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七十六節向南向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節向南向北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襄陽城外,蒙古大軍的營帳連綿不絕。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全是帳篷。

即使是夜晚,在火把照射下,依然恍若白晝。巡邏士兵縱橫交錯,把整個大營圍的鐵桶似得。

隨著夜色漸深,除了火焰燃燒嗶嗶啵啵的聲音,也就只有來回巡邏士兵的腳步聲。

數道黑影,越過木質柵欄。小心翼翼的躲過巡邏士兵,悄悄潛伏在火光陰影之中。

等到了一個帳篷附近,割開帳篷,其中一人往裡面吹入迷煙。半晌后,這一行人才割開帳篷,小心翼翼的潛入帳篷。

看著死死睡在獸皮上的蒙古兵,幾人對視一眼。領頭之人做了個割喉的手勢。其他幾人頓時手法熟練的動手。不一會兒,整個帳篷內的二十個蒙古士兵,全都在睡夢中死去。

「頭,全都是普通貨色。只有一百兩。」其中一個年輕人不滿道。

「閉嘴。這麼大聲想死嗎?」領頭之人眼神銳利的盯著年輕人,低聲喝道。。

蒙元南下,一路勢如破竹。凡是有愛國之心的人無不憂心忡忡。但這件事和領頭的漢子絕無關係。他們都是江湖刀客,雖然沒有殺人放火。但在暗中,也不是沒做過劫掠商隊的買賣。

他們之所以在這裡,是因為接了天罡樓的懸賞。

一個普通蒙元士兵的人頭,就有五兩銀子。而一個十夫長就有一百兩銀子,百夫長一千兩,千夫長足有十萬兩白銀!

人頭換銀子,就是這麼簡單。

這對一身武藝的江湖客們,是再好不過的買賣了。

戰場殺伐,任他們輕功再好也用處不大。但要說到偷襲暗殺,這群來無影去無蹤的武者,全都是行家裡手。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真金白銀之下,所有的江湖客都沸騰了。既能賺錢,又能博得保家衛國的好名聲,不幹的是傻子!

他們從不上戰場,他們只會搞夜襲。

本領強的人,自己單幹。武功差的人就組隊打怪。

天罡樓非常鼓勵組隊行動。甚至還給每個經過註冊的隊伍會員,分發了一本特種作戰行動守則。這是蘇重根據記憶鼓搗出來的小技巧。這種武者聯合起來搞暗殺、偷襲、竊取情報,可不就是武俠版特種兵嗎?

這無形中就增強了他們的戰鬥力。

領頭人狠狠瞪了一眼欲言又止的人:「再敢說話,這次就沒你的份1

這家話是個新人,心思不定,總是想著殺一個千夫長,帶著十萬兩白銀逍遙快活。對所謂的行動守則不屑一顧。認為只要武藝高強,還用什麼守則?

這是大多數江湖客的共同心思。他們信任手裡的刀多過守則。

但血的教訓告訴他們,只有足夠的謹慎小心,才能帶著人頭全身而退,才能擁有白花花的銀子。

一次次暗殺失敗的慘例,終於讓莽撞的武者們學會敬畏。在生命威脅面前,他們學會了手語,學會了遵守行動守則。只有新加入的人,才會對此不屑一顧。

領頭漢子看到年輕人不以為然的眼神,心中不禁冷笑。他決定這次行動之後,就把他踢出隊伍。

天罡樓神秘莫測,裡面的東西珍貴無比。就是這免費提供的行動守則,在他看來也不亞於一本高明的武功秘籍。

這種不安分的人留在隊伍里,只會給隊伍帶來無法預料的災難。

難道他不想殺一個千夫長嗎?可那需要深入營帳內部。領頭之人有自知之明,與其冒那個險,還不如在外圍清理蒙古兵來的划算。三十萬蒙古兵,多跑幾趟,賺起銀子來,可比千夫長容易多了。

想罷,雙手連連擺動,示意手下裝好人頭。幾人分工合作,有人警戒有人幹活,默默無聲卻又井然有序。

年輕人百無聊賴,見沒人理會自己,伸手去翻死人身上的衣物。說不定裡面有銀子呢?

猛然一拽百屍體壓在身下的一劍衣服。

噹啷!

斜靠在帳篷邊緣的彎刀倒地,再再地面上,想起清脆響聲。

整個帳篷內部陡然一靜。

所有人全都死死盯住了毛手毛腳的年輕人。

行動守則裡面寫的非常清楚。所有行動只能有一個目的——完成任務目標。一切之外的行動,只會增加自身危險係數。所有人都知道屍體上可能有財務。但只有忍住貪慾,足夠小心,才能有命走出戒備森嚴的大營。

暗殺老手們從不摸屍體,他們只要人頭。因為行動守則上那麼寫的。

領頭漢子雙眼恨不得把年輕人瞪穿!

年輕人也知道自己闖了大禍,嚇的臉色煞白,手裡拿著件破衣服不知所措。

寂靜的夜晚瞬間喧囂起來。軍營四處騷動。

「扔掉人頭,換上這些蒙古兵的衣服1領頭漢子當機立斷。

其他幾人立刻開始行動。僅僅數息,幾人就已經完成了換裝。

快速換裝,可是行動守則內的一大技能。那個年輕人則吭吭哧哧的忙個不停,越著急越穿不好。

領頭人冷哼一聲:「廢物!幫他穿好。」說著指示兩個手下去幫忙。

他雖然恨不得這人去死,但也不敢真扔下他。萬一狗急跳牆,把他們暴露出去,想逃都難。

「走1領頭漢子當先一步。

「放火。趁亂我們才好走1

手下人聽聞此言,默不作聲,整齊劃一的摘下腰間皮袋。裡面裝的全是易燃的火油。放火材料幾乎已經成了他們的必要裝備。

周圍帳篷燃起大火,幾人一頭扎進了混亂人群中。

可沒一會兒,他們就發現,整個大營都陷入了混亂。

「怎麼回事?」年輕人顫聲問道。看著不遠處人山人海的蒙古兵,他終於知道了畏懼。

領頭漢子四處打量,發現大營中心竟然起了大火。

「難不成真有人殺了千夫長?1

不等他想明白。一道黑影突兀出現在眼中。對方踩著帳篷頂,不斷飛躍。射向空中的箭矢,甚至有的已經擦著他身體飛過,卻一根都射不到他。

好輕功!

領頭漢子忍不住贊道,他看得清楚,那人是個年青少年。想必又是個江湖俊傑。

不過他忍不住又擔憂起來。軍營何其大,這麼高來高去的消耗巨大,很可能就走不出來。

「可惜了1領頭漢子自語。也不知道他是可惜少年英才,還是可惜那可十萬兩的人頭。

但接下來的事情,卻讓他差點兒把眼睛瞪出來。

那道年輕身影,猛然向天空一躍,接著雙腳踏空,凌空直上四十九步。竟然升到了四五十米的高空。在他以為對方要摔死在地的時候。對方往空中一抓,好似抓住了一根無形的繩子一樣,竟然就這麼一路騰空而去,飛出了軍營!

飛……飛了?

領頭漢子和一眾手下全都目瞪口呆。那個年輕人也不害怕了,張著大嘴仰著頭,愣在當常

好一會兒眾人才反應過來,自己仍然處於敵營之中。小心翼翼避過崗哨,悄悄的跑出了大營。

回去的路上遇到了不少出來偷襲暗殺的隊伍。相互交談之間,無不對那個能夠飛天的少年好奇不已。

神仙不成,竟然會飛?!

被人認為是神仙的蘇重,此時已經進入了襄陽天罡樓。

距離進入襄陽城外峽谷,已經過去了半年。他每天除了研究那個天然陣法,就是在培養神鵰。他能夠飛,就是靠了神鵰相助。

如今的神鵰,頭上肉瘤消失。全身灰不溜秋已經退去,肥壯的身軀變得苗條,配上漆黑如墨的羽毛神駿異常。

頸部有一圈白色羽毛,雙爪漆黑似鐵更加堅硬。已經和之前那個醜陋樣子判若兩雕。

他出了深山之後,立刻就發覺蒙古兵已經開始攻打襄陽。郭靖也開始號召武林人士,共同防守襄陽。

只不過和原著不同,因為蘇重天罡樓的介入。整個襄陽城幾乎被江湖客擠滿。他們並不聽從郭靖調遣。也沒興趣進入軍隊去衝殺。他們只會接取天罡樓的任務,偷偷去搞暗殺。

郭靖對此也毫無辦法。但有人幫忙總是好的。這些江湖客,大大減輕了襄陽的防守壓力。

地煞一號滿是激動的單膝跪地:「主上,您終於回來了1

蘇重進入深山半年,久無音訊。他作為最後一個見到蘇重的人,壓力頗大。深深後悔與沒有跟隨蘇重一起進山。

「起來吧。冠英在哪裡?」蘇重問道。

「陸少爺回太湖了。蘇州天罡樓來信,說姜老漢已經把海船造出來了。」

蘇重頗為意外:「不是說要一年嗎,怎麼這麼快?」

「福州天罡蘿知道主上要造海船。從那裡綁來了一大批造船工匠。又從朝廷造船廠裡面,買來了很多炮製好的木材。在蘇州地煞眾兄弟們的催促下,姜老漢速度不的不快。」地煞一號平靜的陳述道。

蘇重恍然。

不過,讓那幫眼睛幾乎都能殺人的地煞眾,去監督催促?那個油滑的姜老頭,有的受嘍。

海船造好,蘇重心情大好。這代表著,他多了一條退路。他不知道自己這次要在這裡呆多久。他要為自己的安危早作打算。

「傳訊回去,讓他們繼續造船。」蘇重吩咐道:「還有,在江湖上散布消息。就說南洋之地遍地黃金,糧食滿地。但當地土著懶惰貪婪,想要黃金,就要帶好鋼刀。還有東瀛之地,銅礦銀礦頗多,想要的,就自己去淘吧1

地煞一號雖然不解其意,但他對蘇重忠心無二。不懂也不問,躬身領命。

蘇重安靜的坐在虎皮大椅之上。

他就是要挑動整個武林。

願意沙場殺敵賺錢的,來北方,讓他們上戰常不願意的,去南方,讓他們闖南洋。

蘇重就是為了讓江湖人有一個認識。想要金銀,去東瀛,想要金銀,闖南洋。

他非常期待,當一批批刀頭添血的江湖人,散布在整個世界之後,會出現怎樣奇妙的景象。

蒙元南侵要死人,闖南洋也要死人。既然如此,不如移民出去,用他們的鮮血給後人擴大生存空間!