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六十二節秘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節秘籍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音波功?!

蘇重眉頭一挑。這就是碧海潮生曲?

不提它蠱惑精神的作用,這種音波同樣能傷人害命。聲音的頻率過高或者過低,都能夠造成極大的傷害。這在蘇重的世界,並不是多麼高深的知識。

但在射鵰這樣一個古代世界。黃老邪能夠發現其中的奧秘,並把它們融合到一首曲子當中,相當不簡單!

不愧是黃老邪!

蘇重一改奪命劍狠辣作風。長劍詭異的收回豎起,劍刃向外擋在面前。

黃老邪眼中精光閃爍,心中兀自冷笑:「用劍擋音波?愚蠢1

他對自己的碧海潮生曲非常自信。黃老邪久居海外桃花島,有一次海上突然出現很多無故死亡的魚蝦。它們大多身體完好,外表並無傷痕。但體內臟腑卻不同程度破裂。偶爾存活的也全部陷入癲狂。

這引起了黃老邪的強烈好奇心,多次探究,依仗先天境界的敏銳感官能力,終於讓他發現了其中奧秘。

原來耳朵聽不到的聲音竟然有如此威力。這不就是大音希聲!

黃老邪立即投入研究,最終成就了碧海潮生曲。

曲聲不僅能引人癲狂,致人死命,而且具有極其強大的穿透力。即使躲在封閉的房間中,聲音也能穿牆而過。

享用一柄細劍擋住?簡直痴心妄想。

可接下來的事情卻出乎了黃老邪的預料。

劍尖突兀出現一個白玉小點。米粒大小,但放出的光芒卻像是一顆太陽。

蘇重手腕一震。長劍突兀斬下,就像是太過沉重拿捏不住,像個鍘刀一樣自然滑落。

白玉色的小點直指黃老邪。

嗡!

小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陡然漲大,瞬間就變成了一個大圓球。

黃老邪自信滿滿的音波,剛剛進入圓球,立刻就失去了蹤跡,根本就沒辦法傳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黃老邪停下吹奏,滿是不解。

白色圓球也很快破滅。周圍空氣呼呼大作,不停往圓球留下的空間中擠。

蘇重可不會告訴他,真空是阻隔聲音的最好環境。

他用劍氣編製成球,瞬間擴大撐開一個真空環境,儘管只是暫時的,但卻順利的擋住了黃老邪的聲波攻擊。

蘇重收劍回鞘,領教了黃老邪的劍法,碧海潮生曲。只剩下彈指神通了。

但這門遠攻法門對他根本造不成什麼傷害。他的奪命劍穩、准、狠,加上他五感敏銳提前預知,彈指神通根本傷不了他。

蘇重已經頗為盡興,再打下去就要生死相搏啦。

「黃島主,我看就到這裡如何。畢竟我們之間可沒什麼仇恨,一但真動起手來,說不定會波及他人。」蘇重滿臉含笑的瞥了一眼不遠處的黃蓉。

黃老邪臉色鐵青。

「蘇重,你敢拿我威脅我爹?1黃蓉何等聰明。他立刻見看出了蘇重的險惡用心。

自己竟然成了累贅?!

「爹爹,不要管我。你儘管出手,收拾這個小子1黃蓉氣呼呼的道。

黃老邪一言不發,冷冷的看著蘇重。好半晌一甩袖,轉頭不在理蘇重。

蘇重呵呵一笑,知道黃老邪不想把事情鬧大。黃老邪對黃蓉寵愛的很,雖然他心裡恨不得立即打死蘇重,但卻不得不強忍怒氣。不過梁子算是結下了。以後要是有機會,肯定不介意給蘇重一下狠的。

注意到黃老邪眼中冰冷,蘇重毫不在意。他現在能和黃老邪打平手,隨著時間推移。黃老邪就只能跟在他後面吃灰!

現在不和他搏命,以後就永遠沒有機會了。

蘇重不想摻和沒完沒了的江湖恩怨,身形一閃。眾人只覺光線一陣模糊,蘇重就憑空消失在了原地。

就像黃老邪來的無聲無息,蘇重走的時候也毫無痕。

黃老邪眼睛一縮。他真沒想到,這個年輕小子不禁劍法厲害,輕功也詭異的很。

他剛才分明感覺到,自己視線受到了強烈干擾。也就是他精通奇門遁甲,對這視線扭曲見怪不怪,才能發現蘇重身法的奧秘。其他人根本就察覺不到蘇重的蹤跡。看眾人臉上那大爭的雙眼,就知道蘇重這一手對他們的震撼。

「爹爹?」黃蓉有些遲疑。

「看出來了?」黃老邪凝重道。

「好像是奇門遁甲里的東西。」黃老邪的很多武功都有奇門陣法痕。黃蓉從小就開始接觸。看到蘇重身法,她就覺得熟悉。見到黃老邪神色,就知道自己猜測正確。

「他怎麼會奇門遁甲的?」

這不是黃蓉小瞧天下人,而是這個天下,能精通陣法的人屈指可數,而能夠把陣法運用到武功上的就更少。偏偏歸雲莊上就有一座精妙陣法,黃蓉怎麼會不多想。難道是陸乘風把桃花島絕藝傳了出去?

她都能想到,黃老邪自然也能想到。他立刻轉頭看向陸乘風。

陸乘風一臉苦色。自從蘇重和黃老邪交手,他心裡就忐忑不安。

他對黃老邪尊敬崇拜,絕無二心。對蘇重卻也畏懼恐怖不敢違逆。

「這個蘇重是誰,你可知道。」黃老邪定定的看著陸乘風。

他不介意桃花島的東西傳出去,前提是經過他的同意。私自傳授?他不禁想到了私自偷盜經書的陳玄風二人!

憋了滿肚子氣的黃老邪,眼中射出森冷寒光。內氣更是隱隱勃發,只要陸乘風敢狡辯,黃老邪就敢立刻就要斃了他。

陸乘風跪在地上,把和蘇重相遇的事情如實說了出來。

他並沒有什麼心理負擔,蘇重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他可不會玩什麼二選一的把戲來測試陸乘風。他早就告訴過陸乘風,只要不是關於他的核心機密,他都可以直言告訴黃老邪。以此成全他的師徒情分。

蘇重不需要陸乘風的忠心,他只需要陸乘風能幫他辦事。他也不怕陸乘風出賣。以黃老邪的心高氣傲,絕不會通過陸乘風玩把戲。而且,如果陸乘風敢出賣他。蘇重不介意動手把他清洗掉。

他始終是這個世界過客,是個劫掠者。重要的只有破界珠,其他一切,橫行無忌!

「你說這個蘇重只是看了你布置的歸雲庄陣法,短短几個月,就學會了奇門陣法?1黃老邪一副見了鬼的表情。

雙眼死死的盯著陸乘風,大有你敢騙我,我就拗募蓯啤

陸乘風滿是頹喪:「弟子不敢有半句虛言。就是現在莊上的大陣,也是蘇樓主設計的。」

他鼓搗了半輩子陣法,還比不上別人幾個月的時間?每每想到這裡,陸乘風都覺得自己半輩子活到狗身上去了。

黃蓉滿臉驚奇和不信:「騙鬼的吧?」

她從小跟著黃老邪學陣法。沒人比他更清楚其中的博大精深。到現在,她也只是能不知一些簡單的陣法。根本就沒能力設計一個足以覆蓋歸雲庄的陣法。

陸乘風只能苦笑。

黃老邪臉色也不好看。有一天,突然有人告訴他,自己引以為傲的東西,在別人那裡不值一提。黃老邪覺得麵皮發緊。

「歸雲大陣確實不錯。」過了好半晌,黃老邪始終過不去心中那道坎,勉勉強強的稱讚道。

陸乘風臉色更苦:「這隻不過是樓主隨意設計。真正厲害的是覆蓋姑山島的裡外三座陣法。第一層迷亂視聽,第二層混淆意識,第三層竟然能夠讓人平心靜氣。」

黃老邪深吸一口氣。

他藉助地勢,拾掇了一輩子,終於把桃花島布置成修鍊聖地。在核心地帶能夠讓人減少雜念,提高修鍊速度。

現在有人竟然隨便花了半年就辦到了!

黃蓉滿臉擔心,欲言又止。她忍住了吐露赤龍丹的消息。她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能夠這麼快學會奇門陣法,會不會很快就能煉製九花玉露丸?她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蓉兒,玩夠了就回桃花島吧。」說完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他不敢呆在這著了,打擊太大啦!

這得多妖孽的人才能辦到這些事情。更何況,蘇重的武功可不差。多方面齊頭並進,黃老邪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哪裡來的精力和時間?從娘胎開始修鍊學習也不能如此啊?

黃老邪就算想破頭也想不到,蘇重有一個破界珠牌的超級處理器!而且還是全天候二十四小時隨時待機!

……

不提江湖上風風雨雨,蘇重躲進姑山島,一門心思的閉關修鍊。

他最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為什麼先天之後內氣增長那麼的不明顯。

先天後,實現了內氣外放,增強了攻擊力。溝通了天地之橋,增加了回氣速度。而且隨著吸收外界能量,緩慢的改善內氣質量。打破身體桎梏之後,五感更加敏銳。這都是先天的好處。

可內氣的量增加卻不多。這也是蘇重剛剛突破先天立刻就能和洪七公打平的原因之一。

苦思冥想,蘇重找不到頭緒,只能繼續積蓄內力貫通經脈。

不過一件事打斷了蘇重的閉關。

陸乘風帶著陸冠英上了姑山島。

看到陸冠英提在手裡的小木箱,蘇重眼睛一亮。

「這是?」蘇重滿是期待的指著不遠處的小木箱。

「不錯。樓主,這是天罡樓搜集的秘籍。」陸乘風含笑道。

這時候蘇重才注意到,只是一個月不見,陸乘風竟然能站起來走路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蘇重好奇道。

陸乘風臉上滿是感慨:「多虧了恩師妙法。同時要多謝樓主的丹藥。乘風這才能這麼快的打通恢復腿部經脈,重新站起來走路。」

蘇重對陸乘風的感謝坦然承受。如果只依靠黃老邪給的功夫。陸乘風頂多是能夠走路。可蘇重丹藥卻有培元固本的妙用。假以時日,陸乘風就能依靠丹藥恢復腿上功夫!

「把秘籍給我看看。」蘇重迫不及待的接過小箱子。

「樓主不要期望太高,裡面大多都是江湖的三流武技。」陸乘風欲言又止。

蘇重隨手翻著那些粗淺的秘籍不以為意:「沒事,現在時間還短,以後就有好東西了。而且這些東西看似簡陋,也有可取之處。這起碼能讓我追根溯源,知道武功的根基在哪裡。」

陸乘風只能苦笑。所有人都知道基礎重要。可依靠基礎武技橫行江湖的又有幾個?

蘇重卻不這麼想。他更在意的事武學的演化過程。只有知道根,才能知道武學的源頭和發展方向。才能有助於他藉助武學理解天地法則。

「對了,除了搜集武學。醫術雜學機關奇門等知識也開始搜集1蘇重突然道。他準備多面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