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七十四節襄陽城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節襄陽城外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太湖不知名小島,距離姑山島不遠,造船廠就坐落其上。

蘇重帶著陸冠英,查看造船進度,他對這件事頗為上心。

「師傅,咱們為何要造那麼大的船。在太湖裡,用不到那種船啊?」陸冠英滿心不解。

他之前就見過那張被評定為五星級的海船設計圖。陸冠英不懂造船,但那上面標定的一些基本尺寸還是明白的。那種巨大的尺寸,他想都不敢想。

「那是海船。專門又來出海的。」蘇重隨口答道。

出海?陸冠英越發不理解了。在太湖呆的好好的,跑海外去幹什麼?

得益於太湖運輸,他知道不少關於航海的信息。太湖已經夠大,可大海傳說更是無邊無際。據說一個大浪過來,多大的船都能打成碎片。

蘇重沒理他,出海是他準備的後路。沒完成相應準備之前,蘇重不打算告訴陸冠英。

走進岸邊船廠,就看到不少壯漢子,在一個老頭的指導下忙碌個不停。一個大船的底部雛形,已經擺在了船廠中央。

看到蘇重和陸冠英,剛才在只會那個黑瘦老頭快步跑了過來。

「陸少爺,今天怎麼有空來這裡?大駕光臨,蓬蓽生輝啊1黑瘦老頭姜老漢嬉皮笑臉道。也就是那位提供造船圖紙,之後又被招攬進船廠的老船工。

他一眼就認出了陸冠英。沒辦法,就是陸冠英給的他十萬兩黃金。本來送出圖紙的不是姜老漢,而是他的兒子姜小虎。事後沒少被姜老漢罵。他倒不是捨不得圖紙。而是怕自己有命賺錢,沒命花錢。

「姜老漢,你少來,當初不知道是在破口大罵。」陸冠英翻了個白眼道。

姜老漢尷尬的搓搓手:「這不是不知道少爺仁義嗎。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小老兒在這裡給你賠禮了。」

當初被陸冠英邀請建造造船廠的時候。姜老漢以為陸冠英要殺人滅口,不準備給他黃金,因此拚命反抗破口大罵。

如果是以前的陸冠英,作為一個翩翩公子,可能會束手無策。

可他自從拜師蘇重,被安排的跑東跑西,腥風血雨的走江湖。哪裡還會跟一個黑瘦老頭嗦。直接打昏了事,連帶著他一家子全都綁到了太湖小島船廠。

姜老漢一覺醒來,以為到了地府。好長時間之後,才知道人家是真的讓他來造船,頓時放下了心。等後來陸冠英把十萬兩黃金給他送過來。他更是死心塌地的造起了船。

「你有了錢,怎麼還要在這裡出苦力?」蘇重饒有興趣的問道。

姜老漢翻了個白眼:「小娃娃,你哪裡知道,有錢不一定是好事。引來賊人紅眼,性命都保不祝再說這裡也不錯,吃得好喝的好住得好,每月里還能免費喝到一瓶瓊漿玉釀。那滋味,別提多美了。」蘇重一句話引起了老頭的興緻。

「再說,老漢造了一輩子的船,能繼續用這手藝吃飯,心裡踏實。比那十萬兩黃金可實在多了。娃娃,以後好好跟著陸少爺干。大房屋美嬌娘少不了你的。」姜老漢反倒勸起了蘇重。

陸冠英哭笑不得:「姜老頭,別貧嘴。這可是我師傅1

姜老漢裝模作樣的打了自己一個嘴巴子:「多嘴,多嘴!該打!老漢真是瞎了眼,不識真貴人。」師傅?這麼年輕的師傅?騙鬼去吧!

陸冠英頗為無語,你怎麼不用力打呢?他拿這個老滑頭沒辦法。開始還以為,這老傢伙就是個認死理的倔老頭。後來接矗知道這就是個滑不留手的老泥鰍。

「還用手藝吃飯踏實。我也沒見你把那黃金還給我。也不知道是誰,腆著臉讓我給他去買田地。還得偷偷的買,不讓人知道誰是買主。我看你就是把這裡當避難所。讓我替你擋災。」陸冠英沒好氣道。

姜老頭一臉理直氣壯:「你讓老頭子給你做事,難道就不應該保護我的安全?」

蘇重擺擺手止住兩人繼續扯皮,平靜道:「船什麼時候能造出來。」

姜老頭看了看陸冠英,又看了看明顯比陸冠英小的蘇重。難不成這還真是陸少爺的師傅?

「看我幹什麼,說1他不開口,陸冠英急了。

姜老漢陡然一驚。看明白陸冠英對蘇重的態度。他立刻知道,這個師傅貨真價實。而且手段厲害無比。不然陸冠英不會如此緊張。他可是知道,這位陸少爺可是歸雲庄的少莊主。整個蘇州跺跺腳震三震的人物。讓他這麼恭敬,只怕這個小娃娃著實不簡單。

這也怪不得姜老漢不信任,蘇重自從突破先天之後,他的容貌變化幾乎停滯。

穿越來時,原本的身體不好。蘇重怕根基差影響以後成就。平日里總是想方設法強身健體。多年下來,也不知道是玄門內功的養生效果,還是他細心調養的結果。突破先天之後,他的面容算是定了型,真有種青春永駐的感覺。

「最快還要兩年。主要是材料需要炮製,這需要很長時間。而且這些工人並不是熟手,要摸索著來。」姜老頭收起嬉皮笑臉,老老實實的道。

他敢和陸冠英耍賴皮,是看出了陸冠英骨子裡的俠義之氣,不是心胸狹窄紈子弟。但他卻不敢對蘇重不敬。蘇重目光太平靜,看著他的時候,就像是在看一件物品,幾乎沒有感情。這讓他打心裡冒冷氣,態度不自覺的就恭敬起來。

蘇重沉吟半晌:「冠英,材料你來解決。讓大山召集熟練船工。加快造船速度。」蘇重說完定定的看向姜老漢。

姜老漢被蘇重看的渾身不自在,後背忍不住就冒出冷汗:「公子放心,有材料,有人手。老漢絕對以最快的速度給您把船造出來。」

蘇重不太滿意:「一年,你只有一年的時間。」

說完再次看了一眼大船轉身便走。如果一年之內還造不出船。蘇重就要換人了。既然現在有這種大船的設計圖,就說明肯定有造這種船的船廠。

如果造船進度無法讓蘇重滿意,蘇重不介意再去多「請」幾位造船師傅。至於來不來的問題蘇重從未考慮。不來就直接綁來!

陸冠英又對著姜老漢嘀咕了兩句,讓他儘快造船,然後快步跟上蘇重。

姜老漢擦了擦額頭的汗,心有餘悸。心道陸少爺的師傅可真厲害,小小年紀竟然氣度儼然。老頭子站在跟前,竟然大氣都不敢喘。年少有為啊!

……

襄陽,蘇重走在熱鬧的街道上,聽著小商販不斷吆喝叫賣之聲,不禁嘆了一口氣。

再過不久,這裡就要陷入戰火之中。周圍的人還懵懂不知。到時候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

轉眼蘇重恢復平靜。死多少人他管不了,他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他這次來襄陽,一是為了查看襄陽天罡樓的建設情況。

另一件事就是想要去會一會那個獨孤求敗的神鵰。

按照原著介紹。神鵰可謂相當有靈性。是非常好的馴獸對象。

而且獨孤求敗就埋在那裡,說不定會有些收穫。

還有那增加內力菩斯曲蛇。

以蘇重如今的修為,已經用不到這種蛇。

他閉關一年,可不只是吸收了十二道月光。一直運轉的九陰吐納法,可是正宗的練氣法門。

吸收月關反而是在不務正業。

一年來,蘇重幾乎從未停止運轉吐納法。有姑山島陣法提供的草木精氣。蘇重內氣修為提升飛快。到如今,他已經完全打通了奇經八脈。甚至已經走在了天下五絕之前。

現在要是再次遇到歐陽鋒,蘇重絕對有信心打敗他。大光明拳印可不是吃素的。

菩斯曲蛇對他沒用,不過可以培養一批用來煉製赤龍丹。如今赤紅寶蛇被蘇重馴養的靈性大增。蘇重自己用不到蛇血,就不太捨得拿出來賣錢。於是就把主意打到了襄陽山谷的蛇身上。

「主上,這是襄陽城外附近山區的地圖。按照您提供的信息,有三處山谷符合您的要求。已經全部標記在地圖上。您吩咐過不要打草驚蛇,我們就沒有繼續深入探查。」襄陽天罡樓的地煞一號肅然道。看著蘇重的眼中滿是恭敬。

蘇重接過地圖,揮手讓他離開。注意到地煞一號看自己的眼神。蘇重對移魂大法配合幻術用來洗腦的功效頗為滿意。

扔給小灰一顆培元丹,讓它去天上探路。

兩個爪子抱著丹藥,小灰歡歡樂樂的鳴叫一聲。翅膀揮舞成一片灰影,化作一道利箭飛入空中,轉眼消失不見。

也不知道小灰是怎麼長的。吃了那麼多培元丹,個頭也不見長。還是那副胖嘟嘟的模樣。看上去就是一個養尊處優的肥麻雀。

到是速度越來越快,眼睛越來越銳利。毫不客氣的說,它那雙綠豆大眼睛,已經比得上雄鷹了。

他雖然能用精神力刺激獸類變異進化。但卻無法掌控方向。有的向前變異,有的像后返祖。不確定性很大,他對小灰的作用很滿意。沒長歪嘍。

有了小灰,就相當於有了一個無人偵察機,起碼蘇重從不怕自己迷路。

緊跟小灰步伐,蘇重一頭扎進了深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