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七十五節天然陣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節天然陣法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有小灰探路,蘇重即使鑽入不見天日的深山老林,也不會迷失方向。

他本身武藝高強,不怕山中毒蟲猛獸。行走山中,來去自如。只是花費了兩天時間,蘇重就基本確定了獨孤求敗隱居所在。

因為他找到了菩斯曲蛇所在的山谷。

這還多虧了小灰。小傢伙自從吃了歐艷峰金蛇的蛇膽后,對蛇膽頗為偏愛。經常在姑山島內轉悠,尋找毒蛇啄食。

那一天,也是小灰抓了一條拇指粗細的毒蛇飛回來給蘇重邀功。

蘇重一眼就看出來那長相奇怪的蛇是菩斯曲蛇。因為它張的太怪。誰家蛇頭上還長著個肉瘤?

順藤摸瓜,很快就找到了大量繁殖此種蛇類的巢穴。蘇重也沒客氣,見到就抓,大的小的足足抓了數百條才罷休。有破界珠,蘇重攜帶起來,一點兒否沒負擔。

如果是以前,蘇重還要考慮一下,是不是找人學一學養蛇秘法。他初次得到赤紅寶蛇的時候,就曾經起過這個念頭。被他列為第一人選的就是歐陽鋒。

不過現在赤紅寶蛇被馴養的靈性大增。蘇重根本就不用什麼養蛇秘法。只要把菩斯曲蛇往姑山島上一放。讓赤紅大蛇去統領就好了,省時省力。

小灰在天上帶路,蘇重速度飛快的穿過密林。腳尖不是在茂密灌木頂端踩落。蘇重好似輕若無物,除了使得灌木輕微晃動。什麼動靜也沒引起。

一路走過,好似從未有人出現過一般,不留絲毫痕。

他的登天梯幾經改進,越發精妙。不論是長途趕路,還是小範圍騰挪,亦或者憑空借力,無不登峰造極。

當初和歐陽鋒纏鬥。他受不了那陰寒內氣,但蘇重的輕功可一點兒都不必歐陽鋒的咫尺天涯差。

半個時辰,蘇重進入山谷深處。

與其說是山谷,不如說是峽谷。菩斯曲蛇佔據後半段,神鵰佔據前半段。

剛一走進去,蘇重就忍不住眼睛一縮。

好濃郁的草木精氣!

除了桃花島,這是蘇重第一次見到天然的草木精氣匯聚之所。幾乎和他精心布置的姑山島不相上下!

難道神鵰和菩斯曲蛇就是因為這些草木精氣,才有種種異變?

蘇重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小灰和赤紅寶蛇不就喜歡姑山島的草木精氣嗎。正是因為姑山島的草木精氣,才使得兩者快速蛻變。超越了普通物種的界限。

這是誰布置的,難道是獨孤求敗?

蘇重驚疑不定。這個峽谷可不校能夠布置這麼大範圍的陣法,那得需要多大的人力物力和精力?!

他也顧不上找神鵰了,這個突然出現的天然草木精氣匯聚場所,引起了他極大的興趣。

順著精神力感知,蘇重在峽谷內探索起來。左走走,右走走。

要說對草木精氣的認識,蘇重說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不管是黃裳還是王重陽,他們或許在吸收精氣的方式開發上,超過蘇重。

但他們沒有蘇重的強悍精神力,也沒有破界珠的超級分析力。根本不可能對草木精氣進行細緻研究。只不過是極為粗略的將其認定為天地靈氣。就是黃老邪,也只不過知道不知奇門陣法能夠吸引天地靈氣。他只會布陣,卻不知道天地靈氣不是陣法吸引來的,反而是陣法自己產生的。

可能有前人了知草木精氣。但在當世,解的必屬蘇重。

沿著天地靈氣濃密分佈,蘇重目標明確的向著濃度最高的地方走去。

七拐八拐,不知不覺中,蘇重就來到了一處小山谷內。

嘩啦啦啦的流水聲吸引了蘇重的注意力,抬頭一看,竟然是一個小瀑布掛在眼前。

不等蘇重四處打量,一股勁風從天而降。鋒銳之氣刺激的蘇重頭髮炸起。

有人偷襲!

蘇重想也沒想,長劍猛然向天一斬。一道玉白絲線從劍尖揮散而出。像是一條鞭子,狠狠抽像天空。

一年過去,蘇重不斷凝練月光,讓他的精神力大大提高。正因為如此,奪命劍越發犀利鋒銳。

他一年還只是劍氣成針。即使發出劍氣絲,也要耗費巨大。哪像此時,只是隨便一斬,就已經能顧發出劍氣絲線。

蘇重非常有自信,不管是誰受了這一劍,即使不死也要身受重傷。

他可是用劍氣絲,輕而易舉的切開一塊三米多高的大石!

叮!

一聲清脆響聲傳來,蘇重臉色微微一變。腳下不停,化作一抹虛影,瞬間退出十米之外。

竟然擋下來了!

定睛一看,擋住他劍氣的不是什麼神兵利器,確切的說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個格外醜陋的大雕!那抓入泥土中的漆黑硬抓,就是那柄神兵利器!

好堅硬的爪子!

蘇重雙眼放光。能擋住他的劍氣絲,神鵰的爪子絕對經過了變異。

難道這裡就是獨孤求敗隱居之地?

肯定是了,獨孤求敗號稱不敗。說明武功已經登峰造極,精神力想必格外敏銳。蘇重都能依靠精神力找到這出地方,他肯定也能。

他現在已經確定,這處峽谷根本不是人造,而是一處粗陋的自然陣法。

正是因為峽谷的特別,才使得草木精氣格外濃郁。如此才吸引了獨孤求敗來此隱居。當時他肯定是想藉助草木精氣之力,讓武功再進一步。

嘎嘎嘎……

刺耳的鳴叫聲把蘇重思緒拉回。神鵰對於蘇重這個侵入者,可不是那麼友好。

這裡是它的地盤,即使它再有靈性,依然脫不了動物對領地的佔據意識。蘇重不僅貿然闖入,而且還給了它一劍。它豈會善罷甘休。

邁動粗短的雙腿,神鵰竟然像是個武林高手一樣,帶出一道殘影,瞬間來到了蘇重面前。

巨大的翅膀橫斬而來,灰色的翅膀有規律的彈動,竟然產生了鋸子一般的切割之力!

蘇重不敢怠慢,長劍毫不猶豫的砍向神鵰翅膀。劍氣引而不發,長劍整個都被包裹在巴掌寬的劍氣之內。

叮叮叮……

只是一瞬間,蘇重就斬出了十三劍。神鵰翅膀上的切割之力,被蘇重一一斬碎。

不等蘇重反應,漆黑髮亮的喙猛然刺向蘇重。

空氣被猛然撕裂,竟然發出凄厲鳴叫。尖銳之氣還沒到眼前,就已經刺激的蘇重汗毛直立。

劍氣!

這絕對是劍氣!

本是鳥類最常見的啄,卻被神鵰用出了劍氣的鋒銳之力。

翅膀是在斬,嘴巴是在刺。神鵰一舉一動,無不是最簡單,但又最凌厲的劍法!

它沒有內功,發揮不出劍氣。但彈動的羽毛,鋒銳的喙,帶動空氣,卻成了另類的劍氣。外形不同,鋒銳依舊!

能夠和獨孤求敗交手的神鵰,果然不凡。

蘇重左手成爪,猛然彈出,一下抓住了刺向他腦袋的黑喙。

九陰白骨爪被蘇重用的出神入化,一抓之下,內氣顫動。頃刻就破了神鵰的劍氣。

淡淡的腥氣沖入蘇重口鼻。蘇重神色一變。

神鵰常年啄食菩斯曲蛇,漆黑的喙,不是原色,而是蛇毒淬鍊之色!幸虧九陰神爪足夠堅硬,若是被破開了皮,毒素入體,說不定蘇重還真要栽在這裡。

左手成爪狠狠一抓,一下就扣住了神鵰想要收回得角質喙。

不等神鵰再次攻擊。蘇重猛然一腳踢在神鵰腹部。左手狠狠往後一拽。竟然將神鵰一人高的龐大身軀掄起,翻過頭頂,轟隆一聲摔在了地上!

這一下破狠,神鵰登時被摔的暈頭轉向。看著還在掙扎,想要起身的神鵰。蘇重一拳頭砸下去,登時把它打昏當常

這麼神勇的雕,蘇重怎麼會放過它。直接扔進破界珠內,先讓它去沉睡。等帶回了姑山島。移魂大法加上馴獸秘術。妥妥的又一迅猛靈獸。要是能讓它飛起來就更好了。

騎鷹遨遊,想想就覺得爽快。

抬頭看了看峭壁上的洞窟,蘇重運起登天梯,幾個起落就飛上了洞窟。

先看了看獨孤求敗的墳墓,又在不遠處找到劍冢。不過蘇重沒挖出來,他對裡面的東西知之甚詳。

但蘇重並不怎麼看重。

在木劍之前。不管是青鋒劍還是重劍亦或者軟劍,不過都是對兵器的使用。主要是劍的技法。奪命劍前十二劍,就是在不停演化劍技,在封鎖身周六個方向的空間。最後可以從六個方向,任意攻擊,任意防守。那就是劍技的極致。

至於楊過後來練習的重劍。蘇重看來,那不是在講劍,而是在說力。

一力降十會!

自身力量不足,因此需要用重劍。而木劍的境界,則是因為力量足夠。

所謂草木竹石皆可為劍。是因為用劍的人,本質發生了變化。內氣和身體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蛻變。如果一個人的內氣鋒銳的比神兵利器還要鋒銳。他還需要劍嗎?

看似是劍道,實則是武道。

只不過,獨孤求敗以劍為綱,直至本心,走到了蛻變的頂點。就和蘇重在笑傲世界中一樣。一心撲在奪命劍上,其他什麼都不想,練著練著,就到了那種境界。

現在蘇重走的路子,是一步一步慢慢往上爬。這就和頓悟與漸修的差別一樣,到了最後,可謂殊途同歸。

再看了眼獨孤求敗的隱居之所。蘇重果斷的離開了此地。

他並沒有走,反而深入了峽谷之中。

襄陽城外之行,他的目標是菩斯曲蛇和神鵰。可最大的收穫,卻是這條孕育了菩斯曲蛇的不知名峽谷。

這種自然存在的陣法,蘊含著整個世界的法則規律。如果能夠研究透徹,對破界珠的進化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