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七十節歐陽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節歐陽鋒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夜晚太湖寧靜祥和,淡淡水汽瀰漫湖上,不遠處幾點漁火若隱若現。

一條飛舟破開迷霧,穿行於水面。速度飛快,卻反常的而沒有激起太大水花。快船就像是在冰面上滑行,而不是在水中穿梭。僅僅帶起一圈圈淡淡水紋,和它那快逾奔馬的速度,形成鮮明對比。

歐陽鋒站在船頭,右手蛇杖末端沒入水中。每次船速減慢,蛇杖就會向水底一點。

不過一人高的蛇杖,好似成了長長竹篙,只是微微發力,就把小船撐的飛快。

歐陽鋒常年在西域活動,並不精通水性。更何況划船。但他是梟雄人物。為達成目的,什麼磨難都經受的祝此前東上桃花島,知道肯定要和水打交道。他便把自己扔進深胡大河之內,憑藉生死間恐懼,逼迫自己快速掌握水性。

誰能夠相信,數月之前的旱鴨子,如今卻能夠把一條小船操行的飛快!

他一直在思量蘇重。這個人好似憑空冒出來一般。第一次見面還是在桃花島。令他印象深刻的是蘇重的年齡。

小小年紀就已經成就先天。而且能夠和老頑童打平手。儘管老頑童沒有拚命發揮全部實力。但顯然蘇重也有留手。

這是一個比郭靖還要天才的人物。這是一個比郭靖還要該死的人物!

歐陽鋒不自禁的握緊了蛇杖。他為了天下第一這四個字捨棄了太多。年輕時是垂涎名利,但如今現在年過半百,這就成了他最後的執念。

都說看破紅塵。他西毒歐陽鋒縱橫天下,什麼神聖、骯髒沒見過。心思所想哪裡是那些廟中枯坐的和尚能及。那些人根本就沒拿起,何談放下,不過是禍人耳目罷了。沒有過真正的執著,又如何會有大徹大悟。

歐陽鋒不是沒看破,而是看破了卻不想放手。

他一輩都奉獻給了「天下第一」,親人朋友一個個離去。

到了現在讓他放棄?

怎麼可能!

這已經成了他最後的支柱。也正因為如此,這些年他行事越發無所顧忌。

東海之行,用毒蛇暗算洪七公。放劇毒入海,流毒無窮。他無有絲毫負擔,歐陽鋒眼中只有天下第一四個字。

九陰真經必須到手。蘇重必須死!

姑山島距離岸邊不算近,但在快速行船之下,歐陽鋒還是很快到了島上。

抬眼大量,整個島嶼周圍滿是樹木。一股奇特的氣息讓他忍不住微微皺眉。

好熟悉的感覺,似乎在那裡感覺到過。

是了,是在桃花島!

歐陽鋒臉色陰沉。又是奇門遁甲!

他不認為陸乘風有這個能耐。他看過歸雲庄陣法,比不上桃花島的陣法。而此處陣法,顯然要超過桃花島。陸乘風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歐陽鋒嗤笑一聲。

難道這是黃老邪的另一處巢穴?這個蘇重竟然和黃老邪有關?

不對。歐陽鋒很快推翻這一猜測。

在桃花島上,他清晰的感覺到黃老邪對蘇重厭惡和忌憚。

忌憚?雖然蘇重武功不差,但還不至於讓五絕之一的黃老邪忌憚!

看來,這又是一個懂得奇門遁甲的人傑。他面帶嘲諷,很快相同了其中的關竅。

心中殺意立時再添一分。

如果自家防禦如同無物,成了別人後院似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他也會忌憚厭惡。

有陣法籠罩,就不能硬闖。不過他可不是毫無準備。

從船上把三個大竹簍拿上岸,揮手破開竹簍,裡面竟然全是蛇,裝的滿滿當當。這一下湧出竹簍,在地上鋪了一層,一看之下就忍不住毛骨悚然。

這些蛇頭全都成三角形,有的翠綠有的漆黑,還有的黑紅相間。無一不是毒蛇。

歐陽鋒站在蛇堆里,卻怡然不懼,甚至臉上露出笑容。

他養了一輩子蛇,別人看到這種場景會恐懼,他只會感到熟悉和親切。

小傢伙,接下來就要靠你們了。

這是他用秘法從蘇州郊外召集的毒蛇。整個蘇州城外的毒蛇幾乎都被他召集一空。

伸手入懷摸出個油紙包扔到半空。右手向著紙包遙遙一拍。

啪!

紙包碎裂,一股紅色粉末爆散開來。右手連連擺動,微風蕩漾。帶著淡淡甜香的粉末像是有了意識的霧氣,緩緩下落,一絲不差的把蛇群籠罩其中。

嘶嘶嘶……

蛇群陡然一靜,緊接著立刻狂化。一個個眼睛赤紅,身體表現布滿紅色絲線,張著嘴巴不停吐信,一副擇人慾噬的的樣子!甚至有的已經開始自相殘殺!

歐陽鋒拿出一根竹哨放入口中。一段詭異飄渺的哨音響起。

剛才還聚在他身旁的毒蛇,紛紛行動起來,在哨音的指導下,飛速朝姑山島中心爬去。

歐陽鋒漫步走在身後。

光線能迷惑人的眼睛,聲音能迷惑人的耳朵。但很多東西,都逃不過蛇的舌頭。

歐陽鋒養了一輩子蛇,他雖然不知道蛇的舌頭可以感受熱源,以此來實現追蹤。但不代表他不知道並運用這一特性。

這些蛇他本來是準備用來對付歸雲庄的陣法。沒想到到了這裡。歐陽鋒確實不懂陣法,但卻另闢蹊徑,讓蛇來來路。

蘇重雖然很少露面,但並不是從未露面。

歐陽鋒大肆搜集信息,多次分析之下。他十分肯定,陸乘風和蘇重就躲在這個孤山島上。

……

蘇重正在觀星台上閉目修鍊。

銀色月光給他帶來無窮樂趣。儘管只能看不敢動。他還是一顆不停的想要嘗試驅使這一絲灼熱氣息。

九陰吐納法也在不停運轉。蘇重希望能夠再獲得一絲月光。

可惜,數天過去,他的內氣穩步增長。甚至又貫通了一條經脈。但卻再也沒有吸引到哪怕一絲月光。

蘇重覺得,可能只有等到下個月的十五才會有結果。

他已經決定,從下月初一開始閉關。蘇重打算連續運轉一個月的九陰吐納法。說不定會有奇妙的事情發生。

忽然,盤在他不遠處的赤紅寶蛇突兀直立而起。蘇重立刻就察覺了它的異樣。

被蘇重用馴獸秘法刺激。又有草木精氣滋養。如今寶蛇不僅變得更長,而且全身鱗片也變得晶瑩剔透。如果他趴在哪裡不動,遠處看去甚至會以為是一個水晶雕刻,野性而美麗。

嘶……

寶蛇不斷吐出猩紅舌頭,渾身布滿攻擊性氣息。

有情況!

寶蛇雖然還沒聰明到和他交流。但這種明顯的攻擊姿態告訴蘇重。有東西侵入了姑山島!

嗖!

赤紅寶蛇化作一道紅色身影,迅速沒入山林之中。

蘇重臉色凝重。他對姑山島可以說是瞭若指掌。根本沒有引起寶蛇攻擊性的動物。換句話說,整個姑山島,都是寶蛇的地盤。

此時寶蛇一副外敵入侵的模樣,顯然有其他東西上島。

有很大的幾率是人為。蘇重不得不小心應對。拿起身旁寶劍,放飛麻雀小灰,蘇重跟著寶蛇迅速沖入姑山陣法。

寶蛇在密林之中左右滑動,飛速前進。不一會兒就鑽洞抄近道下山而去。蘇重只能跟著麻雀小灰的定位走。好一會兒才追到半山腰。

啪啪……

還沒靠近,蘇重就聽到了一陣猛烈的拍打聲。等看清楚后,蘇重頭皮頓時一陣發炸。

密密麻麻,他眼前全是長著大嘴,瘋狂涌動的毒蛇!赤紅大蛇正在瘋狂扭動身軀,一下抽打就要打死數十條各色毒蛇。地面頓時滿是血漿。

空氣中都帶著一股腥氣。只是聞了一口,蘇重立刻就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有毒!

麻利的摸出一枚解毒丹含在舌下。眼睛卻死死的盯著蛇群身後的白色人影。

「歐陽鋒1

「蘇小友,你藏的可真深。我問了好多當地人才找到你。你是不是該表示一下歉意。」歐陽鋒陰測測道。

蘇重陡然響起,天罡樓情報好似說過,太湖岸邊出現多起漁夫被蛇咬死案件,漁夫人人自危紛紛購買雄黃驅蛇。此時想來,這肯定是歐艷峰的手筆!

表示歉意?莫名其妙衝到自家門口,還帶著這麼一群毒蛇,還要他表示歉意?

來著不善!這是在挑釁!

蘇重仔細回想,自己好像從來沒有的罪過歐陽鋒。那他如此大費周章,所謂何事?

難道為了天下第一,歐陽鋒已經開始瘋狂剪除一切潛在敵手。還是……

九陰真經!

是了。肯定是為了九陰真經!

殺了自己估計也在計劃計劃之內。

「小友竟然還會養蛇秘法,看來我們很多共同語言。」盯著力戰群蛇的赤紅寶蛇,歐陽鋒驚訝之餘貪念大起。他是養蛇的行家,只一眼就看出寶蛇的不凡。

如果吃了這寶蛇,一定能夠培元固本,不說功力大進,肯定能讓他身體更加強壯。

蘇重猛然拔劍,密密麻麻針狀劍氣飛射而出。對待敵人,蘇重從不會手軟!

歐陽鋒不慌不忙,手中蛇杖轉動,頓時形成了一個圓形盾牌。

叮叮叮……

鋒銳無雙的奪命劍氣,打在蛇杖之上,竟然只留下針尖大小的凹坑!

以蘇重劍氣之利,一劍下去,立刻就能把一塊大石射成馬蜂窩。可歐陽鋒的蛇杖卻只有點點凹坑?!蘇重大驚失色。

「好鋒銳的劍氣,要不是我這蛇杖還算堅硬,說不檬至恕!迸費舴嬉脖幌帕艘惶,得意之餘不免心有餘悸。

他的蛇杖是從雪上之上採集的寒鐵鑄造而成。本身帶有寒冰屬性,且還堅硬無比。

這本來是為了對付黃老邪的落英神劍劍氣。他打的好主意,不管劍氣如何成陣,他只要一鋼杖插進去,立刻就能把陣法攪爛!蛇杖堅硬無比,他用很多神兵利器劈砍蛇杖,卻無法傷及起分毫。正好用來抵擋黃老邪的鋒銳劍氣。

沒想到今天竟然被蘇重打出了密密麻麻的凹坑!

這就是你的底牌嗎?歐陽鋒壓下驚駭。心中殺氣瞬間沸騰。

蛇杖在手中一轉,杖尾向前一戳。

嗖!

七道錐形勁力憑空顯現。

淡藍色錐子成蛇狀,蛇尾是錐頭,蛇頭是錐尾。甫一現身,立刻射向蘇重。所過途中,竟然帶起道道白色煙氣。

蘇重沒想到歐陽鋒能輕易擋住他劍氣。見歐陽鋒蛇錐飛來,不敢大意。長劍頃刻揮出七劍。每一劍都點在蛇錐正中。

淡藍色的蛇錐被點中腰身,像是冰塊一般破碎開來,消散在空氣中。

可蘇重不僅沒有感到高興,反而臉色難看陰沉似水。

隨著蛇錐破碎,一道陰冷的氣息順著劍身傳入手中。好像活的一般,順著掌心死死往手臂里鑽。蘇重內氣涌動,卻對那陰冷氣息絲毫無用?!

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