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六十九節詭異銀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節詭異銀絲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轟!

玉碑上的人影再一次走火入魔而死。

蘇重閉關七天,每天定時淬鍊奪命劍氣。其他時間全部都用來模擬研習改變內氣屬性。

可是七天來,他日夜不休做了上千次模擬,卻沒有一次成功!

不是內氣太過陽剛霸道,導致爆體而亡。就是內氣相衝,走火入魔而死。最好的結果是勉強成功,威力又卻小的可憐。還會因為內氣駁雜不純,影響整體修為。

即使以入定狀態的穩固精神,蘇重也忍不住生出些許煩躁。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江湖上很多功法都帶有獨特屬性。按說改變內氣屬性並不是不可能。而且裘千仞還在他面前顯露了一手遮天鐵掌。直到此刻他還清晰記得那岩漿般炙熱掌力。

只是被餘波掃到,蘇重的頭髮就被燒的精光。現在頭頂還是一片青茬,想要再長成及腰長發,還不知道要多久。

收拾起煩躁心緒,蘇重機械般運轉九陰吐納法,開始主動修鍊內功。

他人在破界珠,入定狀態可以做到一心二用。

在他模擬功法時,盤坐的身體一直在緩緩運轉九陰吐納法。他的內氣無時無刻不在增長。

破界珠的輔助作用,在九陰真經這種高等練氣法配合下,被放大到最大。而且奇門陣法匯聚草木精氣,給他提供海量能量。

從進階先天到現在還不到半年。蘇重再次打通了兩條奇經八脈,內氣得到小幅度增加。蘇重相信,不出一年,他就能把八條奇經全部貫通!

咦?這是什麼東西?

蘇重陡然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丹田內海內竟然多了一絲銀白色氣體。它就像是水中的油,在內氣海中靈活穿梭,卻又不溶於內氣。

蘇重大吃一驚。除了吃飯休息,他七天來幾乎無時無刻不在運轉功法。先前他專心模擬功法不曾發現。現在他主動查看內氣,立刻發現了這詭異情況。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跑進了自家丹田?!

蘇重悚然而驚,險些退出入定狀態。

他一直對丹田內氣瞭若指掌。突然有異物,悄沒聲息的出現在體內,他怎能不吃驚!

強行鎮定下來,蘇重小心翼翼的控制著內氣,去觸碰那道銀白氣體。

嗤!

腦海中頓時冒出了蔬菜下鍋的聲音。一股強烈的灼痛感,瞬間充斥大腦。

蘇重趕緊把精神力從那股內氣中抽出。心有餘悸的盯著那道游魚一般的氣體。

這到底是什麼玩意?怎麼這麼熱!竟然能燙傷精神力?!

他雖然一直在研究改變內氣屬性。但這種突兀冒出來的東西還是讓他心裡發毛。

蘇重如臨大敵,死死盯著銀色氣體。發現他好像真的像是游魚,而內氣就是水流,經脈是河道,丹田是大海。銀色氣體在其中任意翱翔,但始終不會離開河道,更不會衝上沙灘。

蘇重小心翼翼的分出一團內氣,在內氣中心放置另一團沒有精神力的內氣。兩者之間有個空間地帶。就像是一個大球套著一個小球。蘇重小心翼翼的把那道銀白氣體引入小球之內,成功將其囚禁起來。

好不容易安置好那絲銀白氣體。蘇重長長吐出一口氣。把同心球放在丹田底部,徹底鎮壓起來。在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兒之前,蘇重打算絕不去碰它。

回過神來的蘇重,立刻開始思索銀絲來源。

他把七天來的經歷從頭到尾的過了一遍。可怎麼想也無法發現原因。

難道是因為自己研究內氣屬性變化太投入,下意識的改變了內氣運行方式,從而產生的特異變化?

搖搖頭甩開這種不靠譜的想法。他入定時思維清晰而冷靜,絕不會出現這種控制模糊的狀況。

既然不是自己體內產生,那就是從外界吸收而來!

草木之精?培元丹?還是平日里吃的飯食?

即使他現在依然能不明白草木之精氣的本質,但卻很肯定。這銀色氣體絕不可能出自草木精氣。那種灼熱感,可不是柔和清涼的草木精氣所有。

培元丹和食物就更加不可能。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兩者可都是草木精氣。

思索良久,毫無頭緒。蘇重不得不退出破界珠。出了這種意外,蘇重也沒有了繼續推演功法的心思。

走出閉關的小木屋,蘇重來到不遠處的觀星台。

抬頭看著無垠星空,蘇重鬱悶心情舒緩不少。每次看到漫無邊際的夜空,總能讓他心胸開闊。這也是他在觀星台附近建造木屋居住的原因。

看著玉盤一般的圓月。一股孤獨情緒陡然升起。這已經是他經歷的第四個世界。前前後後加起來,已經有了三四十年。

忙忙碌碌三四十年,地球的記憶已經模糊。思鄉情緒已經被不斷的殺伐抗爭所淹沒。

家在哪裡?蘇重已經很久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了。

搖搖頭收起情緒。修鍊幾乎成了他唯一的樂趣。感受自身力量一絲絲增強。在神秘破界珠引導下,一點點的強化破界珠。這讓蘇重有種異常滿足感。

再次看了一眼明月,蘇重準備回房間繼續閉關。

可走了兩步,蘇重突然停了下來。他猛然抬頭,死死的盯著明亮的圓月。

今天正好是十五,月亮圓滿高掛虛空。千年不變的月光灑滿大地,帶著時間氣息的雋永,也有古不變的蒼涼。

月亮!一定是月亮!

九陰真經中為了達到某種玄妙狀態。需要通過觀想明月,配合特殊呼吸法門,調節精神和身體。

蘇重此時陡然發覺。

那絲銀色氣體,怎麼看怎麼像月光!一絲及其凝聚的月光!

月光?!

蘇重滿心震驚?自己竟然無意中勾連了月亮,引入一絲月光?!

太不可思議了!

蘇重敢保證,就是九陰真經的創造者黃裳,也絕對沒有發現這種現象!不然九陰真經就不只是一部頂級功法,那將是一部超級功法!也就不會有人把它放入江湖。起碼宋朝皇廷就絕對不允許,這種神妙武學流入江湖。

黃裳不會想到,自己發明的練氣法門,不僅能練氣,還能勾連滿月吸引月光。這種玄妙的事情,怎麼看怎麼都像傳說中的鍊氣修道。

不是都說,只有妖怪和鬼魂們才吸收月華嗎?

難道自己是個老妖怪?

蘇重樂呵呵的想著。

自己就算不是老妖怪,也一定是個鬼魂。而且是個借屍還魂的老鬼!

好半晌,他才平復下激動的心情。

仔細分析,蘇重發覺能夠吸引到這一絲月光,純屬運氣!

要不是他連續運轉了七天的九陰吐納法,要不是正好趕上今天月圓,要不是他有破界珠幫助他長時間入定……

要是沒有這麼多要不是,他怎麼可能會吸到月光?!

蘇重本來還在想,等弄清楚銀絲來源后,就立刻把它驅逐出體外。這種危險物體就是個不安定來源。他可不想死於非命。可現在他又捨不得把它放出去了。

那可是月光哎!

怎麼看都和練氣修道成仙一樣奇妙。誰知道他還能不能繼續吸收月光。如果僅有的一絲被浪費掉,以後又無法再搜集,他哭都沒地方哭。

兀自高興了一會兒,轉眼又想到了一個問題。他確實把月光吸入了體內,可如何應用?

那炒菜的聲音還在腦中回蕩。如果操作不當,這一絲月光闖入體內……

嘶,蘇重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玉碑模擬的悲慘下場,似乎就是他最後的結局——一個人形火炬!

想無可想之下,蘇重只能按下立刻實驗的心思。等對武道認知更上一層樓時,再來思索研究。

……

「說,歸雲庄去哪裡了?」歐陽鋒一手拄著拐杖,面無表情的看著面前跪倒在地的三個漁夫。不遠處躺著數據屍體,無不面色漆黑,七竅流血而死。

「大爺,咱們都是苦哈哈的漁夫,怎麼可能知道陸老員外的去向?」三人中的老漁夫顫顫巍巍叩首道。

旁邊年輕漁夫也不住點頭:「是啊,是埃歸雲庄陸大老爺常年不出庄門半步。尋常人根本就沒見過陸老爺。更不可能知道他們的動向了。」

「你們不是常年供應歸雲庄鮮魚的嗎?怎麼會不知道歸雲庄的去處。」歐陽鋒眉頭皺起,眼中滿是不耐煩。

在認識到蘇重同樣懷有九陰真經后。歐陽鋒的心思立即活泛開來。

他已經從郭靖手裡得到了部分真經。可郭靖逃跑速度太快。一路直奔漠北而去。歐陽鋒自然要緊追而去。可這一趟去漠北,還不知道何時能回來。

如果只是郭靖那個笨蛋,他有的是辦法獲得真經。只要找到親近之人要挾,就能順利獲得。可黃蓉狡猾多變詭計多端。和黃老邪簡直一個模子刻出來。想要逼她就範,難如登天。

降龍十八掌雄渾霸道,郭靖沒入先天就已經讓他頭痛。拖延的時間越久,郭靖修鍊九陰真經的時間越長,他的功力就越深厚。歐陽鋒取得真經的阻力就越大。

一個狡猾的黃蓉,加上一個武藝高強的郭靖。漠北之行,結果難測。

正因為如此,他要在離開江南之間探一探蘇重的底。如果能夠擒住蘇重,順利得到九陰真經。就能免去北上之苦。耽誤一點兒時間,很值得。

蘇重第一次現身就在歸雲庄,和陸乘風關係緊密。歐陽鋒便準備從歸雲庄入手。

可等他到了歸雲庄之後,卻發現只剩下燒了一半的破莊子。已經人去樓空。不得已之下,這才大肆抓捕周圍漁民,打聽消息。如今又過去五天,依然毫無所獲。

「大老爺,我們父子確實給歸雲庄送過魚。可半個月前,突兀的一場大火之後,歸雲庄就已經被廢棄。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啊1另一名年輕漁夫連忙講出自己所知。不遠處倒在地上的漁民讓他不敢有半點隱瞞。那漆黑的面容,七竅流血的恐怖景象,讓他顫抖不休。

「嗯?1歐陽鋒面色一冷。

三個漁夫立刻叩首不停,他們可不想死!

「不想死,就告訴我所有可能消息。」歐陽鋒冷聲喝道。蛇杖頂端,一條金色小蛇嘶嘶吐信。

三個漁夫死命轉動腦筋。

「姑山島!姑山島!大老爺,他們可能在姑山島1那老者一邊磕頭如搗蒜,一邊大聲喊道。

「姑山島?」歐陽鋒眯起眼睛。他決定去看一看。如果再沒有,他就只能先行北上。他浪費不起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