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六十四節齊聚桃花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節齊聚桃花島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讓小灰偵查,發現老頑童並沒有追來。這才鬆一口氣,拿出一顆培元丹獎勵小灰。看著灰麻雀樂顛顛的在桃樹枝上蹦躂,蘇重仍然有些心有餘悸。

老頑童發起怒來,還真是可怕!

主要是那手把破掉外放內氣的手段太詭異!要不是老頑童忌憚蘇重鋒銳劍氣,說不定還得被老頑童纏住不放。

在沒明白空明拳原理之前,蘇重可不敢和老頑童長時間纏鬥。而且他畢竟做賊心虛,總不能偷了人家的東西,還把人家打一頓吧?那就是搶劫了,太沒技術含量!

蘇重給自己找了個借口,就不在想偷經書的事情。反正誰都沒損失,我只是旁聽罷了。

然後就迫不及待的進入破界珠,鑽研新得到的九陰真經。

他最感興趣的還是那片梵文總綱。

其他人不懂梵文,但這對蘇重來說全無問題。他在全真教那段時間,可是複製了不少經書進玉碑。全真教三教合一,自然有梵文佛經。有破界珠作弊,蘇重在全真教時就已經粗通梵語。這麼長時間過去,隨著蘇重對破界珠應用的越來越熟練。他已經能夠很好的理解梵文。

仔仔細細的把梵文總綱翻譯過來。蘇重又來回檢查三遍,直到改無再改,這才沉下心來開始研究這片總綱。

他早就聽說,總綱之內有快速打通奇經八脈的方法,能夠幫助別人快速回復內氣。蘇重仔細看完,驚喜之餘不禁恍然大悟。

九陰真經是黃裳從道藏中領悟出來功法。核心處就在一個氣字。這篇總綱實際上就是一篇極為高明的練氣法門。

「配合易經鍛骨篇改善體質,加快積聚氣血,難怪能夠快速回復內氣1

蘇重立刻開始嘗試。

他有破界珠幫助,飛速入靜。按照九陰真經上的吐納法門,緩緩改變呼吸。然後開始觀想明月圖像。

蘇重很快就進入了一種奇妙的狀態。全身輕飄飄好似要飛起來,而精神則前所未有的寧靜。不僅如此,在呼吸調節下,心跳變的緩慢而沉穩,體內臟腑伴隨吐納呼吸,有規律的顫動。

蘇重感覺,他整個人從精神到身體,完全成了同一種物質存在不分彼此。他自身氣血被快速煉化。不僅如此,他還感覺到自己從外界吸收了大量草木之精。內氣增長越發快速,只是修鍊了一個時辰,就趕得上他平日里修鍊一天所得。

「真沒想到,九陰真經的練氣法門竟然如此高效1

他一直在尋找加快吸收外界能量的方法。九陰真經的出現,簡直就是瞌睡來了送枕頭!

內功心法的高明,一個是在於提高集聚氣血的效率。這是為了增加更多的內氣來源。另一個就是煉化氣血的效率。這是為了提高氣血利用率。

而九陰真經另闢蹊徑,他的煉化效率本就極高。不僅如此,還能夠調節身體精神進入玄妙狀態。加快對外界能量的吸收。另外開闢了一條內氣來源。

氣血加上外界能量,又有高效煉化法門。九陰真經無愧於神功寶典!

……

「不知歐陽兄到此有何事?」黃藥師客客氣氣的道,心裡卻忍不住警惕起來。

歐陽鋒被人稱作西毒。除了他真的擅長用毒,還指他心思詭詐狠毒。平白無故的來桃花島,黃藥師可不相信他毫無企圖。

「慚愧。葯兄,這次主要還是為了我這個不成器的侄兒。自從在中都見了一次侄女之後,他就念念不忘。百般哀求之下,我只好厚顏來此求親。」歐陽鋒一臉慚愧的對著黃藥師道。

歐陽克很有眼色的上前一步,滿臉恭敬真誠:「還請伯父開恩,允許我娶蓉兒。我一定好好待她,不讓他受半分委屈。」

黃藥師面無表情,漠然看著恭敬有禮的一對叔侄。歐陽鋒的目的會如此簡單?打死他都不信!肯定打著什麼歪主意。

歐陽鋒桀驁不馴,心黑臉厚,什麼時候會慚愧?白駝山莊在西域威震一方,頗為霸道。想要什麼東西,無不出手搶奪。歐陽克來中原,更是作了一路的採花賊。他會這麼恭敬的來求親?

九陰真經!一定是九陰真經!也只有九陰真經才能讓歐陽鋒如此大費周章。

「歐陽兄真的是來求親?」黃藥師略帶嘲諷的道。

歐陽鋒一臉真誠的微笑:「當然。我大哥去的早,只留下這麼一根獨苗。我自然要為他好好考慮。」

他就是來謀奪九陰真經的!只要歐陽克娶了黃蓉作媳婦兒。他就有了接近桃花島的機會。到時候不論是偷是搶,還是拿黃蓉要挾黃老邪,總是能得到九陰真經。

歐陽鋒從來都是那個狠毒詭詐的西毒。

即使黃藥師明知道他心懷不軌,也不敢把他怎麼樣。因為同為天下五絕,他們之間誰也奈何不了誰。要不然,黃老邪也不會「歐陽兄」、「歐陽兄」叫的那麼客氣。而且他還有一個女兒牽挂。一旦歐陽鋒發起瘋來,不管不顧的放毒。他能夠躲得過去,黃蓉卻未必。

黃藥師腦筋急轉,正想找個理由推脫。一陣猛烈的吼叫聲從大海之上遠遠傳來。

真他娘來的是時候!黃藥師忍不住在心裡爆了粗口。

天下間,能夠一吼之下,傳遍桃花島的人屈指可數。而像這種龍吟虎嘯滿是蠻荒氣息的吼叫,只能是老叫花子洪七公。

「七兄,歡迎來我桃花島做客。」黃藥師面帶笑容,對歐陽鋒提親之事避而不談,反而急不可耐的以千里傳音之法和洪七公交談起來。

歐陽鋒臉色陰沉。

死叫花子,早不來完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早晚有一天毒死你!

有黃藥師指引,洪七公很快就來到了桃花島中心的涼亭處。

「咦。老毒物你不在西域玩蛇,來這裡幹什麼?哦,還有你這個小毒物,還有沒有干過採花賊的勾當啊?」

洪七公一句話就噎的歐陽鋒臉色陰沉。

洪七公一眼就看到了擺在地上,大紅布包裹的聘禮。再看看歐陽克一副人模狗樣。他哪裡還不知道歐陽鋒打什麼注意。

想給你侄子提親?做夢去吧!黃蓉可是我徒弟媳婦兒!

黃藥師心中一喜,老叫花子硬是要的。一句話就給他找了借口:「原來歐陽世侄還做過採花賊?」他滿臉的憤怒和嘲諷。

歐陽克被黃老邪氣息所攝,登時退後兩步。歐陽鋒立即向旁邊一跨,把他擋在身後。

「人不風流枉少年,。正是因為如此,才更應該找一個賢惠媳婦管一管他。」歐陽鋒臉皮厚如城牆。對黃藥師譏諷理也不理。打定了注意提親到底。

……

蘇重歡天喜地的修鍊九陰真經。他正修鍊的起勁,想要深入研究一下九陰真經的奧秘。一陣龍吟虎嘯之聲突兀傳來。一下子就把他從入定狀態驚醒過來。

誰他媽沒事瞎嚎什麼呢!

他突然想起來,這好像是洪七公來給郭靖提親了。好像西毒也來了。

蘇重頓時來了興趣。要不要去摻和一腳?

可別陰溝裡翻船。

見識了老頑童的空明拳,蘇重對五絕的絕技心癢難耐,可又怕不小心著了這些老狐狸的道。特別是西毒那個狠毒傢伙,他為了天下第一,可是什麼都乾的出來!

去還是不去?

去!

蘇重狠下決心。他有登天梯來去自如,又有奪命劍鋒銳無雙。而且還精通奇門陣法,黃老邪這一座桃花大陣,他早就瞭然於胸。潛藏桃花島半個月,可不是白給!

有了這麼多底牌,難道還不敢冒一次險嗎?

這可是少有的天下四位絕頂人物聚會。以後想再聚這麼齊,只能等下次華山論劍。蘇重可不想等那麼久。能夠早日見到五絕的武學奧秘,這個險值得冒!

他對老頑童的空明拳,分外好奇!

腳下踩著登天梯,蘇重身形如一縷青煙,在桃花島大陣中間從容而過,好似自家庭院!

……

「你怎麼來啦!難道你也要提親?」黃老邪臉色不好看。

認誰發現自家陣法好似紙糊,被人輕而易舉闖進來,心情都不會好。在看蘇重年紀輕輕,並且和黃蓉早就相識,他不得不多想。

又來一個搶我家寶貝女兒的?!

「是你1洪七公滿臉意外。對能在戰鬥中晉陞先天的蘇重,他印象深刻。

「咦。你們在背九陰真經?」蘇重不理眾人明知故問。他就是來引爆氣氛的!

「這是九陰真經?1歐陽鋒果然氣息粗重起來。

黃老邪不慌不忙:「不錯。就是這本經書害死了蓉兒他娘。我發誓不看它一眼,沒想到卻被不肖弟子偷出桃花島。今日只等考察完畢,我就把它燒給衡兒。」

他拿出九陰真經可不簡單。

歐陽鋒既然來謀奪九陰真經,他藏著掖著也沒用。還不如大大方方的拿出來。

如果歐陽克能背下來,就能得到秘籍。如果背不下來,可怪不到我。

而且他要把原本燒掉,一方面是真的在祭奠妻子馮衡。另一方面則是打消歐陽鋒覬覦之心,為桃花島免去後患。

果然,歐陽鋒眼睛火熱,死死的盯著歐陽克。那意思再明顯不過。

背!拼了小命也得背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