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六十三節武學根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節武學根源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武學從出現就伴隨著破壞。

歸根究底,武學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力量,一個是力量的使用方式。力量是根本,不同的使用方式帶來不同破壞力,也就是招式。

蘇重一本一本的翻看搜集而來的武學。把它們全部錄入道玉碑中,完善自己的武學體系。

這些武功都是江湖三流武技。大多是招式,也就是力量的使用方法。很多看似不同,其實本質都差不多。

招式不外乎上下左右前後六個方向的攻擊軌跡。蘇重想要搜集足夠的招式,用它們填充身周整個空間。長劍一出,立刻封鎖身周六個方向,誰都近不得身!

到了那時,他的奪命劍足以稱的上技進乎道!

他最關心的還是內氣的修鍊方法,這是武學的根源。因為它能夠增加人的力量。甚至是能讓人進化的根本。

《混元氣》,蘇重搜集來的武學秘籍中,唯一一本內功心法。其他的心法,大多招式和心法混在一起,不成體系。

名字雖然起的很大氣,但實際上只不過是一本粗淺至極的內氣法門。

意守丹田,配合特殊導引方法積蓄內氣。在蘇重看來,這個法子很粗陋。不過卻真正體現了內功修鍊的方法——導引,觀想。

混元氣一共有三式。蘇重只看了一眼,就絲毫不差的擺出了第一式。到了他現在的地步,普通招式動作,他只要看一眼,就能完美複製出來。這和他對身體的超強控制力不無關係。

一刻鐘后,蘇重眉頭一皺:「怎麼沒反應?」

在堅持看看?蘇重很懷疑這本秘籍是不是假的。

把思想放空,他保持姿勢不變。

足有一個時辰,就在蘇重不耐煩想要放棄的時候。渾身突然一震,一股暖意緩緩在全身浮現。

他不僅沒有喜悅,反而滿是無奈。竟然用了一個時辰才調動全身氣血?!

「這效率也太慢了!該說真不愧是三流武技嗎?」

盤膝坐下,蘇重意守丹田。他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氣血消耗一空,也沒煉化出一絲內氣。

蘇重頗為無語。怪不得所有人都想要九陰真經。類似混元氣這種大路貨的東西,練一輩子,撐死了也就是個三流武者!好在他不依靠混元氣來修鍊。

「用導引聚集氣血,用觀想提煉內力……」蘇重仔細分析整部功法,心中若有所思。

這就是內氣修鍊的本質嗎?

可導引為什麼能聚集氣血?

蘇重想了半晌,仔細感悟第一式樁發法中的奧秘。眼睛突然一亮,原來如此!導引是為了加快血液循環,並刺激胃腸功能,提高對食物的吸收效率!

那水谷之精竟然就是食物中的能量?!

蘇重有些明白了。他看出了心法等級的本質差別。一個是聚集氣血的效率,一個是煉化氣血轉化為內氣的效率。

只是第一部分,低等級內功心法和高等心法就有天壤之別。

混元氣只能通過三式站樁,聚集氣血。作用慢,耗時長。

他修鍊的全真內功,卻有一整套全真劍法用來聚集氣血!而作為大派,其中還有很多功夫同樣有快速集聚氣血的功效。

且派大多如此。

如此一來,宗派弟子修鍊一天,相當於江湖散人修鍊一個月!時間長久,差距越大。

這就是大派之所以是大派的原因。

效率啊!

反倒是在煉化氣血時的差距並不是很大。

道家觀想符篆神像,佛家觀想咒語佛像,還有其他門派觀想大山大河日月星辰。也有像混元氣,什麼也不觀想,只意守丹田。

在蘇重看來,這都是為了調節精神的波動。除非是頂尖功法,其他功法在這一方面差距並不大。

「怪不得我修鍊我內氣集聚這麼快。破界珠簡直就是作弊器。進入其中直接就入靜。哪種觀想方法,比得上破界珠作弊?」蘇重恍然大悟。

他以前只是一門心思的往前修鍊,如今進入先天,他終於放緩修鍊速度,有了時間思考。

這才真正了知自己快速提升功力的奧秘。

同時蘇重也明白了馬鈺為什麼內氣修為冠絕七子。

正是因為他的思想境界高,精神波動平穩。在煉化氣血方面效率更高!

那頂級心法為什麼是頂級心法?先天功又有什麼奧妙?

蘇重此刻對九陰真經的渴望大增!

要不要去一趟桃花島?可去了怎麼謀取九陰真經?是偷是搶還是換?

沉吟半晌,蘇重索性不再想:「管他呢,到時候再說1

把蘇州一大攤子的事務扔給陸乘風。並讓陸冠英去監督新一代地煞眾訓練。蘇重帶著小灰,騎上去中都途中隨手培養出來的駿馬,直奔東海。

……

「郭兄弟,咱們既然已經是結拜兄弟。那周大哥交給你的功夫你學不學?」一個白髮銀須的老頭滿臉嚴肅的看著郭靖。只不過滴溜溜轉動的眼珠破壞了氣氛。那狡黠的目光,加上嚴肅的表情,怎麼看怎麼古怪。

郭靖憨厚一笑。他知道自己這位周大哥性子古怪,想一出是一出。但卻心地善良,絕對不會害他。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

老頑童周伯通喜笑顏開,張嘴突突突的念出一片心法。讓郭靖一字一句的開始背。

當年王重陽讓他保管九陰真經,並說不讓全真弟子修鍊。這句話被全真七子奉若圭臬,但對老頑童來說就和個屁差不多。這不是他不尊敬王重陽。相反,如果王重陽陷入險境。他有拼了性命相救的決心。

但對於束縛他行為和心靈的規矩。老頑童只需要一個借口就能繞過去。

「我只是看看,我不修鍊。」然後老頑童就歡歡樂樂的看了,然後又歡歡樂樂的練了。接著又來了一個「我練了不用,就等於沒練」,然後他又繼續歡歡樂樂的琢磨九陰真經。

這是一個沒多少憂愁的人,成天樂,窮開心!

郭靖記性不好,但勝在毅力過人。一次背不過,就背十遍。

他們誰都沒發現,距離他們百米開外的一顆桃樹下,正藏著一個人。

蘇重盤膝坐在地上,意識進入破界珠,全力收縮自身氣息。

老頑童可是天下少有的先天高手,他不怕被發現,卻怕聽不到九陰真經。

把感官能力放大到極限,深厚內氣加強耳力。遠處山洞中朗朗背書聲,清晰傳入蘇重耳中!

玉碑上,隨著字數增多,一篇精妙內功心法逐漸完善。頂端四個金色大字熠熠生輝——九陰真經!

他已經在桃花島潛伏了半個月。兩天前,終於等來了郭靖。

不僅如此,他還親自出手,局部影響桃花陣法,神不知鬼不覺的把郭靖引到了老頑童面前!

果然不出蘇重所料。老頑童還是和郭靖結拜了兄弟。這不是命運。而是對老頑童這種心思純凈的人,也只有同樣心無雜念憨厚質樸的郭靖,才能贏的他的認可!

然後蘇重就躲在一側,作起了小偷。

等郭靖背完那段嘰里咕嚕的梵語總綱之後,蘇重不費吹灰之力的取得了九陰真經!

他心裡一喜,不自禁的就露出了氣息。

誰!

一聲怒喝,一個透明拳影轟然出現在蘇重面前。

好傢夥,老頑童動起手來可一點兒都不頑童!

右手成爪,蘇重在間不容髮之際,把白玉手抓插入拳頭之中。

九陰神爪!

嗡!

凝實拳影頓時被震散。強烈的風吹得蘇重衣袂廢物。

老頑童拳隨人走,鬚髮皆張滿臉怒氣,僅僅三大步就已經衝到蘇重身前!

老頑童卻是性子如頑童,但這不代表他不會憤怒。

頑童憤怒,不管不顧!小孩兒會哭,老頑童會打,往死里打!

周伯通右手成拳左手作掌,同時出擊。一個對準了蘇重胸口,一個直擊蘇重面門!

兩個手上絲毫沒有內氣外放。不僅如此,這兩下迅捷兇猛,卻沒有一絲一毫的風聲。就像是輕飄飄毫不用力。

蘇重卻面色大變。

如果老頑童內氣外放,直接用內氣攻擊,蘇重反而不怕。但看老頑童那樸實無華的拳掌。蘇重只覺的腦門發炸。

這正是返璞歸真,把所有內氣凝結在一起的表現!

別人都在內氣外放,追求更強大的破壞力。老頑童同樣追求破壞力,但卻把內氣緊緊收回體內。

蘇重感覺到,儘管老頑童沒有把內氣放出來。但他拳掌周圍的整片空間,彷彿都被掌控住一般!

他絲毫不敢大意。

登天梯!

蘇重身形陡然一幻,快速後退。同時內氣狂涌而出。

隔山拳!

突突突……

十二個白玉拳頭上下翻飛,一個拳頭組成的圓團瞬間飛到老頑童身前。

可讓蘇重驚悚的是。拳頭像是受到了什麼吸引似的飛到老頑童拳掌之間,接著一個個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迅速變小消失!

怎麼可能!

這就是空明拳?!

老頑童有這麼厲害?那他怎麼還打不過黃老邪?

蘇重陡然間有了一股明悟。黃老邪上次肯定沒出全力!他的玉簫劍法和落英神劍肯定還有玄妙之處!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蘇重身形不變,面對老頑童,長劍陡然出鞘上撩。密密麻麻細密劍氣從劍尖彈射而出。

他的奪命劍鋒銳無比且柔韌異常。隨著他越來越熟悉內氣外放,精神力控制大增。劍氣越來越細密,堪稱劍氣如絲!

度過初期的驚異,他已經鎮定下來。就算老頑童的空明拳厲害,能夠散掉他的外放內氣。但肯定有極限,不然他豈不是無敵?!

果然,面對蘇重鋒銳劍氣,老頑童也不得過翻身倒退。兩個跟斗之後,竟然就退回了原地。

蘇重劍氣落在一顆桃樹之上,瞬間穿透。一顆好好的大樹,竟然變成了篩子一般,滿是針尖大小的空洞。大風一吹,嚓擦的碎成了一地木屑!

蘇重腳下不停,登天梯運轉到極致,憑空幻化出九道身影。接著那些身影一花,像一縷煙霞一樣消失在桃花陣中。

「九陰神爪,螺旋九影?」老頑童皺眉疑惑。難道他不是來偷聽九陰真經的。他可不信有人只聽一遍,就能立刻學會九陰真經里的功夫。

再看看碎成一地的桃樹,不禁打了個哆嗦。

這小子是誰?怎麼會有如此鋒利的劍氣!要不是我躲的快,老頑童豈不是成了破漁網!

「咦?那不是蘇兄弟嗎?」郭靖一腦門子不明白。怎麼周大哥和蘇兄弟打起來了。

「你認識他?他會不會九陰真經?」老頑童急急問道:「他是不是來偷聽九陰真經的?」

「蘇兄弟好像從梅超風手裡看過九陰真經。」郭靖想起歸雲庄的事情,有些不確定的道。接著眼睛一瞪,滿是不可思議:「周大哥讓我背的功夫是九陰真經?1

老頑童眼睛一突:「什麼真經不真經,不理你了1說罷不等郭靖繼續發問,陀螺一樣鑽進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