性。

世界不同,無法使用秘法。但他正好得到了九陰真經內的移魂大法。這是對精神的一種運用方法。以移魂大法為橋樑施展密法,多次試驗,他已經摸索出了一些門道。

「師傅,咱們到底要找誰啊?」陸冠英忍不住問。

蘇重每天早中晚都要收回偵查麻雀,肯定是在找人。

「郭靖。」

「礙…找郭兄弟幹什麼?」陸冠英頗為驚訝。

找他幹什麼?當然是為了找洪七公埃

蘇重對降龍十八掌可是好奇已久。或者說……垂涎已久!

……

洪七公靠在樹榦上懶洋洋的坐著,不遠處郭靖正在吭哧吭哧的和一株碗口粗的樹較勁。

抿了一口酒,頗為無奈的掃一眼郭靖。

這個徒弟人品很好。根基不差,更重要的是性子魯直。非常適合練習降龍掌。

丐幫中不少心性不錯的人,也得到過他傳授降龍掌。但也只是一招半式。能一下傳給郭靖十五掌,可不是黃蓉幾道菜就能打動。

雖然那菜確實不錯。洪七公想著嘴裡就不住的流口水,急忙喝了一口酒解饞。

降龍十八掌最是剛猛無鑄。想要練好,一定要有毅力。

只有日復一日,全神貫注的投入進去。不斷體悟勁力變化,才能由外而內,把這功夫練好。

郭靖性子直,從小養成的習武習慣就是堅持。一次不成就連十次,十次不成就連百次千次。

他修習全真內功兩年,已經頗有根基。而且黃蓉給他吃了不少赤龍丹,內氣越發渾厚。正是練習降龍掌的好苗子。

只不過就是太笨了點兒啊!洪七公看著傻頭傻腦的郭靖頗為無力。

好在也不是沒有辦法,只要讓郭靖親身感受到勁力變化,他幾乎立即就能學會。

說不管用,做了才行。自己這個徒弟還有點兒另類天才的意思哈?

暗樂的洪七公不經意之間掃到一抹灰影。

仔細一看,發現不過是一隻普普通通的麻雀。開始還不當一回事,接著忽然臉色一變。

盯著那麻雀看了足有一刻鐘,他終於發現了蹊蹺。

這隻麻雀他見過!還不止一次!

自己這是被一隻鳥給監視了?!

回想著半個多月時間,自己似乎不止一次見過這隻麻雀。洪七公臉色陡然陰沉起來。他相信自己絕對不會看錯。

老了老了,沒想到竟然栽在了一隻鳥的身上。

心裡狠狠,他撿起一枚石子,屈指一彈。

嗖!

不等石子飛到,那麻雀竟然閃電般飛向天空,反應之迅速讓洪七公大吃一驚。他十拿九穩的一擊,就是一般江湖二流高手也會被打中,現在竟然被一隻鳥躲了過去!

洪七公心裡不禁一沉。

看似普通麻雀,實則快若閃電。能有這種奇異飛禽的人,豈能簡單!

到底是誰在窺伺老叫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