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七十一節火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節火焰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冰冷氣息不僅影響他的手臂,甚至隨著時間的推移,竟然慢慢像全身蔓延。

歐陽鋒臉上帶著笑。

「感覺到了嗎?」

蛇杖旋轉,再次對著蘇重一戳。

七根冰藍蛇錐猛然劃破空氣,衝到蘇重面前。七枚蛇錐籠罩蘇重全身,封鎖住他所有躲避可能。

蘇重急忙長劍橫斬,揮出奪命劍氣。

劍氣精準的擊碎蛇錐。蛇錐碎裂,破碎成藍盈盈的冰晶。

蘇重心裡不禁鬆了一口氣。只是一道陰寒氣息入體,他的手臂就變的有些遲鈍。如果被陰寒氣息大面積佔據身體……

他只是想想就忍不住打了寒顫。全身行動遲緩,在歐陽鋒這等高手面前,就等於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看蘇重心有餘悸模樣,歐陽鋒卻突兀冷笑起來,真以為就這麼簡單?

他雙腿微微彎曲,身子前傾,驟然發力。

轟!

他就像一顆出膛炮彈,悍然撕裂空氣,沖向蘇重。原地泥土頓時爆出一個大坑。

咫尺天涯!

歐陽鋒陡然消失,好似突破了空間限制,瞬息就來到蘇重面前。

蛇杖高舉,狠狠砸向蘇重。

嗡,七道蛇錐繚繞杖頂,好似活了一般,在空中自由游弋,緊隨蛇杖飛射蘇重。

剛緩了一口氣的蘇重頓時一驚,內氣急速湧入雙腿。

登天梯!

空中劃出一道線性殘影,蘇重身形爆退。

歐陽鋒不依不饒,一蹦一蹦的閃爍前進。他每次移動,必然是一段直線。不管蘇重怎麼改變方向,他總是立刻以自己為起點,以蘇重為終點瞬間而至,好似跗骨之蛆。

蛇杖一次又一次砸下,霸道決絕!蛇錐如雨般射向蘇重,刁鑽陰狠!

蘇重不敢有絲毫大意。歐陽鋒攻擊節奏之連貫猛烈,讓他忍不住流出冷汗。

這就是老牌高手的真正戰力嗎?!

他曾經和黃老邪斗劍,也曾和老頑童對拳。可那畢竟不屬於生死搏殺。更多的是在印證武學。

哪裡如歐陽鋒一般,攻擊連綿不絕,招式不死不休!

蘇重長劍連連斬出。每一下揮動,都放出成片奪命劍氣。劍氣碰撞蛇錐,準確將其擊碎。歐陽鋒的蛇錐太詭異,他不得不小心。

突然,他全身忽然一麻。不知什麼時候,蘇重的身上竟然泛起冰冷之感。

冰冷?蘇重突然有些好笑。

自從他突破先天以來,他已經很久沒感覺到冷。先天的突破帶了身體素質的整體提升。內氣循環不休令他寒暑不侵。

可現在他竟然感覺冷?

歐陽鋒的陰寒內氣?!蘇重驚疑不定。

怎麼回事?!他非常確信,除了第一次用長劍間接接觸過七道蛇錐,其後從未讓蛇錐及體。

快速打量周圍,蘇重突然發現,不知什麼時候。絲絲縷縷的淡淡的藍色霧氣,悄無聲息的繚繞在他身周。

歐陽鋒眼中精光爆閃。發現了嗎,可是太晚了。

他的蛇錐可不簡單。

自從進階先天之後,歐陽鋒一直在研究蛤蟆功。

他曾專門深入大雪山,歷時三年尋找雪蟾。后又在冰天雪地之中,受凍挨餓兩年,日夜觀察雪蟾習性。他甚至差點兒就死在了冰山之上。

費勁千辛萬苦,終於讓歐陽鋒把蛤蟆功向上推進一步。研究出了雪蟾吐息法,引雪山寒氣入體,成就獨特的陰寒內氣。

這寒氣經過他多番錘鍊,好似有了靈性一般。不僅能順著兵器進入敵人身體,而且瀰漫空中經久不散。甚至會主動融入同類之中!第一次鑽入蘇重體內的氣息就是坐標,就是引誘蜜蜂的花蜜。彌散在空中的寒氣,不約而同的鑽入蘇重體內。

蘇重怎麼也不會想到,那陰寒氣息竟然如此難纏。竟然會自動發起攻擊?!

歐陽鋒先前不依不撓,對著蘇重狂猛攻擊,完全是為了掩飾。就是為了讓蘇重自顧不暇,無法發現陰寒內氣的侵襲!

發現蘇重動作一頓,歐陽鋒立刻知道時機已到。

他一反常態的把蛇杖猛力扎入土中。借著反作用力,快速彈向蘇重。

雙手成掌,悍然推出!

一個頭顱大小的水滴,陡然出現在雙掌之前。隨著歐陽鋒猛力推送,藍色水滴爆射而出。像是攻城巨弩,狠狠沖向蘇重!

蘇重臉色大變!

他想要揮動左手,打出隔山拳。可那股陰冷氣息盤踞全身,讓他的速度比平時滿了半拍。

蘇重腦筋快速轉動,他清晰的計算出。當他揮出隔山拳,歐陽鋒的攻擊已經打入他體內。

果斷放棄,蘇重迅速把長劍豎在身前,內氣全部湧入長劍之中。

嗡!

長劍前所未有的顫動起來。蘇重死死的握住長劍,不讓內氣放射出去。

他眼中藍色水滴越來越大。

轟!

水滴堪堪撞上長劍。

就是此刻。蘇重怒喝出聲。內氣瞬間爆炸開來,整個劍身都因這一狂猛攻擊碎裂。

藍色水滴首當其衝,猛然炸開,散成一滴滴更加細小的水滴,四處飛濺。

儘管蘇重全力躲避。可陰寒內氣不斷作祟。他終究慢了一步。飛濺的水珠,有一半落在了他身上。

幾乎是眨眼間,蘇重眉毛頭髮全被覆蓋了白色寒霜。

蘇重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

歐陽鋒遠遠的打量蘇重,謹慎的沒有靠近。行百里者半九十,狗急了還跳牆。歐陽鋒可不會拿自己的性命冒險。

「蘇小友,老夫的蛤蟆功可否入眼?」歐陽鋒取回蛇杖,好整以暇的踱著步子。

蘇重快速盤膝坐下,運轉心法鎮壓寒氣。眼睛斜睨著歐陽鋒,一言不發。

「我都忘了,小友正忙著鎮壓寒氣,來不及開口。」

接著歐陽鋒一臉的真誠道:「不過不要怪我沒提醒你,我是好心才提醒你。這些寒氣千萬不要試圖用內氣去驅趕。它會越趕越多的。」

噗!

蘇重猛然吐出一口鮮血。鮮血竟然結成了冰塊。

「呦呦呦……你看看。蘇小友為什麼不聽我的話呢。這不就吃苦頭了。」歐陽鋒滿是恨鐵不成鋼。

蘇重恨不得一劍斬了面前這個一臉假笑的傢伙。如果你早說,我還會去用內氣鎮壓?

真是邪了門,歐陽鋒到底是怎麼修鍊的內氣,怎會練出這種詭異屬性。

他前些天還在研究內氣屬性變化。沒想到今天就見了一個修鍊有成的。

果然,他還是修鍊時間太短。和這些練了一輩子武的老傢伙差距太大。

他現在對歐陽鋒蛤蟆功內的陰寒內氣束手無策,可並列五絕的老傢伙們肯定有辦法抵擋。不然當年五絕華山論劍,就不是王重陽第一,而是他歐陽鋒了。

蘇重努力控制內氣,不去碰觸鑽入他經脈中的冰藍氣息。

這種氣息如此詭異,只要碰到內氣,立刻就會把內氣吞噬壯大自身。

當年五絕是如何抵擋的?蘇重不禁自問。

還是說,五絕內氣各自都有自己的屬性變化?用屬性變化,對抗屬性變化?

他越想越覺得有可能。這不只是相生相剋,而是等質能量的對抗。

相比於歐陽鋒陰寒氣息,他的內氣更像是次一個等級的能量。相互碰撞之時不堪一擊,只能淪為食物。

對!肯定是這樣!

「蘇小友,你就不要費工夫了。我這雪蟾寒氣經過多年修鍊之後,可不是那麼容易驅逐。就是七兄和葯兄來了,也得抽絲剝繭慢慢拔出。何況,我看小友修為似乎也不太夠。想要自己拔除,可真是千難萬難啊?」歐陽鋒一副為難模樣,好似真的在替蘇重擔心。

「不過,好歹這是在下修鍊出來的東西。對它的特性還算了解。到是可以幫到小友。只要小友答應我們共同參悟九陰真經,我立刻變給小友運功驅寒,絕不食言1歐陽鋒滿面肅然的賭咒發誓。

蘇重目光閃爍,臉上遲疑不定,好似馬上就要動遙

歐陽鋒趁熱打鐵,繼續勸誡蘇重。

蘇重卻意識進入破界珠,分心二用。一面操控身體虛與委蛇,一面利用破界珠快速思維能力,思考應對措施。

奪命劍?

歐陽鋒站的太遠,等劍氣發動,歐陽鋒就已有察覺,能夠迅速抵擋。不行!

隔山拳?

雖然極力精妙,但速度比奪命劍還慢。也不行!

登天梯?

他現在身體幾乎被凍僵,根本就跑不了多遠。甩不掉歐陽鋒,即使藉助陣法也無法逃離。還是不行!

到底該怎麼辦?

「蘇小友,你不要在拖延時間了。還是給我一個準確答覆的好1歐陽鋒突然收起種種作態漠然道。手拄著拐杖站的筆直。

他不是沒有耐性。相反,為了得到九陰真經,他的耐心無人可比。可相對於九陰真經。蘇重的修鍊速度更讓他忌憚!

他本就對蘇重帶有殺心。此時見蘇重模稜兩可,歷史就知道蘇重在拖延時間。

九陰真經不止一份。可不能因此,放掉了大敵。如果跑了蘇重,即使得到九陰真經,也不見得能夠打贏以後的蘇重。他總有老的一天!

歐陽鋒眼中陡然射出冷光。既然如此,那就殺!

就在這時,盤膝坐在地上的蘇重陡然一震。他鬚髮上的寒霜,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氣化,形成道道白霧!

蘇重怎麼也沒想到,被他鎮壓在丹田底部的那道月光,竟然突然失去了控制。

它一直好好的呆在同心球內,好似一個乖孩子。

可在陰寒內氣闖入丹田時。好似活了一般,像一個好奇的孩童,優哉游哉的闖出了蘇重的同心球。蘇重的封鎖,對它竟然如無物一般?!

銀色月光甫一接觸陰寒氣體,就像是貓見了魚,狗見了骨頭。不用蘇重催促,立刻就撲了上去。

不僅如此,他還闖出丹田,一路巡行經脈,只用了三息就繞著蘇重全身經脈轉了一圈。順道還幫蘇重打通了一條經脈。

只是其中的灼熱感,讓他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

歐陽鋒臉色陡然一邊。腳下一跺,全力發動咫尺天涯。憑空出現在蘇重面前,右手狠狠拍向蘇重天靈蓋。

就在這時,一個白玉色的拳頭突兀出現在蘇重頭頂,穩穩架住歐陽鋒。

砰!

滾滾氣勁飛射而出。

歐陽鋒臉色大變。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飛速後退。

蘇重拳頭往前一砸,一個小巧的白玉拳影驀地飛出。

和隔山拳不同,這個白玉拳影之上,竟然繚繞著火焰。一團銀白色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