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七十三節一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節一年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觀星台,蘇重從入定中醒來。

起身活動片刻,蘇重回想過去一年,心裡滿是感慨。他這沒想到,竟然一次閉關這麼久。

他這一年,幾乎什麼都沒幹。就坐在觀星台上修鍊九陰吐納法。

倒不是他被歐陽鋒重傷。拿那點兒傷勢,在九花玉露丸的幫助下,第二天就好了。

蘇重之所以如枯木一樣閉關靜坐一年,全是為了修行大光明拳櫻

被銀色月光吸引。蘇重傷好之後,幾乎立刻陷入狂熱之中。迫不及待的開始試驗如何控制銀色月光。

沒有蘇重想像中的複雜,反而意外的簡單。

蘇重從月初開始,一直不停運轉九陰吐納法直至月末。藉助破界珠,蘇重清晰的觀察參與了整個吸取月光的過程。

隨著他身體和精神的協調。蘇重似乎變成了一個整體。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全都和諧無比。那種寧靜感覺實在讓人心醉。

在這種情況下,蘇重感覺自己和天上的月亮產生了絲絲縷縷的關係。就是白天,他依然能夠清晰感覺到那種聯繫存在。

每天夜裡,點點滴滴月光,像是砂子一樣從頭頂沒入,直直落入丹田底部。直到十五月圓,這種速度突兀加快。一夜之間,就匯聚出一道銀色月光。

那時候,蘇重並未立刻停止閉關。他本就打算一下子閉關一個月做實驗。自然不會因為得到了月光半途而廢。

隨後的結果,讓蘇重十分慶幸自己的堅持。

後半月雖然每天落入體內一的月光沙越來越少。可精神和月亮的聯繫卻一直維繫。隨著時間長久。蘇重發現,自己的精神力竟然在不知不覺之中,變得越發凝練。而那道月光,也變得更加圓潤和靈活。

等到月末結束,蘇重斷開和月亮的聯繫之時。整個月光絲,已經被他完全掌控。得心應手,指哪兒打哪兒。用精神力碰觸,不禁沒有灼燒感,反而說不出的溫暖舒服。

蘇重無法理解一個月的時間發生了什麼。但月光絲,似乎在他不斷勾連月亮的時候,打上了他的印記。

不僅如此,當他嘗試性的使用大光明拳印時。他只消耗了十二分之一的內氣量,就成功催動了拳法。

而且威力驚人,一拳就在巨岩之上,打出了個三米深的大洞。高溫灼燒之下,岩石最後竟然呈現琉璃狀?!

能這麼容易掌握大光明拳櫻蘇重如何能把持的祝

一口氣就閉關了一年。

不過讓他鬱悶的是,他的身體似乎只能存儲十二道月光。每道月光趴伏在一條經脈之中,好似安家。如果其他月光進入,立刻就會引起反撲。

不得已,蘇重只能停下閉關。練了一年,卻最多只能用十二次。蘇重非常鬱悶。

想到大光明拳印,一拳下去炸一個大坑。

蘇重怎麼都覺得自己是個移動炮台。一次只能裝十二彈,用完就得重新去裝。

要是無限彈藥該多好。蘇重貪得無厭的想著。

……

「師傅,您終於出關了。」一年不見,陸冠英越發沉穩。眉骨上一道細小刀疤,讓他顯得越發成熟。

「一年不見,進步不錯。」蘇重一眼就看出來。陸冠英已經打通了十二條經脈。成為了一個後天頂峰的一流高手。這是很多江湖人一輩子都無法到達的高度。

陸冠英聽到蘇重誇獎,笑的嘴都快要咧到耳後根了。

「都是師傅栽培。」陸冠英忍著激動,恭敬道。

這句話並不是恭維。這一年來,他跟著天罡樓走天下。腥風血雨下來,讓他真正認識到自己一身武藝有多麼不凡。很多頭髮花白的老輩武人,都不一定有他如今的成就。他現在距離先天可只有一步之遙。雖然他很可能一輩子也突破不了。

越是了解武林現狀,他對蘇重就越發感激。他不認為自己是個天才。能夠貫通十二條經脈,除了隔山拳高明,還有蘇重提供的大批丹藥。

在天罡樓兌換榜單上,一顆赤龍丹,足以兌換一門二流武技。而他每月就有三粒。培元丹更是海量供應。

正因為有蘇重提供的這些資源,他才有如今成就。想到當初自己拜師時的不服氣和不情願,總是讓他感覺羞愧和好笑。

蘇重擺擺手:「我能給你的只是條件。能有如今修為,還是靠你自己勤奮。」

「沒有師傅給的機會,我勤奮也沒用。」陸冠英鄭重道。

蘇重呵呵笑著搖頭,不在談論這個話題。

「天罡樓如何了?」蘇重問道。他閉關一年,很少接受外界消息。對最近的江湖變化,一無所知。

陸冠英臉上滿是自豪:「師傅。到現在,咱們已經建立了十二座天罡樓!整個太湖都是在我們掌控之中1

他有理由自豪。短短一年,天罡樓以讓人瞠目結舌的速度快速擴張。比當年鐵掌幫的發展還要讓人吃驚。

不是沒有人阻撓。特別是作為宋朝皇廷。他們絕對不會允許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他們的統治之下。但天罡樓崛起太快,而地煞眾又太過厲害。多方前來搗亂的人馬全都折在天罡樓手裡。

這些行動不僅沒有打擊到天罡樓,反而讓天罡樓聲勢越發好大。

沒有人知道天罡樓的主人是誰,沒人知道地煞眾們叫什麼名字。

但所有人都知道,天罡樓不好惹。

它不是黑道,也不是白道。但黑白兩道都對它忌憚不已。

「武功秘籍和丹藥的相關兌換業務怎麼樣。」蘇重最關心的還是各種知識的搜集。

陸冠英滿是嘆服:「還是師傅厲害。他們想要丹藥,就必須交出秘籍。可笑還有些人想要偷工減料。他們可不知道,師傅火眼金睛,只需要一眼就能給他們的秘籍分出等級。該值多少錢,就值多少錢。」

蘇重不可置否。

這一年閉關之餘,他分心二用,唯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天罡樓搜集的各種知識閱覽了一遍。

有玉樹這個超級處理器。隨著蘇重看的秘籍越多。對秘籍的好壞越發清晰。正是因為如此,蘇重順勢弄出了一個評級系統。三流秘籍一顆星,二流秘籍兩顆星。一流秘籍三顆星。頂級的甚至更高其他知識,可以給予更高的星級。

比如,蘇重曾經收到一份造船的圖紙。那可是蘇重在這個世界見過的最大船隻。是一艘不折不扣的海船設計圖。蘇重毫不猶豫給了它五顆星。

五顆星足以兌換十顆赤龍丹!黃金十萬兩!

這是迄今為止,最高等的一筆兌換。

那個給出設計圖的老船工,也在蘇重指示下招攬進了玉樹商會。並在太湖畔建立船廠造船。

蘇重對以後天罡樓的發展隱約有了想法。蒙古早晚會打過來。蘇重不認為憑藉自己的力量,能夠抵擋歷史潮流。

一旦蒙古南侵,他只能遠渡出海。正因為如此,他才對那份海船設計圖如此上心。

「師傅,您為什麼要在襄陽建立天罡樓,還運了那麼多物資過去?」陸冠英沉吟半晌,不解問道。

這是蘇重半年前下達的命令。優先在襄陽建立天罡樓。並運去大量物資。其中糧食佔了很大比重。

「金國快要完了。」蘇重好半晌才嘆一口氣道。

「怎麼可能?」陸冠英滿臉不可置信:「雖然他們現在和蒙古打的難分難解。但大金國力雄厚,怎麼會那麼容易垮台?」

蘇重搖搖頭沒說話。金國為什麼垮台,蘇重不是歷史學家,也沒那個興趣精力去分析。

他只是覺得自己該做些什麼。

對那句俠之大者為國為民,蘇重從心裡覺得厭煩。覺得這是一種非常強硬的教條。但想到蒙元鐵騎南下,赤地千里死傷無數。蘇重就覺得心裡發堵。他不知道歷史上是個什麼情景。也知道這裡只是射鵰世界。

可那又怎樣。

讓蘇重替昏聵無知的宋廷賣命,蘇重絕對不允許。他只會用自己的方法來殺個痛快!

這是一種刻印意識深處的血脈情結。

如果讓蘇重來說,俠之大者,應該是為民為國。向宋廷這種封建王朝,蘇重懶得看一眼。

「蒙元遲早有一天會南下入侵。」蘇重不理會陸冠英的吃驚,又說了一個更加勁爆的消息。

陸冠英瞠目結舌。不知道怎麼回答。師傅這麼關心天下局勢,難道真的想當皇帝?!

蘇重不理會陸冠英胡思亂想,繼續道:「天罡樓就是我用來對付他們的武器。」

陸冠英好半晌回過神。好在這一年殺伐,讓他眼界開闊心性沉穩。勉強消化掉蘇重話語,立刻皺眉問道:「難道師傅要用地煞眾對付蒙元騎兵?」

蘇重看傻子一樣看著陸冠英:「我辛辛苦苦訓練地煞眾,難道要用來給朝廷賣命?」

陸冠英一噎:「師傅的意思是……」

「那些天罡樓會員不是最好的人選嗎?」蘇重恨鐵不成鋼道。

陸冠英恍然大悟:「師傅是想用天罡樓發出懸賞榜單,吸引江湖人士去獵殺蒙元騎兵?」

蘇重滿臉笑容的點頭。

「可,可那得花多少銀子啊?」陸冠英一臉難色。難道自己師傅還是個強烈的愛國人士?竟然要散盡家財殺敵寇?不是要造反嗎?

「笨蛋!這種賠本的買賣,我會做嗎?」蘇重冷哼一聲:「銀子,自然要宋廷來出。要想馬兒跑,就要給馬兒餵飽。」

「他們那些貪官污吏會出錢?」陸冠英滿臉不信。

蘇重冷冷一笑,目光平靜:「這就由不得他們了。」

陸冠英頓時打了個寒顫。不禁憐憫起來。那些肥的流油的貪官們,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